第833章 带墨镜的客人(第四更)

这次到陈无极这里来,李阳的龙石种翡翠原料确实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惊喜。

有这块原料在,即使陈无极还在封刀他也会出山,这样的好料子可遇不可求,遇到了不可能放弃,除非实在动不了。

但他也不会那么早开工,要做好准备,把状态调整到最好的时候,才会正是开始工作。

和洪老聊了会,李阳总算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揭阳是南方最著名的玉雕基地,苏州则是东南地区玉雕行业最有影响力的城市,两地的玉石协会为了扩大影响,特意举办了双城玉雕大师赛。

参加大师赛的,都是两地著名的顶尖高手,这个活动很不错,影响力很大,还能激发起人的斗志,让两地的人共同健康的进步。

这个活动并不是今年才开始,之前举办过五届,一年一次,今年是第六届。

活动地点也不是固定在揭阳,去年就是在苏州举办的。

这次苏州来的玉雕大师,就有洪老的大弟子黄浩,他还是苏州来参赛的最重要成员,这次的领队。

在之前,黄浩可是连续三年都夺了冠军,今年揭阳的大师们早就喊出口号,要把冠军重新夺回来。

按照常理来说,这类的活动现在是惊不动洪老的,之前在苏州的活动,他都没参加过。

不过今年情况有些特殊,他是听说陈无极重新出山,让他动了动心思,正好他的年纪也大了,再不出门以后恐怕就走不动了,索性一起跟了过来。

这才是他出现在陈无极这里的原因。

洪老也有借着这次活动,走访走访陈无极这个老朋友的念头,当然了,为徒弟坐镇,撑场子的想法估计同样有点,只是他不会承认罢了。

不过他也没有想到,会在陈无极这里见到块完美翡翠原料。

李阳到的时间是下午,等到晚上,心情大好的陈无极亲自摆宴,招待了洪老和李阳,晚宴的时候洪老的弟子黄浩也来了。

黄浩今年刚过五十,现在正是事业的辉煌期,不过他这个年纪和李阳一比,就显得有些老了,他的年纪差不多是李阳的两倍。

对李阳的年轻,黄浩也很吃惊,李阳这个名字,他早在对方没成名的时候就听过了。

最早知道李阳,还是为他加工玻璃种帝王绿挂坠的时候,那时他就知道李阳,只是那个时候,在他的印象中李阳只是好运的小子。

解出块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的确是好运。

可随后李阳的名字他却是听到次数越来越多,南阳揭穿子冈玉,平洲大放光彩,力压翡翠王弟子邵玉强,又获得玉圣的称号。

这一系列的事让他很吃惊,但还没那么重视,直到这次缅甸翡翠公盘的消息传来,李阳竟然连翡翠也赢了,黄浩刚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嘴巴可是张了老半天。

当初被他认为好运的小子,现在却是一飞冲天,成为巨人了。

就算是黄浩这样的玉雕大师,对李阳也不敢有任何的轻视,玉雕行业和赌石息息相关,他们工作的原料大部分都是翡翠,而翡翠中好的原料,都来自那些赌石大师。

所以这次见到李阳,黄浩对李阳很是敬重,一点都没敢摆架子。

而按照辈分来说,两人正好也是同辈,没什么尴尬。

对黄浩,李阳也很客气,他还要跟着陈无极学习玉雕,以后和黄浩好也算是同行了。

不管当初的原因是什么,答应的事李阳就会做到,况且他也想把解出的原料,用自己的手雕刻成为成品。

那样会更加的有成就感。

宴席上,黄浩听说龙石种翡翠的事情后,眼睛瞪的比他师傅洪老还要大,得知这块原料被陈无极拿下,准备自己动刀时,那眼中的妒火丝毫没有掩饰,也掩饰不住。

龙石种啊,这就像玩游戏的人看到了最强大、最厉害的装备一样,是那么的眼馋,那么的嫉妒,可惜这件装备不属于自己。

而且这样的装备,还没有第二件。

面对陈无极这样的前辈,黄浩根本不敢提出分出部分原料来的要求。

他只能心里哀怨着,为什么李阳不早点获得这块完美翡翠,那样的话说不定这块原料就能落入他的手中了。

郁闷的黄浩,不断的喝着酒,陈无极和洪老他不都敢找,只能去找李阳。

结果不用去想,黄浩最终横着身子回的房间,好在大师赛还有两天时间,不然就他这状态,哪怕水平真的比别人强,大师赛的时候也会输。

大师赛,从名字就能知道,参赛的可都是玉雕大师。

什么是大师,在揭阳有这么一句话,你没有价值百万以上的作品,就不能称为大师,从这句话就知道大师的厉害了。而且大师的数量也是极其稀少,这届的双城大师赛,双方都只有六人参赛,这六人各自代表着本地最高的水平。

李阳晚上直接住在了陈无极的家里,本来李阳想酒店开房间,但被陈无极拒绝了。

想着以后还要跟随陈无极学习玉雕,李阳也没坚持,好在他这次跟来的人不多,这栋别墅完全住的下。

第二天一大早陈无极便进了香室静坐。

香室是陈无极平静自己心情的地方,以往遇到重要的作品,他都会在这个房间坐上一天,房间里有燃烧的香炉,对心神的安定有着很不错的辅助作用。

这间香室,他还是上次雕刻玻璃种至尊黄的时候才重新启动,没想到这么快又用上了。

陈无极今天不会开工,但也不会出来,吃过早餐,感觉无聊的李阳索性带着王佳佳出去逛了逛。

陈无极的别墅在揭阳阳美路附近,而这里的阳美村,就是揭阳最大的玉雕中心。

阳美村,有着一百多年的玉雕加工历史,号称‘亚洲玉都’,这里每年只是玉雕的产业,就高达数十亿元。

那句没有价值超过百万的作品,就不能算是大师的话,可不是空穴来风。

目前,整个阳美村全是加工翡翠,没有别的玉器,事实上很多著名玉雕城市都是在加工翡翠,苏州玉雕业中,翡翠所占的份额就占据了八成之多。

中国玉,软玉,也只有南阳和和田现在的加工比较多一些了。

翡翠来自于赌石,揭阳本身不产赌石,所有的原料都要靠采购,因此揭阳又有‘不产玉的中国玉都’的称号。

走在阳美路上,给李阳最大的感触就是像到了平洲。

平洲玉器街很大,但那只是条小街,阳美路很宽,比平洲玉器街要宽的多,周围有很多经营玉器的店铺。

不过这里并不像平洲那里只有玉器店,街道两旁还有饭馆,茶楼,超市和其他的店铺,不然这里都能超过平洲了。

阳美路上的玉器店主要是销售成品首饰,店铺开的很豪华,价钱也不便宜,很多游客会在这里买,真正懂行的人,都会到另外的工厂区,那里的翡翠首饰更便宜一些。

拉着王佳佳的手,李阳走了几步,就朝着工厂区走了过去。

这些路,都是来之前陈无极家里的那个人告诉他的,那是陈无极的一个远方亲戚,目前在家里照顾着陈无极。

对李阳自己出来那人很放心,他知道李阳的身份。

堂堂玉圣,连翡翠王都能战胜的玉圣,要是在这里被人坑蒙拐骗了,李阳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这么多赌石?”

刚饶过大路,转到另外条街上走了没多久,王佳佳就忍不住叫了一声。

这是个丁字路口,李阳正好从丁字的一竖那走过来的,面前是一条不宽的长街,不过街道两旁有很多的赌石店,这里看起来更像是瑞丽。

这就是揭阳的赌石街了,玉器加工需要原料,这里自然少不了赌石。

大的工厂会自己到平洲、云南、瑞丽或者缅甸采购,而小的玉雕师傅或者学徒,就自己购买原料,胆小的直接买明料,胆大的,则买赌石自己开,开出原料在加工。

看到这热闹的一幕,李阳心里也微微有些震动,这么大的赌石市场,他可是很久都没有见到过了。

现在特殊能力刚刚进化,正好来这里验证下。

“走,我们到里面看看!”

李阳从口袋里掏出个墨镜,带上之后,拉着王佳佳就往里面走去。

他现在可是赌石界最有名的人,不装扮装扮,被人认出来肯定麻烦,有了广州省博物馆广场的经验,李阳提前做了准备,早就买了副大墨镜。

没走几步,就转进了一个不大的店铺,这家店大概有十几个平方的大小,里面对着很多的赌石毛料,还有个柜台,柜台里面放的则都是一些明料。

刘刚站在李阳的身后,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而赵奎和海东在不远处跟着,他们现在是暗中的保镖。

“几位,想要点什么?”

店里有个年轻的店主和两个三十多岁的顾客,店主只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看起来比李阳还小,此时正疑惑的看着李阳。

赌石考究的是眼力,大白天的大家都会拿着灯在那看,李阳竟然带着个大墨镜进来,这不伦不类的样子真让他好奇,他甚至把李阳几个人当成到这里来玩耍的闲人了。

另外两名顾客,也奇怪的看了眼李阳,随后摇了摇头,继续去观察他们所看中的毛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