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享受权威

这间库房很大,被简易的分出了几条小路,路两旁是一队队直接摆放在地上的赌石堆。

单从外表来看,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个价值超过千万,甚至能达到数千万的库房,而这地上三四十块大小不等的一堆石头,比一辆普通的宝马车还要贵重。

在库房内正看着石头的人,很多回头看了李阳他们一眼,随后继续讨论着自己所看中的毛料。

仓库内有十几个人,足以看出这毛料商人的生意还算不错。

库房内吊着灯,虽说没有外面亮堂,但却能让你看清楚整块毛料,这点就比平洲要强上很多,不过看毛料的时候,很多人的手上都带着小型手电筒,这是必备的工具。

“老板,就是这里了,您先看,有看中的再叫我!”

华铮咧嘴一笑,说完直接走到门旁,那里有个桌子,还有个人坐在桌子旁,正打量着他们。

“这几位是我哥介绍来的!”

华铮走过去,小声解释了句,桌子旁坐着的那人慢慢点了下头,疑惑的看了眼李阳,低下头不在说话。

估计他也在奇怪李阳带着的那大墨镜。

仓库内的毛料不少,足有几千块,李阳径自走到一堆毛料的旁边,蹲下身子,摘下墨镜,慢慢的翻动了几下。

这些毛料的表现还都不错,比外面强的太多了,只比平洲仓库的毛料差点。

而且这里的全赌毛料居多,差不多一大半都是。这让李阳很是意外,揭阳是玉雕城市,每年会消耗大量的翡翠原料,明料或者半赌毛料更应该受欢迎才是,没想到全赌毛料竟然也这么多。

这个问题李阳不明白,也懒的去想,回头问问陈无极老人就能知道。

不过全赌毛料多对他是有好处的,全赌意味着风险更大,也意味着毛料的价值更低,可以减少支出,获取更大的利润。

面前这堆毛料翻了会,李阳轻轻摇了下头。

这堆毛料的表现很不错,但有些却让人很是惋惜,这里面有块三十多公斤重的大块黑乌砂皮壳的全赌毛料,皮壳表面有松花,有蟒纹,表现极好。

这样的毛料,上公盘的话最少也得上百万,可惜被一小块直癣影响了整体的价值,那块直癣只有巴掌那么大,犹如绝世美人,脸上却有道伤疤,大煞风景。

就这么一块直癣,本来能超过百万的毛料,现在估计最多也就十几万了。

而且按照李阳自己的经验,这块直癣十有八九对翡翠造成了破坏,赌性并不怎么高。

李阳翻看这些毛料的时间很短,只有几分钟,看完之后就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又站在了另一堆毛料的旁边

“小铮,这些人真是你哥介绍的?”

门口,坐在椅子上的那人对一旁的华铮问了一句,这人名叫程自立,今年四十六岁,是这厂子的一位老板,厂子是几个人合伙开的,专卖中高档毛料。

“是啊,我亲自去店里把他们接来的,程老板,有什么问题吗?”华铮急忙说了一句。

程自立摇了下头:“没什么,小天是很聪明的人……”

说到这里他不在说话了,华天他认识,以前还跟着他干过,对华天的能力他很了解,既然是华天介绍来的,那就肯定没问题。

只不过这几个人根本不像看毛料的样子,几分钟,别说几十块毛料,正常情况下几块毛料也看不完,李阳他们几个既没带工具,又这么草率,在他的眼里,更像是跑这里来玩的。

李阳可不知道老板现在对他都有了意见,继续往前走着。

看了两三堆毛料之后,李阳默默的点了下头,这里的毛料整体品质还是很不错的,价值超过百万的很少,但几万,十几万的毛料却很多,几十万的也有一部分。

一块几十万的全赌毛料,已是高档毛料了,擦出点绿,或者开个好的窗面,价值就有可能要上百万。

总体来说,这里毛料还算让他满意。

李阳默默的点了下头,他跟着陈无极学习玉雕,迟早都要开始,正好趁这个机会选几块,解出点原料来以后练手。

特殊能力打开,立体画面马上展现了出来。

整个库房都在立体画面之中,这就是特殊能力强大后的好处,要是按照以前的范围,根本不可能一下子笼罩住这么多的东西。

立体画面之下,库房内全部毛料都展现了出来,这神仙都难断的寸玉,赤裸裸的暴露在了李阳的脑海之中。

每一块毛料的情况,李阳都看的清清楚楚。

“程老板!”

门口突然传来道叫声,随后走进来三个人,领头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和华天的年纪差不多。

“杜秘书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程自立急忙起身,快步走了出去,眼前来的这个人年纪不大,但权利却不小,哪怕是他也不敢随意的得罪。

“杜老板客气了,今天来是有点公务,一会我爸他们会带着几位重要的客人过来看看,让我先提前来个你打个招呼!”

年轻人摆了摆手,说的很客气,但脸上却带着点孤傲。

程自立微微一愣,急急说道:“杜会长要来,那我要好好准备准备!”

年轻人点了下头,随意的往库房里看了看,看到那十几个人和李阳的时候,他的眉头稍稍皱了下。

这个年轻人叫杜宇凡,是揭阳玉石协会的秘书长,玉石协会属半官半民机构,几乎各地级市都有,但各地之间的玉石协会却有着很大的不同。

玉石文化越发达的地方,当地的玉石协会权利就越大,也越辉煌。

像平洲,虽是一小地方的玉石协会,但因为平洲公盘的存在,让他们有着很大的权利和油水,整个机构都很完整,不仅有会长,副会长,还有秘书长,宣传部长等职务。

揭阳也是一样,机构很齐全,而且这两个地方的玉石协会,和省玉石协会一样,都属于中宝协直辖的官方机构。

这两个地方的玉石协会会长,要比明阳的张伟强的太多了。

在揭阳经营和玉石有关生意的人,都要和玉石协会打交道,这尊大神惹不起。

这个杜宇凡,是揭阳玉石协会会长的儿子,毕业回来之后就被他父亲安排进了玉石协会,今年更是直接升任了秘书长。

在国内,这类现象很普遍,有权的父亲安排子女进单位的都很多,更不用说玉石协会这种带着民间机构色彩的地方了。

杜宇凡突然说道:“程老板,能不能让他们快点,贵客一会就到了,这里最好不要有人!”

程自立微微一愣,眉头立刻凝结成个川字,慢慢道:“杜秘书长,这些人都是老顾客了,这样不太好吧?”

看毛料和看别的东西不一样,看准了,很快就能下决定,看不准,说不定都要看上好几个小时。

还有看的时间更长,要看几天的,反复对比之后才会下决定,现在可是上午,所有的客人来的时间都不长,这会大部分客人都没看好呢。

这也是程自立,在揭阳有一定的名气和威望,换成别的小商家,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反对的念头,只能乖乖的听话。

杜宇凡轻笑摇着头,道:“老顾客和他们解释一下,可以一会再来吗,万一贵客要是不满意,那责任你我可都负不起!”

程自立回头看了眼,眉头还是紧皱着。

让客人出去,一会再回来,说的很容易,但却非常的得罪人,不理解的,估计还会骂人,他们开门做生意,哪有赶客人的道理。

不这么做,又会得罪眼前这个年轻人。

得罪他还是小事,他背后的那位,可是玉石协会的一把手,随便在一些事情上卡卡他,给他点小鞋穿,就够他难受的,想了会,程自立还是决定不能因小失大,大不了对这些顾客做点补偿。

“好,杜秘书长请稍等!”

见程自立答应,杜宇凡嘴角慢慢扬了起来,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这种享受权利,别人不敢不听话的感觉。

他年纪不大,却是个官迷,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接替他老爸的位置,成为揭阳玉石界的老大。

一直站在一旁的华铮则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眼李阳,马上拦住程自立,小声说道:“程老板,客人都在挑选毛料了,等他们选好再说好不好!”

此时的李阳,正慢慢的走动着,他身后的刘刚则推着个小车,里面放着一块全赌毛料,就像在超市买东西似的。

程自立回头看的时候,正好看到李阳又选了块毛料放进小推车里。

这让程自立颇是吃惊,一会没注意,被他怀疑不是真正顾客的年轻人,竟然都选好毛料了,看他们的样子还真想买。

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人不可貌相。

“好,你带来的客人让他们选完,我先和其他的客人去说下!”

不管心里的惊讶,程自立还是马上答应了一声,能做成生意对他来说总是好的。

华铮则咧嘴笑了笑,李阳能买下东西就好,他关心的还是他们的介绍费,这里的毛料价值都很高,哪怕只买十几万的东西,也能让他们获得份不错的酬劳。

“等下!”

程自立还没走,那杜宇凡又叫了一声,他还冷冷的看着华铮。

杜宇凡是个极度享受权势的人,他利用身份压制住了程自立,可没想到半途出了个搅局的小子,这让他的心里很不爽。

现在的他,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忍不住就叫住了程自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