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被儿子给害死了

证件很简单,写的是李阳的一个身份,一个官方身份,中宝协理事,李阳。

这是中宝协发给李阳的证件,李阳从缅甸回来之后,中宝协就邀请过李阳,后来李阳同意之后,这份证件也就发了下来。

不过李阳很少去中宝协开会,他们的活动也极少参加,李阳更多的是个象征意义。

中宝协是玉石协会的上级机构,玉石协会一切的官方任命,可以说都要经过中宝协,中宝协理事,和玉石协会理事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这就好像,市委常委,和省委常委无法相比一样,李阳就算不管事,但他总是个理事,有发言权和建议权,更不用说,李阳还是玉石协会的首席顾问。

首席顾问,那是和玉石协会总会长平级的身份,哪怕没有实权,但这个影响力却是在的。

这份影响力,绝对不是他们一个地级市玉石协会会长所能撼动的,哪怕杜之贵兼任着省玉石协会副会长也不行,这中间差了好几级,差距实在太大了。

一个市长,能和党中央相比吗?

杜之贵看到这个小本本的内容之后,整个人就懵在了那里。

杜宇凡比他还不如,傻傻的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他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中宝协理事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人,他怎么会那么幸运,居然在这里碰到了一个。

堂堂的理事,来到之后不先找当地分支机构,让他们好好伺候着,反而跑到这旮旯里面来买赌石,怎么看都觉得不可能。

不可能,这就是杜宇凡的感觉。

“假的,一定是假的,爸,他这份证件肯定不是真的,是伪造的,中宝协的理事我们都知道,哪有那么年轻的人?”

杜宇凡突然叫了起来,他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人要真是中宝协理事的话,那他们父子可就惨了。

中宝协理事,那是他父亲上司的上司的上司,一句话就能毁灭他们。

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可是准备栽赃陷害给这个人的,这事一旦传出去,即使他的父亲有一定的后台也保不住他们,他们的后果会很惨。

所以,他本能的选择了不相信。

杜之贵身子微微一颤,马上跟着点头,也略有了些精神,大声道:“对,这不是真的,中宝协没有这么年轻的理事,你这是伪造的证件,说,你伪造这样的身份,目的何在?”

杜之贵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他潜意识里是赞同杜宇凡的说法,这是真的话,这次的麻烦将会很大,大到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度过。

程自立悄悄的走了过来,在李阳收起证件之前,总算看到了证件上的那些字。

看完之后,程自立又慢慢的退到了后面,还吐了吐舌头,心中更是感慨无比,暗暗的说道:我的亲娘那,幸好我聪明,没有掺和进来,中宝协的理事,那是多大来头?

李阳收起证件,冷笑了一声,道:“中宝协的证件你也敢怀疑,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杜之贵马上大叫道:“不是我怀疑,你这本来就不是真的,中宝协从没有过你这么年轻的理事了,假的,肯定是假的!”

跟着他的那些玉石协会成员,此时满脸疑惑,都不敢说话,不过看他们的态度,明显还是相信杜之贵多一点。

杜之贵此时也是背水一搏,赌对方的证件是假的,是真的话,那结果他根本承受不了。

李阳的身份是真的,结果最轻,也是他的位置不保,得罪了一位中宝协的理事,那就相当于一位市长得罪了中央大员,那位置能坐稳才叫奇怪。

重的话,有可能把他这些年的事都给抖出来,揭阳位置特殊,玉雕产业世界闻名,玉石协会的油水很足,这些年,他可是捞了不少。

别小看这些民间机构,就像挂着国际红十字会的机构,不查则以,一查后果都是惊人的。

“杜会长,据我所知,中宝协确实有位三十岁以下的理事!”

有人突然说了一句,声音很沉厚,杜之贵猛然回头,呆呆的看着洪老,刚才说话的就是洪老。

在他的心里,也渐渐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门外又跑过来一个年轻人,这名年轻人看到院子里那么多人后愣了下,看到华铮后,快速的朝华铮走去。

这个年轻人,就是刚和客户解完石的华天,听自己弟弟说,他今天介绍的是个大客户,买了两百多万的毛料,特意赶了过来。

只不过这里的气氛让他有些琢磨不透,他只能把华铮小心的叫到一旁,慢慢的询问着。

洪老说了刚才那句话之后,淡淡的看了杜之贵一眼,继续说道:“杜会长,你或许忘记了,玉圣李阳就不足三十岁,他在缅甸赌赢翡翠王之后,就被中宝协聘请为了理事,中宝协是发过文件的!”

洪老的话很轻,但不亚于重锤砸在杜之贵的心上,一旁的程自立也是满脸发呆,悄悄的退到一旁,慢慢的朝库房走去。

洪老是玉雕界的泰山北斗,曾经也是中宝协的成员,就是杜之贵,也在中宝协有挂名,省玉石协会副会长,必须是中宝协的成员。

成员都会收到中宝协的一些通知,杜之贵此时总算想起来,去年确实收到这么个通知。

可通知的是玉圣李阳,那是多么厉害的人物啊,赌石界第一人,他怎么看,眼前这个带着墨镜的年轻人,都不像是那位厉害的人。

“李阳,真的是李阳!”

不远处,突然传来道惊叫声,几个人都朝着叫声的方向看了过去。

库房门口,程自立的手正哆嗦的拿着刚才签下的合同,满脸的骇然,刚才签合同的时候他根本就没在意李阳签的字,只想着生意成了就行,合同只是个形式。

此时重新拿起合同一看,那显眼的李阳两个字,就像是高压电,直接把他给电晕了。

刚刚买他毛料的人,被他一开始当作是来玩的人,竟然是有着赌石界第一人的称号,战胜了翡翠王的玉圣。

南王北圣,现在玉石界的人都知道,北圣要比南王更加的厉害,这样厉害的人,刚刚在他这里买了毛料,程自立这会真的晕了。

黄浩看了眼洪老,随即大步朝着门口走去,从程自立的手上拿过合同看了看,这份合同,也是一份铁的证据,证明李阳的毛料就是刚刚买来的,而不是杜之贵所说的那样,是特意带着假毛料到这里来卖。

之前的猜测是一回事,拿到了证据又是另一回事,黄浩又慢慢的走了回来。

听了黄浩的汇报,洪老微微一笑,又转过头来,对着杜之贵轻声的说道:“杜会长,我可以证明他的身份,小李的确是中宝协的理事,他还是老陈的唯一弟子,我们昨天还在一起吃过饭!”

洪老可以证明他的身份?

此时就是杜之贵也明白,他父子俩这次真的撞到铁板了,面前这个人,就是货真价实的玉圣,中宝协理事。

至于陈老,那肯定是陈无极,陈无极在揭阳的名望最高,就是他见到也得客客气气的打着招呼,可对他的影响,远不如中宝协理事这个身份那么厉害。

眼前的这位中宝协理事,如果真是李阳的话,那他可是还兼任着玉石协会的首席顾问,和总会长一样的级别人物。

这样的人,竟然被他诬陷卖假毛料,杜之贵这会恨不得直接撞死在那里。

此时的杜宇凡,则完全是傻愣在了那里。

一个外地口音、带着墨镜,让他看起来无比讨厌的年轻人,竟然有着这么显赫的身份,这个转变一时半会都让他接受不了。

这就好像古时候,太子出巡,知府少爷竟然在太子面前耀武扬威,找死也没他这样的。

杜之贵额头的冷汗已经冒了出来,急忙对着李阳弯身说道:“误,误会,李,李顾问,这纯粹是误会,是我管下不严,多有冒犯,多有冒犯!”

李阳是中宝协理事,同时也是玉石协会首席顾问,这个顾问的称呼倒也没什么。

“是不是误会,还是请高主席来判断吧!”

李阳微微笑道,又接着说道:“我手机一直开着,高主席一直都在听着我们的对话,你要不要和他说两句?”

高主席是中宝协的掌舵人,李阳从走过来之前,就悄悄给高主席发了个短信,随后打通了这个电话,他是中宝协理事,自然有主席的私人号码。

也可以说,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高主席都知道了。

看着李阳递过来的手机,杜之贵用颤抖的手,接过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几道沉闷的声音,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个声音他很熟悉,他是中宝协的成员,曾经去北京开过几次会。

说话的,就是目前中宝协的一把手,高长河主席。

听着电话的嘟嘟声,杜之贵的身子猛的一软,眼前变的黑幽幽一片,他再也撑不住,直接倒在了那里,倒在那里的时候,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一次,他被儿子给害死了。

他旁边的杜宇凡,看到软到在地上的父亲,表现的更不如,竟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杜宇凡算是明白了,他所享受的权利,他想要的权威,很快就要随风而去,这一切,都再和他没有了关系。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