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第九零三、九零四章 刀刀涨

“咳……”

黄浩轻轻咳嗽了下,看着李阳,有些无奈的说道:“练手的事你先不用那么着急,玉雕讲究的是慢工出细活,没有任何的运气可言,还是仔细点好!”

黄浩的话,让他身后很多人都认同跟着点头。

玉雕确实没什么运气可说,讲究的都是真功夫,工艺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像赌石,哪怕什么都不懂的人,有运气一样能赌涨。

而且,对于玉雕师来说,浪费原料是非常可耻的行为,特别是好点的原料,更不能有任何浪费,能节约用料,做出比别人更多的活来,那才叫光荣。

黄浩这几年能一直在双城大师赛夺冠,在省料上就占有优势。

同样的一块原料,他能做出比别人更多的东西,也增加了翡翠原料的价值,这点也是洪老的最大特点,苏州玉雕本身就有着省料的传统。

“小李,这些都是经验之谈,陈老以后也会告诉你的!”

洪老又说了一句,他对李阳买下两百多万的毛料,只为解出翡翠来练手也不感冒,只不过李阳不是他的弟子,他不好去指责罢了。

李阳稍稍愣了下,马上点头道:“多谢洪老和师兄的提醒,我记下了!”

高级原料对李阳来说并不难,玻璃种很少见,但芙蓉种和冰种基本上每个大的市场都能出现,李阳只要愿意,跑几趟腿就能获得这些原料,所以并不重视。

他也就没能理解其他雕工对好原料的重视,被洪老和黄浩提醒了之后,他才发现了这个失误。

程自立,华天,华铮这会全瞪大了眼睛。

李阳买这些毛料只为练手的说法也吓住了他们,几个人都是毛料商人没错,但这里是玉雕基地,玉雕师浪费原料,在这里也是不允许的现象。

很多初级学徒工,可都是拿一文不值的废料来练习的。

“洪老,黄先生,这里的毛料你们还看吗?”

一旁的玉石协会工作人员小心的过来问了句,黄浩有自己的公司,所以杜之贵称呼他为黄老板,他们这些普通的工作人员可不敢直接这么叫。

洪老摆了摆手,道:“算了,不看了!”

这会他确实没有了看毛料的兴致,黄浩也一样,他身后的两名赌石专家有些遗憾,但也顺从的点了点头。

两人的心里,还想着进去挑选点毛料和李阳比一比,不过这些话可不敢说出来,说出来的话,恐怕会被人认为是不自量力。

毕竟李阳的名气比他们强的太多了。

“洪老,师兄,我也要回去了,不看的话我们就一起回去!”

李阳又说了一句,里面只剩下一块冰种的料子,还是一赌必垮的毛料,洪老要走,李阳也没有任何的反对。

洪老点了点头,又对那两名玉石协会的工作人员说道:“我和小李,你们也回去吧,不用陪着我们了!”

几个人,一起向外走去,华天和华铮与程自立告别后,快速跟了过来。

程自立一个人则在后面发苦,这次的事传出去,那些同行估计都会笑话他了,多好的一次机会啊,玉圣李阳,真能搭上这条线,他的生意再翻一翻都有可能。

所有的人都知道,李阳不仅赌石水平高,赌矿也很厉害,缅甸现在最大的翡翠矿,其中就有李阳的股份。

搭上李阳,就等于搭上了桑顿将军,未来进货就方便一些,有了货源,生意扩大,那只是小意思。

可惜这一切都不在可能了,他脸皮再厚,这会也不敢去和李阳攀交情,毕竟他刚才所做的事也可以说很不地道。人家刚买了他的毛料,他不站出来作证,就等于是默认了杜宇凡父子的诬陷。

“哥,你好厉害!”

最后面,华铮悄悄的伸出大拇指,华天愣了下,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摇了下头。

他知道华铮的意思,介绍的客人竟然是玉圣李阳,这会两人对好处费都没那么用心了,想的全是李阳,能和偶像多呆一会也是好的。

走出这个厂子,刘刚又对身后的华铮兄弟招了招手。

他的手上还推着推车,这辆车被他先推了过来,他们买了两百多万的毛料,借辆推车并不是什么问题。不过送还推车的任务只能麻烦这对兄弟,刘刚可是不愿意再回到这里来了。

“咳咳!”

黄浩突然咳嗽了两声,指着刘刚推车上的毛料,轻声问道:“李阳,你这些毛料,既然不是打算投资来用,什么时候解都一样,那不如就今天解了吧!”

说完,黄浩还有些紧张的看着李阳。

不止黄浩,他的话音一落,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李阳,洪老亦是同样。

人的名,树的影,李阳的名声之响,赌石界无人能比,可李阳解石他们这些人谁也没有亲眼见过,国人皆有八卦之心,就是洪老这样的老前辈也不例外。

“没问题!”李阳轻轻一笑,马上点了点头。

李阳不笨,这些人的心思他能看出来,洪老是前辈,黄浩也算是他师兄,黄浩主动提了出来,拒绝也不太好。

就像黄浩所说的一样,这些毛料迟早都要解,哪天解都无所谓。

“好,那一会我来给你帮忙!”

黄浩咧嘴大笑,还有些激动,不止是他,他身边从苏州来的那些人都是同样,玉圣李阳啊,能亲眼看到他解石那就是一种福分。

更何况,这些毛料还是李阳自己选择出来的,意义更大。

华铮,华天兄弟俩在后面听到后,也都愣了下,随即也变的激动起来,他们现在能跟着李阳,那岂不是说,也能看到李阳解石了?

“华老板!”

李阳突然对华天招了招手,华天再次愣了下,马上跑到了李阳的身边,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偶像。

“李,李先生!”

“这附近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有解石机?”

李阳轻声问了一句,其实他们刚出来的地方就有解石机,还有两台,不过既然出来了,李阳就不想在回去了。

李阳刚买了东西,这家老板眼睁睁看着人家栽赃而不说话,违背了最基本的道德,李阳能理解他的难处,不会和他秋后算账,但却不在想和这样的人有什么交集。

这个程老板还不如华铮,华铮人少言轻,但至少刚才还帮他说了几句话,只是没人理会他罢了。

华天瞪大了眼睛,马上点着头叫道:“有,有,这旁边就有,很近!”

他是个聪明人,明白李阳是不愿意回去,马上指了指另一边,这里是揭阳最大的玉雕产业基地,解石机几乎家家都有。

借台解石机,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若是打出李阳的名号,这些人知道玉圣要用他们的解石机解石,恐怕都抢着把解石机送来,别的什么都不说,李阳在这里解次毛料,就等于给他们打了次广告。

华天走在前面,李阳和洪老他们跟在后面,没有几分钟,就到了一个小点的厂子。

这是家小玉器厂,只有一台解石机,不过这台解石机是空着的,老板和华天很熟,听了华天的话很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阳,过了会才反应过来。

借他们解石机的事,自然没有了任何问题。

这位老板还亲自去泡茶,把最好的茶叶泡好来招待李阳他们。洪老,李阳,还有国内玉雕界最有名的大师之一黄浩都到了这里,让这家老板很是激动,就差没兴奋的嚎叫出来。

洪老,黄浩可没在意老板的激动,他们最关心的还是李阳手上的那几块毛料。

解石机通好了电,周围马上站满了人。

除了洪老他们的人之外,其余的都是这家厂子的工人,听说玉圣在这里解石,每个人都没了工作的心思,老板一高兴,索性把他们全都放了出来。

别说他们了,就是老板自己现在也没了工作的心思。

厂子不大,工人也不多,只有二十多个人,这些人也把解石机给围满了。

车子里有八块毛料,数量不算少,李阳犹豫了下,直接挑出一块全赌毛料来。

这块毛料是普通的灰皮壳,买的时候单价是十二万元,价格相对比其他几块来说要便宜些,李阳先选这块,是因为这里面的翡翠最容易解。

这块毛料的重量只有六点三公斤,但里面大部分都是翡翠,翡翠就达到了四五公斤之多,解起来比较方便。

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是芙蓉种,颜色不错,水头很足,翡翠价值也有几百万,就这一块毛料,李阳就能收回所有的本钱还有剩余。

“嗞嗞!”

李阳没有划线,固定好毛料就直接按下了切刀,洪老默默的点了下头。

洪老自己赌石的水平不怎么样,但他解石的水平可是相当的不错,眼力也很高,李阳这一刀看似鲁莽,实际上却很细腻,切的也是边缘,皮壳不厚的话,这一刀正好能切下一片皮壳来。

解石机的声音响起来后,周围的人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许多,每个人都变的更加的兴奋。

毛料不算大,这一刀又是边缘,很快便切完了。

黄浩,刘刚在给李阳帮忙,黄浩正抱着盆,毛料刚分开,就把一盆水浇了上去,这一刀的结果立刻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绿,有绿!”

华铮突然大叫了起来,不用他提醒大家现在都知道了结果,这一刀切出了巴掌大一块的翡翠切面,还是很不错的蓝水绿,这一刀切涨了,还是个大涨。

周围人变的更激动了,第一刀就切涨,这可是好兆头,芙蓉种蓝水绿,就现在这块毛料,价值已经完全涨了上去,没有六十万根本别想着拿下来。

“好,很好!”

洪老微笑点着头,芙蓉种蓝水绿,这个表现很不错,势头也很好。

赌石的很多人都迷信,讲究个好兆头,李阳这第一刀结果就这么好,极大的振奋了人心,那两个根来的赌石专家互相看了眼,都默默的看了下头。

玉圣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就这一刀,比他们都要强上许多。

一刀,一块十二万的毛料变成了六十万,直接提升了五倍的价值,刚才黄浩敢出五倍的价钱来收人家的毛料,还是有一定底气的。

他们平时,第一刀只要能切涨就很满意了。

李阳回头笑了笑,重新固定好毛料,继续下刀切割,周围的人也都全神贯注的看着,生怕错过一点。

这块毛料皮壳之下都是翡翠,只要把皮壳切掉就行,解起来比较简单,十几分钟后,翡翠的轮廓就全部露了出来,看着漂亮的翡翠,很多人都露出了笑容。

“我看有十斤重,这么漂亮,怎么也得三百万了吧?”

李阳最后在擦皮壳残渣的时候,这个小工厂的老板很感叹的说了一句,他身后的工人全都点头,这些都是从小接触玉器的人,赌石或许不行,但翡翠原料的价格还是会估算的。

三百万,是个很实在的估价,不过现在中高级翡翠市场都是有价无市,有可能会卖的更高。

“大涨啊,第一块就是超过十倍的大涨,这第一块毛料,就收回了成本!”

跟着洪老一位苏州玉雕大师也跟着说了一句,说完他自己先愣了一下,黄浩还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这句话没有说错,李阳这些毛料用去了二百一十万,就这一块原料,只要李阳愿意,三百万肯定能卖出去,一块毛料,就收回了所有成本,等于剩余的七块都是赚的。

解石的时候大家还没什么感觉,可此时都感受到了李阳的恐怖。

这就是玉圣的实力。

第一块解完,李阳把翡翠放在一边,又直接拿起了最上面的毛料,放在了解石机的下面。

陈老的家里没有解石机,与其带回去再找解石机,不如在这里全部解开了,还省的麻烦,明料总比这些毛料带着要轻松。

这是块二十来公斤重的大块毛料,里面有块冰孺种翡翠,颜色不是太好,翡翠的价值大概在四百万左右。

这块毛料,购买的价格也不过三十万,从涨的倍数来说,这块毛料比不过刚才那块,但也超过了十倍。

半个多小时后,李阳把所有的翡翠都解了出来,他这个速度已经算是极快的了,换成别人,一个小时不一定能全部解完。

冰孺种翡翠,摆在了解石机的台子上。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台子上的两块翡翠,两块毛料,解出了两大块翡翠,全部大涨,所解出的翡翠价值已经高达七百万,是李阳投资的三倍还要多。

特别是黄浩,他尽管知道猜到李阳买的毛料会涨,但也没想到涨的如此厉害,如此之多。

两块啊,这才两块,这两块毛料的价值只有四十多万,还剩下六块毛料没解,他之前估算的涨幅五倍恐怕是估算低了。

那两位赌石专家,互相看了一眼,头都稍稍低下去一点。

增值三倍的战绩他们也有过,还不止一次,可李阳不仅仅是增值三倍,还是两块毛料连续十几倍的大涨,这比一块毛料大涨更难。

第三块毛料稍微小些,有十二公斤重。

这里面是块冰种翡翠,颜色很正,可惜块头不大,整块也就三百万左右的价值,这块毛料是二十五万买下的,赌涨同样超过了十倍。

这块毛料李阳用的时间稍微唱些,四十分钟后才解完,里面翡翠的形状不是太正,浪费了点时间。

三块毛料解出的翡翠,价值就达到了一千万,整体涨幅超过了五倍,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吃惊,而这连续三次大涨,让大家对下面的毛料更加的期待了。

那两名苏州来的赌石专家,这会则没了和李阳对比的心思。

连续三次大涨,先不说翡翠的价值,就这个连续性他们就从来没有过。

休息了一小会,李阳又开始解石。

这次解的更快,三块毛料一个小时多点就被李阳解完了,两块冰种,一块芙蓉种翡翠又摆在了案头。

这三块翡翠,比之前先解开的那三块还要贵重,加在一起足足有一千五百万的价值,其中一块冰种的价值就达到了八百万。

六块毛料,全部大涨,解出的翡翠价值已经达到了两千五百万。

“真没想到老程的这批毛料如此好,早知道全给他买下来了,砸锅卖铁也要买!”

那厂子的老板猛一拍大腿,懊恼的叫了一声,周围的人都怪怪的看了他一眼,他自己也发现了失态,急忙低下了头。

在他身后的那些工人们,少数人在偷偷发笑,其余的,也都强忍着笑意。

老板的心思他们明白,他们也都知道李阳的毛料是从程自立那买来的,那一库房的毛料,全部买下来也不过三千多万,只这六块就价值两千五百万了,买下来肯定可以赚钱。

剩余的那么多毛料,解出的翡翠,怎么也得在五百万以上。

不过这也只是那老板说说而已,这样的事他绝对不敢去做,几千万,他要把所有的家产套现,还要借钱才有可能拿出来,这等于是赌上他的身家性命,没有绝对的把握,谁敢这么去做。

李阳也笑了笑,这个老板的想法是人之常情,都是马后炮,这类事情说说可以,但做起来风险却很大,没几个人敢真正去做。

一仓库的毛料可以比做是一块毛料,可能赌涨好几倍,但同样有着赌跨的可能性,跨了,一样要赔上很多。

时间已是上午十一点,李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拿起倒数第二块毛料来。

这是一块冰种翡翠毛料,里面的翡翠不大,但颜色却非常的正,价值比之前任何一块冰种都要高。

架起切刀,对准位置,李阳直接按了下去。

洪老再次点头,赌石要靠运气,但更多的还是要靠实力,从李阳解石的过程中,就可以看出他的水平来。

李阳解石的速度,要比其他的赌石专家快的多,最重要的一点,李阳解石的时候对翡翠的保护都很到位,没有造成一点的浪费。

做到这一点比判断能不能赌涨还要难,原料保护了,没能浪费,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翡翠的价值,让玉雕师傅们拥有了更多的原料。

能做到这一点的,洪老只见过两个人,一个是李阳,另外一个则是翡翠王,李阳当初能赌赢翡翠王,也不全是运气。

这一刀很快切完,黄浩把切面洗净之后,又愣在了那里。

他不知道这是今天第几次发愣了,每块毛料切开之后,他都要先愣这么一下,李阳的每一刀,似乎都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不过这一次,他的眼睛瞪的更圆更大。

“帝王绿,这是帝王绿?”

人群有人大喊了起来,刚才的几块翡翠颜色各不同,但都不是满绿,眼前露出的切面直接露出了翡翠,那通体的碧绿,让每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这是块冰种翡翠,还是高冰种,那颜色更像是帝王绿,高冰种帝王绿,这可是能和普通玻璃种相比的高级翡翠了。

“不是帝王绿,这是祖母绿!”

洪老突然摇了下头,他的话让周围众人都愣了下,随即大家都仔细的往切面上去看,过了会,才有人慢慢的开始点头。

这绿的确很纯正,但还没达到帝王绿的水准,不过也是极其难得的祖母绿,这块毛料的价格,更是突飞的往上涨,现在最少也得五百万以上了。

这只是个切面,一个小切面。

重新架起切刀,周围的人都不在议论了,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切刀那锋利的锯齿在皮壳中穿过。

“又涨了,每刀都涨!”

两个赌石专家,全都呆着脸,其中一个嘴里呢喃的说着,他门的眼中还流露出极度的震撼。

周围其他人可以说是看热闹,看解石的精彩过程,他们两个赌石专家看的却是门道。

从第一刀开始,一直到现在,李阳切了多少刀他们没有计算过,也算不清楚,但李阳的每一刀都没有落空过,每一刀都在涨。

刀刀涨,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刀刀涨。

这就是李阳,这就是玉圣的实力,两人互相看了眼,眼中都有着惊惧。

这样的水平实在太恐怖了,普通的赌石专家能有三四成的赌涨率就很了不得,李阳这刀刀涨,可是相当于百分之百的赌涨率,想到这点两人的心脏就噗通噗通的直跳。

原本他们那点竞争之心这会也全部消失了,再没有一丝去竞争的念头,差距太大了,就像小学生和大学生一样,根本没得可比性。

…………

二合一,先更两章,月票榜竞争很激烈,兄弟姐妹们再给点力,给小羽加加油好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