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 极品翡翠,黑白无常

高冰种祖母绿,比之前任何一块翡翠都要振奋人心。

别人可不知道那两名赌石专家心里的想法,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李阳重新固定毛料,小声的交谈着。

涨了,又涨了,八块毛料七块切涨,这恐怖的战绩,在之前别说见了,听都没听说过。

李阳,也只有这种顶尖的赌石大师,才能做出这么疯狂的成绩来。

每个人的脸上还都有着满足和激动,李阳没让他们失望,整个上午刀刀涨,让所有人都看十分过瘾。

“嗞嗞!”

切刀又按了下去,洪老默默的注视着李阳,心里却有些复杂。

李阳的确是个天才,别的不说,凭他的年纪,现在就能在赌石有这样的实力,绝对是一等一的天才,不过赌石和玉雕不同,赌石有的的天赋不一定在玉雕上就有用。

从开始重视赌石到现在,很少有人在赌石上取得顶尖成绩,还能在玉雕上也有着极高水平的人,至少他们四位封刀的顶尖大师,赌石上都不行。

贪多嚼不烂,洪老对陈无极这个老对手,老朋友稍微有了些担心。

黄浩的心里则在感叹着,那个库房竟然有这么多好的毛料,这让他很是吃惊,可惜他去晚了,好的毛料都被李阳选走了,此时他更加坚信,被李阳看过的毛料库房,真的没必要再进去看了。

华铮和华天两人的眼睛更是瞪的滚圆。

只有他们两个知道,李阳在库房内的时间很短,短到无法想象的程度,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出了这么多的好毛料,全赌切出了大涨,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现在却真实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华天看看弟弟,华铮的眼中还带着深深的恐惧,而他,亦是同样。

此时他们都明白,李阳能够赌赢几乎被神话了的翡翠王,并不是靠幸运,靠的是真正的实力,他有这个实力。

李阳,不愧是站在赌石界巅峰的人。

这一刀很快便切完了,切面恰到好处,把皮壳切了下来,还没伤到里面的翡翠,又一刀切涨了。

那两名赌石专家早已完全的麻木小声交谈的工人们又都显得有些兴奋,黄浩则是羡慕的看着李阳。

他没像洪老想那么多,他想的是,李阳如果学习玉雕的话,以后真的不用为原料去发愁,就他这水平,想要什么原料没有。

这块毛料李阳没用多少时间便全部解完,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中午十二点,王佳佳帮着李阳擦了擦汗,此时只剩下了最后一块毛料。

李阳把翡翠摆放在案头上,这么多的翡翠放在一起更显得耀眼,而这块高冰种祖母绿则就像皇后一样傲立其中。

高冰种祖母绿的翡翠并不大,但也不小,能做出两到三副的镯子来,而这一块,就比得上前面所有翡翠的价值。

三千五百万,甚至可能更高。

这是洪老他们给翡翠估的价,这个价格有价无市,如今算起来,李阳所解出的翡翠价值已经高达六千万了。

六千万,黄浩想到这个数字,就有一种窒息感。

这可是三十倍的增幅,难怪他之前给李阳开出五倍的价格来人家都不卖,换成自己也不会卖,五倍和三十倍,差距也太大了。

李阳赌石的能力,此时真正得到了他们所有人的尊重和认可,强者,到哪都会受到尊敬。

哪怕是洪老也不例外,李阳在玉雕上是个学徒的身份,但在赌石上,却是能和他们平起平坐的顶尖大师,和翡翠王老马一样。

不同的是,这位顶尖大师实在是太年轻,辈分稍微低了点。

李阳缓缓吐出口浊气,拿出最后一块毛料来,这块毛料是很不错的白盐砂皮壳,皮壳上还带着包头松花,一块一块的,很好看。

包头松花是个很不错的表现,和包头蟒差不多,都是缠绕在赌石的一角。有句俗话叫包头带绿,意思是有包头松花的毛料容易出绿,绿的多少要取决于包头的大小。

这块毛料的包头松花不小,加上白盐砂皮壳的表现,绝对是好的高端毛料,重量也有十几公斤,上公盘的话,进暗标绝对没任何的问题,最终的价格还会超过百万。

可惜的是,背面那一片猪鬃癣实在太人难受了,看着那片癣纹,哪怕对这块再有信心的人都会扭头就走,有这么大一片猪鬃癣,没人愿意去赌。

这样的毛料,在毛料库房还有几块,李阳之前见的黑乌砂皮壳就是,估计都是积攒下来的,进来了货,却卖不出去,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摆放在那里。

不过也幸好没被人买走,买走的话,这块毛料今天也落不到李阳的手中来了。

看到这块毛料的表现,周围很多人也都愣了一下,还有人疑惑的看着李阳。

这里的人对赌石可都有一定的了解,这块毛料的表现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这类的毛料,赌跨的可能性极高。

洪老的眼睛则是微微一亮,这类毛料,跨的可能性是很高,但一旦赌涨,就有可能是超级大涨啊。

这样的毛料放在别人的手里,洪老自然认为跨的性更大一些,但在李阳的手里就不一样了,李阳之前连续七次大涨,完全证明了他的实力。这是一个有着极高水平的顶级大师,这样的人,会无缘无故选一块不好的毛料吗?

和洪老有一样想法的还有黄浩,黄浩看了看自己的师傅,两人都没说话,黄浩依然在一旁帮着忙。

小厂子的工人,以及其他几个苏州来的人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发表着自己的看法,一些人的脸上带着担忧,还有一些人则坚信,这块毛料肯定能赌涨。

因为这是玉圣李阳所选的毛料。

“嗞嗞!”

解石声继续,华铮回头看了看华天,小声的问道:“哥,你说这块毛料,还能不能继续赌涨?”

华铮年纪小,想问题也没那么复杂,只知道毛料的表现不算好,心里不免就有了些担忧,把心中的问题说了出来。

“能,一定能!”华天握了握拳头,重重的点着头。

他相信李阳,相信玉圣不会让他们失望,这是一股纯粹的信心,哪怕他心里同样知道这块毛料的表现不是太好。

毛料的表现不好,也意味着价值很低,这块毛料,没有那片猪鬃癣的话价格能上百万,但有了这篇癣纹,只能卖八万元,是李阳所买的这些毛料中,最便宜的一块。

“哗啦!”

这一刀很快切完了,很多人的身子都忍不住往前挤了挤,黄浩吸了口气,把水全部泼在了两个切面上。

“啊!”

切面露了出来,几乎所有的人同时发出了惊呼声,脸上都带着惊讶,冲干净的两个切面上都露出了翡翠,可惜露出来的全是杂乱不堪的碎玉,被完全破坏掉的碎玉。

跨了?

即使是玉圣,解这种跨性很高的毛料也不行,很多人惊讶的同时,心里却有些回落,李阳毕竟是人,不是神,他有时候也会跨。

特别是那两名赌石专家,竟然露出了点笑意来。

洪老眉头皱了皱,黄浩还有些发呆,这块毛料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赌涨,更不用说什么超级大涨了。

刘刚,王佳佳的神情都没有任何的变化,王佳佳又上前帮李阳擦了擦汗,周围的一切根本影响不到他们。

“哥,你不是说一定能涨吗?”

华铮瞪着大眼睛,无比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他的内心中还是希望李阳能够赌涨的,八块毛料全部赌涨,说出去多骄傲啊。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华天苦涩的摇了下头,他不是李阳,也没有那么高的水平,结果会怎样他根本不可能预料,只是感觉李阳能够赌涨,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李阳没在意周围人的议论,把一小半切下来的毛料丢弃在一旁,又重新固定好了毛料。

这一次,李阳没有选择切刀,而是换上了砂轮。

这也是李阳第一次在没有切完的情况下换砂轮来擦石的,周围的议论声马上小了许多,很多人都专注的看着李阳。

“唰唰!”

砂轮机开始工作了,洪老的注意力也重新被这块毛料所吸引,慢慢的,大家都不在说话,聚精会神的看着面前砂轮在碎玉上进行着摩擦。

黄浩帮忙浇水,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盯着切面。

碎玉擦起来并不难,没一会,李阳就擦下去了一点,而下面,则渐渐露出一片白色来,又有些发黑,看的众人都莫名其妙。

白色还好说,有可能是雾层,不过雾层没那么白,可黑色又该怎么解释?

“唰唰!”

众人还在猜测着,刚才还雾里看花的东西,这会慢慢的显露了出来。

下面竟然是水头十足的翡翠,只是这颜色有些奇怪,黑中有白,白中有黑,这样的翡翠,谁也没有见过。

“极品翡翠,黑白无常!”

洪老猛然向前跨了一步,眼中带着无比的震惊,大声的叫了一句。

黑白无常,听到这个名字,黄浩也愣在了那里。翡翠有七色,绿色最常见,也是翡翠的代表,除了绿色之外还有其他六种颜色,在这六种颜色之中,就有黑、白二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