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你有金丝红翡,我有黑白无常

“真的是黑白无常!”

黄浩伸出手,颤悠悠的在刚擦出来的翡翠窗面上抚摸着,光滑细腻的玉质带着一股舒适的冰凉,让他沉迷在里面,不愿意再把手挪开。

“哥,什么是黑白无常?”

华铮转过头,小声对身边的华天问道。极品翡翠,黑白无常,他根本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窗面上露出的翡翠极好他是认出来了,颜色很古怪,但却是地道的玻璃种。

华天微微一愣,马上一瞪眼,喝声道:“你没看见翡翠的颜色吗,这就是黑白无常!”

华铮撇了撇嘴,不在说话,回过头继续看着解石机上的毛料。

其实华天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说的倒也不错,黑白无常就是因为黑白两色才有的这个名字。

黑翡和白翡,在翡翠中极少见,比其他的颜色更为稀少。

黑色翡翠,除了产量较低之外,市场对它们的认可度也不高。很久以前,黑色就是极不好的表现,还有黑暗的意思在里面,除了种好色正漂亮的黑翡之外,其余的黑翡就是废料,扔了都没人要。

近三十年来,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之后,翡翠的价值日新月异,这类翡翠渐渐开始被人们所认可,做成了一些辟邪的饰品,但价值一直比不过其他颜色的翡翠。

白色翡翠好比黑翡好一些,但因为它与和田玉很像,种水差点的在外观上还比不过和田玉,所以价值也是一直上不去。

随着翡翠的整体升值,目前黑翡和白翡的地位都有了极大的提升,被人们所认可,这几年的价格也在年年攀升。

这类翡翠认可度比不过其他翡翠,但也不是绝对,这里面有一种翡翠价值就很高,在赌石大师之中还有着极高的名气。

这就是极品翡翠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就是黑色和白色混合在一起,形成独特的黑白二色,这可不是一边黑翡一边白翡那么简单,要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黑白无常。

这类翡翠也受品质的影响,种水好价值就高,种水不好,价值就低一些

不过再差的种,这两种颜色混合在一起也会值点钱。

而李阳解出来的这一块,无疑是黑白无常中最好的,玻璃种黑白无常,黑色和白色都很纯,这类翡翠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说起黑白无常来,赌石大师们还都知道一个有趣的故事,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就是发生在翡翠王马老先生和卓老的身上。

那是很久以前,卓老眼睛没有出事的时候。

当年两人都展露了锋芒,成为了赌石界的名人,有一次两人对赌,翡翠王解出了金丝红翡,赌赢了卓老,卓老很不服气,亲自进山找料,随后又找翡翠王来赌。

这一次赢的人是卓老,他解出来的就是黑白无常,冰种的黑白无常,非常的漂亮,比翡翠王的金丝红翡价值还要高一些。当初解出这块翡翠之后,卓老就大笑着说过这样一句话:你有金丝红翡,我有黑白无常。

从意义上来说,这两种翡翠是同级的,都是变异翡翠。

这个小故事也说明了黑白无常的价值,当年的翡翠王很眼红,可之后几十年来,他从没有解出过黑白无常,黑白无常出现的几率严格说起来比金丝红翡还要低上一些。

不过卓老也没有解出过金丝红翡,两人都把此事当成一大憾事。

如今李阳做到了他们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不仅解出过金丝红翡,也解出了极其难得的黑白无常,还是玻璃种的黑白无常。

黄浩终于松回了手,让李阳继续擦石。

周围工人们都在小声的交流着,他们的脸上还都有着激动。

尽管他们不知道黑白无常的真正意义,但玻璃种翡翠却是看的明明白白,玻璃种啊,哪怕是他们,也很少见到这类的翡翠。

这块翡翠的颜色是很古怪,但只要是玻璃种,价值就不会太低。

有一半的工人,还是第一次第一次见到玻璃种翡翠出世,以后他们也有炫耀的本钱了。玻璃种啊,又是玉圣李阳亲自解出的玻璃种,以后走到哪,他们都能自豪的向别人说起这件事来。

“刷刷!”

砂轮继续在碎玉上摩擦着,洪老默默的看着李阳,神情略微有些激动。

这一刻,他甚至涌起一股念头,要回去劝劝陈无极,不要让李阳来学习玉雕了,李阳是属于赌石界的天才,他很有可能成为赌石界的第一位宗师。

正专心擦石的李阳,此刻可不知道周围这些人心中的想法。

这块毛料中的翡翠被破坏的不少,留下来的翡翠形状也不规律,让他没办法一刀切出来,只能先切一刀,然后采用擦石这种更稳妥的办法。

黑白无常,李阳可是知道这块翡翠的价值,擦的时候,他还在为这些不成样子,被严重破坏的翡翠而心疼。

若没有那片猪鬃癣的话,这些碎玉,有可能都是极品的黑白无常翡翠,这块翡翠的价值就更高了。

砂轮慢慢在碎玉上擦动着,那小片的碎玉都被李阳擦了下来,渐渐露出了里面的翡翠。

看着擦出的翡翠窗面,那两名赌石专家的脸色都猛的一白,眼中还都带着骇然。

刚才被他们认为切跨的那一刀,此时来看起来来却是那么的合适,那么的自然,往前一分就会破坏到翡翠,这可是比玻璃种还难得一见的极品翡翠,哪怕有一点的损伤,恐怕他们两个也会心疼的。

这一刀,若是往后的话,又会增加了擦石的难度和时间,现在无论怎么看,李阳这一刀都切的正好,他这一刀不是切跨,而是完美的一刀。

这等于,李阳还在切涨,还是玻璃种的超级大涨。

两人都不在说话,静静的看着李阳解石,他们在看李阳的时候,眼中总是不自然的闪烁着崇敬,李阳的实力完全征服了他们。

其他的人可没这些想法,就是洪老也没去注意李阳这一刀如何的好。

他们关心的都是里面的翡翠,所谓行内人看门道,他们严格来说算不上行内人,那两位赌石专家才是。

几分钟后,整个切面总算擦干净了,李阳长长的舒了口气,重新架起了切刀。

沿着旁边的皮壳,李阳继续往下切割,这个时候下刀要比之前容易的多,也不会对翡翠造成任何的损坏。

“老板,这,这是玻璃种啊!”

站着的工人,有个年轻的小伙子突然跑到他们老板哪里,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是玻璃种,我眼睛不瞎!”

老板没好气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又马上回过了头,集中所有的精神观看李阳解石,他迫切想知道,这块玻璃种翡翠到底有多大,价值又会是多少,这些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解出了玻璃种,不是该放炮庆祝吗?”工人的声音有些低,但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赌石大涨,放炮庆祝是所有赌石爱好者共同的习俗,这里也不例外,不同的是这里只是真正值得大涨的事才会放鞭炮。

无论是之前的高冰种祖母绿,还是眼前的玻璃种黑白无常,绝对都是值得庆祝的大涨,他只注意着李阳的解石,把这事给忘了。

“对,对,要庆祝,一定要庆祝,你,快去我的办公室,我记得那里有两挂过年没放完的鞭炮,你,还有你,快点到外面再去买点来,回来我给你们报销!”

老板不停的点着头,连续吩咐了三个工人,说话的那工人傻眼了,回头看了身后两人一眼,快步朝厂子内跑去。

老板的办公室不远,一会就能来回,那两个被指定出去买鞭炮的可就惨了。

出去买,来回最少也得十分钟,这十分钟可是关键那,玉圣李阳正在解玻璃种毛料,说不定他们回来的时候翡翠就解完了。

两人很不甘心,但却不敢违背老板的意愿,只能在心里不停的咒骂着出这馊主意的工友,直接朝外面跑了出去。

那老板则咧嘴大笑,这鞭炮声一响,他这个小厂子也出名了,玻璃种啊,又有李阳和洪老在,想到周围同行们都会羡慕的看着他,他的心里就有着无比的得意。

这会,他对把李阳带来的华天可是万分的感谢,思量着是不是请这小子大餐一顿,以示感谢。

“哗啦!”

老板立刻停止所有的想法,把注意力又收了回来,李阳的这一刀切完了。

下面有着雾层,没有露出翡翠,看到这些雾层大家都松了口气,擦开雾层,下面是翡翠的可能性很大,特别是已经露出一面翡翠的情况下。

换过砂轮,几分钟后,这些雾层便被全部擦了个干净,李阳没让大家失望,下面又露出了一面带着黑白两色的玻璃种翡翠窗面。

翡翠娇艳欲滴,水头十足,就好像真的有水要从里面凝结出来了一般。

一半的翡翠被破坏,另一半却是如此极品的好翡翠,就是洪老也在感叹大自然的神奇,有了损失,就会给你其他的补偿。

擦完这一面,李阳稍稍休息了下,又重新架起了切刀。

切刀刚刚架起来,院子里就响起了鞭炮声,这家厂子老板办公室的鞭炮先被点燃了,很多人都跟着拍起了手掌,就是洪老也没例外。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