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如神一般的刀工

“老陈,你放心,我们绝对一句话都不说!”

洪老面色严肃,慎重的点了点头,他和陈无极争斗了一辈子,虽说平时是竞争对手,但也是最了解对方的人。

龙石种的料子,对陈无极来说很重要,不能有丝毫的马虎,这件料子如果做好了,还会成为陈无极的一个代表作。

晚年的时候,能用龙石种这样的原料来延续自己最后的辉煌,洪老对陈无极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羡慕。

陈无极点了点头,径自坐在房间内的一个沙发上。

陈磊端了盆热水走过来,让陈无极来泡手,这是陈无极的习惯,重要工作之前都要用热水泡泡手,活活血一会更有精神。

泡了有五分钟,陈无极便把手拿了出来,他那满是皱纹的双手冒着热气,还有些发红,一旁的陈磊上前,用毛巾帮他把手擦干净。

做完这一切,陈无极才往桌子前走去。

桌子上摆着一个小箱子,箱子的旁边则是陈无极常用的工具,走到桌子前,陈无极并没有坐下,而是打开了箱子,把里面的龙石种翡翠拿了出来。

见到这块美丽的翡翠原料,黄浩的眼睛瞬间变直了。

他和自己的师傅一样,对这样的好原料充满了渴望,不过洪老是有心无力,他却还在壮年。此时的他只能哀叹,封刀的陈无极干嘛又重出江湖,不然,以他和李阳的关系,这块原料说不定就落在他的手里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使用这么好的料子。

好在使用这料子的是位比他名气更大,水平更高的大师,尽管有些嫉妒,但他心里还很是服气,平静心神,准备好好的在陈无极的身上学学经验。

“李阳,这块料我仔细算过,做出镯子之后,还可以做两块玉牌和一块玉佩!”

陈无极指着料子,慢慢的说道,边说边比划着,如何用料,也是玉雕中的一门学问,好的玉雕大师,能用有限的料做出更多的作品来。

李阳轻轻点了下头,两块玉牌和一块玉佩已经比他想象的要好了,当初他只想着两块玉佩的。

陈老比划了会,又接着说道:“玉牌我打算做春水秋山,从玉牌上下的料,还可以做出一副小串珠手链,玉佩则做龙佩,剩余的料,正好可以来做那两对戒面!”

陈无极说完,又看着李阳。

原料是李阳的,怎么做还要李阳来拿主意,这只是他的建议,这种早已绝迹的料子,必须慎重再慎重。

“就按您老说的做吧,您认为最合适的方式我肯定没意见!”

李阳轻轻笑道,怎么安排他确实不懂,陈无极所说的方案他也很满意,这可比他之前想的要多出不少的东西来,等于更加节省利用了这块原料。

洪老站在后面,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揭阳和苏州有一点很相同,都很省料,年纪越大的玉雕大师,用料上就越讲究,八百万的料,愣是能当一千万的来用。

陈无极的这个分配,非常的合适,也非常的精细,合理的利用了每一分的地方。

这也是他们南方雕工的共同特点。

北方不同,北方追求更多的是成品的样子,他们首先考虑的是成品,做成什么样的成品最合适,哪怕有浪费也没有关系。

通常情况下,一块原料他们要比南方至少浪费一两成的料子,遇到追求完美的人,浪费的更多,有的人甚至都浪费到三四成,更过分的,能多浪费一半。

对北方玉雕大师的这个习惯,南方很看不惯,为此玉雕界还产生过不少的争论。

其实这也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北方多产玉,南方不产或者产的很少。

南方的原料,很多都是北方运去的,现在还好说,飞机火车很快就能送到地方,而且只要有,多少都能给你送过去,但在过去就不一样了。

玉本身就是贵重物品,哪怕是玉矿石也值不少的钱,这样的东西运输起来就麻烦一些。

古代没有火车飞机,很多玉石原料又是从新疆等地运来的,送到南方需要的时间更久,运出两车料的话,能有一车完整的送到地方就很不错了。

同样的原料,到南方后要比北方的成本高上不少,加上又很难得,所以才养成了南方玉雕省料的习惯,在北方玉雕师的眼里,这就变成了小气。

想想也是,北方玉雕大师以北京为中心,那里是什么地方,好几朝的京城,天下的最好的原料都是先汇聚在那里,自然要比南方强上许多了。

正因为这点,四位顶级大师中,洪老和陈无极的关系算是近一些,两人都是南方的代表。

李阳没有反对,陈无极就按照自己的所想,正式打磨分割这块龙石种原料。

手镯最废料,留下的料最多,玉佩就准备用手镯掏出的料来雕刻,陈无极最先准备做的,是那两块玉牌。

春水秋山玉牌。

春水秋山,指的并不是风景,而是两个故事。

宋朝的时候,北方有契丹和女真两个少数民族,这两个民族都有狩猎的习惯,分为秋猎和春猎,所谓春水秋山玉牌,描述的就是这两次狩猎的场景。

春水玉,雕刻的是海东青抓天鹅,辽金两国的人,都擅长捕鹰,驯鹰,他们驯养一种个头不大,但却非常凶猛的鹰类,这种鹰叫做鹘鹰,辽金两国的人则把这种鹰称为海东青。

春猎是他们很庄重、很隆重的一件事情,要做很多的准备,还有着一套完整的程序。

首先,他们的皇帝要先上风口望天,一看见天鹅来了,就下令放海东青。天鹅可比海东青大的多,鹰想上去直接抓住天鹅并不容易,它弄不动天鹅,怎么办?海东青就练出了一个特殊的本领,它一看看到天鹅,找准目标之后,就飞的比天鹅还高。

然后,它在从空中一把抓住天鹅的脑袋,紧紧的按住,一直往下按,直到按到地上为止。这个时候,一直跟随着鹰的训鹰人就会跑上去,抓住天鹅,用刺鹅锥将天鹅的脑袋挑开,把里面的脑浆喂给海东青。

天鹅的脑浆,是海东青最喜欢的食物了。

成功猎到天鹅之后,他们会把天鹅最大的羽毛拔下来,当作战利品,其中最大最好的就是献给皇帝的贡品。收获的天鹅越多,就预示着当年的生活会更加的顺利,大家都会更加的幸福,捕获多的勇士,还会获得很丰厚的奖励。

这就是春水玉的来历,无论哪种春水玉,上面都会有海东青和天鹅,还有着丝丝的水纹,水纹是代表着春天的意思。

春水玉牌是玉器中的一个种类,起源于辽金,至今仍有不少人做这类的玉器。

陈无极做春水玉牌,更希望李阳能像鹰一样,永远的翱翔在天空。

至于秋山,理解起来就简单了许多,秋山属于秋猎,上山打猎,山中狩猎最常见,最好的猎物就是鹿,秋山玉牌的纹饰首先就有鹿。

其次则是虎,这里的虎可不是他们喂养的虎,喻指猎人,意思是他们的猎人像老虎一样的凶猛。

春水秋山玉牌,正好是一对,都带着勇猛的意思。

陈无极是南方人,春水秋山玉则是纯粹北方的故事,做这对东西,对陈无极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玉料分开之后,陈无极坐在那里,表情变的异常专注,开始了工作。

陈无极的手非常的灵活,钻头很快把玉牌的大致模型雕琢出来,看着面前的玉牌,陈无极满意的笑了笑。

接过陈磊递过来的特制刻刀,陈无极握着刻刀的手就不停的在翡翠原料上飞舞着,洪老,黄浩以及李阳都瞪大了眼睛。

真正雕刻的时候,陈无极就向大家展现了他那如神一般的刀工。

“阴阳刻?”

看着陈无极握着刻刀灵活的上下翻转,李阳的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出现了这个名字。

这可是陈无极的拿手绝活,阴刻阳刻各不同,想充分协调好,刚柔并列可不容易,也只有拥有着太极功底的陈无极,能把这种手法运用的炉火纯青。

黄浩看的更专注了,从陈无极动刀之后,他就认出了这个手法。

阴阳刻的玉雕手法,陈无极说第二,国人没人敢说第一,就是洪老也比不过他,太极功讲究的就是阴阳调和,陈无极有武功的底子,确实比他们都占了便宜。

陈老雕刻的很快,没多久,那鹰的样子就慢慢显露了出来。

站在后面的洪老,默默的点了下头。

陈无极的速度是我们几位大师中最快的一个,除了体力之外,和他擅用的刀法也有很大的关系,阴阳刻能更加的省力,做到四两拨千斤的妙用。

玉牌的一角上,鹰头那锋利的尖嘴渐渐显现了出来,还没成型就带出了一股寒意。

“双沟阴险纹!”

李阳心里一动,又想起了一个玉雕手法,雕刻鹰嘴的时候,陈无极明显用到了这个手法,把鹰嘴的弯度和尖细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不看别的,只看着那道弯曲,就知道是很凶猛飞禽的嘴巴。

陈磊在一旁也是异常的关注着,陈无极每次抬头,他都会把刀给送上去。

陈无极每一次换刀的时候,就是洪老都看的异常专注,雕刻时候用的刀越少越好,有的人就用一把刀,这样更加的熟悉。

不过用的刀多也有多的好处,可以让造型更加的多变,更加的有神。

…………

第四章,四更完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