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晚上继续

春水玉牌渐渐露出了雏形。

看着一块原料渐渐变出多彩的形状来,李阳的心里则有着不同的感触。

只有他一个人是第一次看玉雕的制作,先不说陈无极鬼斧神工的手艺,单单看着一小块玉牌,从无到有,慢慢变为成品的过程就很让他激动,这就像造物主一般的神奇。

洪老,黄浩可没有李阳的那种心思,他们的心里都在揣摩着陈无极的刀工。

玉雕,刻形易而刻神难。

很多玉雕学徒,学个一两年就敢回去开店,帮人加工一些简单的玉器,他们做出的玉器,只有形而无神,甚至形也非常的普通、呆板,复杂一点的玉器都做不出来。

想将玉器刻出神韵来并不容易,不仅需要努力还要有天赋,能做到这一步的,几乎都是大师级的高手,足以看出其中的艰难。

像陈无极这样的顶尖大师,形还没完全出来,神韵已经带出来了,这更为难得,这点洪老也能做到,黄浩目前还不行,这就是黄浩与真正顶尖大师之间的差距。

时间慢慢走过,整个鹰身全部显露了出来,还没抛光,那玉牌上的海东青就显现出了它威武的一面,仿佛真是在天空翱翔的神鹰一般。

而那天鹅正张嘴悲鸣着,似乎在感叹命运的不公,又似乎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丝丝的溪流旁边,还有迎风而动的春草,这些春草极其细腻,是陈无极用他独特的手法,使用最小的刻刀雕刻而成,最细的草,比头发还要细,如同蚕丝一般。

哪怕是平时对陈无极最不服气的洪老,这会也默默的点着头。

陈无极的南派刀工别具风格,不愧是影响了一代人的著名大师,洪老的刀法同样很高明,但他更多的是延承,延承着上苏州前辈们的功底,苏州的底蕴要比揭阳更悠久。

从这一点上来看,陈无极就值得洪老钦佩。

黄浩已经看愣了眼,洪老十几年没有动刀了,这十几年的时间黄浩慢慢的成长了起来,又从没有遇到比自己强的对手,心里渐渐有了些傲气。

老一辈的人都还建在,他也非常尊重,但他们都不在动手了,这让他感觉,天下第一的名号似乎离他不太远了。

今天见到陈无极的刀工之后,犹如一把锤头猛的将他敲醒,让他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和顶尖大师之间还有着很大的差距,之前想着的天下第一更是可笑。

玉牌在陈无极的手上巧妙的变换着位置,陈无极另一手的刻刀则在上面不断的点缀着。

上午的时间过了一大半,这春水玉牌差不多也快完工了。

“呼!”

最后一刀雕完,陈无极大呼口气,陈磊把他下面的水盆收走,雕刻的时候,水是必不可少的工具,盆子里的水还带着点淡绿色,这是雕刻的时候带下来的一点玉的碎末形成的。

这是好原料才产生的现象。

抛光,打磨。

抛光是玉器制作中很重要的一步,成品玉器,水润十足,摸起来光滑无比,看着就给人种精神的感觉,那都是抛光带来的。

普通的原料,看起来是漂亮,但远远达不到这个效果。

抛光抛不好,就像足球场上那临门一脚,之前配合的再好,再完美,最后临门一脚踢不好也是白搭,等于是前功尽弃。

陈无极对抛光向来很重视,从来都是手工来做。

手工远比不上机器,上好的玉器,形状大点的话,有时候手工抛光都要一两天,甚至更久的时间,不过这只是一个玉牌,时间还用不了那么久。

陈无极手中握着玉牌,慢慢的磨动着,洪老终于往后退了过去,坐在沙发那休息一会。

黄浩和李阳都在回忆着陈无极刚才所有的动作,黄浩更多的是品位,品位着陈无极每一刀的妙用,李阳则纯粹是记忆,记忆着每一步的过程。

对现在的李阳来说,只凭书本看到的那些,不可能理解那么多。

小块玉牌,打磨的时间用不了那么久,陈无极的手法很老道,又节省了些时间,一个多小时后,整块玉牌变的更有光泽,更加的圆润。

又做了些收尾工作,整整一上午的时间,这块春水玉牌总算成功出炉了。

看着面前的玉牌,陈无极咧嘴笑了笑,这块玉牌至少他很满意。

玉牌雕刻的是海东青捕捉到天鹅的那一瞬间,鹰的双爪按住天额头,天鹅惊恐的努力抬头,嘶声长鸣,双腿使劲的蹬着,想要摆脱鹰的攻击。

鹰的双翅展开,弯曲锋利的喙,凌厉的眼神,带出一种特殊的高傲来。

这就是鹰斗天鹅的场面,仿佛让人亲眼看到了一只苍鹰在天空狠狠的按住天鹅,不断的向下降落着的场景,无比的逼真。

整块玉牌,也是十分的传神,细微之处更是入木三分,绝对的顶尖之作。

“老陈那,真没想到,你做的春水玉也会这么的好,我还以为,这种玉只有北方那几个老家伙能做!”

洪老重重叹了口气,春水玉为北方常用造型,南方并不多见,陈无极做出的这块春水玉牌,恐怕就是北方最好的春水玉来也比不过。

就算雕工上能有与之相比的,也无法在玉质上获胜,洪老的心里高兴的同时,也有一点点的失落。

竞争无处不在,他们这些老家伙也是一样,都竞争了一辈子,没有分出个输赢,但今天这块春水玉,却能赢得了北方的那两个老家伙,他们见到后,肯定会无比的吃惊。

可惜做到这一切的是陈无极,并不是他。

“哈哈,我这也是偶然,封刀之后我没事就到处溜达,去过北方草原,很巧的是正好见到一次海东青捕捉天鹅的场景,之后就一直惦记着,没有好玉,才一直没有动刀,今天总算如愿了!”

陈无极大笑一声,显得很是骄傲,洪老则愣了一下,佩服的看着陈无极。

海东青现在可是基本绝迹的动物,能看到海东青捕捉天鹅,那是比拣大漏还难的事情,陈无极能遇到,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当然了,纯粹靠运气碰到洪老根本不相信,陈无极估计还是有心去做的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遇到了,至于其中的艰辛,恐怕只有陈无极自己知道了。

此时的洪老也算明白,难怪陈无极能雕刻的如此传神,如此的逼真,原来他是亲眼见过这样的场景。

李阳正拿着玉牌,爱不释手。

龙石种的翡翠带有着一种不同的光晕,灯光下更是漂亮,这块玉牌抛光后,上面的光晕更为显眼,表面不断流动的丝丝流光,就好像这块玉牌穿着一层流动的荧光外衣。

美丽,高贵,神奇。

这才是真正比玻璃种更好的翡翠,这块玉牌,要比那玻璃种帝王绿的玉佩好的多,血美人也很漂亮,但缺少龙石种这种荧光,这些荧光,让整块玉牌更加的神秘,更像是玉中之仙。

一上午过去了,李阳他们都离开了工作室。

王佳佳和刘刚都看到了李阳手上刚做好的春水玉牌,两人的眼睛瞬间变直了,王佳佳更是爱不释手的在手上把玩着。

女人都喜欢漂亮的东西,王佳佳也不例外,这块玉牌,是除了传国玉玺之外,见过的最漂亮的玉器。

中午直接在家里的吃的饭,午饭很简单,但营养很丰富。

陈无极没有吃多少东西,吃完就直接去香室休息,下午还要继续工作,倒是洪老和黄浩都吃了不少,对陈无极的半途离开他们都没有任何的在意。

大师都有自己的脾气,陈无极喜爱静,中午在安静的香室休息会,比躺在床上睡觉效果还要更好。

午饭后,李阳则回了卧房,脑海里不断的回忆着上午陈无极制作玉牌的过程。

这是他玉雕的第一课,也是最生动的一课,可惜理解的并不多,陈无极没有现场给他讲解,只能先记住,以后慢慢的来理解。

揭阳从事玉雕的那些人,若是知道李阳想法的话,估计都会想着暴揍他一顿,这可是陈无极啊,陈无极大师制作玉雕的时候他能陪同看着已是天大的福分了,还想着现场讲解?

下午两点,陈无极又准时进了工作室。

今天一天的时间,陈无极准备做的是两个玉牌,上午春水玉,下午秋山玉,秋山玉比起春水玉来说,又简单了一点。

春水玉刻的是鹰,秋山玉展现的则是虎,海东青很难见,但老虎并不难。

动物园的老虎没有了威武,可还有野生公园,陈无极早在没有封刀之前就去过野生公园,见过野生的老虎,而且他之前也有过雕刻老虎的作品。

一下午过后,一块同样闪烁着绿色荧光,美丽高贵的玉牌又出现在了李阳的手里,两块玉牌配成一对后,互相映衬,更显得神奇漂亮。

“李阳,我们晚上继续,今天感觉状态不错,晚上我要来做手镯!”

走出工作室的时候,陈无极突然说了一句,洪老则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苦涩的摇了下头

单从体力来说,他们三个老家伙确实无法和有功夫底子的陈无极相比,换成他,做出两块玉牌后早就累的不想动了,陈无极竟然还有精神继续工作,要把手镯也做出来。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