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第九二一、九二二章 慈善酒会(二合一大章)

坐在豪车上的李小松,低着头,显得更为拘谨。

他的心里,似乎又回忆起爷爷当初最自己说过的那些话,那时候爷爷总是说,等几天我就联系李阳,请李阳帮忙把这些宝贝都拍卖了,以后你的生活就不用愁了。

可惜的是,老人对宝贝的那份感情让他很是不舍,总感觉自己还能撑上几天。

结果,最后一次发病来的太急,以至于他根本没机会和李阳联系就撒手西归,他那不孝女更是一直都盯着他,老人刚去世就出现在了家里,堂而皇之的接收了老人珍藏一生的财富。

而最让老人牵挂的孙子,却成了个多余的人。

李阳突然回过头,李小松的头变的更低了,还有些心慌,他刚才时不时的在偷偷打量着李阳,现在被李阳发现了。

李阳的嘴角稍稍上扬了一些,王佳佳的心里则盘算着以这件真实的事写份报道,让世人都知道小松姑姑那可耻的真面目。

注意到李阳一直在看自己,李小松的头变的更低了,心里也更加的慌乱。

他渴望上学,非常的希望上学,跟着爷爷的时候,他就发过誓,今后一定要努力学习,考上好大学,然后找份好工作,日后让爷爷跟着自己享福。

希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爷爷没能等到他孝顺的那一天,而他,在失去了爷爷这个顶梁柱之后,他的叹天空也变的无比的黑暗,仿佛没有了未来。

直到李阳出现,这个爷爷经常提起的人。

这个人确实不错,听说了自己的事情之后,就答应让自己去上学,正因为如此,李小松才毫不犹豫的跟着李阳离开,甚至不愿意与那可恶的姑姑说一声。

他的心里太想重新回到校园了。

也是这个原因,让他变的无比的紧张,生怕这一切都只是个梦,李阳只是发同情心的说说,并不是真心的要帮他。

毕竟现在的他没有一点钱,无缘无故的帮助一个人,这种事发生的几率很小很小,命运悲惨的李小松,已经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运气。

车子很快回到了酒店,把李阳他们送回房间苏有朋才离开。

李阳他们订的是最大的总统套房,有四个套间,主卧是李阳与王佳佳的,刘刚三人每人一间,房间没有空余,不过赵奎和海东稍微挤下,就能腾出一个房间来了。

站在这豪华的总统套房里面,李小松的嘴吧又张大了不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该先迈哪只脚了,这么豪华的地方他可从没有来过。

好在有王佳佳一直招呼着他,带他先去沙发那坐着,还拿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给他。

李阳自己则进了卧室,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这件事他要汇报给老爷子,同时也要把他的想法告诉老爷子,只要老爷子支持,他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电话说了十几分钟,李阳带着笑容挂了电话,眼中还闪过道凌厉。

李建义老人的事情,李阳很久以前就对老爷子提起过,这次一说老爷子还有印象,对这种异常痴迷的收藏家,老爷子的态度就是可敬不可赞,识古不穷,迷古必穷,太痴迷连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了也不好。

虽然不赞同这种收藏方式,但这类人却是值得尊敬的,老爷子听说老人准备把所有宝贝拍卖留给孙子一个稳定的未来后就沉默了,一个如此痴迷的人,能做到这一步可不容易。

最后,听了李阳所说的想法后,老爷子就只说了一句话: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不用有任何的顾虑。

“刘刚,我和你说件事!”

出了房间,李阳看了眼在沙发那还很拘谨,被王佳佳安慰着的李小松,挥手叫了叫刘刚。

刘刚跟着李阳一起进了房间,客厅内的李小松终于露出了笑容,王佳佳向他保证,只要他愿意,很快就能回到学校去上学。

对王佳佳的保证,李小松有着莫名的信任,在他的内心中,或许不相信这么美丽的仙子会欺骗自己吧。

“刘刚,我想知道小松姑姑的一切资料,还有那批宝贝目前的下落,在小松姑姑的手上的话,要确定是不是全在她那。不在的话,流落到了哪里我也要知道,要详细到每一件,哪怕是损坏了的,碎了的,我也要知道碎片在哪,而且要尽快,越快越好!”

卧室内,李阳轻声对刘刚说着,神情还变的很严肃。

刘刚眉头轻轻紧了下,脸上露出一丝犹豫,这才慢慢说道:“李哥,查到这些不难,但我需要动用不属于我们的力量,我现在没这个权利!”

李阳微微一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个权利你马上就会有,你只要说能不能查到这些就行了!”

刘刚惊讶的看了李阳一眼,马上道:“有权利的话,最迟两天,我就能查出李哥你要的东西!”

李阳轻轻点头,道:“好,那就两天,两天之内你主要负责这件事,我等你好消息!”

两天的时间对李阳来说算不得什么,他完全等的起。

调查小松姑姑的资料不难,刘刚能做到,但要做到如此的详细就不容易了,若是小松姑姑把那些宝贝已经卖了,那想查出结果来更难。

靠刘刚一个人,也能调查出来,但需要时间,可李阳要的是速度,刘刚也知道,李阳在上海呆不了多长时间。

这样的话,想要尽快知道结果,势必要调用一些外围的能量。

这些能量,目前的刘刚可没有权利调动,李阳也不行,不过李阳背后的人却可以,而且很轻松。

刘刚只是惊讶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过来,李阳肯定主动和老爷子打过招呼,有了老爷子的支持,还真没什么做不成的事。

刚说完话,刘刚便接到了上海一位战友的电话,无论刘刚做什么,他都会进行配合。

刘刚的这个战友,在上海可有着一定的能量。

李阳又出来和李小松聊了一会,小松对李阳说,若是能回到学校的话,他希望还能回佛山上学,爷爷的墓地还在那,清明过节的时候,他还能就近去扫墓,看看爷爷。

对小松的这个要求,李阳有些意外,但又很理解。

那里是他最熟悉的地方,是他的家,那个环境也是最让他安心,让李阳有些可惜的是,在那没人能照顾他,佛山可没李阳什么关系。

不过最终李阳还是答应了他这个要求,单单他那想经常去看看爷爷的想法,就让李阳无法拒绝,这或许也是李建义老人所希望的。

晚上,小松睡的很香很甜,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又回到了学校,爷爷还在自己的身边,每天都在家里等着自己。

……

传国玉玺来到上海的消息,早几天前就上了报纸。

苏扬没有广东胡馆长那样的商业头脑,但他也有自己的优点,平时不独裁,不霸权,这次接待传国玉玺的事情,他和馆内的主要负责人开了好几次会,集思广益,共同做出最适合的展览方式来。

上海博物馆位于闹市区,周围就是上海最著名的南京路步行街,这里的人流量更大。

一大早,上海博物馆门口也是人山人海,硕大的广场聚集了不少的人。

和广州的时候一样,这里有不少人都是学生,这里的学生和广州稍有不同,他们的服装统一,很多都带着标语,还有些人带着统一的遮阳帽,帽子上印的就是传国玉玺的图片。

学生们也是与时俱进,有了广州的经验,很多人都做出了改革和变化。

在这些学生里面,李阳的粉丝可不少。

李阳带着王佳佳,还有李小松一起出席了开幕式,跟在李阳身边的李小松,看起来总有些腼腆,还有些恍惚,或许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到过这么多人的场合。

李阳一出现,广场很多年轻人就蜂拥了过来,很多人还都大喊着李阳的名字。

加拿大的那些事,受李阳感染最多的就是这些学生,让一些路过博物馆,又不了解详情的人,还以为是哪位大明星来了呢。

听着那么多人叫喊着李阳的名字,李小松的眼睛也在闪动着。

在他的心里,这个陌生的哥哥形象变的越来越高大,他开始相信,爷爷的选择没有错,哪怕爷爷不在了,这位哥哥同样会帮助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一刻,他的天空不在阴暗,露出了久违的阳光。

上海博物馆的展览第一天非常的成功,延续着之前的火爆,北京,广州,上海三地的展览,也让更多的国人开始了解传国玉玺。

还有很多其他地方的人在期盼着,希望传国玉玺早日抵达他们那里,也让他们一饱眼福。

下一站要抵达的南京博物馆,更是做足了准备。

上海这边一开始,他们就请动了电视台和各大报社,跟踪采访进行造势,还在很多地方打了显眼的广告,让市民们都知道,五天之后,传国玉玺就会抵达南京,到时候他们也可以在博物馆内见到这件传承两千年的中华国宝。

主持了开幕式之后,李阳便悄悄的离开了。

苏有朋成为了他们最贴心的导游,而李阳也带着王佳佳和李小松在上海好好的玩了一天,来到上海几个月的小松,今天是最放心的一天,玩的特别开心。

****

日本,皇宫。

天皇面色阴沉跪坐在一个小套间内,手上还拿着刚收到的文件。

这是份外交辞令,日本内阁迫于民众和皇室的压力,在之前正式以国家的名义向中国政府提出过想要买回、或者换回天丛云剑的要求。

可惜的是,日本外交部的人明显出工不出力,只是发出简单的外交辞令,之后便没有了下文,中国外交部以天丛云剑是私人所有暂时拒绝了这个要求,日本外交部的人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八嘎!”

这份文件还没看完,就被天皇彻底的丢到一旁,天丛云剑若是回归,皇室的影响力又可以增加不少,对内阁来说,他们并不期望有个强势的皇室,尽管现在皇室已经没有了威严。

“去,去把青木龙一叫来!”

深吸了几口气,天皇朝外挥了挥手,门外马上有个影子向外走去,天皇的眼中还闪过道怨毒的光芒。

…………

“好累啊!”

王佳佳快步走到总统套房客厅的沙发那,懒洋洋的躺了上去,今天是他们到上海的第三天,也是传国玉玺展览的第二天,他们刚刚从游乐场回来,这一天玩的可疯了。

李阳正想说话,他身上电话突然响了,接过电话后,他马上抬起头,笑呵呵的说道:“小松,你家里的学校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还是你原来读书的学校,等我这边忙完,就送你回去上学!”

“真的!”

李小松瞬间愣在了那里,眼中又泛起晶莹的泪花,他的性格根本不像个男孩,反而更像个女孩,他这个性格,难怪会落到如此的地步。

“当然是真的!”

李阳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带着笑容,小松学校的事是李阳请平洲的张伟帮的忙,他是陈无极的侄女婿,李阳马上要成为陈无极的徒弟,也不算外人。

李小松本来就是那学校的学生,现在重新办入学手续并不复杂,只是要留一级,这半年来耽误了他不少的学业。

“李阳哥哥,真的谢谢你!”

李小松眼中噙着泪花,这两天玩的很开心,不过他的心却一直提着,对他来说,回学校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现在这个担心终于没了。

“你想谢我,就好好学习,别让你爷爷失望!”李阳轻声说道,说这话的时候,他又想起了那个一生痴迷收藏的老人,他若是知道孙子现在的遭遇,或许会非常的安慰吧。

“李哥,苏先生来了!”

赵奎走到李阳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刘刚此时不在酒店,李阳让他调查的事,差不多已经查完了,他正在回来的路上。

苏先生就是苏有朋,这两天一直陪伴着李阳,让他们的关系迅速升温,现在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李阳点着头,微笑走了过去。

苏有朋正在门口等着,他的面前还有海东,丝毫没有因为被拦住而生气。

“李阳,好消息啊,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看到李阳,苏有朋就朝着里面走去,还扬手甩了甩手上的几张金灿灿的东西,进到里面后,他也没客气,直接去泡自己喜欢喝的茶,而他手上的东西则放在了桌子上。

“请柬?慈善酒会?”

李阳拿起那几分金灿灿的东西,打开看了看,随后眉头皱了皱,正在泡茶的苏有朋,头都没回就大声说道:“对,是上海慈善协会和商业协会联合举办的,给山区的孩子募捐点钱,好改善下他们的生活!”

泡好茶,苏有朋才走回沙发那。

李阳把请柬放下,随意的问了一句:“都是哪些人去?”

“还能有哪些人,不就是那些公子哥们啊,只有他们最有钱,其实这类酒会,就是个攀比的地方,要不要来一杯?”

苏有朋说着,把手上的茶往李阳递了递,他喜欢喝浓茶,最喜欢浓浓的铁观音,那茶李阳闻着都发苦。

李阳摇了摇头,又无奈的说道:“我还是不去了,你也知道,这类场合我不怎么喜欢!”

公子哥们聚会的地方,李阳还真没什么好印象,在北京就很少参加这类的活动,没想到来到上海了,还有人给他这样的请柬。

苏有朋马上摆了摆手,道:“不去可不行,你这请柬,还是我托人给办的呢!”

李阳微微一怔,苏有朋没继续往下说,继续倒着他的茶,那浓浓的茶叶水发出一股特殊的芳香,不过就是味道太浓了点。

苏有朋倒很享受的闻了闻,这才开始品着他的浓茶。

“李哥!”

客厅又传来一道叫声,出去的刘刚回来了,他的手上还带着个档案袋,李阳交代他的事,此时已经完全办完了。

“有朋,你等一会!”

李阳急忙起身,本来他把苏有朋叫成大哥的,苏有朋可比他大两岁,结果第一天就被苏扬听到了,然后两个人都狠狠的挨了一顿批。

按照辈分,李阳可是苏扬的小师弟,真正的同门,这关系谁都无法否认,李阳叫苏有朋大哥,那岂不是乱了辈分,两人最终无奈,只能互相以姓名相称,省的有些老古究的苏扬在发飙。

“你先忙,我还有事先走了,酒会是明天晚上的,白天我就不来了,晚上直接来接你!”

苏有朋挥了挥手,把面前的茶一口喝光,起身就往外走,那几张请柬也都留了下来,他到这来,其实就是专程送请柬的。

“明天再说吧!”

李阳无奈的把苏有朋送出去,这才急忙走回来,听刘刚的调查结果。

“李哥,这酒会,恐怕你还真得去!”

李阳刚回来,刘刚就拿着那请柬无奈的对李阳笑着,他刚刚看到这几份请柬,一共有六份,连李小松都有一份。

“怎么回事?”李阳惊讶问道。

刘刚轻笑着摇了下头,道:“李文娜卖出去的那些东西,有五件在这次酒会上会被拍卖,李哥想收回这些宝贝,真的要去捧捧场!”

李文娜,就是李小松的姑姑,今年四十岁,名字很好听,可惜人不如名字,心很歹毒。

李建义老人一生的珍藏,被她带回上海之后,就委托了一个拍卖公司举行了一场专场拍卖,其中百分之七十的宝贝都拍了出去,一共拍得了三百多万元。

剩余的三成都是流拍的,李文娜也没留着,以二十万的价格,低价打包卖给了一家古玩店,这笔钱,后来全部李文娜存了起来,李小松不仅没分到一分钱,甚至连消息都不知道。

有了老爷子的支持后,李阳心里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要帮李建义建立个展览馆,展览馆的所有权归属李小松,展览的东西,就是李建义老人一生的珍藏,这些卖出去的宝贝,李阳都要收回来。

收回这些宝贝的钱,李阳并没打算自己掏腰包。

小松的姑姑,李文娜怎么吞的这些钱,就让她怎么吐出来,不够也要她倒贴,李文娜和她的老公在上海有两套房产,哪怕双倍买回来也足够了。

至于怎么让李文娜吐出这笔钱也很简单,李阳压根就没打算从正路上让他吐出这些钱来。

现在刘刚的权利非常的大,想整治他们一个普通人实在太简单了,随便一点理由,就能让他们倾家荡产,更何况李文娜老公所干的生意还真的有些不干净。

李文娜此时根本不知道,因为她的贪心,为他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等知道以后,后悔也晚了,所有的家产都已经被他们败光了,这就是报应。

“这个苏有朋!”

看着刘刚的调查结果,李阳无奈的摇了下头,不过心中却有着一股温暖,苏有朋肯定也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提前帮他做了准备。

这次慈善酒会,有一场小型拍卖会,拍卖的都是一些公子哥捐献的古玩收藏,这类活动目前在国内非常的普遍,香港更多。

有钱的人,总会折腾出点什么来,这样的慈善拍卖,不仅能增加他们的名声,还能让他们获得一次更好的社交平台,近几年上海这边可是办的非常火热,几乎每年都会有那么几次。

“李哥,他是个有心人!”刘刚也笑了笑。

上海宝昌集团的大公子周铁成,捐献了五件刚刚拍来不久的宝贝,当初他拍得的价格是三十万,这次再拍出去,无论拍出多少的价格,全都捐献给慈善机构,成为这次的善款。

而这五件宝贝,就是李建义那数百件珍藏中的其中的五件,李阳要把所有的宝贝都收回来,这五件就不能放弃。

李阳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们也准备下,明晚去参加这场拍卖,这笔钱捐给慈也不错!”

说话的时候,他的眼中又闪过道精光,这五件东西无论拍出什么样的价格来,最终买单的人都是李文娜,李阳可不会帮她省钱。

至于有李小松的请柬,这更容易理解了,这些宝贝本就该属于李小松的,让他亲眼看着收回来也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