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第就二三、九二四章 你在找我二十万(二合一大章)

上海博物馆,这几天依然是人山人海,很多人再次体验到了世博会等待的那种感觉。

不过所有看过传国玉玺的人,没有一个为此后悔,这是真正的中华瑰宝,国之神器,他们心里都有着种强烈的骄傲感。

在上海博物馆内,展览传国玉玺的地方,还特意摆放了个大屏幕,不停循环的播放着一段视频。

这是他们高价从加拿大那边电视台里买回来的,视频就是三井康拿出假玉玺,被李阳揭穿并且拿出真玉玺的那段,这还是博物馆内一个年轻工作人员提出的建议,这名工作人员当初就在网络上等待过直播。

苏扬感觉很不错,就直接采纳了。

这个视频的效果出奇的好,看过传国玉玺,又看了视频的人无不大声叫好,广州的胡长江收到这个消息后还暗暗后悔,人多确实力量大,他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这一段视频,对人心的鼓舞可想而知。

南京博物馆,得到这个消息后马上也开始着手准备,他们对日本人有着更多的恨,南京大屠杀可是国人心中一个永远的痛。

除了李阳拿出传国玉玺的那段,南京那边还把湛卢剑劈断村正刀的那段也剪辑了下来。

这段视频能更让南京人解气,上海那边还在展览,南京就开始把这些视频打出来做宣传,有很多让很多急不可耐的南京人干脆直接到上海去参观传国玉玺。

报纸,媒体又是一阵劈天盖地的报道,还好这段视频应李阳的要求打了马赛克,不然李阳这次真要成为明星了。

传国玉玺的轰动还在持续着,吃过早餐之后,李阳已经开车前往云洲古玩城。

那个二十万买下李建义那些古玩的人,就是云洲古玩城的一家店铺。

李建义的收藏品大概有三百多件,三成的宝贝数量在百件左右,这上百件都是极其普通的收藏,价格低的可能只是几十块钱,高点的,也不过几万块钱,而且达到这个价格的很少,都是偏门。

被流拍的,本身就是不太被市场所关注的。

不过这些宝贝的真实价值也比二十万高的多,差不多有四十来万,李文娜是嫌麻烦,才一次打包低价出售,古玩店若是运作好了,这些东西全部卖出去的话,能赚好几倍的利润。

站在古玩城的大楼前,李阳又有一阵的感慨,距离上次到这里来的时间过去了一年多,这一年多古玩城没什么大的变化,他身上的变化却不小。

“李哥,买下的那些收藏品的敬堂斋,有六件已经被他卖了出去,买下这六件东西的主人我们已经找到了,除了一人不在家,其余的都在上海!”

刘刚走上前,小声的说了一句,两天的时间,能把消息打听的这么清楚确实很不容易,李阳是要帮李建义收回他的收藏品,既然要收回,就收回全部,一件都不落下。

李阳微微一笑,道:“还好只卖了六件,真卖完了,就不好找了!”

刘刚点了下头,跟着李阳一起向里面走去,李小松跟在李阳的身后,和李阳在一起几天之后,他没有了那股拘谨,现在多出了不少笑容。

看着热闹的一楼,李阳没停,直接进了电梯。

敬堂斋是四楼一家不小的古玩店,老板姓刘,今年五十来岁,十几年前喜欢上了收藏,结果没少打眼交学费,后来干脆自己开了家古玩店。

因为以前是跑生意的,做生意人很灵活,他自己收藏不怎么样,古玩店的生意却很不错,经过几年的发展,成为了云洲古玩城很有名气的一家店面,资产达到了数百万。

从电梯里面走出来,看着各家店铺门前热闹的场景,李阳不禁点头笑了笑。

现在不愧是全民收藏的年代,放在以前,哪会想到古玩城会像大商场一样有那么高的人气,李阳是半上午到的,这些店铺里面基本都有一二十名顾客,还有很多顾客选中了自己喜欢的宝贝,付钱带走了。

“几位,想看点什么?”

敬堂斋面积不小,刚进来就有穿着唐装的年轻伙计上前打着招呼,这家店足有上百个平方,在这里算得上是大店了。

“刘老板在不在?”

李阳轻笑着摇了下头,开门见山的说道,一旁的李小松这会则呆在了那里,眼中又泛起了泪珠。

在前面不远柜台的一角,他看到了一个青花盘子,这件盘子他还有印象,是爷爷三年前带着他一起收来的。当时花了一千两百块钱,爷爷最后的日子,还给这些东西都估了价,这个盘现在的估价,差不多是两千块钱。

那伙计稍稍愣了下,马上又问道:“老板现在没在,您有什么事?”

“告诉你老板,大生意来了,让他尽快回来!”

赵奎咧嘴一笑,替李阳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们是来收购那批二十万买回去的收藏品,从人家手里再收回来肯定不止二十万,几十万的生意,在这里也不小了。

“好,几位请稍等,我马上给老板打电话!”

伙计狐疑的看了他们几眼,又掏出手机给自家老板打电话。如今的李阳谈吐气质都和之前有着天壤之别,因为有王佳佳在身边,他的衣着也都很上档次,虽然不是奢侈品,但也不在是街边摊随便买的衣服了。

加上刘刚,赵奎和海东都带着一股阳刚之气,本能告诉那伙计,这几个人不简单,说不定真的有大生意。

“几位,我们老板马上就到,您先稍等片刻!”

挂了电话,伙计又笑着和李阳他们说了一句,李阳点了下头,也没在意,他来之前就没打过招呼,人家不可能一直在这等着他。

趁现在没事,李阳正好打量起面前这家店来。

敬堂斋的东西不少,也有部分是精品,不过同样有些是赝品,不是古仿就是现仿,能不能买准,还要看自己的眼力。

这年头,敢直接说自己店里无赝品的古玩店几乎就没有,市场就是这样。

敬堂斋以瓷器为主,一大半摆放的都是瓷器,李小松进来后就一直四处的看着,没多久就落下了泪,他至少看到了七八件爷爷以前的收藏品了。

李小松不懂收藏,可那么多的东西天天放在家里,没事的时候爷爷又喜欢拿出来一件一件的欣赏,他早就都记下了。

见到这七八件收藏品,爷爷那一辈子的珍藏现在的结果,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到了。

“这位老板,要不您先看看店里的宝贝,等老板来了,您在谈?”

那伙计很精灵,见李阳四处打量着,马上又凑了上来,李阳的样子很像是大客户,谈成生意的话,提成可不少。

李阳点了下头,微笑道:“行,你先忙别的,有看中的我会叫你!”

这里的东西有很多都是价值几万,或者十几万的东西,几十万的很少,李阳看到现在也只看到两件,一件摆放在了正中间,是乾隆时期的一个青花小碗,官窑精品,可惜哟了点冲,不然价值绝对要超过百万。

即使如此,这只青花碗也得八十万的高价,看它的位置,像是镇店之宝。

另外一件,是只精美的粉彩葫芦瓶,它的位置摆放的有些偏,不是重要地方,周围也都是一两万的小物件。

看了几眼,李阳眉头稍稍皱动了下,青花碗还没什么,那只葫芦瓶他看起来却有些奇怪。

外表这么精美,怎么看都像是官窑之作的瓶子,怎么摆放在如此不起眼的位置,还不如一些十几万的东西摆放的位置好,这只瓶子看起来可是很开门的。

这种事情,在古玩店基本上很少发生。

“莫非是个饵?”

李阳心中一动,暗暗的想到,有些古玩店,会故意把一些好东西摆的不显眼,让一些稍微懂行的人以为捡了漏,其实那些东西都有各种缺陷,或者就是高仿。

一般存在捡漏心理的人都会着急,想急着买走发财,这就上了店家的当,等他们回去之后仔细看过才知道,他们所卖的根本就是个残缺品和赝品。

李阳微笑摇了下头,特殊能力展开,整个店铺瞬间都在立体画面中出现。

店里面大部分宝贝都有多层光圈,少部分是单层的,李阳注意的那只精美的粉彩葫芦瓶,也是多层光圈,从光圈以及纹饰颜色来看,这只瓶子应该属于道光年间。

瓶子的底部有款,是慎德堂款,慎德堂是圆明园的一处建筑,道光皇帝很喜欢那里,有些瓷器就留下了那里的款识。

御用的瓷器,那自然是官窑,事实上慎德堂就是道光时期的官窑瓷器,不过后期有很多仿制品,包括到民国还有人在仿,以至于这类瓷器鉴定的时候都要很慎重。

李阳眉头慢慢舒展开了,脸上又露出了笑容,瓷器本身没问题,没有任何的残缺,而且还是道光时期的官窑精品,可是底款却有些不对,底款被人做了手脚。

不止底款,甚至底足也被人动过手脚。

“小兄弟,能不能把这只葫芦瓶拿出来让我看看?”

看明白之后,李阳直接伸出手,指着那葫芦瓶,对一直招待他的那伙计问了一句,有了这只葫芦瓶,他收回李建义收藏品的把握更大。

“这件?您稍等!”

伙计马上招呼来柜台内的服务员,他是迎接客人的,为客人拿宝贝展示的都是柜台内的女服务员,他不会接触里面的宝贝。

一个年轻的女孩,把葫芦瓶小心的拿了过来,摆放在了柜台上,并且微笑站在了李阳的对面。

这只葫芦瓶不小,是姜太公钓鱼的人物粉彩图纹,瓶子很亮,纹饰鲜明漂亮,道光瓷器虽然比不过康乾时期,但它毕竟是个延续,一些官窑精品还是带着点盛世时期的韵味。

这只瓶子就是典型的代表,李阳仔细的看了一圈,默默的点了下头。

“先生您好,这是民国仿道光时期的粉彩葫芦瓶,是民国早期的作品,虽是仿制品,但仿的却非常的精美,不次于真正道光时期的官窑瓷器!”

女服务员小声的介绍着,李阳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还带着点古怪。

正宗的道光官窑,却被古玩店当成民国仿制品,这样的事李阳还真的从没有见过。

民国仿的也好,那和真正的道光官窑价格差距可就大了,捡个漏,又方便自己收回那些被贱卖的宝贝,何乐而不为。

那服务员被李阳怪怪的眼神看的有些招架不住,刚想说话,李阳先开口了。

“多少钱?”

“什么?啊!”服务员微微一怔,急忙又道:“这件粉彩葫芦瓶,只要三万八千块钱!”

三万八,作为民国仿制品来说价格还算合理,这家店至少没有狮子大张口,或许这也是那刘老板生意成功的小窍门,无论做什么生意,实在的老板都会让顾客喜欢。

“好,三万八,我要了!”

李阳也没讲价,直接拿包掏钱,他今天出门本身就是来买东西的,带了足足五十万的现金,这些现金都在刘刚身上的包里。

三万八千块钱,点起来很简单,点完钱,开完票,那服务员还有些发愣。

这笔生意也实在太快了,平时他们不是没有过成交很快的生意,但像眼前这人,只是看了那么几眼,就直接付钱的还从没有过。

生意做成了,服务员以及那伙计再看李阳的时候眼神就有些不对了。

这个时候,他们更加确定李阳就是个大款,那伙子的眼神变的更炙热了,顾不得招呼别人,马上又跑到了李阳的面前,殷勤的道:“先生,我们这边还有更多更好的瓷器,您喜欢哪一类,我马上找人给您拿过来!”

“不用了,谢谢!”

李阳微笑摆摆手,这里的瓷器是很多,但真正的漏却只有这一个,其他的那些收藏品还很普通,想要这样的东西,他自己的古玩店里就有,完全没必要在这来买。

那伙计稍微有些失望,不过并没有离开,又为李阳介绍起其他的东西来。

这伙计的口才很不错,介绍的非常生动,李阳听着,都忍不住生出挖人的心思来了,这小伙子到他那店里去,绝对能提高店里的生意。

不知道李阳现在的想法,还在介绍的伙计突然停了下来,并且向前走去,在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面前轻声的说道:“老板,您回来了,这位就是李老板,他十分钟前刚买了我们的一件粉彩葫芦瓶!”

李阳的姓,是他刚才介绍的时候问出来的。

刘老板眼睛猛的一亮,他注意到了伙计传给他的重点,十分钟前。

他接到电话不过十二三分钟,也就是说,这人来到店内,只用了两三分钟就完成了一笔交易,那粉彩葫芦瓶他知道,不是店里最贵重的物件,但也是好几万的东西。

“李老板,幸会,幸会,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事,来迟了!”

刘老板有些瘦,普通话不太标准,带着点上海口音,给人种精明男人的感觉,此时正对着李阳抱拳打招呼。

“是我们不请自来才对!”

李阳笑了笑,也没客气,直接又说道:“两个月前,刘老板二十万收了一批小物件,一共一百零三件,刘老板现在卖出去了六件,我今天来,就是想把剩下的全部收走!”

刘老板轻轻一愣,脸上似乎带着点茫然。

过了会,他才‘恍然’的叫道:“嗷,原来您说的是那批货,李老板,您是有心人那,连我买了多少,卖了多少都知道,佩服,佩服!”

李阳一说出二十万的那批货,他就知道是哪些了,故意装作茫然的样子,其实还是在心里打算盘争取时间,李阳说的太详细了,哪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只卖了六件。

这批货回来就入了库,早就混合了,卖出去多少,他根本不清楚。

不过李阳所说的整体数字却是对的,他当初买来的东西,的确是一百零三件,从这点可以看出李阳没有说谎,他是真的知道这些东西。

他又想了一下,这批货来路很正,是位老收藏家去世后子女继承的遗产,手续齐全,还上过拍卖,虽然他想不通李阳想收这批货的目的,但他的心却很安稳。

不管李阳的目的如何,他的确是来做生意的,二十万买的,自己不可能二十万出去,这笔生意还有的谈。

“刘老板,您开个价吧!”李阳笑着说道。

说完,李阳又轻轻的擦拭着手上的葫芦瓶,擦的很仔细,留下刘老板一个人在那考虑。

这笔生意不小,确实是几十万的生意,不过人家已经知道了他的拿货价,开价上就不太方便了,开的太高,会吓走人,太低也不行,自己本来就是要赚钱的。

想到对方调查那么详细,肯定是很想这批货,刘老板眼睛一凛,咬了下牙,轻声道:“李老板是个爽快人,那我也不做作了,五十万,您看如何?”

五十万?

王佳佳还有李小松都愣了下,李阳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王佳佳的心里还暗想着,二十万买来的东西,放了两个月,还卖了几件,竟然开出五十万的天价来,这可是之前的两倍多了,黑人也没这么黑的。

李阳抬起头,淡淡的笑道:“五十万,有些高了!”

刘老板立刻露出副哭丧脸,道:“李老板,实不相瞒,这批货我能二十万拿下来,可是却有过不少打点,您既然那么熟悉,应该知道这批货的实际价值,四十万也不为过,我就是走给其他的古玩店,最少也是这个数,但我开门做生意,您得让我赚点,这样吧,四十八万,真的不能再少了!”

刘老板他是二十万拿下的不假,打点也有,拍卖公司提供内线消息的人给了两万,这就是他所有的成本了。

当然,这个成本数字他是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四十万!”

李阳看着他,伸出了四个手指头,又接着说道:“实不相瞒,小弟在北京有家古玩店,这笔生意成了,说不定咱们以后还能多多走动!”

李阳可没说谎,他在北京真的有古玩店。

北京,上海,一南一北,古玩店走走生意很正常,有些东西南方不好卖,北方却卖的很火,也有些宝贝北方卖不上价,到南方就能涨一倍,主要看怎么操作了。

刘老板看着李阳,有些犹豫,最后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点着头道:“那好吧,真没想到李老板这么年轻就做那么大的生意了,四十万,您看什么时候交易?”

店里面还有其他的客人,本来刘老板还想着带李阳去上面谈生意,没想到就在这店路面谈成了,这笔生意谈成的还真快。

四十万,他稳赚十八万,已经很满意了。

这批货既然是流拍的,则说明并不是那么容易卖出去的,放在他这,卖到五十万甚至更多都有可能,但是需要多少时间卖出去就没人知道了。

有可能半年,也有可能一年,两年。

古玩这一行,有时候对流动资金的需求还是很大的,这样的货能早点出手,又有不错的利润,刘老板是不会犹豫的。

“现在就能交易!”

李阳微微一笑,刘老板又愣了一下,随即跟着笑了起来:“哈哈,李老板果然爽快,这边来!”

刘老板拉着李阳到柜台边上,那伙计很羡慕的看着李阳,柜台里的服务员们眼神还都带着点暧昧,李阳年轻,人长的也不差,又那么多金,典型的白马王子。

可惜这白马王子是有主的了,看着李阳身边的王佳佳,好几个人又都低下了头。

刘老板看了眼刘刚身上的包,再次问道:“李先生,您是现金交易,还是银行转账?”

他的眼睛很毒,一眼就看出这个包里装着很多软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是现金,而且他刚才悄悄的问了,之前的交易就是从这里包里取出的钱。

“不,这两样都不是!”

李阳摇摇头,又摆了摆手,把葫芦瓶放在了柜台上,指着葫芦瓶说道:“我用这瓶子换你那批货,你再找给我二十万就行了!”

葫芦瓶交换?再找给他二十万?

刘老板微笑的脸顿时僵硬在了那里,那伙计也愣住了,店里的那些女孩们,更是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阳。

……

二合一大章,今天四更一万两千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