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葫芦瓶的变化

不止他们,连一旁正在看东西的好几个顾客,都回过头来看着李阳。

“李老板,请不要开玩笑!”

刘老板的笑容消失了,还有些凝重,心中还起了些火气,任何人遇到这样的事心里恐怕都不会平静。

李阳轻轻叹了口气,道:“刘老板,我没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正说着,赵奎从外面快步走了回来,他的手上还提着个袋子,袋子里面是一瓶酒精棉球和一块肥皂,这是李阳刚刚吩咐他去买的。

刘老板忍着怒气,冷哼了一声:“李老板,既然你这么没有诚意,这笔生意不做也罢!”

刚才接待李阳的伙计,还有另外一个专门迎接客人的伙计都站在了刘老板的身后,警惕的看着李阳,连那些女服务员的眼神也都变了。

这一会,李阳在他们心中的形象,由白马王子迅速转变成为了无赖。

“刘老板,等几分钟,你若不同意的话,我马上和你现金交易!”

李阳丝毫没有在意,轻笑着摇了下头。

葫芦瓶不小,有三十多厘米高,浑圆一体,看起来很是漂亮。李阳从赵奎手里拿过来酒精棉球,就在底足上的字款上擦拭了起来,没一会,酒精棉球上就带着些蓝色,而底足字款的样式却发生了变化。

周围聚集上来几个人,都好奇的看着李阳,除了这店里的客人外,又又外面路过的人走了进来。

国人喜爱凑热闹的习性,在全国各地都一样。

酒精棉球擦拭完后,李阳又用纸巾把底足清理了个干净,刘老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变化,原来的字款此时完全改变了样子。

李阳又拿起肥皂,在底足露胎的地方抹了起来,原本看起来粗糙带黄的足胎,全被薄薄的肥皂膏给覆盖了。李阳用矿泉水清理过哪些肥皂之后,底足胎上的黄斑完全消失,不在显得那么粗糙,看起来比之前细腻了很多。

“这,这是?”

刘老板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底足的款识以及胎改变之后,整个瓷器仿佛完全变了个样子,刘老板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件瓷器似的。

只是两处小小的改变,可整件瓷器却仿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别说刘老板了,就是那两名伙计,以及周围的顾客都感觉到了不同。

“这葫芦瓶,不太对劲了啊?”

周围有个顾客疑惑的挠了挠脑袋,他的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他们都感觉这件葫芦瓶有些不对,但哪里不对却说不上来。

“这是真正的道光官窑,慎德堂款人物葫芦瓶!”

人群后面,有个人突然说了一句,很多人都回头看了看,说话的是个五十多岁样子的男子,带着副黑边眼镜,看起来很像是大学教授。

“真正的道光官窑?”

马上就有人反问,刘老板变的更呆了,他可是非常的清楚,这个瓶子是按照民国仿制品来收的,也是按民国仿来卖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真正的道光官窑了?

这就好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在他的面前突然变成了美女一样。

不过他自己看着这瓶子也像是真正的道光官窑,哪怕一开始经常打眼,可干了这么多年的古玩生意,现在也有一定的鉴定水平了。

“没错,你们看这款,仔细对比的话,就会发现和道光年间的官窑瓷器同出一人之手,还有这底胎,如此细腻,不是当时民窑多能烧出来的,后期的仿制品更仿制不出这样的胎质,我看,这就是真正的道光年间,慎德堂款的官窑瓷器!”

像教授的男子再次说道,说着他自己也摇了下头,奇怪的看了眼李阳。

周围的很多人可没想那么多,此时他们都纷纷议论了起来,出现在这里的,大都是有一定水平的收藏爱好者。

云州古玩城一层比一层的档次高,很多初学者都会在第一层和第二层转悠,到上面来的次数很少,这边的东西很少时他们购买的。

喜爱收藏,有一定水平的人,对慎德堂的瓷器多少都有一点了解。

慎德堂算是清晚期最出名的瓷器之一,特别是粉彩瓷器,从道光之后,就一直被仿制,清晚期有仿,民国有仿,到了现在还有人在仿,就是因为喜爱这类瓷器的人很多。

没有市场的东西,自然不会有人去仿制,就像没有牌子,很冷门的服装,你想买假的都难,真的还都不好卖呢,市场上哪还有人会去造假。

正因为他们有了解,所以都知道,慎德堂款瓷器的知名度和价值。

“李老板,他,不是您的托吧?”

刘老板突然问了一句,这只葫芦瓶现在他看着也像是真正的道光官窑,可惜他知道这一开始就是件民国仿,这会脑袋根本转不过弯来。

生意场上的他,本能的把替李阳说话的人当成了托。

李阳微微一愣,随即无奈摇了下头,轻声道:“算了,刘老板您不相信,之前的话就当我没说,四十万,我们马上现金交易!”

他之所以提出用葫芦瓶交换,是因为这瓶子很大,最近的他又很忙,要带着传国玉玺循环展览,还要帮李小松收回他爷爷所有的收藏品,不方便四处带着。

把瓶子卖还给这家古玩店,他就省去了这个麻烦,而且这个瓶子本身就是在这里发现的。

如今别人不相信,他也不会强人所难,不能带着到处走,大不了多麻烦一次,找人空运回北京,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件价值数十万的官窑瓷器。

一旁的刘刚,马上把包放在了柜台上,那刘老板微微一愣,急忙上前走了一步。

“李老板,您等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看那批货东西很多,整理需要点时间,我让人先整理着,我们去贵宾室休息会好不好?”

刘老板笑着对李阳说道,他身后的两个伙计此时全愣住了,连那些服务员们都有些发呆,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李阳抬手看了看表,慢慢点了下头。

九十多件东西,却是需要时间来整理,去休息会也好,不管怎么说,他今天都要把这些东西带走,至于手上的这个葫芦瓶,那倒是次要的。

刘老板带着李阳直接去了七楼,留下店里面的众人在那议论纷纷。

李阳走出电梯,看到那个通往八楼的楼梯口,又想起上次在这验玉的事来了,嘴角不禁又挂起了一丝笑意。

八楼以上就是大会议室和拍卖厅,没有特别允许的人,是不能上去的。

七楼有四间贵宾接待处,是整个古玩城商家共用的地方,方便他们来接待大顾客,当然,这里也不是白白使用,要付钱的。

贵宾室不算大,和明阳安氏的贵宾室差不多,进到里面后,刘老板就请李阳他们坐了下来,而他自己,还在不断的打量着那葫芦瓶。

这件葫芦瓶,他现在时越看越像是官窑。

本来收的时候他就有些疑惑,这么精美的纹饰怎么会是民国仿制的,可惜底足的胎以及那字款都带有明显的民国初期仿制特征。

而民国初期,瓷器也有过一次短暂的辉煌期,说不定能烧出这么精美的纹饰来。

也正因为如此,这件民国仿制的瓷器才会要三万多的高价,普通的民国仿制品,就是几百块钱,好点的不过几千块而已。

此时底足的胎和字款一变,刘老板自己看的话,已经看不出民国仿的痕迹了。

“神奇,太神奇了,李老板,您能不能告诉我刚才是怎么回事,这件瓷器怎么在您的手上,一会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

又看了一会,刘老板使劲的摇了下头,很是感慨的说道,旁边有这里的工作人员送上来了好茶,喝茶的时候他的眼睛还一直盯着葫芦瓶在看。

李阳微微一笑,道:“其实很简单,这个瓶子被人做过手脚!”

“做过手脚?”

刘老板愕然抬头,还没继续发问,贵宾室的门又打开了,外面的人还没进来,一道爽朗的笑声先传了进来。

“老刘,又收到什么好宝贝了?”

话音未落,门外就走进来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男子个子很高,有一米八多,穿着件黑色的风衣外套,看起来挺有气质。

刘刚,赵奎他们皱了下眉头,但谁都没有动。

他们明白,这是刘老板叫来的人,要是贸然闯进来的,这会早就被他们给丢出去了。

男子毫不客气的就走到了刘老板的身边,眼睛自然的落在了那葫芦瓶上,看到瓶子,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点狐疑之色。

这瓶子他曾经见过,不久前刘老板拿给他,请他帮忙给鉴定过,所以还很有印象。

刘老板无奈摇了下头,站起身来,对着李阳说道:“李老板,这是我一位好朋友,我们古玩城的鉴定专家夏老师,这个瓶子我实在拿不准,所以请他来帮忙看看,还希望您不要在意!”

这个男子的确是刘老板找来帮忙鉴定的,这样的事在古玩行当里并不少见,也没什么值得遮掩的。

那男子这会终于注意到了李阳,刚才他一直看到的是李阳的背影,进来之后又在注意瓷器,还没真正看李阳一眼。

刚转过头,看到李阳的样子,这男子整个人就楞在了那里,足足楞了好几秒钟,这才使劲的揉了揉眼睛,随后眼睛越瞪越大。

…………

旧电脑退役,换了台新的,输入法没有字库,打起来很郁闷,速度又降低了不烧。不过今天继续四更,现在是第一更,还差十五票月票总数就能到三百票,十五位朋友,支援小羽一下好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