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第九二六、九二七章 熟悉的身影

“李,李先生……”

男子有些慌乱,双手放在身前,不自然的捏着手指头,面色还有些发红,同时还带着些激动。

刘老板惊讶的看着他,这人名叫夏继海,四十六岁,年纪不大,但却是古玩城的资深鉴定师,和他关系很不错,平时没没少帮他鉴定宝贝。

他有很多拿不准的物件,都是找的夏继海。

不过他这种不知所措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平时夏继海可是大大方方的,从刚才进门的时候就能看出来。

“老夏,你怎么了?”

夏继海还在发愣,刘老板没办法,只能叫了他一声,这夏继海比那葫芦瓶还让他感觉古怪。

夏继海猛然一醒,随即摇摇头,又恭敬的对着李阳说道:“李先生,您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你认识我?”李阳略显惊讶,眼前这个人他可是很陌生。

夏继海点点头,道:“上次您在这里鉴定古玉的时候,我见过您一次!”

上次鉴定古玉,现场的人不少,那么多人在,李阳的注意力又在古玉上,现场有多少人恐怕他都摸不清楚,更不用说记住了。

要说这人见过他,还真有可能。

“老夏,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越来越糊涂?”

刘老板再次叫了一声,这次的声音不小,他是真的糊涂了,李阳在他的眼里只是个有钱的年轻人,可夏继海看到李阳,那态度简直就像对待哪个前辈似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夏继海总算回过魂来,又想起刘老板的问题,古怪的看着他,轻声的问道:“刘老板,你,你不知道李先生是谁?”

“李老板是北方人,也是经营古玩生意的人吧?”

刘老板略一沉吟,轻声说道,此时他就算再笨,也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但到底怎么回事,他还不清楚,他只知道李阳的姓,并不知道李阳的名字。

“经营古玩生意?”

夏继海微微一愣,无奈的摇了下头,继续道:“李先生可不仅经营古玩生意那么简单,他是我们收藏界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他手上的传国玉玺,湛卢神剑等神器在加拿大国际鉴宝大会上可为咱们国人涨了不少的脸面!”

传国玉玺,湛卢神剑?

听到这两个名词,刘老板就楞在了那里,后面的话对他来说不重要了。

收藏界的人,现在几乎没人不知道多伦多鉴宝大会的那些事,这可是古玩收藏界的一次大事,对鉴宝大会上扬名世界的李阳自然都很清楚。

传国玉玺,湛卢剑,还有那神奇的长生碗,现在可都是李阳的招牌啊。

“您,您就是李阳?”

刘老板有些结巴,问了句莫名其妙的话,问完后他自己就后悔了,这话问的实在太傻了。

李阳轻轻点了下头,这个身份倒没什么掩饰的必要。

“真的是您,您怎么不早说呢?”

刘老板猛的站了起来,比刚才的夏继海还要兴奋,李阳这一年多来名气越来越大,虽然年轻,但已经不次于那些成名已久的专家了。

特别是这次国际鉴宝大会,让更多的人记住了他。

“老刘,你这个瓶子又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夏继海总算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坐下来后,指着瓶子又对刘老板问了一句。

“这个瓶子!”

刘老板稍稍楞了下,马上笑了起来:“我现在相信了,这瓶子肯定是道光官窑,李先生,这瓶子我要了,二十万和那批货,我马上给您!”

刘老板自己也反应了过来,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李阳身份后,对这瓶子再也没有任何的怀疑。

别的人可能是李阳的托,但夏继海绝对不可能,这是他的好朋友,别说这样的瓶子,就是价值上百万的宝贝也帮他鉴定过,从没出过问题。

他也知道李阳来过云州古玩城的事,夏继海是云洲古玩城的鉴定专家,确实真的亲眼见过李阳。

任何一个见过李阳的人,对他恐怕都会有着很深的印象,这么年轻,水平又这么高的人,全国可是独一个。

刘老板满意了,夏继海还糊涂着呢。

在夏继海的追问下,刘老板总算把整件事情全部解释了下。

拿着葫芦瓶,看着全身上下再没有一点民国仿痕迹的瓷器,夏继海的眼睛也瞪大了,他很狐疑的看着李阳,他都在怀疑,李阳是不是会魔法,把一件民国的瓷器变成了道光官窑。

“对了,李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就这么随意的弄了弄,一件民国仿的瓷器怎么就变成道光官窑了呢?”

刘老板瞪着大眼睛,再次问道,这是他刚才就想问的问题,结果夏继海进来,让他没能问出来。

李阳笑了笑,慢慢说道:“我刚才说了,这件瓷器被人动过手脚!”

顿了下,李阳接着说:“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河南平顶山有个古玩商,名叫黄四海,他经常下乡收老物件,不过那时候他的生意规模小,资金少,有些东西看中了却收不上来,很是苦恼!”

刘老板,夏继海的眼睛都慢慢瞪大了,两人都没有说话,他们都明白,李阳所讲的这个故事肯定和眼前这个葫芦瓶有关。

看着两人,李阳又笑了下,继续道:“黄四海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化学,于是他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刘老板忍不住问了一句,问完之后又自己低下了头。

别人讲话的时候,很忌讳乱插嘴,他这是听的入了神,不由自主去问的,问完之后便后悔了。

李阳并没在意,笑着说道:“他调配了个配方,做成了印版,能在瓷器上印出和底款相同的字来,他又配了一种浆糊胶,可以涂抹在瓷胎上,让瓷胎变的粗糙难看,借助这两样东西,他在铲地皮的时候,遇到看中的瓷器,自己又暂时买不下来的,就悄悄做个手脚,等以后再来收购!”

李阳说完,微笑看着面前的刘老板和夏继海。

刘老板露出了恍然的神色,马上说道:“我明白了,他改变了底款,又改变了露胎的瓷器,会让大家误以为是仿制品,这样一来即使有其他人上门,见到这样的瓷器,也不会收的!”

李阳轻笑一声,道:“没错,他就是这个目的,等他走后,也有其他铲地皮的人上门来收宝贝的,但一见东西的样子,哪怕做的再精美,都放弃了!”

九十年代初期,收藏算是刚刚起步,那时候可不像现在,有点年头的物件都有人收,在那个时候,只收精品。

别说这些东西是民国仿了,就是清后期的仿制品,也很少有人收。

那个时候,所谓的民国仿制品,不比现在景德镇出来的新玩意好哪去,对那时候搞收藏的人来说,民国和现在的东西都是差不多的价值。

“奸商啊,真是奸商!”

夏继海忍不住感叹道,做手脚把好东西变的像民国仿制品,断绝人家的、收购的路子,自己再来收的时候,因为很多人都不要,价钱上就便宜了,这主意实在太绝了。

不过想做到这些也不容易,单单那两个配方就很不容易,更不用说在主人眼皮子底下做这些了。

那两点改变,确实都有弊端,就是需要时间,印上去的东西,毕竟是印的,不可能和真的一样,需要最少一天的时间干涸才行。黄四海那时候做过手脚之后,都会对主人说个高价,等过两天就来收,让他们小心保管。

因为知道物品贵重,主人大都会锁起来,正好给了他时间。

还有很多人家对宝贝不重视,平时就根本没在意这些,哪怕看到了,都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已经发生了变化。

至于过两天,黄四海肯定是不会出现的,他在等,等差不多后再回去收,那时候,可以用极低的价钱收到这些好宝贝,件件都是检漏。

用这个方法,还真让他便宜收到了不少的好物件,可惜黄四海没能瞒天过海,最终他的把戏还是被人发现了。

发现他这些手段的人就是何老,何老教训了黄四海一顿,之后黄四海再也不敢这么做了,两个配方也被他毁了。

不过他已经用这方法做了好几年,这么长时间被他做过手脚的东西太多了,有些东西没能收购回来,或者原主人搬家什么的,渐渐的就流传了下来。

随着民国仿制瓷器慢慢变的火热,这些东西又开始流入了市场,何老早几年就见过一件,特意当做故事讲给过李阳,所以李阳才知道这些。

今天,李阳也遇到了这样的瓷器,和老爷子说的还真是一模一样。

这个黄四海,做出来的东西确实不错,都二十年了,印上的款识没有任何的变化,不用酒精,只是用水压根就洗不掉,至于那浆糊胎,更是和民国瓷器一样。

正因为这两点,让很多专家都能打眼,把这瓷器当成民国仿制品。

毕竟鉴定师们看东西,都是稳字当先,有一点的不对,他们都不会当成是真的,更不用说这件瓷器带有两个典型的民国特征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刘老板又感慨了一句,此时的他,对这件葫芦瓶的来历再也没有任何的怀疑。

只不过一件好好的宝贝,让他卖了漏,转眼又要花大价钱买回来,心里多少都有一点的不平衡,可一想起这宝贝是李阳在这发现的,他这点不平衡就消失了。

李阳可是个活广告,这瓶子和那故事宣传一下,对他的生意绝对大有帮助。

一旁的夏继海,有些羡慕的看了刘老板一眼。

慎德堂的瓷器市场反应很好,慎德堂款的瓷器中,价值最高,最稀有的可就是瓶子类的,这只葫芦瓶那么大,绝对是少有的精品。

六十万的价格,不算高,更何况这六十万又不是刘老板出的现金,有四十万是用东西来做交换,那四十万的东西,刘老板买来的时候成本不过二十多万,这样来算的话,等于他四十多万就买到了这个瓶子。

夏继海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买这批东西的时候他就在场,被刘老板拉去帮忙了。

不过在他的潜意识中,并没有去想李阳捡漏的事,在他看来,这就是李阳的本事,能力,他们这行,本身就是靠眼力来吃饭的。

拿着葫芦瓶,刘老板又笑了起来。

他的心里也是暗暗的自嘲,最近一直想为店里多添件高价值的宝贝,好镇住店面,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他却不知道,好宝贝一直就在店里面,可惜他自己没眼力,有宝不识,直到今天李阳的到来,才让这件宝贝没有继续蒙尘。

休息了会,敬堂斋就传来了消息,李建义的那些宝贝都收拾好了。

李阳拒绝了刘老板的热情,没有留下来吃饭,带着这些东西返回了酒店。

帮着送东西的那两个伙计,看到李阳的卡宴后又都吐了吐舌头,他们之前是误会李阳了,这不仅是位年少多金的大款,还是有真本事的人。

李小松一直都没有说话,不过他对李阳的敬佩,渐渐变成了崇拜。

小松之前经常和爷爷一起出去收东西,不过每次他只见爷爷花钱,没见他进过钱,李阳今天也是出来收东西,可他不仅一分钱没花,还赚了十几万,这就是差距。

小松年纪也不小了,经历这次事之后,心智渐渐的在成熟,他的心里暗暗的把李阳当成了自己的榜样,未来,一定要做个像李阳这样的人。

九十七件东西收了回来,暂时放在酒店内,中午简单吃了点东西,下午李阳又开始奔波起来。

李建义的收藏品足足有三百多件,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还有两百多件要收回来,李阳在上海的时间有限,不能浪费。

剩余的两百多件,大都是零散的,李阳把赵奎和海东都派了出去,又把苏有朋找来,请他帮忙,广撒网,尽快回收这批东西。

一下午的时间,李阳又收回了五十多件,不过花出去的钱也不少,这笔钱李阳暂时先垫着,回头再和小松他姑姑来算总账。

这些宝贝,有一半都是提升了双倍的价钱才重新买回来的。本就是拍卖出去,双倍的价钱,绝对可以说是很高的价格了。

…………

“有朋,今天多谢了!”

悍马车上,李阳端着酒杯,微笑对苏有朋说了一句,今天苏有朋可是发动了下属去帮忙,不然就靠李阳他们几个人,哪可能收回那么多。

“李阳,你还和我客气,真客气的话,回头帮我弄点大内美酒来,我家老头子对那酒,可是赞不绝口啊!”

苏有朋嘿嘿一笑,他年纪不大,但喜欢品酒,各类酒都喜欢,他还花了五十万欧元在法国买了个酒厂,而何老爷子大寿上拿出的美酒,苏扬回来的时候真的没少提过,早就让他心痒痒了。

“没问题!”

李阳答应的很爽快,苏有朋又愣了下,心里忍不住对李阳有些羡慕。

何老对他真的很好,这很难得的大内美酒李阳说有就能有,足以看出这份宠溺了。

直到现在,苏扬还有很多专家都以为那天喝的酒是特供给大内的,苏有朋也是同样认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大内的那些大佬们,想喝这样的酒也要找李阳,这酒全天下只有李阳的夜光杯才能造出来。

“到了!”

苏有朋突然说了一句,他们在一起,是来参加晚上的慈善酒会,这里有五件东西李阳要买回去。

“豪车云集啊!”

王佳佳嘟了嘟嘴,他们停车的停车场,周围全是各种名车,兰博基尼差不多就有七八辆,在这里,基本上看不到一百万以下的车。

赵奎他们开的卡宴,反而变成了极其普通的车辆,若不是身上有请柬,他们的车还停不到这里来呢。

“今天来的人不少,不是公子哥就是名媛,他们的座驾,也是一份身份的展示!”

苏有朋耸了耸肩,王佳佳对这些公子哥其实很不感冒,她学的新闻专业,最反感的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可现实让她也没办法。

“苏大公子,你不也一样吗?”

李阳笑呵呵接了一句,苏有朋稍稍一愣,随即无奈摇摇头,他的加长悍马价值不菲,不过这是因为李阳的缘故,苏扬才允许他一直使用这辆车的。

这点他不会说出来,没意义。

对李阳的打趣苏有朋并没在意,心里反而还有些高兴,李阳愿意和他开这样的玩笑,证明没把他当外人。

李阳身后有多庞大的能量他可是非常的清楚,尽管他的性格放荡不羁,但为了家族,有时候也会多想一些。何老的年纪毕竟大了,能拉上李阳这条线,并且建立稳固的关系,对他们日后只有好处。

李阳他们到的是片别墅区,举办酒会的是这里最大的一栋别墅。

大门就很豪华,门口还铺着长长的红地毯,站着一排迎宾的服务生,还有两个穿着礼服的年轻男子。

“苏少,好给面子啊,这次来的这么早?”

其中一个见到苏有朋,马上走了过来,大笑着就要上去拥抱苏有朋,结果被苏有朋直接伸出手挡在了一边。

“华少,我可不搞背背山,你喜欢的话,还是找去找姓牛的那小子!”

那年轻男子面色一紧,凑到苏有朋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别恶心我行不行,否则我把你上次的糗事公布出来!”

苏有朋马上摆手:“你小子,就知道用这招恐吓我,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说着,苏有朋指了指李阳,轻声说道:“这是我李老弟和弟妹,他们刚到上海来,我就带着他们来玩玩了!”

苏有朋又给李阳指了下那年轻男子:“华氏集团的大少爷,华啸天,别看他人模狗样的,其实就是花花公子一个!”

他介绍的时候,幸好苏扬没在旁边,若是苏扬在的话,他肯定不敢这么去说,苏扬会打的满地乱窜,又乱辈分了。

“李先生,你好,你是苏少的朋友,他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在上海,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华啸天笑呵呵的和李阳打着招呼,苏有朋并没有仔细介绍李阳的身份,华啸天只把他们当成外地来的富豪子弟。

他们这个圈子不小,上海的那些公子哥们华啸天还不一定认得完,更不用说外地的了。李阳与王佳佳气质不凡,特别是王佳佳,带着种凤凰般的高贵,这种气质不是普通家庭能培养出来的。

“谢谢!”

李阳伸出手,友好的和华啸天握了握,人以类聚,这个华啸天性格和苏有朋有些相像,都很大方,而且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也很好。

“好了,你先忙,我们先进去!”

苏有朋挥了挥手,带着李阳他们向里面走去,路过门口的时候,把请柬都丢在了桌子上,其实他们不拿出请柬来,也不会再有人拦他们了。

这次的酒会就是华啸天主办的,眼前这栋豪华的别墅,就是华家的资产。

别墅很大,单从占地来说和李阳在北京的别墅差不多,但这里没有高尔夫球场,有个大花园,另外建筑也比较多,主体别墅楼更是比李阳那栋大了许多。

别墅大厅的前面就有一个露天游泳池,池子周围早就摆放好了东西,这次的酒会,室内室外都做了布置,室内做拍卖,室外才是大家交流的地方。

很多人都喜欢室外的这种环境,空旷、自然,旁边还有大花园,聊着聊着还能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来。

苏有朋带着李阳直接到个偏僻的桌子那坐了下来,小声的交谈着。

这里很偏僻,倒也没人打扰他们,天色慢慢变黑,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没多久,院子里多出了一百多位俊男靓女。

李阳正和苏有朋说着香港的一些笑话,眼角朝人群里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稍稍楞了下,在人群之中,他竟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李阳回头的时候,那个靓丽的身影突然也转过了身,瞪着大眼睛,直直的看着李阳,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

…………

二合一大章,今天四更还有一章,还差七票就三百票了,七位朋友再给力下好吗,今天就能到三百票了,今天到三百票,明天小羽继续四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