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第九二九、九三零章 他一个卖古玩的,是怎么进来的?

高强的脑袋完全懵住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水里爬出来的,在游泳池边坐了会,晃了晃脑袋,把耳朵中进的水流出来,他才算有了一丝反应。

真正把他叫醒的,是他才包养的那个小明星,小明星的尖叫声总算让他回过了神。

高强愤怒的站了起来,回头四处看了看,他竟然被人给丢进了水池里,还是众目睽睽之下。

周围上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这让他更为难受,对向来好面子的他来说,这简直是不可容忍的事情。

“是谁……”

高强站起身,大声的叫了起来,刚说出两个字,剩下的话又全都缩了回去。他看到一个‘凶神恶煞’的人正朝自己走来,他突然想了起来,刚才好像就是这个人一下子把他提起来,随后他的身子就飞了。

“你,你想干什么,不要啊……”

高强愤怒的声音突然变成了恐惧,随后又是一阵尖叫,刚才气势汹汹的样子完全没了,他现在的声音,让人不免想起封建时期皇宫内一种特殊产物。

这软绵绵的尖叫声,真怀疑他下面的话是不是被摘了。

赵奎正一只手提着他的衣领子,一只手按着他的脑袋,把他整个人又塞进了游泳池内,池子里可有着满满的水,高强这会被灌的晕头转向,啥也不知道了。

“怎么回事?”

华啸天从外面快速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点恼怒,这次的活动他可是主办人。

李阳还没说话,苏有朋已经快速的走了过去,道:“华少,没事,这小子欠操,我让他清醒清醒!”

华啸天的眉头凝结在了一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别说他们这种圈子的人了,就是普通公司,普通的单位还存在着各种争斗呢。

只不过他们平时很少像现在这样撕破脸皮罢了。

赵奎停了下来,大步走回李阳的身边,这会那高强真的安静了,他差点没被灌晕过去,在水池子内可喝了不少的水。

“强少,你怎么了?”

人群中又快步走出来一个人,抓着高强惊恐的问道,此人也是圈子内的人,但家族资产没有达到一定的规模,无法和华氏,苏氏还有白氏这样的大集团相比,只能算是小公子哥。

这样的人今天也来了不少,大都是些跟班,此人就是高强的跟班。

“黄三,带高强去客房休息会,换身衣服!”

华啸天脸色不太好看,但也不好发火,他已经看出来了,惹事的是跟着苏有朋来的那人,不过苏有朋帮他顶了锅,他要追究的话,只能去找苏有朋。

“苏少,别让我太难做!”

华啸天轻轻说了一句,随后便离开了,苏有朋和高强早就不合,对大家来说也算不得什么稀奇的事。

周围不少人还指指点点的议论着,还有不少人带着愉快的笑容。

上海是国际大都市,这里资产超过百亿的集团公司就有好多家,更不用说一些国际大公司设在上海的分部了。

平时大家多少都有些竞争,此时看到别人争斗,他们心里只有着幸灾乐祸。

高强的父亲是海关的人,平时没少卡拿过一些人,加上高强性子跋扈,有不少人心里正拍着手掌,大叫着打的好呢。

两个俏丽的身影从远处走了过来,看到他们两人,苏有朋突然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丝苦笑。

这是两个很漂亮的女孩,个头都很高,一个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像是一朵美丽的芙蓉花,而另外一个穿着的则是件紧的黄色礼服,透显出她那美妙的身材。

两人走过的时候,可有不少人偷偷吞咽着口水。

“苏大哥,白大哥!”

白衣女孩走到他们的身边,微笑着给苏有朋和白展涛打了个招呼,她是和两个人打招呼,但眼睛却一直都盯着苏有朋,而且眼神中带着股幽怨,楚楚可怜。

白展涛看了看苏有朋,嘿嘿笑了笑,又走到了安文萍的面前来,弯下身子,轻声道:“文萍,你不是饿了吗,不如我们去那边吃点东西?”

“我不饿,你饿的话你先去吧!”

安文萍淡淡的回了一句,白展涛顿时有些尴尬的站在了那里。

李阳抬头看了看白展涛,又看了眼安文萍,这才小声的说道:“佳佳,我有些饿了,要不咱们去那边吃点,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

李阳不傻,这白衣女孩明显冲着苏有朋来的,气场还不太对,李阳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也不想知道,豪门之中不就是那点狗血的悲喜剧。

“好!”

王佳佳乖巧的点了下头,这让白展涛又是一阵的嫉妒,看看人家女朋友,在看看自己的,根本没办法比。

李阳和王佳佳和安文萍告辞,起身向前面走去,安文萍注视着他们的背影,眼中不自然的露出了股哀怨,白展涛正想坐下来,安文萍突然又站了起来,快步的朝着李阳那边走去。

白展涛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恨恨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他不是傻子,安文萍刚才的不对连苏有朋都能发现,更不用说他了,只是他没挑明而已,他不认识李阳,也不知道安文萍怎么会对他另眼看待。

不过这会,他的心里是真的有了嫉恨,不是对安文萍嫉恨,而是对李阳。

咬了咬牙,白展涛还是跟了过去,那穿着黄色紧身礼服的女孩一直微笑的看着他们,看到白展涛离开,在白衣女孩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也笑着离开了。

一会的功夫,这边只剩下白衣女孩和苏有朋两个人。

这让苏有朋的心里不断的大骂,骂这些人没义气,骂的最多的就是李阳,李阳可是离开的人,这不是故意害他吗。

天色黑了下来,不过别墅的院子里却是灯火辉煌,烧烤,料理,大虾,甜点等各种美食走上几步就能看到不少。

很多东西,还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整个场面,完全是奢华的贵族生活,单单这些食物的准备,就要数十万元,而这些食物,大部分都会在第二天被倒掉,纯粹是浪费,

闻着这些香味,跑了一整天的李阳还真的食欲大开,直接拉着王佳佳走道一个桌子前,拿起刀叉开始了解剖大个龙虾的工作。李阳的解剖一看就不及格,很笨重,不过总算把里面的虾肉给剥了出来。

王佳佳对着李阳翻了个白眼,嗔怪着笑道:“你啊,就这样跑了,回头看苏大哥不骂你!”

“死道友不死贫道,刚才那女孩的酸劲我可是感受到了,再不跑可就来不及了!”李阳嘿嘿一笑,说完直接美美的吃了块虾肉。

“你知道别人酸,为什么感觉不到我身上的酸呢?”

刚走过来的安文萍心里默默的想着,内心中还有着股苦涩,可惜这些话她无法说出来。

白展涛也追了过来,这里的人比较多一些,还有不少认识他的人和他打着招呼,只不过他再也没有给别人介绍过安文萍的身份。

黄衣女孩也跟了过来,站在他们的不远处,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

周围的人不少,三五成群,或者一对对的站在那聊天,很多人的手上都拿着酒杯,也有人端着盘子吃点心,不过这样的人很少。

像李阳他们这样,直接坐在桌子前大吃大喝的,还真没几个,有些人路过他们这里的时候,鄙夷的看了他们几眼。

对这一切,李阳与王佳佳仿佛都没在意,依然在和桌子上的龙虾螃蟹再做斗争。

连一旁的安文萍都受到了感染,不停的拿着杯子,不断的喝着酒。

酒足饭饱,李阳舒服的打了个饱嗝,安文萍喝的小脸通红,白展涛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倒是那黄衣女子不停的打量着李阳,手上拿着一个杯子不断的捻动着,嘴角还带着股怪怪的笑意。

在这期间,华啸天曾经来过一次,和李阳与白展涛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李阳海吃海喝的样子,让华啸天的心里也有了些鄙视,能来这里的人,谁没吃过这些东西,在酒会上摆出来的大都是样子,更多的人最重视的还是酒会的交流。

哪像他们,像个乡巴佬似的竟然只知道吃喝,不知道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和这些公子哥们建立起关系来。

要知道,很多人现在都在公司或者家族企业内工作,权利很大,有些上亿甚至上十亿的生意,都是再这个地方起步谈成的。

还有很多人,正是在这种场合互相认识,结为良友,加大了自己的社交圈子,为未来打下良好的基础。

“各位朋友们,感谢大家的光临,这次我们华氏集团与华宇慈善基金会举行的慈善义拍马上就要开始了,也感谢众位的慷慨,捐献出了自己心爱之物来进行义拍!”

拿着话筒,走在院子正中间的华啸天大声说了几句,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同样说了不少感谢的话。

他就是这次慈善部门的负责人,这是个民间的慈善机构,现在就是这些公子哥们,募捐的钱也不会往红十字会那放了,更喜欢和民间的一些基金会合作。

至少这些钱能有效监督的去利用,真正花在实用的地方,单从这点来看,他们的出发点也是好的。

两人说完,很多人都走上前和他们打着招呼,说着预祝拍卖会成功之类祝福的话,随后慢慢向别墅大厅内走去。

里面早就布置完成,一张张的圆桌和一个临时的主席台,就成为了一个简单的拍卖场地,这不是正规的拍卖,也没有电话台等一些复杂的设施。

大家慢慢走进大厅,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这些桌子上没有标签,也不会注明谁该坐在哪里,但大家心里都有个大概,就好像官场开会的时候,座位的顺序很严格,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坐在哪里。

公子哥之间也有高低之分,像华啸天,苏有朋,白展涛和那高强,都属于公子哥中比较有身份的人,他们的位置就靠前一些。

拍卖会即将开始,苏有朋如临大赦,急忙和那白衣女孩告辞,带着李阳快步走进了大厅。

他们今天来的最大目的,就是参加这个拍卖会,而不是之前的酒会。

白衣女孩咬着嘴唇,很是不愿的看着逃跑一样的苏有朋,那黄衣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道了她的身边,正和她一起看着苏有朋的背影。

“诗韵,你这是何苦呢?”

黄衣女孩叹了口气,有些怜惜的看着白衣女孩,这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叫徐诗韵,她并不是上海人,是台湾徐家的小公主。

徐家是台湾的橡胶、电子大王,生意很大,在整个东南亚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徐诗韵幽幽叹了口气,轻声道:“表姐,你不懂,见不到他的时候,我的心里只有他!”

“可恨的小明星,算了,诗韵,别为他难过,回头我帮你修理他!”

黄衣女孩无奈的摇了下头,陷入情海的女孩最傻,苏有朋明显对她无意,她却执意凰求凤,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

徐诗韵微笑摇摇头,嫣然一笑,道:“表姐,我们也进去吧!”

两个女孩互相拉着手,快步朝着大厅内走去,她们走过的地方,很多人都会主动让出位置来,友好的和他们打着招呼。

黄衣女孩,进去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李阳,以及坐在李阳身边的王佳佳和安文萍。安文萍今天的身份是白展涛的女朋友,但却对这个不起眼的男子情有独钟,这点她可是早就看出来了。

看到他们,黄衣女孩嘴角又上扬了几分。

“诗韵,我们到里面去!”

黄衣女孩抓着徐诗韵的手,径自往前走去,以她的身份,是有资格坐在最前面几张桌子那的。

那里还有空着的桌子,不过黄衣女孩愣是拉着徐诗韵,直接坐在了苏有朋他们那张桌子上,大厅的桌子都不大,即使前面的圆桌,坐上他们这么多人,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苏有朋眉头稍稍皱动了下,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白展涛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安文萍见到李阳之后,几乎不在搭理他了,此时他的心里是又嫉又恨,好在他涵养还不错,没有当场发飙。

大厅的里面,又走出来了几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换过衣服的高强,他的头发已经干了,看到李阳和苏有朋的时候,眼中犹如在喷火,最后走道李阳他们旁边的桌子那坐了下来。

高强坐下来后,倒也没敢在多说什么,他很跋扈,但却不是傻子,他今天来参加酒会并没带保镖,刚才打了电话,但保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到来,这会只能先吃着哑巴亏。

没多久,大厅内的桌子就坐满了人,大家都小声的交流着,等待着慈善义拍的开始。这种拍卖会对他们来说,象征意义更大,没人会有真正看中的东西,纯粹都只是为了乐趣。

“小明星,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黄衣女孩突然伸出芊芊细指,指了指李阳和王佳佳他们,微笑对苏有朋说道。

苏有朋脸色再次一变,小明星是他的外号,是因为他名字的起的,这可是他最讨厌听到的称呼,黄衣女孩这是故意在恶心他。

“表姐!”

苏有朋还没说话,徐诗韵则拉了拉她的胳膊,黄衣女孩无奈的摇了下头,自己这表妹,真是完全陷进去了。

“周小姐,不好意思,李老弟是我的世交,他只是在上海玩几天就会离开,所以我才没给你们介绍!”

苏有朋深吸口气,轻声的说着,一旁的赵强也是竖着耳朵在听,他要知道今天敢这么对他的人到底是谁。

他是很恨苏有朋,但让他如此没面子的李阳才是他最恨的人。

“李先生是吧,冒昧问下,在哪发财呢?”

黄衣女孩往前靠了靠身子,微笑对李阳问了一句,她这一靠,本来紧身的衣服变的更紧了,真让人担心她那胸前的波涛会不会被挤出来。

王佳佳,安文萍都皱了下眉头,两人本能的对这黄衣女孩有着排斥。

李阳轻轻一笑,摇头道:“我没发什么财,就是开了家小古玩店!”

李阳名下的生意中,只有古玩店是他自己的,其他都是入股,这样说也能说得过去。

“古玩店?”

黄衣女孩的神情有些古怪,不止是她,周围很多听到他们说话的人都愣了下。

能出现在这里的,家里最少也得有几个亿的资产,大部分都是超过十亿以上,或者达到上百亿资产的大集团公司。

他们的生意,包罗万象五花八门,古玩生意很少有人涉及,即使有做的,这类生意也只是附属,还是不怎么关键的附属生意。

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古玩就是玩的东西,玩玩可以,很少有人会专门去做这些,而古玩店,在他们的印象中除了国有的荣宝斋,其他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古玩店可不是拍卖公司。

真正有价值的古玩,那可都是走拍卖公司的。

不少人在看李阳的时候,鄙视的神情更浓了,难怪刚才那么大吃大海的,没想到还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他一个卖古玩的,是怎么进来的?”

高强愤怒的嚎叫了一声,大厅内顿时变的鸦雀无声,连那白展涛也是疑惑的看着李阳,难道他今天真的看走眼了,李阳就是个普通人。

赵奎回过头,瞪了高强一眼,高强马上又坐了下来。

对赵奎他现在有着本能的畏惧,刚才赵奎可是差点没把他憋死在水里,他现在只能在心里愤怒的吼叫,等她的保镖来了在报这个仇。

“我是走进来的,你有意见吗?”

李阳回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高强这样的人到哪都让人讨厌,特别是他刚才肆无忌惮的打量王佳佳、咽着口水的样子,更让李阳接受不了。

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无法容忍这样的事。

刚才对他的教训还没够,这会竟然又凑上来了,李阳不介意再给他一个教训。

周围很多人都笑了起来,不管李阳身份是什么,他敢这么多高强说话就很让大家佩服,高强可是极小心眼的人,而且为人卑鄙,很多人都不愿意得罪这样的小人。

很多人还都看着苏有朋,他们都以为是苏有朋在背后为李阳撑腰,毕竟大家都以为刚才教训高强的就是苏有朋。

“我没意见,希望你能好好的在走出去!”

高强强忍着心中的火气,慢慢的说道,‘走’字他咬的特别重,很多人都为李阳有些担心,高强这可是赤裸裸的在威胁了。

此人心胸狭隘,这么说,肯定会敢这么去做。

“这点不用你操心,倒是某些人要自己小心,千万别做一些不该去做的事!”

李阳眼中闪道凌厉,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身上又产生了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那黄衣女孩都瞪大了眼睛。

这黄衣女孩此时和白展涛的心思一样,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怎么简单,只是个开古玩店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上位者的气势。

可惜此时能注意到李阳气势的,也只有他们这一桌的人。

“给我个面子,都不要再争了好吗,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

华啸天不得不出面,走过来小声说了几句,苏有朋急忙在李阳那劝了劝,华啸天的面子还是要卖的,这毕竟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高强保镖没来,有些心虚,也没怎么争论。

周围人的议论却更多了,有些人还等着看好戏,约好一会要跟上他们,高强肯定要报复,说不定等下会有极其精彩的打斗场面呢。

灯光突然暗了一些,主席台变的更明亮了,一位穿着西装的拍卖师走了过来。

虽然不是正规拍卖,但华啸天还是做足了准备,请的是专业的拍卖师,这样会更有气氛,说不定能拍出更高的价钱来。

今天能义拍到多少资金,侧面上也能反映出他的影响力。

拍卖开始了,李阳不在理会那个高强,专注的看着台上的拍卖师,后面有个桌子,只坐了两个人,李阳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这两人时李小松和海东,小松对这环境极不适应,进来之后,就由海东带他去了花园,直到拍卖开始才进来,并且坐在了最后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