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1)

萧岩说话的声音不小,周围很多人都听到了。

一些收藏家,鉴定大师都回过头,微笑看了他一眼,萧岩这话说的很好笑,但也很可爱,他拿自己的玉佩去和这块玉牌相比,真给人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

在大家的心里面,无论萧岩的玉佩多好,都无法和眼前的玉牌相比。

这块玉牌,可是子冈玉,著名宗师陆子冈的作品,玉雕界的宗师很少很少,陈无极的名声还没传出去,大家根本不相信有能和子冈玉相比的作品。

李阳莞尔一笑,道:“这玉牌确实比你那玉佩好,但你那玉佩也不差,总归是你自己捡的漏!”

李阳对萧岩的情况最为清楚,他这么一说,萧岩马上咧嘴笑了起来,可怜的唐经理又翻了翻白眼,他也知道萧岩的情况,才拜白铭为师,拜个好师傅没错,但却没什么水平。

就萧岩现在的样子,能捡什么好漏他根本不相信。

“也是,谢谢你李大哥,幸好你帮了我,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

萧岩大笑一声,他说这话可是真心话,没有李阳给他点名,又有白铭等大师的认可,他这玉佩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古玩店当时不收的时候,他的心都凉了。

顶不住刘莉的压力,到时候,宝贝都有可能被他当成垃圾,给低价处理出去。

李阳微笑点点头,没在说话,继续看着别的东西。

“这子冈玉不会是假的吧,我听说现在周仿就能仿子冈玉,仿的非常像?”

有个极细的声音传了过来,是李阳是是身边一个人对身边的同伴在小声的说话,声音很小,不过和李阳的距离很近,还是被李阳听到了。

“别乱说,这子冈玉牌我听说过,是博古堂周老板的心爱之物,不会是假的!”

“我知道,不过子冈玉牌仿制的真的很多,有清仿和民国仿,他们仿的也都不差!”

“即使是清仿,那也有一定的价值,我看这块玉牌不错,你不要乱说话了,邵公听到了肯定会生气!”

“知道,知道,我不在说了!”

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小,李阳也没完全听清楚,但大概的意思却听明白了,这两人之中有一个人在怀疑这块子冈玉的真伪。

其实这种怀疑不止他一个有,子冈玉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了,仿制品又很多,有现仿还有古仿,被认定为真品的却是很少。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这块子冈玉,李阳感觉是真品。

李阳和子冈玉最为有缘,他在玉器界成名就是因为发现了周仿子冈玉,那是能让无数人打眼的高仿,却被李阳一个初出茅庐的人认了出来,让当时所有的人都惊讶。

随着时间的发展,特别是验玉的时候,李阳又见过几块不错的子冈玉。

在这种玉器上,他已经有了很丰富的经验,眼前这块玉牌,他还没用特殊能力验证过,但心里却已经认定了是真品。

而且这块玉牌对他似乎还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这股吸引力想让李阳吧玉牌占为己有,哪怕出再高的价格也无所谓,越看这块玉牌,他这种想法也就越盛。

李阳稍稍摇了下头,又往别处看了几眼。

今天展览的这些物品,李阳差不多都用眼睛仔细的看过,欣赏过,这些东西都不错,至少以目前自身的鉴赏力来说,都非常的认同。

悄悄打开特殊能力,立体画面之下,这些东西会给李阳另一种的感觉,能让他更加清楚的看清这些宝贝,认清宝贝隐藏着的特点,学习更多的知识和水平。

立体画面下面,所有的宝贝都展现了出来。

精美的青铜器,美轮美奂的青花瓷,高贵清雅的毛瓷,以及刚才那两人所议论的子冈玉牌。

看着这块子冈玉牌,李阳双眼渐渐露出了点惊讶,这块子冈玉牌,里面远比表面更加的复杂,在玉牌的内部,有着无数个细小的针孔,每个针孔大小,深度都不同,长点的有几毫米,细点的,连一毫米都没有。

这些针孔就藏在玉牌的表面之下,肉眼根本看不到。

李阳的眉头慢慢凝结在了一起,这些针孔实在太奇怪,若不是玉牌表面那七层的淡黄色光圈表明了它的年代,李阳甚至都会怀疑这子冈玉牌的真实性。

七层淡黄色光圈,正好是陆子冈生活的那个年代。

在那个时期,能有这样的玉雕水平,又留下了子冈名款的,也只有一代宗师陆子冈了。

李阳慢慢吸了口气,平息下心神。

这些针孔,一开始给了李阳一种惊讶的感觉,但后来,李阳又渐渐感觉到了种不一般的感觉。这些针孔,似乎有着什么规律,互相之间有一定的联系,不过这个规律李阳还没发现。

李阳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他不在用肉眼去看,纯粹在立体画面直线观察着这只玉牌,他最关心的,还是那些针孔。

立体画面之下,李阳不断的把针孔进行着排列,打乱他们的位置,试图找出其中的规律来。

能做到这点的也只有李阳了,其他的人根本都不会发现这些针孔的存在,他们太细小,太隐蔽,而且太深入,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哪怕用放大镜去看,都看不到。

“李先生,您现在有时间吗?”

李阳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邵志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面前,邵志轩的身边还跟着好几个人,年纪都在六七十岁之间,这些人正好奇的看着李阳。

“邵公,我没事!”

李阳心里叹了口气,有些遗憾,被打扰了他也就无法进行分析,在立体画面之下按照所想去分析想要的东西,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精神力必须保证要集中。

“李先生,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他们可都非常欣赏您的毛瓷!”

邵志轩呵呵的笑着,唐经理心里突然有种针扎一般的痛苦,这些毛瓷还真是这个有钱公子哥的,实在让人痛惜了。

萧岩的话他可以不信,但自家大老板所说的,他不能不新。

李阳点了下头,邵志轩则指着身边那白发白胡子的老人说道:“李先生,这位是我们南京的一位老前辈,马德华马会长!”

“马会长您好!”李阳急忙伸出手,这位老前辈他听说过,可惜没见过。

马会长捋着他的长胡子,哈哈笑道:“我就托大叫你声小李,当年与何老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收到这么一个杰出的弟子,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可是羡慕坏了!”

“马会长您客气了!”李阳又笑着摇了下头。

马会长与何老原来就认识,关系很不错,他说这些话倒没什么,不过一旁的唐经理心里快要受不了。

唐经理不知道何老是谁,但他认识马会长啊,李阳明显被人骗过多次的一个凯子,什么都不懂的富家公子,马会长居然这样去称赞她,若不是亲耳听到,他根本不敢相信。

这会唐经理都在怀疑,眼前的马会长还是不是本人?是不是那个耿直仗义,永远不愿意说假话的马会长。

“李先生,这是我的老朋友周继先,他也有古玩店,这里的博古堂就是他的产业,和品宝斋一样,规模很不小,这块子冈玉牌就是老周的!”

邵志轩又指了指身边另外一位老人介绍道,李阳马上上去招呼了声,心里也明白,这位就是刚才那两人谈论的对象了。

博古堂,想到这个名字李阳的心里又微微一动。

在上海的时候,他拍下的那玉塔,好像就是华啸天从博古堂买回来的,发票还在他那,可惜这段时间他没来得及去查玉塔的来源,都忙着李建义老人的事了。

回头正好借这个机会,询问下这件事。

“李先生,久仰大名,若是有机会的话,还希望能欣赏下您那些收藏品!”

周继先和李阳握着手,丝毫没因为李阳的年纪而看轻他,很礼貌的和李阳说着话。

一旁那唐经理终于忍不住打了个踉跄,让邵志轩还回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唐经理心里很悲愤,这个场合却不敢说出口,周继先也是这里的老前辈了,竟然提出要去欣赏着有钱公子哥的收藏品,去看他的收藏品,那周老估计会吐血,赝品肯定会多余正品。

别的不说,连鬼谷子下山的元青花他都敢买,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不好骗的?

在唐经理的心里,李阳现在完全就是个凯子,李阳的那些收藏品,肯定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可惜这些话他不敢说出来,无论是邵志轩还是周继先,都比他的身份高贵的多,此时这几个人对李阳的态度明显好的很,他不合时宜的说出这些话来,估计会马上被赶出去。

“周先生,您放心,有机会我一定会拿出来让大家欣赏,邵公在这方面可是我们的榜样!”

李阳轻笑一声,邵志轩又大笑了起来,道:“哪里,哪里,不过李先生举办个人展览,我肯定会大力支持的!”

被李阳这么一夸,就是邵志轩也感觉倍有面子,可惜他不知道,他身边的下属,那位唐经理都快疯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