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2)

“以后肯定会的!”李阳微笑点着头。

李阳手上的宝贝越来越多,特别是这次从多伦多赢回了很多宝贝,若是开博物馆的话,那还远远不够,但举办邵志轩这样的私人展览却没什么问题了。

李阳办的展览,在吸引力上绝对要超过邵志轩。

“很期待欣赏到李先生的收藏!”

周继先跟着笑了一声,身边的另外几个人也都点头称是,别的东西不说,就传国玉玺和长生碗这两件神器就拥有了足够的吸引力。

邵志轩和李阳又聊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有很多客人都需要他亲自招待,不过周继先却留了下来,他跟着过来,本就是来认识李阳的。

送走邵志轩,李阳回头对周继先说道:“周老您这块子冈玉牌,可是了不得的好宝贝啊!”

周继先大笑一声,摇着头,脸上却带着得意,道:“哪里,哪里,我这些怎么也比不过李先生您的那些宝贝!”

子冈玉本就稀少,这么大的子冈玉更是难得,虽然这块玉牌比不过传国玉玺,长生碗这样的国之神器,但也是非常罕见的精品之作,的确让周继先有得意的本钱。

唐经理再次翻了翻白眼,终于忍不住,轻声说道:“周老先生,您太谦虚了,据我所知,有人曾经出过五千万想收购您这块子冈玉牌,但您因为他是外国人给拒绝了,您若是答应的话,就能刷新一次古玉的成交记录了!”

唐经理说着还偷偷的看了眼李阳,仿佛在说:你的毛瓷是很珍贵,但这子冈玉牌可是有人出过五千万高价收购的宝贝,不是这些毛瓷所能相比的。

可惜他不知道,他故意说出的这个价格对李阳没有任何的冲击力,在李阳的手上,价值超过五千万的宝贝很多很多,长生碗一只就有人出过五亿。

不过他这话却让李阳的心里轻轻一动。

周继先脸色一正,严肃道:“小唐,你这么说就错了,无论那人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去卖,子冈玉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在我的手上流失的话,那我就是民族的罪人,国家的罪人,死后老祖宗们都不会认我!”

“周老先生,我明白,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

唐经理马上低头解释了一句,这个周继先和他的大老板邵志轩一样,都有着很深的民族情结,其实很多搞收藏的老人都有这种想法,最近几年通过他们的手回流的文物也是越来越多。

周继先点了下头,没在说话,他认识这个年轻的经理,知道他说这话没有什么恶意,况且被人指出自己宝贝的价值,他的心里也有些小小的骄傲。

李阳突然问道:“周老,那个出价的人,若不是外国人呢?”

周继先微微一怔,当初有个韩国人看中了他的子冈玉牌,出到了五千万的高价,周继先想都没想便拒绝了,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那人的身份。

想了下,周继先又摇了下头:“这个我还真没想过,不过换成国人的话,我想我应该会考虑考虑的!”

周继先和邵志轩不一样,邵志轩是因为喜爱收藏,才收购了几家古玩店,做的古玩生意。

周继先本身就是做古玩生意的,祖上在清朝的时候就在北京琉璃厂做过这个行当,改革开放之后,周继先重操旧业,干了几十年,最终做出了自己的名堂。

从本质上来说,他还是个商人,只要不违背他的底线,任何宝贝在他的心里都有一个价值,不像邵志轩与李阳那样,若是他的心爱之物,根本不会考虑去卖

“我明白了!”

李阳点了下头,心里还在盘算着,他真想要这个玉牌的话,该怎么去出价,去开这个口,或者找邵至轩帮忙,能更有把握一些。

周继先四处看了一眼,道:“李先生您,累不累,要不要到旁边来休息会?”

“好,正好有些事想向周老您打听一下!”李阳直接答应道。

“没问题,只要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

周继先大笑一声,他还以为李阳是想问子冈玉牌的事,他获得这块子冈玉牌可有着很精彩的故事,李阳问的话,正好讲出来。

这也是一次让他骄傲了很久的捡漏。

休息室在旁边,之前有很多人在,活动开始后都去了展览厅,周继先带着李阳进来的时候,只有两位老人坐在里面小声聊天休息。

在这里,周继先也算是个主人,招呼着人送上来了最少的茶。

唐经理也跟了进来,可惜他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展览厅内有很多宝贝他都没见过,正想好好欣赏下,却被迫陪着李阳进了休息室。

他的心里,这会不知道怎么怨恨李阳呢。

这也是他不知道李阳身份,造成的误解,若是知道的话,指不定有多激动呢。

李阳是古玩界的名人,不过对李阳情况最清楚的都是那些老前辈或者大师,一般的人知道的并不多。

像唐经理这样的人,平时工作的非常的忙碌,接触的人大多是普通的收藏者,对李阳的了解还不如一些学生粉丝,那些粉丝们可是狠狠的打听过李阳的各个消息。

当然了,如果在潘家园的话则完全不一样了,那里几乎所有人都是李阳的粉丝。

李阳有一些名气,就是在潘家园打出去的。

不过唐经理还是知道李阳这个名字,知道李阳是为很厉害的收藏鉴定家,这要归功于传国玉玺,传国玉玺的主人就是李阳。

无奈的是,他因为工作很忙一直没看过视频,其实看了也没用,博物馆发出的视频因为李阳的要求故意做了模糊处理,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样子来。而唐经理一开始也没把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往传闻的李阳身上去想,特别是听了他们那些对话之后,更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同名同姓的人很多,而李阳又是一个十分大众化的名字。

还有,在他的心里,李阳在怎么年轻,也得有三十多岁吧?绝不是面前这样二十多点的年轻人。

眼前的李阳,就像个刚毕业的学生,和一旁的萧岩差不到哪去。

另一边,听了李阳所询问的事情之后,周继先则皱了皱眉,说道:“李先生,你说的那玉塔我不太清楚,等我先问下好吗?”

他以为李阳要问子冈玉配,却没想到对方问的是博古堂古玩店的事,那古玩店是他发家的地方,但这几年他很少过问经营,早就交给了儿子去全权处理。

“那就麻烦您了!”

李阳笑了笑,玉塔的来历能查清楚的话,对他了解里面的吾昆刀有一定的帮助,不过李阳也没怎么报希望,刀片藏的那么隐秘,哪怕是原主人也不一定知道有这东西。

李阳追查这点,只是想着碰碰运气,不然也不会等到今天才来追问了。

“不麻烦,李先生还请稍等!”周继先大笑着摇摇头。

这的确不是什么麻烦的事,他心里更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李阳这么年轻就有现在的成就,未来真的不可估量。

他的年纪大了,李阳的成就再高其实和他的关系并不大,不过留下善缘,交好李阳对他的后代子孙却有着巨大的帮助。

周继先相信,等再过上几年,十年,或者二十年后,李阳真正成长起来,一定会成为圈子内最重要、最有威望的人。

未来没有人能和李阳相比,这就是周继先的看法。

所以他才会主动让邵志轩带着他来认识李阳,早早的为子孙们铺下路,此时李阳别说询问这样的小事了,就是问一些大事,他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周继先打了个电话,让楼下的儿子上来,李阳所询问的事儿子最为清楚,正好还能让他们认识一下。

在等待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进了休息室,有一人周继先认识,周继先先去打了个招呼。

趁着这个空挡,李阳则闭眼休息了会。

他的脑子里还想着那块子冈玉牌,那些奇怪的针孔本能的让他感觉到了不一般,那些小孔还让李阳想起了玉塔内藏着的神秘刀片。

刀片很软,前端的尖角很不规则,有一个尖角就非常的细,比针还细,李阳在回忆着刀片的样子,对比着,看看着刀片和眼前的子冈玉牌有没有联系。

若是有联系的话,那刀片很有可能真的是失传的吾昆刀,陆子冈的成名兵器。

闭着眼睛,立体画面自动展开,休息室和展厅不远,此时李阳距离那子冈玉牌的距离只有一百多米,压缩一下空间画面,玉牌马上又出现在立体画面之中。

屏蔽掉所有的东西,李阳专注的分析着玉牌内的那些细细的针孔。

这些针孔,总让李阳感觉有什么规律,可惜太多太复杂,一下子看不出来。

慢慢的,李阳按照针孔的长短大小不同慢慢进行着排列分类,有意识的在屏蔽掉一些不需要的东西后,这些针孔的样子渐渐开始起了变化。

细细的针孔,竟然排列出了人形的图案,虽然还不看清,但确确实实出现了人的样子,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这还只是一小部分,另一边,李阳有意识的屏蔽排列后,渐渐也显露出了不同。

这一边,竟然显示出了几个字,字看起来很虚幻,也很难辨认,李阳不断的纠正排列,不停的屏蔽或者解开屏蔽,过了一会,他终于看清楚了其中几个字。

这些字连在一起后,李阳的脸色猛的一变,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