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4)

“李大哥,是这么回事……”

萧岩凑上来,笑嘻嘻的说了刚才白铭的请求,白铭这会郁闷的想要吐血。

白铭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是个很好面子的人,不然以他和李阳的关系,根本没必要在这个场合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这样的话。

只要他提出来,李阳肯定会把东西借给他,他是平时不好意思开这个口而已。

这次他也是眼红邵志轩,所以开了次口,可没想到他是白白浪费感情了,李阳压根就没听到,这会要由地缝的话,估计他会钻进去。

好在他还有个机灵点的徒弟,马上把尴尬给化解了。

听了萧岩的解释,李阳马上明白了自己的失误,虽是是无心之失,但总是自己的错,人家来和你说话,你却分神想在那着别的。

摇了下头,李阳马上对白铭说道:“白大哥,我这次从多伦多带回来不少好宝贝,正想和你商量下呢,你那博物馆回头能不能给我借个地,让我摆上几天?”

“借个地,摆几天?”

白铭微微一愣,这可比他只借毛瓷几天要强的多,李阳后来赢取的东西他们不知道,但之前可是赢过不少的好东西,重量级的国宝就有好几件。

白铭马上笑骂道:“你小子,这可是你说的,回头你不认也不行!”

这会白铭的心总算缓和了过来,一旁的邵志轩,周继先,蔡老师等人都上前恭喜着白铭和李阳,他们看白铭的时候,眼神中都带着羡慕的神色。

李阳的宝贝可是超级的多,不需要拿出太多,随便几件都能让白铭那里变的火爆。

可惜其他人不会有白铭这样的待遇,他们也都知道白铭和李阳的关系,人家可是在没完全发迹的时候就成为了好朋友了。

此时他们的周围还有不少人,有个四十多岁的宽胖男子突然指着李阳问道:“邵先生,他就是这批毛瓷的主人吗?”

邵志轩眉角跳了下,还是解释道:“常总,这位是李先生,这些毛瓷的确都是他的!”

宽胖男子点了下头,又接着说道:“李先生,你好,你这批毛瓷真的很不错,你有那么多件卖给我点如何?我不多要,就要那套茶具就行,我愿意给你三百万!”

三百万,要买毛瓷茶具。

李阳还没说话,邵志轩先站出来了,道:“常总,有个情况我忘记说了,我曾经出价八百万,李先生都没卖这套茶具!”

相对比八百万的出价,三百万低的就有些离谱了。

刚才宽胖男子问话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些不对,之前他就向自己多次打听过毛瓷主人的事情,都被他故意扯开了话题,没想到这会又凑了出来。

“八百万?”

宽胖男子猛的一惊,周围有好几个有着同样心思,想要购买李阳毛瓷的人这会心里都打起了鼓,一套茶具就八百万,其他的更不用说了。

这个价格买到手或许不会赔,但赚的也很有限,至少短期内肯定赚不到什么钱,真正想要收藏的那几位,则在哀叹自己的腰包不争气,不然也来争一争了。

“邵公好气魄,八百万,哎!”宽胖男子说着又摇了下头,转身朝周继先那看去,说道:“周老先生,这子冈玉牌我愿意再加两百万,三千两百万,你就让给我吧?”

李阳心里猛的一动,这宽胖男子收购他的毛瓷不成,又打起了子冈玉牌的主意来了。

周继先微微一怔,轻声道:“常总,不要随意的拿老朽来开玩笑了!”

他的心里还带着点恼怒,这个宽胖男子这个时候出价,心思不良啊,他那点小心思周继先一眼就能看出来。

宽胖男子确实想要收购过他的子冈玉牌,但却没什么诚意,只给了三千万的价格。

这子冈玉牌上拍卖会,先不说底价多少,最后的成交价最少也能拍出三千万以上的高价来,甚至有拍卖公司找过他,若是达不到三千万,拍卖公司也愿意给他这个数,还是去除各种费用后的数字。

送拍卖稳保三千万,周继先怎么可能把东西卖给他。

这个时候,他又提出加两百万,这个加价和不加还真没什么区别,但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可就不一样了。

至少在大家的眼里,他还是个很有钱的人,不在去收购毛瓷茶具的话,也不会让人感觉他是被八百万的价格吓走的。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他放弃收购,也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果然,宽胖男子嘿嘿笑了几声,和周继先又说了两句话这才闭嘴,不过他连出高价收购这里的宝贝,已经让很多人对他另眼相看了。

不管怎么说,能一次拿出三千多万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很普通的人。

周围人都在小声议论着,还有一些人时不时的会看宽胖男子一眼,进来来的有一部分是很有钱的富豪,但也有些只是普通的人,宽胖男子正很得意的享受着成为议论焦点的感觉。

李阳突然转过头,对着周继先说道:“周老先生,您这子冈玉牌真的很不错,您如果真有意出售的话,我愿意给您出价五千万!”

说完,李阳心里还稍稍有些紧张。

以往都是别人出高价收购他的宝贝,这会他也终于体验到一次高价收购别人宝贝的感受。

五千万?

周围的议论声个然而止,宽胖男子正带着的笑容马上变成了不自然,他刚才出价三千两百万,转眼就有人出个比他高出一半的价格来,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周继先也惊讶的看着李阳,他没想到李阳会出价收购。

邵志轩,白铭,毛老,蔡老师他们亦是同样,他们没怀疑李阳的财力,只是没想到李阳会在这个场合出价收购,这不符合李阳的作风。

在他们的印象中,李阳向来所买的都是便宜能检漏的宝贝,五千万,买这玉牌就不是检漏了。

周继先略微有些犹豫,刚才李阳就问过类似的话,若有国人出过五千万结果会怎样,他说过自己会考虑,这会真的在考虑。

周继先毕竟做了一辈子和古玩相关的生意,任何东西在他的心里都有一个价值。

五千万或许不是这子冈玉牌的心里底价,但相差的也有限,出价的若是别人,他可能还会提提价,获得自己最满意的收获,但是李阳,他却要三思而行。

他可是打算和李阳留下善缘,让未来的子孙在关键时刻能获得这位大师的帮助。

此时的焦点马上变成了李阳,周围很多人都看着李阳在小声议论着,今天没带大墨镜,不过也带了一副黑边眼镜,倒是没让人认出他的真实身份。

周晓突然挤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李先生,五千万这个价格确实不低,但您也知道,有时候有钱也有很多东西买不到,比如您的毛瓷!”

周继先稍愣一下,马上点点头,不在说话了。

李阳低头想了下,又慢慢的抬头看了周晓一眼,最后缓缓的点了下头,道:“好,我愿意用五千万外加这些毛瓷,来换这块子冈玉牌!”

五千万,外加这些毛瓷?

第一个愣住的就是周继先父子。

周继先刚才没有反对,是因为他理解了儿子的意思,卖给李阳不是不行,但若是能交换就更好了。子冈玉牌只有一件,这些毛瓷可是有好多件,交换到这些毛瓷,对他们的生意会更有帮助。

而且他也知道,李阳的毛瓷还有很多,能交换的话,他们谁都不会吃亏,这才是双赢,比单纯的卖出去要好的多。

可他们所想的只是单纯的交换,让李阳以毛瓷抵价,不够五千万加钱就行,并不是要五千万再加这些毛瓷。

这些毛瓷的价格可不低,总价值最少也得两三千万,李阳只要随意在加一两千万就能换到那子冈玉牌,而不是整整在加五千万。

周晓显得有些发懵,若是按照李阳的说法,那子冈玉牌等于卖到了七八千万的高价,这个价格他很满意,甚至可以说是惊喜了。

李阳也没想那么多,在他的心里,这块子冈玉牌的价值绝不止五千万,这些毛瓷他都还有,加在一起交换玉牌也没关系。

“好……”

“不行!”

周晓刚想要答应,周继先抢先叫了一声,周继先刚才也被这个价格给镇住了,这样卖出去他也愿意,但他想的更多。

多赚两三千万没人不愿意,但也要看怎么赚,多赚这笔钱,却失去了和李阳建立良好关系的机会,这笔账到底是亏是赚,周继先心里明白的很。

先不说李阳未来古玩界的成就,就他背后那显赫的身份,未来都能到他们的大忙。

说直白点,和李阳打好了关系,甚至让李阳欠下了人情,他们周家就等于握着块免死金牌,真遇到重大困难的时候,这免死金牌的威力就显现出来了。

周继先年纪大了,想的东西更多,不像儿子那样,更多注重的是眼前利益。

未来的周家肯定要发展,到时候再算的话,就会发现眼下的两三千万根本不值什么,人情投资,永远比金钱投资重要的多。

“李先生,您没理解我们的意思,您出的五千万价格很合适,我们的意思是,您这些毛瓷若能折价交换一部分就行!”

周继先点着头,笑呵呵的说着,他的话,让周围更多的人瞪大了眼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