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第九五五、九五六章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6)(7)

唐经理脑袋里不停的想着,一会之后,他浑浑噩噩的跟着李阳回了休息室。

李阳的身份被周继先揭露后,几乎每个人都在和李阳打着招呼,一瞬间李阳就成为了展厅的焦点,甚至那些宝贝都没人去欣赏了。

这让白铭,毛老和蔡老师他们几个很是无奈。

李阳完全抢走了他们的风头,论实力来说,他们就算比不过李阳,可也都是一流专家啊,可这会全都被抛弃了,和之前每个人身边都围着几个人,说着些恭敬话的时候相比,待遇上绝对有着天壤之别。

“走,我们也过去吧!”

白铭说了一句,毛老和蔡老师他们几位专家都点了下头,上午的展览时间差不多快结束了,而且在白铭的心里还憋着一股很深的好奇。

休息室这会也不安宁了,李阳一出来,又跟来了不少的人。

最后邵志轩索性带着他们先去了酒店,反正午饭的时间差不多要到了,早点去酒店也没什么。

那子冈玉牌在李阳的同意下,暂时存放在展厅内,展厅有邵志轩出高价请来的保安力量,安全方面不用担心。

这次为了保护展览的上十亿价值的宝贝,邵志轩在安保方面的投入就有数百万之多,除此之外还买了巨额的保险。

这次的活动,邵志轩也算是豁出血本了。

那些毛瓷同样留了下来,位置没有改变,不过主人已经变成了周继先。

午饭的时候,邵志轩和周继先又争执了起来。

说起来也可笑,两人的争执竟然是午餐谁请的问题,周继先因为和李阳的交易,要做东请大家共进午餐,邵志轩却不同意,认为都是他的客人,理应他来请。

一顿饭,花不了几个钱,周继先的财力是不如邵志轩,但毕竟也有上亿的家资,一顿饭好点不过万元,这些钱对他来说还是没问题的。

两人争执了十几分钟,最后还是萧岩站出来解决了这个问题。

中午先让邵志轩请,晚上在让周继先来庆贺他们的交易,反正东西还都没拿走呢,晚会庆祝也没什么。

最终周继先答应了这个小主意,邵志轩也没反对。

邵志轩的客人很多,哪怕是中午他也不能完全陪着李阳,晚上会更忙碌,把晚上的时间让给周继先对他来说完全没什么问题。

下午的展览持续着火爆,李阳在展览快结束的时候才出现,这次倒没引来什么骚动。

今天能来参观展览的人,都是又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一般的人根本不会收到邵志轩的邀请函。

这些人很多都见过大场面,李阳全国最年轻的鉴定大师,收藏大家,又在国际鉴宝大会上为国人涨过脸,而且很少公开露面,这次又带着传国玉玺在博物馆展览,让大家对李阳都有种神秘感。

这种情况下,突然知道李阳的身份,看到他真的那么年轻,难免都有些失态,等事情过去之后,也就没什么了。

展览很快结束,这次李阳没在把子冈玉牌继续留在展厅,他要带回去好好的研究下。

这块子冈玉牌,可以说困扰了他整整一天的时间,若不是一只在展览,他早就拿回来了,明天还有一天展览,到时候再送来也一样。

周继先也把那几件毛瓷先取了回去,他同样想好好近距离欣赏欣赏这几件毛瓷。

几个人,都跟着周继先去了博古堂的贵宾室,展厅的休息室是公众的,那里人很多,倒是博古堂的贵宾室很幽静,虽然小点,但对他们几个人来说非常的合适。

这里没有周继先的同意,别人是进不来的。

“李老弟,说说吧!”

刚坐下来,李阳正小心的抚摸着玉牌上的雕纹,白铭就大咧咧的坐在他的身边,直接问了一句。

李阳诧异的抬起头,道:“说什么?”

不止李阳,周围的其他人也都看着白铭,此时李阳身边的人都是近人,白铭,毛老,蔡老师,周继先父子,以及萧岩和唐经理。

唐经理是因为一直为李阳服务,才特意跟来的。

下午的时候,唐经理对李阳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之前他有些看不起李阳,认为李阳只是有钱的公子哥。可下午的时候则完全变成了崇拜,他还小心的问了几个之前不太明白的问题,李阳都给他做了详细的解释,让他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这让他对李阳更加敬佩了,为上午有的那些小思想而羞愧。

“说说这玉牌!”

白铭微笑着说道,说完还看了眼周继先,白铭心里有个感觉,李阳看中的东西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更不用说这还是李阳愿意花高价去买的东西。

况且,李阳对这玉牌的态度很不一般,白铭和李阳在一起的时间最长,除了王佳佳和刘刚他么之外,算是对李阳最了解的一个人了。

从他看到李阳竞争这子冈玉牌的时候,他就有了这种感觉。

“玉牌有什么好说的?”

李阳轻笑一声,说完又端起杯茶喝了几口,心里却在暗暗吃惊,他不知道怎么被白铭看出了问题。

白铭凑过头,仔细看了眼那子冈玉牌,又摇着头说道:“李老弟,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看出什么来了?可我就有一种感觉,这子冈玉牌很不一般,而且你一定知道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白铭的话,让毛老和蔡老师也都靠了过来。

就是周继先父子也很疑惑在看着他们,这子冈玉牌在他们手上已经十多年了,周继先自己都不知道欣赏多少次,要说还有别的,他第一个不相信。

李阳也瞪大了眼睛,白铭竟然也感觉到了这块子冈玉牌的不同,他自己可是在特殊能力下才发现了其中的不同,只靠肉眼去看的话,根本看不出任何的问题哎。

想了下,李阳又有些无奈,直觉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有时候还真的很有作用,白铭说的虽然是猜测,但却接近了事实,这块子冈玉牌到底有什么不同李阳不知道,但肯定会有别的发现。

犹豫了下,李阳缓缓开口,道:“这块子冈玉牌,和我曾经在一本书上见到的有些相像,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应该会有些不同!”

白铭微微一愣,脱口叫道:“真的,李老弟,那你还不快说说,急死我了!”

白铭之前只是猜测,说的很肯定,其实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把握,现在得到了李阳的证实,让他显得更着急了。

他这个急性子,是很难改掉了。

“李阳,这子冈玉牌真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毛老胖呼呼的脑袋挤在李阳和白铭的中间,疑惑的问了一句,蔡老师和他是同样的神情,一旁的周继先亦是同样。

对李阳的话,周继先始终都有些不相信。

这次李阳没有犹豫,直接说道:“我在一本古籍上看过类似的介绍,说陆子冈曾经做出过一块子冈幻玉牌,非常的神奇,我看这块玉牌,和古籍记载的子冈幻玉牌很像,有可能这块就是那传说的子冈幻玉牌!”

一天的时间,李阳接触玉牌虽然不多,却用特殊能力仔细的分析了很长的时间。

那些细小针孔排列的出的字,李阳没能看完,但也看出个七七八八,其中就有‘子冈幻玉牌’几个字,至于那份古籍纯粹是子虚乌有的东西。

李阳这么说,也是为了掩饰,省的以后真发现了其中的不同,没有好的理由去解释,提前说出来,还不会让大家有什么怀疑。

“子冈幻玉牌?“

白铭,毛老,蔡老师以及周继先父子都抬起了头,都显得有些茫然。

这个词他们可是第一次听说,子冈玉流传的不多,可从没听说有什么子冈幻玉牌的存在。

“李阳,你这本古籍是在哪看的?”蔡老师忍不住问了一句,他平时对古籍也多有研究,从没见过有古籍记载过这种东西。

李阳微微一笑,道:“应该是在故宫,我是偶然看到的,当时没怎么在意,这会也想不起来是哪本书了!”

蔡老师点了下头,没在继续发问。

要说古籍哪里最多,那真的非故宫莫属了,里面到底有多少本古籍,恐怕就是黄院长自己也不太清楚。

李阳要说在那里看到的,还真有可能,李阳本身就是故宫的专家。

他却没想到,这是李阳故意如此说的,正因为故宫的古籍太多,他今天编出的这个理由也就没有办法去考证了,顺耳自然的成为了真正的理由。

“李先生,那古籍上是怎么说的?”

这次问话的是周继先,他也开始有些相信李阳的话了,所以才这么问了一句,子冈玉牌,子冈幻玉牌,只差一个字,但听起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子冈幻玉牌,多出一个幻字来,却多出了一种飘渺的感觉。

“这样吧,我做个小试验,这玉牌是不是真正的子冈幻玉牌,或者古籍说的真不真,很快就能知道了!”

李阳微笑抬起头,又对身边的赵奎小声吩咐了几句,赵奎很快离开了。

赵奎出去的时候,李阳脑袋里又回忆起特殊能力下他拼凑出来的那些字,其中就有这么一句话: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

“还有试验?”

白铭小心的从李阳手里接过玉牌,仔细看了一眼之后又问了一句,周围其他的人也都围在李阳的身边。

李阳道:“对,记载中有这方面的说明,我试一下就知道了!”

见大家都在看子冈玉牌,李阳索性让白铭把玉牌放在中间的桌子上,让大家都能看的更清楚,更仔细,别都把脑袋围在一起,即别扭也不安全。

几个人都围坐在桌子上,就是萧岩也是一样,大家都好奇的看着面前的玉牌,每个人都想看出点什么来,最终全都以失败告终。

除了感觉玉牌做的精致,雕工精湛之外,每个人都没有别的感觉了。

特别是周继先,这玉牌在他的手上都十几年了,平时放的时间是长一些,但又机会他也会拿出来欣赏,还要进行保养,从没有发现过有什么不同之处。

此时在看,感觉还是一样,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倒是刘刚和王佳佳没又任何意外的表情,他们也没怎么仔细去看,这玉牌李阳说有问题,他们相信肯定就会有问题,谜题还没揭晓,等揭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他们两人,对李阳的信任绝对是盲目的。

“师傅,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

趴那看了很久的萧岩,最后忍不住对白铭问了一句,白铭回过头看着他,悄悄敲了下他的脑袋,道:“你才学几天,就想看出什么来?那我们这一辈子都不白学了?”

遭受无妄之灾的萧岩苦笑着摸了摸脑袋,不在说话了。

白铭也回过了头,他的心里还在想着,别说你没看出,就是你师傅我也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当然,这些话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赵奎出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没多久赵奎就返回了贵宾室,他的手上拿着一瓶酒还有一个小刷子,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东西了。

酒很普通,刷子也看不出有什么出奇,白铭他们几个人都疑惑的看着李阳。

李阳接过两件东西,也没怎么解释,直接找出来一个空着的大茶碗,把酒打开直接倒了进去,又把刷子浸泡在了酒碗里。

做好这一切,李阳才把玉牌拿过来,表情还有些慎重。

一分钟后,李阳拿起刷子,放在了玉牌的面前,看样子是准备沾着酒来刷玉牌,或者说清洗玉牌。

“李先生,这,这是您的试验吗?”

周继先急忙叫了一声,脸上还带着惊讶,周晓也是如此,比父亲还显得更为惊讶。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玉器需要保养,特别是传世古玉,保养起来更不能有一点的马虎。

一般来说,玉器的保养都是用清水,最好是没有污染的泉水来浸泡、清洗,不能用带有腐蚀性的东西来浸泡玉器。

酒中含有酒精,酒精的腐蚀度不高,但总有一点的不好,普通的玉器碰上酒精也就算了,这种传世古玉,是很忌讳酒精的。

酒精不仅对玉本身有小小的伤害,对包浆亦是同样,酒精能够损坏传世古玉那醇正的包浆,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所以看到李阳想用沾着酒的刷子来刷玉牌,周继先才忍不住过来询问了一句。

李阳拿着刷子,转过身子,慢慢的点了下头,道:“按照我的印象,是不是子冈幻玉牌,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做试验!”

刷酒肯定是对的,但李阳自己也没多少把握,他所看到的方法,其实是从子冈玉牌中发现的,若是理解错误,真对玉牌造成损伤的话,他也会无比的心疼。

想了下,李阳再次说道:“保险起见,我先刷一点,看看到底是不是这样!”

刷子不大,只刷一点的话问题不大。

“好,您等下,我准备点清水!”

周继先答应了一声,自己走过去接了点纯净水来,若是试验不对,要赶紧把酒给洗掉,尽最大的可能避免损失。

这么大的子冈玉牌可就这一个,保存的完整很不容易,真损坏了,他会认为自己也有责任,会为此内疚的。

李阳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周继先之前的用意王佳佳已经给他解释了,不管周继先的目的如何,他对古玩的感情却是真的,是位值得尊敬的前辈。

一切准备好了,李阳才拿着刷子,轻轻的蘸点酒,果断的超玉牌的一边刷了过去。

他所刷的位置,就是立体画面下看到字的地方,不过那些字是他排列细针孔后自己判断出来的,并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样。

“唰!”

一刷下去,李阳立刻停在了那里,死死的盯着玉牌,这会他的心里也有些紧张。

结果和他发现的,猜测的是不是一样,就看这一下了,若不是,他还要回去继续研究,继续摸索,直到找出着玉牌的秘密来。

白铭,周继先等人也都瞪大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玉牌。

被酒刷过的地方,带着点湿润,但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周继先轻轻摇了下头,把事先准备好的湿巾拿起来,准备擦掉玉牌上的酒。

他的手刚伸出去,整个人的身子就突然颤动了下,他伸着的胳膊,也完全僵硬在了那里。

白铭,,毛老,蔡老师瞳孔同时放大,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

李阳的眼睛也瞪大了,心跳慢慢加速,他分析出来的东西是真的,真的和他所分析的一模一样。

被他刷过酒精的地方,慢慢显现出来了一个字,一个苍劲有力的字。

这个字的颜色竟然是银色,是一种比银子稍白一些的颜色,但却非常的明亮,首先显现出来的这个字,就是‘子’。

就像水中之月一样,这个字带着股飘荡感显示了出来,随后第二个子在荡漾中又出现了。

第二个字,是‘冈’。

两个字一起飘荡着,显得异常的神秘和飘逸,周围的人都屏住呼吸,瞪着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没人再去想别的。

第三个字,跟在后面出现了,这个字是‘幻’,同样在晃动着,随后第四个字,第五个字都紧跟着出现在玉牌表面,最后两个字,是‘玉’和‘牌’。

子冈幻玉牌!

五个飘荡着的银色亮字,不用李阳再去解释,让别人都明白这玉牌的身份,这真是子冈幻玉牌,谁也没想到,子冈幻玉牌还有这样神奇的效果。

五个字,显现了一会,又慢慢的有些暗淡。

“李,李先生,酒,再刷点酒!”

不等李阳反应,周继先首先叫了起来,此时大家都明白李阳是对的,至于酒精会不会对玉牌有影响,大家都不在去想了。

一个需要酒才有神奇效果的宝贝,酒真会对它有影响吗?

李阳拿着刷子,这次蘸的酒更多,刷的也更很,一小面的地方,都被李阳用酒刷上了。

那些如同写在水面上,不断荡漾晃动的银色字体再次出现了,不过这次不只出现五个字,出现的字数更多。

最边上,从上到下只有十个字,这十个字连接在一起,就是一句话。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

萧岩张着嘴巴,慢慢念出这几个字,几个显得无比飘逸的字,这十个字中还带着股霸气,以及放荡不羁的浪子情怀。

即使不懂书法的人,也都这样的感觉。

这几个字,就像是一个游荡天下的侠客,又或者一个看透失态,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所写,十个字,就看的众人心折不已。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这是什么意思?”

毛老嘴里轻轻的呢喃着,周继先和周晓父子这会完全傻了眼,蔡老师瞪着滚圆的眼睛,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有字,还有字?”

唐经理突然叫了一声,伸出手指头,激动的指着面前的玉牌,他的手还在颤抖,从看到子冈幻玉牌表现出的神奇之后,他的心就一直在加速跳动着。

几个人,全都仔细的去看着那玉牌。

就是李阳也不例外,他在特殊能力下是发现了一些字,但那事拼凑出来的,不是整体,而且绝对没有看眼前这种飘逸字体的感觉。

这次出现的字要小一些,不过和之前那十个字一样,都显得无比的飘逸。

字不是一起出现的,两个或者三个的向外冒,更带着一股神秘,看着这几个字,白铭忍不住跟着读了出来。

“吾陆子冈,一生得意之作有三,自创点刻之技,借天地之气成此神玉,兴哉,乐哉……”

字与字之间是没有标点符号的,白铭纯粹是凭感觉读出来的,他在那读着,其他的人则都瞪着大眼睛,带着无比的震撼。

这更像一段话,是陆子冈的自述,可里面所说的点刻法以及天地之气是什么东西却没人知道,在陆子冈的的记载中,根本没有提起过点刻法。

大家震撼的同时,心情却更加的激动了。

谁都明白,这块玉牌的发现会让大家对陆子冈有更多的了解,而眼前出现的如同神迹一般的字,已经将这块玉牌推到了神器的高度。

一代宗师陆子冈做出的神器,它的现世将对玉雕界乃至整个玉石界都有着极深,极大的影响。

……

二合一大章,晚上十一点的火车,明天到北京,带妈妈去积水潭医院检查,做最后的确诊,希望能有个好点的结果!

求祝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