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8)

玉牌上的字还在增加,李阳所有刷过酒的地方,都出现了这种字。

前面是陆子冈的描述,后面则是对玉牌的解释,子冈幻玉牌,以酒为引,把酒刷在玉牌上,会出现极其神奇的变化。

这一点,众人都已经看到了。

李阳拿起刷子,毫不犹豫,直接将整块玉牌没刷到酒的地方都刷了下去。

银亮的字变的更为清楚,在字体的左边,慢慢出现了一个穿着明朝衣服的人,他正对天举着酒杯,似乎在邀请苍天,让苍天也下来陪他喝酒。

这个人,虽然只是形状,但动作轻盈,如同活人一般。

“这会不会就是陆子冈?”

萧岩突然说了一句,众人都微微一愣,随即好几个人还都忍不住点着头。

这是不是陆子冈没人知道,但看那举着酒杯的潇洒神意,还真有可能就是陆子冈本人,陆子冈在传闻中就是这样的性格,放荡不羁。

在众人的注视下,图面慢慢隐去,李阳刷的酒差不多都蒸发了。

“李老弟,再刷一遍,我们都还没看清楚呢!”

影像没了,白铭立刻急了,抓着脑袋叫了一声,其他人没说话,但眼中也都带着渴望,希望能继续看到刚才那神奇的一幕。

李阳没让大家失望,拿起刷子,再次刷了下去。

这次刷的更快,玉牌上再次展现出这种银亮色的画面。

“这,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的眼睛瞬间瞪的圆圆的,蔡老师还伸出手,惊愕的问了一句,他们所期待的刚才那副画面并没有出现,这次出现的是一幅众人赏月图。

有三个人,坐在一张石桌前,桌子上摆着酒杯,其中一人手指上空,天上还有一轮半弯的月票,人物形象很简单,看起来就像六七十年代的动画片,不过这东西出现在古代,那绝对是让人惊掉下巴的存在。

即使在现代,几个人看到这一幕之后,也都目瞪口呆。

“我,我不知道!”

李阳摇着头,连说了两个‘我’字,从这点就能看出他心中的震惊,他是真的不知道,立体画面之下可没有看到过这一幕。

酒在慢慢的挥发,没一会这幅影像也消失了。

没等大家发话,李阳拿着刷子再次刷了过去,众人的眼睛中再次出现了震撼,这一次刷出来的图像再次有了改变。

这次没人了,但却是一幅山水图,还有小鸟在天空飞。

这些动画一样的东西,放在电视上会显得很简陋,没人愿意去看,但在这玉牌上则不同了,只是这简单的几个变化,这块玉牌就是当之无愧的幻玉牌。

一个幻字,形容的真的很贴切。

如同梦幻般的场景,只应该出现在幻象中的东西,这会活生生的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子冈幻玉牌,名副其实。

景象只存留了很短的时间,便再次消失了。

李阳的刷子又刷了上去,众人压制着自己的心跳,等待着新的场景出现。

果然,玉牌没有让大家失望,这次出现的竟然是城市景色,城市的街道,城市的楼房,还有街道上走动的人。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我终于明白什么意思了!”

蔡老师突然叫了一声,脸上还满是震撼之色,周围几个人都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接着转过头来看着面前的玉牌。

蔡老师也没管众人的反应,继续说道:“幻,说明了玉牌的特征,刷,则解释了方法,一刷一惊天,陆子冈的意思是,刷出来的东西,连天都要被惊住啊,好气魄,不愧是一代宗师,真正的玉神!”

玉神,是陆子冈的曾经的一个称呼。

众人没有回话,不过心里却都赞同蔡老师的说法。

我做出的东西,连天都要吃惊,这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豪气,简单的一个字,却带着连天都要向我低头的豪迈,敢说这样话的人,也只有陆子冈了。

一刷一惊天,我刷一次,就要让你惊一次,老天,都要为我的手艺而震惊。

上天都会吃惊,更别说凡人了。

事实上,这东西在古代出现这样的效果绝对能镇住所有的人,会把这玉牌当成神一般的去敬仰。

即使在现代,哪怕懂的很多的人,也会被这玉牌的神奇而惊住。

这不是电视,不是动画片,也不是镜子,只是个玉牌,一个刷上酒,就能出现神奇效果的玉牌。

画面消失了,李阳再次把酒刷在玉牌上,展现的东西再次出现了变化。

这次出现的是仙宫楼阁,还有天鹅和云雾一样的东西,这幅画面,看起来更像是仙宫,陆子冈连仙宫的场景都弄出来了,他那股要天向他低头的豪气更是显露无疑。

一刷一惊天!

不管天有没有被惊住,反正李阳他们都被惊住了,上天若是有思想,估计也会被惊住。

画面消失,李阳再刷,新的场景又出现了。

连刷九次,连续出现了九次不同的场景,到最后众人都麻木了,很难想象,这样一块玉牌竟然会带出如此神奇的效果。

第十次,画面不在是新的,而是出现了第一幅,带有陆子冈自述文字的那副画面。

之后再刷,依然是重复着之前的画满,直到重复过一个轮回,九次过后,又出现了陆子冈自述的那段,这也证明,这块玉牌只有九种的变化。

九种变化,亦是非常的惊人了,普通的人一种变化都做不出来。

“神器,这是当之无愧的国宝神器!”

毛老重重叹了口气,有些羡慕,又有些复杂的看了眼李阳,李阳和神器的缘分最大,这玉牌在周继先手里十几年,人家只当普通玉牌来看,到了他的手上,才展现出了真正的神奇。

周继先默默的点了下头,心中还有着股懊悔和苦涩。

他若是知道这玉牌如此的神奇,根本不可能拿出来展览,也不可能卖给李阳,有了这个神奇的效果,这件顶尖精品可就成为了真正的国宝神器,无价之宝。

有这个效果去卖的话,五亿他都不会同意。

可惜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东西不在是他的,是在别人的手里展现的这股神奇,此时的他心里还产生了怨恨李阳的想法。

李阳明明知道这玉牌不简单,有神奇的效果,却不告诉他们,反而买走他们的玉牌,换成任何人,心里恐怕都会有些怨恨。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若是知道别人的宝贝有如此神奇的能力,也不会去说,只想着把东西先买下来,每个人也是同样,除非根本买不下来。

这都是人之常情。

李阳不否认他有私心存在,不过买玉牌的时候,他是真的不知道玉牌带有这么神奇的效果,他只知道其中有古怪,有不同,具体是什么就不清楚了。

在这种情况下,李阳也给出了一个当时合适的价格。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周继先自己首先就放开了,他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

这件宝贝,在他手上十几年都没有发现其中的秘密,只能说明他和这件宝贝无缘,这十几年间,他只要用酒来擦拭玉牌一次,这件玉牌就会成为他永远的秘密。

想到这里,周继先又自嘲的摇了下头。

这是他手上最贵重的宝贝,平时无比的呵护,怎么可能去用酒来擦拭玉牌,那对他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也正因为这种呵护,让他失去了发现一件神器的机会。

蔡老师站起身来,突然说道:“我在一本古籍上曾经见过一篇记载,说陆子冈一共有三件宗师之作,可惜后来全部失传,现在来看,这子冈幻玉牌应该就是他的一件宗师之作了!”

作为一个宗师,肯定会有自己的宗师之作。

国宝神器不一定都是宗师之作,但宗师之作肯定就是神器,宗师之作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可复制,不可想象,带着常人所无法做到的神效。

这样的幻玉牌,哪怕是陈无极也做出来,现代的任何一位玉雕师都不可能复制出来的。

陆子冈的宗师之作,真正的神器,李阳这次可是捡大漏了。

一时之间,几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不同的想法,不管想的是什么,此时大家对李阳都有着一股深深的羡慕和嫉妒,哪怕白铭也不例外。

没有这种想法的人,也只有王佳佳和刘刚他们。

周继先点了下头,跟着说道:“没错,开头陆子冈有说过,他一共有三件得意之作,这子冈幻玉牌就是其中之一!”

他说出这句话来,也是彻底的想开了。

他做了一辈子古玩的生意,又不是没卖过漏,这次一样只是卖了次漏而已,去后悔也没用了,想不开的话只会自找麻烦。

周晓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可他同样没说什么话。

卖了漏,只能说明他们眼力不行,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只是这次卖漏出去的是件神器,还是一代宗师陆子冈的宗师制作,让他一时有些无法接受。

唐经理这会还有些傻眼,呆呆的坐在那里。

子冈幻玉牌从一开始表现出神奇效果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他这辈子都没想过还有如此神奇的宝物,更没想过,自己会亲眼看到这样一件宝物重新出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