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无锡杨家

去饭店的时候,众人的心情依然很激动。

就如同李阳所说的那样,因为饿了晚上大家都吃了不少东西,不过他们说的话更多,都在说着他们各自刷那子冈幻玉牌时的感受。

刷过一次子冈幻玉牌,会成为他们永远难忘的一次骄傲。

晚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邵志轩匆匆赶来了,唐经理汇报的时候他一开始还不怎么相信,不相信那玉牌会如此的神奇,还以为唐经理是在和他开玩笑。

可唐经理汇报的实在太详细,太逼真。

等听过汇报,他又给周继先打了个电话,周继先和唐经理说的是一模一样。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相信唐经理所说的话,周继先绝对不会在这样的事上与他一起和自己开玩笑,更何况唐经理不一定有这个胆。

知道之后他就再也坐不住了,和招待的客人们打个招呼,快速的离开了酒店。

李阳他们并没有去邵志轩安排的那个酒店,今晚是周继先做东,自然不可能安排在一起。

等邵志轩到的时候,时间也过了一半,子冈幻玉牌已经被李阳暂时封存了起来,他想看只能等明天了。

不过他并没离开,他就算想离开其他的人也不会同意。白铭他们几个都正激动着呢,互相说着不过瘾,正好来了个不知道今天发生事情的观众,你一言,我一语,开始向邵志轩描述起他们今天刷子冈幻玉牌的感受。

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但每个人都显得无比的激动,而且说的都是那么的神奇。

这让邵志轩无比的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一直陪着李阳,别的不说,能让这么多专家都激动的宝贝肯定差不了。

好在第二天玉牌还要展览,邵志轩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第二天一大早,邵志轩就主动跑过来接李阳。

昨天子冈幻玉牌的事让他一晚上都没睡好,一直在回忆着白铭他们所说的神奇和精彩,还有那‘一刷一惊天’的震撼,到底是怎么个惊天之法。

这次李阳没让他失望,还在博古堂的贵宾室,亲手向他展现了一次神奇。

刚看到最初的那十个大字的时候,邵志轩的下巴就差点没惊掉,张开的嘴巴再也合不拢了,昨天白铭他们说的已是很玄乎,可亲眼见后他才发现,白铭他们依然说轻了。

这荡漾的银亮字体,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凡尘俗物之上。

之前价值超过五千万,被认为精品中精品的子冈玉牌,这会在他的心里竟然成了凡尘俗物。

李阳拿着刷子刷了几次,展现出九幅不同景象的图面之后,便把着子冈幻玉牌交给了邵志轩。

邵志轩的展览一共两天,之前既然答应了,那李阳就会一直把东西放在这里展览,海东已经连夜赶回来了,加上北京赶过来的两个人,李阳的六大保镖这里聚集了五个。

五个人留下了四个继续保护子冈幻玉牌,有这四个带着武器的精英特种兵守护着,只要不是恐怖分子到来,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即使来了恐怖分子,也要看来多少人,少数人根本不可能突破他们的防护。

交代完这一切,李阳带着王佳佳悄悄离开了南京,跟着他们的还有刘刚与赵奎。

李阳要去的地方是无锡,今天传国玉玺的展览也会结束,明天他就要带着传国玉玺到下一站循环展览,下一站则是郑州。

李阳要趁这最后一天的时间,去查查玉塔的来历。

无锡距离南京很近,动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李阳他们刚出火车站,门口就迎上来了两个人。

“请问是李阳李先生吗?”

两个人年纪都不算大,个子高点,稍显成熟一些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此时和李阳他们说话的就是这名高个子男子。

“朱秘书是吧,这次要麻烦你们了!”

李阳微笑伸出手,那人立刻谄笑着低头,嘴里还说着不麻烦的话,把李阳他们恭敬的带到一辆九座的奔驰商务车上。

朱秘书在无锡市政府担任要职,他曾经是何杰党校的同学,李阳在无锡没有熟人,索性给何杰打了个电话,何杰马上出面把他这个同学请来了。

朱秘书不知道李阳与何家具体的关系,他这个级别的人没资格去参加大寿,又不是古玩圈子的那些前辈,知道的很少。

不过能让何杰嘱咐了好几遍,慎重交代的人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朱秘书自然不敢有任何的马虎。

有熟人方便的多,车子在城里开了几圈,没一会便停在一片老街区。

在老街区的里面,有着几十年前的那种四合院,都是青砖结构,倒和北京一些地方很像,不过这里的院子都很小,街道更小。

卖玉塔的杨家人,就住在这里。

杨家有一个单独的小院子,房子不大,但带上院子也有两百多平方米,算是附近的殷实之家了。

这里曾经闹过开发,若是开发的话,人家还说杨家一下子就能成为百万富翁,可惜闹闹一阵子最后没能进行开发,杨家也就一直住在这里了。

话又说回来,这里真的被开发的话,他们分上几套房子后,卖了钱也就没必要卖那玉塔,李阳也就不可能见到玉塔,最终获得里面带有吾昆刀铭文的刀片。

“老杨叔,老杨叔,在不在家?”

领着李阳来到这里,朱秘书立刻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这里没有门铃,喊人只能靠嗓子。

说来也巧,这杨家的主人杨继祖,就是朱秘书口中的老杨叔,曾经在民政局工作过,才退下来没几年,朱秘书也在那里工作过,最后高升去了市政府。

李阳一说找他,朱秘书当时就拍了胸脯,他对李阳要找的人很熟悉,很了解。

这让李阳也很高兴,有个熟悉的人想要打听些事情会方便很多。

“谁啊!”

院子里传来道懒洋洋的声音,过了一会才走出过五六十岁样子的男子,对着门缝看了看,马上打开了门。

“朱科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男子热情的招呼着朱秘书,民政局的时候朱秘书就是个科长,杨继祖同样也是,不过后来一个高升,一个退休,这关系慢慢就淡下来了许多。

“老杨叔,别让我们站门口说话啊,有贵客!”

朱秘书挠了挠脑袋,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那男子抽出头来看了看李阳他们,什么也没过问,直接打开门把李阳他们请了进去。

院子很小,但装扮的很精致,有个小小的花坛,种着几盆花。

杨继祖直接把李阳把它们请进了客厅,又热情的去泡茶,这让李阳他们很是感叹,有关系就是好,没关系的话,他们这么多人过来,恐怕想要进门都要解释上半天。

杨继祖刚忙完,就被朱秘书拉着坐在了那里,他知道李阳的时间不多,今天还要赶回南京。

朱秘书开了头,李阳慢慢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并且把那件玉塔也拿出来,摆在了桌子上。

看到玉塔,杨继祖的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那里,过了一会,他才叹口气,自己在那摇着头,慢慢说道:“儿子要出国打拼,拦不住啊,不给钱就要喝药,我们也是没办法!”

说话的时候,杨继祖的脸上还带着一股哀伤。

这是祖传的宝贝,最困难的时候都留了下来,最后却在他的手上失传了,让他的心里很不好受,特别是重新见到的时候。

可他只有一个儿子,儿子想出国想的发疯,而且儿子的女朋友已经去了国外,再不让儿子过去,他们的关系就要吹。面对儿子的痛哭和威胁,杨继祖最终没能坚持下去,只能卖了传家宝,让儿子出了国。

但不可否认,卖传家宝的时候,老杨头也被儿子说服了。

万一儿子都没了,那还要传家宝干什么,传都传不下去了,还能叫传家宝吗?

耐着性子听杨继祖说完,李阳这才慢慢的问道:“杨叔,我听说您这件玉塔传下来的同时,还有其他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可以拿来让我看看吗?”

“你问那些东西干嘛?”李阳的问题让杨继祖顿时警惕了起来。

或许因为朱秘书在旁边,他也知道朱秘书的身份,接下来他的声音又有些缓和,轻声道:“不好意思,看到这玉塔我有些激动,剩下的都不值钱,我们拿出来给收东西的人看过,加在一起都给不到两千块钱,所以也就没卖!”

说着,他又叹了口气,祖上其实传下来了很多的东西,可惜到了他这一代留下的却很少了,最后一件值钱的宝贝,也被他给卖出去了,剩下的都是破烂一样的东西。

这种败家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

李阳刚想说话,杨继祖又接着说道:“你们先等会,我去拿给你们!”

现在他也想明白了,他家里最贵重的就是那玉塔,其他的加在一起都比不上玉塔的一个角,不然当初也不会只卖那一件东西。其他那些若是值钱的话,儿子肯定会坚持全部都卖掉,出国准备的钱当然是越多越好。

而现在玉塔就在人家的手里,他实在没什么可值得担心的

短短一分钟,杨继祖就拿着个盒子走了出来,盒子很旧,是七八十年代那种很古老的饼干盒,漆都掉了不少,但保持的却很干净,可以看出有人经常拿出来擦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