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少了点什么

这些东西,在别人的手里,的确是不值什么钱,但在李阳的手里则完全不一样。

别的不说,单单吾昆刀的价值就不可估量,真正的吾昆刀现世的话,会让无数玉雕大师们疯狂,要知道现在使用刻刀的玉雕大师,多少都受了陆子冈刀刻法的影响。

这样的绝世神兵,价值绝对无法估量。

李阳手上有吾昆刀,但却不完整,面前这些东西则是让吾昆刀完全完整的工具,在李阳的心里,这些东西的价值远远高于这座玉塔。

更何况,当初李阳竞拍玉塔的时候,本身就是冲着李阳的吾昆刀而去,并不是真为了这塔。

“老杨叔,李先生很有诚意了!”

朱秘书又小声说了一句,他不懂古玩的价值,不过怎么看着玉塔都比那几本古籍和木块强的多,两人的神情也都说明了这个问题。

杨继祖急忙叫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李先生您真的要这样交换?”

杨继祖说他不心动那肯定是在骗人,玉塔的价值比这些东西可高多了,在他们家里人的心目中,玉塔才是真正的传家宝,其他都是附属。

“我愿意交换!”

李阳点了下头,虽然书的内容他可以全部记下,那些木块夹子的样子也能记住,但总不如这些原版。

而且李阳用特殊能力观察过,这些木块夹子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只靠他自己是绝对仿制不出来的,只能买下这些原版,慢慢回去仿制。

这些才是关键。

杨继祖眼神不断交替着,有犹豫,有激动,最终又变成了黯然,轻轻的摇了下头。

朱秘书看到他的样子,脸上不自然的带出点怒火,心里还有点着急。

李阳的具体身份他还不知道,但何杰他却很了解,而且他的父亲也是跟着何杰二叔工作的人,严格算起来他也是何系的人马。

何家大少爷交代的事,他这里却出了差错,要是在何杰那留下个不好的印象,他估计会郁闷的吐血。

这会他再也忍不住,大声叫道:“老杨,你到底什么意思,一点面子都不肯给吗?”

面子,在国内还真是个很奇特的东西,因为面子,要人命的事都能做出来,朱秘书这话可以说已经很重了。

杨继祖摇了下头,道:“朱秘书你误会了,李先生想要这些东西,就先拿去吧,什么时候用完还过来就行了,这些东西不值钱,远远比不上这玉塔,我不能让他吃这么大的亏!”

杨继祖的话让朱秘书顿时愣在了那里,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人家不是不同意交换,而是把东西白送了,借出去,又没说要归还的日期,和白送还真没什么区别。

李阳也显得有些惊讶,仔细的看着杨继祖。

过了一会,李阳才重新露出笑容,道:“杨叔,您愿意借给我那真的太感谢了,这样吧,我把玉塔暂时保存放在您这,等什么时候我归还这些东西的时候,您在把玉塔还我好吗?”

李阳的话让王佳佳眼睛猛的一亮,随即微笑点了点头。

这个杨继祖是个善良的人,他因为交换而挣扎过,最终却放弃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至少他不是一个特别的贪心的人。

这样的人,更不能让他们吃亏了。

“这,这不太好吧?”

杨继祖完全呆在了那里,实际上他不愿意交换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朱秘书对李阳谄媚的态度他早就看出来了,朱秘书在他眼里已是很有能量的人,李阳这样的更不用去说。

还有,杨继祖年纪也不小了,在民政局工作了一辈子,见过很多人。

李阳和王佳佳明显气度不凡,刘刚和赵奎更带着一股铁血的味道,他接待过不少转业复员回来的士兵,有些老兵身上就有一点这样的感觉。

不过那些老兵和眼前这两人一比,就像大人和婴儿一样,根本没得可比性。

这两人,肯定是比那些复原老兵更厉害的人,而且两人一直不说话,进来之后还四处张望过,一看就像是保镖。

有气质,又带着随身保镖,还被朱秘书如此巴结的人,会是简单的人吗?

杨继祖不笨,真占了这个便宜他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他年纪大了,不想去冒这个险,这馅饼索性不要。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对他很重要。

那就是他不知道把玉塔交换回来,他能不能保住。

儿子在国外花钱很厉害,上次卖玉塔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最近才知道开始有所节制,若是让他知道玉塔又回来了,不知道会不会再卖第二次。

真那样的话,他还不如不要。

“没什么不好的,杨叔,我们就这样说了,这些东西我先拿走了?!”

李阳微笑站起身,并且把那很旧的铁盒子拿在了手上,玉塔却留在了原地。

杨继祖跟着也站了起来,直到李阳开始向外走,他才大声叫道:“谢谢,真的谢谢你们,你们放心,玉塔永远是你们的,我,我只是保管!”

这样的方式对他来说再好不过了,人家把东西留在这,还是强留在这的,第一点的担心首先就没了。

还有那第二点,这东西不是他的,他只有保管权没有出售权,也不用担心儿子在再回来卖了,到时候一讲明关系,儿子肯定不会在纠缠下去。

对他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这玉塔又可以天天见到,看了一辈子的东西,突然没了,他有段时间心里真的很空荡,很后悔,现在这种充实感又可以回来了,哪怕所有权不在自己这里,能天天见到也好。

李阳点了下头,直接向外走去,他今天还要返回南京,时间并不充裕。

一直把李阳他们送到门口,杨继祖才猛一拍脑袋,一把拉住李阳的手,大声的叫道:“看我激动的,真不好意思,怎么也得吃了饭再走啊,这旁边就有家不错的饭店,我请客!”

“杨叔,不用了,我们还赶时间,等下次,杨叔要是有机会去北京的话也可以去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李阳轻笑摇着头,把自己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这张名片是他古玩店的名片,李阳很少往外发,只有遇到真正看对眼的人才会这样。

杨继祖不知道,这张普通的名片,在许多年之后帮了他们家一个很大的忙,毫不夸张的说让他们免去了整家的灭顶危机,那件事后,玉塔才被李阳收回,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拉不住,见李阳执意要走,杨继祖这才说道:“那好吧,以后有机会在请您吃饭,可惜家传的古籍有几本丢了,不然就一起让你们拿走了!”

“丢了,丢的什么古籍?”

李阳猛的回头,惊愕的问道,这几本古籍他刚才用特殊能力全部看了,有杨家先祖的自我介绍,有吾昆刀的使用方法,还有一些零散琐事。

在看这些内容的时候,李阳就感觉有些不对,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杨继祖摇了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小的时候就丢了,在我父亲手里丢的,我父亲一直说被他师兄偷了,可惜没证据,最后不了了之!”

“你父亲的师兄是谁?又是怎么丢的?”李阳再次问道。

杨继祖回忆了会,慢慢的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只记得我父亲的师兄姓周,我小时候管他叫周伯伯,后来东西丢了之后,父亲发了很大的火,周伯伯不承认偷了我们家的东西,然后我们就和他们家再也没有任何来往了!”

“姓周?”

李阳的眼睛顿时又瞪大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心里猛然想起了一个人。

周晔,目前还在国外流浪,那个可以仿制子冈玉的周晔。

杨继祖轻声说道:“是姓周,我还记得他们家以前的地址,后来我们没联系之后,他们家的情况就不清楚了,这些东西若是对李先生您真的很重要的话,我可以把记忆中的地址给您,看看能不能找回那几本古籍!”

李阳立刻点头:“好,你把地址写给我,我去打听打听,杨叔,这个消息对我很重要,真的很感谢您!”

杨继祖说这些,是因为他的父亲临终之前还惦记着那几本被偷走的古籍,他没有希望找回来,但却希望李阳能做到,这样不管怎么说,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又能聚集在一起了。

杨继祖回屋写了个地址,时隔这么多年他还记得这么清楚,证明他的心里也相信自己家的东西是被那位周伯伯给偷走了。

地址写的是苏州一个老地方,那位姓周的人,就住在苏州。

这让李阳心中的预感更强烈了,他感觉,那几本被偷的古籍一定在姓周人家的手里,这些古籍一定和陆子冈有关。

而周晔能够如此传神的仿制子冈玉,也和这几本失窃的古籍有关。

不过具体是不是这样,只能等追查出结果才能知道,回到南京之后,李阳立刻派赵奎亲自去苏州调查这件事,调查的越详细越好,特别是这家住址姓周一家人的所有家庭成员情况,一定要摸清楚。

这个时候,李阳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些古籍少了什么的感觉。

这几本古籍和陆子冈有着很大的关系,甚至有吾昆刀的使用方法,但却没有陆子冈的刀刻法记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