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干将莫邪(上)

“这些东西,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李阳轻声说了一句,老爷子叹了口气,没在说话。

当初放过周晔是他一时心软,加上周晔的手又残疾了,谁也不会想到残废的周晔又重新做起了玉雕,甚至比以前还要厉害,这还真应了句古话:破而后立。

可惜的是,破而后立的周晔依然没能走上正道,还是走的老路。

李阳和老爷子都明白,吾昆刀和陆子冈留下的刀刻法心得秘籍相比,秘籍还要更重要一些,古代没有上好的刻刀,不过现在的技术却能做到了。

周晔有秘籍在手,然后做出适合自己用的刻刀,加上他自己又极有天赋,才仿制出了极其逼真的子冈玉。

可惜现在说这些都没用,子冈玉出来之后老爷子调动自己的力量查过一次,只知道周晔有可能隐藏在意大利,其他的消息就很模糊了。

毕竟周晔失踪的时间很久,老爷子又退休在家,不好因为这样的事去动用国家的力量。

李阳站起身,走到何老的面前,拉着他的胳膊小声的说道:“老爷子,您不用担心,我运气那么好,说不定哪天能把这套秘籍带回来呢!”

老爷子微微一怔,随即大笑道:“哈哈,好,希望我能看到那一天!”

老爷子这一笑,惆怅的心情顿时消失了,周围的几个人也都笑了起来。

李阳的这个说法很飘渺,希望很低,不过能让老爷子开心就好,当年周晔能逃出去,和老爷子一时心软也有一定的关系。

刘刚走了过来,手上又拿着一个盒子。

同样的红木盒子,看到这个盒子,老爷子的眼睛也微微一亮,子冈幻玉牌的事瞒不住他,他之前听说过,但却没见过。

“老爷子,这就是我在南京最大的收获了,您先欣赏欣赏!”

李阳嘿嘿笑了一声,刘刚把盒子打开,又把酒和刷子摆上,这一系列的动作把何杰与何珊珊都吸引了过来。

王佳佳走到李阳的身边,拉住李阳的一只手,李阳则把刷子蘸上了酒,交给了老爷子。

这一次,李阳要老爷子亲自来刷,亲自感受那‘一刷一惊天’的豪气。

老爷子拿着刷子,并没有带多少疑惑,直接在子冈幻玉牌上刷了下去,他之前没刷过,但得到过汇报。

李阳身边发生的任何重大事情,刘刚都会做汇报,上次元青花大罐是李阳要求,才瞒着老爷子给他一个惊喜的。

这次李阳并没让刘刚去做隐瞒。

荡漾的字体显现之后,老爷子的眼睛明显一紧,而何杰与何珊珊这会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的表现,不比郑凯达和司马林好到哪去,哪怕是多次见过李阳的其他宝贝,在看到子冈幻玉牌那神奇‘惊天之景’后,他们也都张大了嘴巴。

“好一个‘一刷一惊天’”

老爷子忍不住大声赞叹了一句,他得到过汇报,知道子玉牌的神奇,不过亲眼见到之后还是被惊住了,这种惊天的豪迈同样感染了他。

李阳的嘴角又扬起了不少,还带着一股得意。

这个场景本来要等他回北京才能看到,没想到在明阳提前了。

李军山夫妇今天是第二次见到这神奇的子冈幻玉牌,他们的心中还是带着一股震撼,这样神奇的宝贝,当真是百看不厌。

等画面完全消失,何杰与何珊珊才反应过来。

何珊珊一把抓住王佳佳,拉到一旁又说起悄悄话,何杰则拉着李阳,在一旁小声的审问着,老爷子可以提前知道这件宝贝,他们可没有这个消息。

第一次见到这件宝贝,两人心里只有吃惊。

老爷子眼中带着赞赏和震撼,又拿起刷子,在玉牌上刷下了第二次。

子冈幻玉牌,只有自己去刷的时候,才能真切体会到一刷一惊天的完美含义,老爷子现在就沉浸在陆子冈那敢于惊天的傲气之中。

正在审问李阳的何杰,以及悄悄对王佳佳问话的何珊珊又同时愣在了那里。

这玉牌,竟然还能像放电影似的改变画面,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第二个画面慢慢的消失,老爷子兴致提了起来,竟然让警卫员把带来的好酒拿了过来,每人都倒上一杯,共同饮酒赏神器。

老爷子带来的酒,可是李阳月光杯酝酿出来的,最顶级的美酒。

这段时间李阳一直在忙,老爷子那倒是储存了一批好酒,除了一部分送进了大内真的成了贡酒之外,其余的都在老爷子那放着呢。

这些酒,平时何杰想要一点老爷子都不给,今天沾了子冈幻玉牌的光,让何杰又能喝到了。

喝着美酒,欣赏着神器,别有一番滋味。

老爷子美美的品味了一杯之后,第三刷才刷上去,神奇的景象再现,让李阳不禁感叹,还是老爷子会享受生活,这样的欣赏比之前要优雅多了。

喝着酒,老爷子的兴致似乎提的很高,第三刷完全结束之后,快速的进行了第四刷。

这子冈幻玉牌,不愧是一代宗师陆子冈的得意之作、宗师之作,这样的宝贝被埋藏了这么多年都没发现其中的奥秘,实在是浪费了。

不过老爷子心里又有着一种庆幸,这块玉牌若是早几十年展现出了这样神奇的效果,又传播出去的话,这会不知道会流落到哪里去了。

那时候的中国,根本保护不住这样的神器,很多顶尖国宝,都在那时候流失了。

一杯酒,老爷子刷一次。

第九刷结束之后,老爷子已经喝了七杯酒,何杰与李阳他们也跟着喝了五六杯,加上李军山还有王佳佳与何珊珊,刘刚他们喝掉的,这已经是平时七八天才能做出的美酒。

也是这次老爷子带到明阳来的三分之一储存。

等发现之后,老爷子又心疼了起来,急忙封存了这些酒,看到老爷子心疼的样子,何杰与李阳他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平时老爷子很严肃,很难得见到他这个样子。

笑的最开心的就是何杰,这次可以说他是喝了个够,现在嘴里还在回味着这些美酒的滋味。

“老爷子,那把干将剑您带来了没有?”

笑过之后,李阳急忙问了一句,他们几个可都是小辈,再笑下去,老爷子一旦发火,他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带来了,你要那个做什么?”

老爷子神情很快恢复了过来,他的心里还有些心疼,不过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的痕迹了,这次若不是一不留神喝去了太多,老爷子也不会露出那样的神色来。

当然了,周围都是自己人,老爷子放的很开,外人见到老爷子的时候,可永远都是严肃认真的样子。

李阳轻声回道:“我在南京遇到了把相同的古剑,我总感觉他们有些联系,就让您带来一起对照下!”

他所说的是在南京‘品宝斋’买下的那把古剑。

说着,刘刚又走出去拿回了古剑,他们的东西都在车上,南京买来的那把古剑也在。

古剑没有剑鞘,只是用绸布包着,看起来很不起眼,李阳拿出来,摆在了院子的桌子上,老爷子的眉头轻轻跳动了下。

“咦,这剑我怎么看着那么眼熟?”何珊珊突然跳了过来,指着石桌上的古剑大声的问了一句。

王佳佳急忙小声的说道:“你忘了吗,过年逛庙会的时候,李阳在庙会上买过把古剑,和这把剑很像很像!”

听了王佳佳的解释,何珊珊恍然叫道:“我想起来了,李阳上次买那把破剑用了八十万,还说是什么干将剑,对了,不说我都忘记了,杰哥还和我有个赌约呢,杰哥你可不能赖账啊!”

“赌约?”

何杰有些迷糊,过了一会才想起来,马上点了点头:“赌约当然算数,不过这古剑没人能给估价,现在还不知道胜负!”

何珊珊立刻撅了撅嘴,大声道:“怎么不能算?佳佳,你们这把剑多少钱买的?”

何珊珊也是随意问的,不过问过之后,王佳佳脸色倒是微微有些发红,还低下了头。

这把剑,标价一千五,还给他们打了八折,实际上是一千二买来的,这个价格王佳佳还真不好意思去说,相比较之下,怎么看李阳之前那八十万都好像是被骗了。

“佳佳,你怎么不说话?”何珊珊没等到王佳佳的回答,又回过头问了一句。

“这把剑,是一千二买来的!”

李阳代替王佳佳做了回答,脸上还带着点无奈,不过他的心里并没有后悔,这两把古剑在他看来都很不一般,只是具体怎么不一般还不清楚。

老爷子的警卫员回来了,手上还带着个盒子,盒子里面就是李阳之前买的那把干将剑。

李阳走上前,打开盒子,拿起这把古剑的时候,心里莫名出现了一种心怵感,让他的手有些颤抖,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极力的吸引着他。

何珊珊在那愣了下,很快拍手大笑,兴奋的叫道:“一千二,哈哈,我就知道这剑不值钱,你们都上当了,杰哥,你输了,一千二能买到的东西,怎么可能能值八十万?”

何杰没有回话,正瞪着滚圆的眼睛看着前面,仿佛见鬼了似的。

不止是他,就连王佳佳和老爷子也一样,何珊珊忍不住回过头来,瞬间也愣在了那里,瞪着大眼睛看着石桌上的两把长剑。

“这,这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