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第九七七、九七八章 对赌【二合一大章】

“李阳!”

何珊珊快步走到李阳的身边,嘴巴还在翘着,看起来一副焦急又生气的样子。

现在是第二天的早上,昨天到平洲之后,李阳就被几个老前辈拉了过去,本想获得解放,好好出去玩一玩的何珊珊只能被困在别墅内,憋了快一天的时间,她终于忍受不住了。

“呼!”

李阳慢慢的吐出一口长气,今天早上的拳法刚好练完,有了陈无极的指导,让李阳今天打拳的时候又感觉畅快了不少。

这个时候的他,感觉来个三四个人都能应付下。

当然,这只是纯粹的感觉,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应付那么多人,真来三四个人,估计要跑的人还是他。

“你不陪着佳佳,怎么又跑了出来?”

李阳淡淡的抬起头,何珊珊微微一怔,马上向上吐了吐气,吹动了留海几根头发,倒有一番别样的风情。

不过她的脸上却变的更加愤怒,大声的叫道:“你这个家伙,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陪你老婆吗?”

李阳竖起手掌,轻轻的摇了下,道:“我先声明,要跟来的是你自己,不是我让你来的,这点你一定要弄清楚!”

相处这么长时间,何珊珊的脾性李阳也算摸出个一二来,不能和她太较真,否则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何珊珊马上换了一副表情,可怜巴巴的说道:“好吧,是我自己要来的,咱们今天出去玩玩吧,别老憋在这里,无聊死了!”

“回头再说!”

李阳轻轻看了她一眼,语气依然很平淡,何珊珊马上翘起了嘴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才跑到一旁坐了下来,不在搭理李阳。

李阳不出去,王佳佳肯定就不出去,她自己一个人出去倒是可以,可结果她承受不起。

这次她来之前,老爷子可是吩咐过的,无论什么事都要她跟着李阳或者王佳佳,若是敢违反,回去关禁闭半年。

老爷子平时很和蔼,但向来说话算话,何珊珊可不会认为自己跑出去能瞒得住他老人家,老爷子那可是火眼金睛,这边发生的事,没过多久他就能知道。

“嗡,嗡!”

何珊珊坐着的旁边突然传来一阵震动声,这是李阳的手机,最新款的,还是过年后王佳佳刚送给他的礼物。

何珊珊把手机直接拿了起来,李阳打拳的时候,身上向来是不装手机的。

“司马林,司马林是谁啊?”

何珊珊很不满的嘟噜了一句,李阳急忙走过来,一把把手机从他的手上抢了过来。

电话是司马林打来的,李阳马上按下了接听键。

“李老弟,你到平洲了吗?”

电话刚接通,司马林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这次来平洲司马林和张伟都询问过李阳,李阳要单独过来,他们就没等李阳。

他们几个可都是要开车来,一千多公里,开着车也挺累。

“我昨天就到了,你们呢?”

“我们刚到,你在哪呢,要不我们找你去?”

电话那边传来了郑凯达的声音,是郑凯达抢走了电话,李阳似乎还听到旁边张伟的争夺声。

想了下,李阳轻声道:“你们别来找我了,你们在哪,我去找你们!”

“好啊,我们还在去年的那个饭店,你还记得吗,到这来找我们就行了!”

这次说话的声音变成了司马林,几个人抢电话,看来最终获胜的还是司马林,李阳摇头笑了笑,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李阳,是不是要出去?”

他的旁边,何珊珊一直竖着耳朵在听呢,李阳刚挂上电话,她就急急的问了一句。

“没错,是要出去,你想跟着可以,但一定要听我和佳佳的安排,不然的话,下面我就把你留在这,一步不让你出门!”

李阳微笑点点头,出门之前老爷子就交代过,一定要看好她,在何杰没来到之前,李阳必须要做好这一切,不然指不定出什么篓子,李阳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行,我听你们的安排,拿着鸡毛当令箭!”

何珊珊使劲的翘了翘小鼻子,很不满的说了一句,能出去她就很满意了,憋在这里很难受,这会她根本不去和李阳争论。

与陈无极打了个招呼,李阳他们便开车出了门。

车还是那辆商务车,陈磊没跟着,刘刚来开车,他们这些人出去安全方面还是让人很放心的。

至少陈无极就知道,刘刚,赵奎和海东都是特种兵,暗中隐藏的赵永陈无极没有发现,但却隐隐感觉到了,有这样的保护力量,在平洲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李阳他们去年住的酒店,是平洲最好的酒店之一,每年大公盘的时候,这里都是客满为患。

张伟和酒店老板的关系不错,很早之前便认识了,又是提前订的房间,每年都会住在这里,普通的人根本别想在这个时间住进来。

商务车直接开到了停车场,刚停好车,李阳就看见站在酒店门口的司马林等人

人还不少,足有七八个,司马林,郑凯达,张伟,王浩民,以及顾老都在,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三个稍稍年轻点的人。

这三个人李阳还有点印象,都是明阳玉石协会新吸收的成员,能跟着一起来参加平洲公盘的,那都是有一定财力的人。

对此李阳很清楚,到公盘上来不买超过十万以上毛料的人,张伟是绝对不会让他们跟着自己一起过来。

“李,李老弟!”

李阳刚下车,眼尖的郑凯达首先发现了他,兴奋的扬着手,大叫了一声,幸好他没叫出李阳的名字,不然肯定会吸引来其他的人。

这家酒店的老板很会做生意,今年公盘还没开始之前,就把玉圣李阳去年在这住过的消息传了出去,还做了宣传画,很多人为此都往这个酒店挤。

“郑大哥!”

李阳也挥了挥手,郑凯达和司马林他们马上都跑了过来,几个人见到李阳都显得极为兴奋,特别是那三个第一次跟张伟来参加平洲大公盘的新人。

“李,李老师,您好!”

一个比李阳年纪稍微大些,大概有三十来岁的男子站出来和李阳打着招呼,他还显得有些腼腆,李阳对他有些印象,这是个很早加入玉石协会的人。

这个很早,肯定要比李阳晚。

李阳还记得,有次他回家,中间去过一次翠玉轩,在那有人擦涨了一块石头,不过里面的表现不好,李阳劝说没劝成功,最终解跨了。

那个解石的人叫老高,那天还不断吹嘘和自己认识,这个和他打招呼的人,就是老高的一个朋友,当时不断的追问自己的消息。

“你好!”

李阳微笑点点头,不管怎么说都是熟人,又是老乡,现在同在外地,都感觉有些亲切。

“李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马,马坤,他在明阳公安局工作!”

张伟走了过来,首先指着刚才和李阳打招呼的那人介绍了一下,马坤在公安局上班,不过他父亲却是明阳有名的富豪,也算是个富二代,从不缺钱。

“这是司辉,在明阳开了家石板厂!”

张伟又指了指另外一个三十岁多点的男子,李阳轻轻点了下头,司辉他也见过,应该是上次回去,正好有云南人挑衅的那次,李阳只有印象,却记不住他们叫什么了。

“这是靳明,凯旋饭店老板!”

最后一个是个三十五岁左右的男子,年纪也不大。凯旋饭店李阳知道,是明阳一家中等规模的酒店,资产也有上千万,没想到老板这么年轻。

“李老师,以后请多多关照!”

靳明马上走上前握住李阳的手,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他的眼中有一股掩饰不住的兴奋,他加入玉石协会最晚,虽然上次见过李阳,但却没怎么和李阳有过联系。

这一次平洲大公盘,他是主动要求,最终才被张伟带来,终于如愿的见到了李阳。

李阳轻笑着点了下头,张伟刚介绍完,司马林就凑了过来。

“李老弟,有时间吗?咱们一起去仓库看看吧?”

去仓库挑选毛料,公盘前解几块试试手气,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传统,今天李阳在,他们几个更兴奋,有李阳跟着,想亏都不可能。

李阳是谁,那可是战胜了翡翠王,公认的赌石界第一人,这样的好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

“就是,李老弟,一起去仓库看看吧!”

郑凯达也跟着说了一句,眼中还带着点渴望,李阳稍稍犹豫了下,最后点了下头。

“仓库,什么仓库?”

何珊珊突然从身后跳了出来,大声的问了一句,王佳佳急忙拉了拉她。

张伟看了她一眼,轻声的解释道:“是赌石仓库,很多参加公盘的毛料之前都会储存在仓库内,先去挑一挑,说不定公盘开始之前就能选到比较不错的毛料!”

张伟不知道她是谁,不过跟在李阳的身边的人,任何一个都不能轻视,李阳没解释,只能他来解释了。

何珊珊眼睛猛的一亮,再次问道:“这样啊,是不是那种切开之后,有翡翠就能赚大钱的赌石?”

她不懂赌石,但李阳是赌石高手,多少都听说过一些,他们一提起,她就想起了之前所听闻的那些,忍不住问了一句。

“对,就是这样!”

张伟轻轻点了先头,脸上稍稍有些无奈,听她这么一说,他就知道何珊珊肯定是个不懂赌石的人,一个不懂的人跟着,那一定会有很多的问题询问,难怪刚才李阳不做解答了。

何珊珊的眼睛突然变的无比明亮,还使劲的点着头。

“李阳,不如我们就去这个仓库看看吧!”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里还冒着小星星,她在家听过太多次李阳赌石赌涨的事情了,在她的印象里,赌石切开就是能赚钱的,而现在的她最需要钱。

有钱,就能买好车,就能满足她的愿望。

说起钱来,何珊珊的心里则有着很多的无奈,家里人都有钱,老爷子有钱,姑姑有钱,何杰有钱,甚至李阳也很有钱。

这么多人,随便一个人都能送她辆心仪的跑车。

可惜老爷子就是不同意,老爷子不发话,这些人谁也都不敢给她买车,靠她自己的奖学金,想买辆看中的好车,不知道得牛年马月呢。

“佳佳,我们一起去吧!”

见李阳没理自己,何珊珊又拉了拉王佳佳,眼中还带着祈求,王佳佳也回头看了李阳一眼。

“好吧,那就去仓库看一看!”李阳无奈的点了点头,何珊珊立刻兴奋的跳了起来。

去赌石仓库看看,对李阳来说没什么,如果有看中的毛料,顺便买下来些也好,正好可以储存下来,以后他要学习玉雕的话,肯定需要不少的原料。

这些原料留下来,正好给自己练手。

见李阳同意,郑凯达,司马林他们也都显得很兴奋,他们一共八个人,开了三辆车,李阳也开了一辆车,四辆车马上朝玉器街驶去。

玉器街还是老样子,临近平洲大公盘召开,这里显得特别的特闹,街口就有不少的人。

下了车,李阳首先把大墨镜带了上去,这里是平洲,说不定有见过自己,认识自己的人,被人认出来的话,肯定会引起轰动。

以李阳如今在赌石界的名气,这种事极有可能发生。

十几个人,一起向里面走去,每个人还都显得很兴奋。周围一些店铺的老板看到他们,全都微笑摇摇头,公盘召开之前,像他们这样的人有很多。

很多人都把平洲大公盘期间当做赌石的乐园,那些赌石爱好者刚到这里的时候,都会带着各种兴奋和期待的心情,不过离开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有些人会继续兴奋,可以大笑着离开,不过更多的人留下的只是沮丧。

赌石毕竟带了个‘赌’字,靠赌石赚钱的人不是没有,但十赌七输,真正能做到赚钱的还是少数。

赌石仓库不远,转过了条街就到了,刚走过去,众人就听到一面喧闹声,声音是从解石区那边传来的。

那个解石区李阳还有很深的印象,去年连续的金丝种翡翠就是在那解出来的,还创下了一个记录。

喧闹声很大,慢慢又落了下去,众人都站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解石区出现那么多人一起的喧闹声,只能说明一件事,那里有人赌涨了,还是很好的大涨,不然不会吸引那么多的人。

“老郑,李老弟,要不要先去看一看?”

司马林回过头来,小声的问了一句,选毛料随时可以去,可这种大涨却是错过了就没了,每个喜爱赌石的人,都喜欢看这种大涨的解石过程。

郑凯达没说话,直接看向了李阳。

“也好,先去看看吧!”

李阳轻轻点头,别说他们了,就是李阳自己的心里也有着一股好奇,自己解涨,和看别人解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好嘞,咱们先去看看,一会再去挑毛料!”

司马林大叫一声,他们几个意见统一了,其他几个人更不会有意见。何珊珊有意见提出来也没用,不跟着他们,她连赌石仓库都进不去。

解石区还是老样子,此时里面有不少的人在,比上次李阳他们在这里解石的时候人还多。

这么多人,主要都集中在两台解石机旁,那里最少聚集了三四百人,很多人都站的老高,翘着脖子往里面看。

看到这一幕,司马林他们几个都忍耐不住,快步朝那边走了过去。

“跨了,跨了啊!”

他们还没走到,人群就爆发出一阵惋惜声,司马林稍稍一愣,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听这几个人叫的声音就能知道,里面有人赌跨了,不过赌跨刚才怎么还会有那么大的喧闹声,这让众人的心中更加的好奇,更想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一让,里面,里面是怎么回事?”

站在外围,怎么都看不到里面,司马林急的大叫,还抓住外面的一个人大声的询问着。

郑凯达聪明点,也理智点,马上带着马坤他们几个跑到远处去搬椅子,站的高一些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李阳的嘴角则轻轻的上扬了一分,特殊能力打开,里面的一切情况马上都显露了出来。

在他的旁边,被司马林抓住的那个人也开始给他们讲述里面的情况。

这人没挤进去,但一直都在这里,里面所有的事都有人传播出来,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倒是非常的清楚,而且他讲故事的能力很不错,说的活灵活现的。

在这里面,有两伙人正在对赌。

一伙人来自浙江,年纪都不大,最年轻的个才二十多岁,解石的人就是他。

另一伙人年纪稍稍大一些,但也大不了哪去,都是三十冒头的人,这两伙人年轻气盛,碰倒一起互相不服气才引起这次对赌的。

两伙人约定的是三局两胜,输的人要输一百万,还要把解出的翡翠输给对方。

这一百万他们都拿了出来,找了公证人压在了那里,公证人是这里一个很有名望的老板,倒也能服众。

刚才他们都已经对赌过一轮了,两边的人全都赌涨了。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解出了块很不错的金丝钟翡翠,还是上等的金丝钟,价值不低,最少也得两百多万,直接获得了第一轮的胜利。

现在进行的第二轮,这个年轻人竟然又擦出了冰种的窗面,颜色还是非常纯正的阳绿,刚才的喧闹声是因为这块冰种翡翠而发出的。

另一伙人的赌石却解跨了,还是刚刚解跨的,李阳他们到的时候众人正在为他们惋惜。

弄明白怎么回事,司马林却更显得心急了。

对赌啊,自从李阳和翡翠王在缅甸公盘对赌之后,赌石界这种两人对赌的事就经常发生。

很多人对赌的条件也都和李阳与翡翠王那次相似,谁输了,自己解出的翡翠就归获胜方所有。

有些人还会另加点彩头,像面前的这两伙人就是,加了一百万的彩头,敢拿出一百万来赌,证明这两伙人都是不差钱的主,这样的对赌才更精彩。

不然的话,也吸引不了这么多的人。

郑凯达跑回来了,还带了好几个长凳,司马林马上跑了过去。

李阳则轻轻摇了下头,里面的一切,刚才他就已经完全看到了。

特殊能力进化之后,这点距离根本算不得什么,里面两台解石机的情况都被李阳看的一清二楚,一台解石机正在擦着窗面,窗面上的确露出了冰种阳绿翡翠。

擦石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此时满脸的兴奋。

另一边有三个人,他们切的是块十来公斤重的半赌毛料,毛料有擦开的白雾层,他们是沿着雾层切开的皮壳,可惜切开之后里面全是碎玉。

这一刀,的确是切跨了。

这台解石机前有三个人,三个人脸上都带着无奈和凄凉,这块毛料再输的话,这轮对赌等于他们提前输掉了。

郑凯达和司马林他们都站在了长凳上,终于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那擦石的年轻人已经停止了擦石,直接架起了切割机,他这块毛料擦除的表现很不错,如今皮壳表现已经被他擦了出来,完全可以下刀切割。

“李阳,你怎么也不急啊,我们怎么才能进去看呀?”

何珊珊突然使劲的拉了拉李阳,刚才她一直想钻到里面去,可惜这么多人根本不可能给她这个机会,有热闹看不到,何珊珊这会也急了。

李阳稍稍一愣,马上又笑了起来。

他能看到里面的情况,自然不会着急,这两台解石机解石的人都挺有意思,这次的对赌若是按照翡翠价值来计算的话,那这会还真不好说谁输谁赢。

“你笑什么?”

何珊珊猛的翻了翻白眼,李阳其实是在想里面的情况,可惜被他认为是在笑自己,这让何珊珊更郁闷,更生气了。

李阳马上回过头,轻声问道:“你真想进去看?”

“废话,站在外面有什么好的,难道你不想进去看?”何珊珊很不忿的撅起了小嘴。

“那好,我有办法让你进去,不过你要配合我!”

李阳嘴角又上扬了几分,王佳佳回过头来,惊讶的看着他。

“你真有办法?快说吧,怎么配合你?”何珊珊稍稍一愣,很快又兴奋的叫了起来。

李阳对她有了了解,她对李阳同样了解了很多,至少她知道,李阳从没说过大话,说到的一般都能做到。

…………

六千字大章,第三更和第四更合为一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