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有绿,出绿了【第三更】

站在解石机前,李阳又自嘲的笑了笑。

本来是看热闹的,这下可好,把自己看进去了。等回去之后,不知道老爷子会怎么训话,李阳现在开始后悔,当初干嘛答应带何珊珊一起出来。

周围人又多了不少。

对他们来说,换谁对赌并不重要,他们要看的是对赌的过程。

李阳接手,加上他之前签下的一千万支票,那等于赌资从一百万直接升到了一千一百万。抓赌的警察来的话肯定能抓个大炮,不过谁都明白,警察不会往这边凑的。

敢直接拿一千万出来赌的人,有简单的吗?

“滋滋!”

年轻人重新带好眼镜,按下切刀,他刚才切了一半休息了下,正好听到了李阳所说的话,这才引来后面的事情。

这一刀还没切完,不过只要继续切下去就行了,很快就能揭晓里面的情况。

李阳没换眼镜,依然带着他的大墨镜,轻轻的抚摸着这块毛料的皮壳。

这是块很不错的水翻沙皮壳毛料,带淡淡的水锈色,皮壳表面还有很好看的松花,松花呈蛇纹状,这是非常不错的表现,

整块毛料呈长方形,差不多有十公斤重,原来有擦开的巴掌大的窗面,这样的毛料价值最少也得三四十万。

不过现在第一刀就切跨了,还切出了碎玉,整块毛料的价值马上掉了十几倍,现在三四万都不值,两万往外卖都会有人考虑。

周围一些人为此还笑李阳,这样的毛料也敢接受,感觉他就是个冤大头,有钱没地方花的花花公子。

“李哥,要不要我们帮忙?”

赵奎走了过来,刘刚在王佳佳与何珊珊那边,李阳的身边只有赵奎和海东,另外还有跟进来的马坤与靳明两个明阳玉石协会的成员。

李阳微笑摇摇头,道:“你们不用了,马先生,靳先生,两位能不能帮个忙?”

“啊!”

马坤,靳明都猛的愣了下,马坤还伸出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颤声道:“李,李先生,您是说我们吗?”

李阳微笑着点了点头,马坤和靳明不管怎么说都是熟手,赵奎和海东见过他解石,但却没上过手,再说这里人那么多,让两人保持警戒更好。

李阳对自己的安全问题从来没放松过。

这样一来,想要快速解石,就只能让马坤他们帮忙了。

“没,没问题!”

靳明慌忙点着头,急忙站在了李阳的身边,给李阳帮忙打下手,这可是莫大的荣幸啊,他要拒绝那才是个傻子。

马坤也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一股傻笑,别人不清楚眼前这个带墨镜年轻人的身份,他们可是非常的明白。

这可是玉圣啊,南王北圣,如今的人都知道,北圣比南王还要更胜一筹,是公认的赌石界第一人,就凭那什么房地产公司的总监,压根就不是李阳的对手。

两人很快站好了位置。

站在椅子上的司马林和郑凯达顿时傻眼了,他们一开始是有椅子站着,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可也正因为这个椅子让他们失去了挤进去的机会。

此时看到马坤二人站在了李阳的身边,要给李阳打下手解石,两人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早知道,那就一直跟在李阳的身边,现在站在李阳身边的肯定是他们俩人,和李阳一起解石啊,这可是很久都没有发生过的事了。

别的不说,能沾沾李阳的好运,接下来的公盘也会大有收获的啊。

只可惜,现在说这些全都没用了,两人又下来使劲的挤了一次,除了挨了几句骂,最后又硬生生的被挤了出来,懊恼的站在一旁。

“李先生,怎么切?”

马坤显得很兴奋,靳明亦是同样,这个机会可是非常的难得,此时的他们要好好的享受每一刻,这以后将是他们骄傲的资本。

等回去之后把这段经历说出来,不知道有多少朋友会羡慕死他们呢。

“切?我们先不切!”李阳微笑摇摇头,直接架过来了砂轮机,马坤和靳明脸上都露出了惊讶。

这块毛料如今只有一个切面,还都是碎玉,按照正常逻辑的话,应该继续切下去才对,最好从中间去切,切过之后,毛料里面具体的情况就能知道了。

切出碎玉,不一定整块毛料都是碎玉,不过能切出真正翡翠的可能性也不高,这也是这块毛料一下子变成不值钱的重要原因。

看着李阳架来了砂轮,周围人的议论声更大了。

李阳没理会周围人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那年轻人,直接固定好毛料,用砂轮开始擦着切面上的碎玉。

“这?”

马坤和靳明再次瞪大了眼睛,李阳选择擦石也就算了,大家都以为他是想再擦出个窗面来看看,这样虽然浪费时间,但也是个办法。

可李阳竟然直接才碎玉那擦了起来,谁都知道,碎玉是没用的东西,碎玉之下能出翡翠的可能性也是非常的低,就是个新手也不会选择上去来擦这样的地方。

周围很多人议论的时候,还都指着李阳,说着自己的见解。

所有的人,说法都是惊人的一致,此时没有一个人看好李阳,大家都认为李阳是个不懂的人,这场对赌,基本上能断定是李阳输了。

一千多万那,就这样丢出去了,这些有钱的富二代还真不把钱当回事。

很多人心里还在发酸,一千多万,是很多人所有的身家了,甚至很多人还没这个身家,见别人只是拿出来当做彩头,这些人心里自然有些不平衡。

“哗啦!”

旁边年轻人的毛料终于切开了,他这块毛料也不小,有六七公斤重,白盐沙皮壳,表现很好,又擦出了冰种窗面,原本的价值可能五十万,有了那个冰种窗面之后瞬间增值到了百万以上。

此时只评价两人的毛料,价值就是极为不对称的。

李阳的毛料只剩下了两万的价值,这边却高达百万,这也是众人极不看好李阳的原因之一。

“哗!”

年轻男子旁边的人帮着冲净了切面,年轻人正微笑的脸瞬间僵硬在了那里,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跨了!”

“怎么可能啊,这么好的毛料也跨了?”

“碎玉啊,又是碎玉,他们的毛料都中诅咒了吗?”

周围的人马上变的沸腾了起来,喧闹声又传出了很远,吸引了更多的人过来。

年轻人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抽动了几下,他面前的毛料,两个切面都有翡翠,但却是没有价值的碎玉,他这一刀的结果和刚才那边差不多,同样是次大跨,同样切出了碎玉。

“就算是跨,我也能赢你们!”

年轻人突然咬了咬牙,把砂轮换上,准备擦石。

他这块毛料有个擦出来的冰种窗面,只要能解出一定的冰种翡翠,就能赢得了李阳那边的碎玉,毕竟冰种阳绿翡翠的价值很高。

周围人虽然哗然,但依然看好他,也正是因为这点。

“唰唰唰!”

年轻人的砂轮转动了起来,两边都在擦石,很多人边看边议论,今天这对赌变的更有意思,别的不说,两块毛料在对赌的时候都切出了碎玉就不多见。

“佳佳,他这是不是输了?”

何珊珊使劲的抓住王佳佳的好,大声兴奋的问了一句,她对李阳是有很大的信任,不过毕竟赌那一千万的人是她,她自己的心里可是很忐忑的。

真输了,这钱不需要她还,老爷子可以帮她还了,但她被禁足是肯定的。

这个禁足,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不是,还没出结果,不过他这一刀切跨了,就没有那么高的价值了!”

王佳佳笑着摇摇头,轻声的解释了下,她跟随李阳这么长时间,赌石上基本的常识早就了解,不止是她,一旁的刘刚也是看的明明白白。

刘刚的嘴角此时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李先生,跨了,他们跨了?”

马坤很兴奋的叫了一声,一开始对赌他也不看好这边,对那年轻人的冰种毛料能获胜的看法很高,同样不看好李阳的选择的这边。

不过他对李阳是有着很大的信任,但信任阻止不了他的担忧,刚才他是一直都有着担心。

此时这股担忧则没了,玉圣不愧是玉圣,那边已经切跨了,他相信自己这边一定能赌涨。

李阳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擦着面前的碎玉切面。

“绿,绿,李先生,有绿,出绿了!”

一旁的靳明突然大喊了一声,马坤顾不得去看李阳,急忙朝着靳明手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碎玉下层一点的位置,露出了淡淡的绿色,这绿色还不太明显,但看起来很正,等擦出来相信差不到哪去。

靳明的叫声,也吸引住了周围其他的人。

在这围观的都是懂行的人,很多人也都看到了那点淡绿色,每个人的脸上还都露出了惊讶。

何珊珊听到这边的喊话,马上拉着王佳佳又跑了回来,李阳解出的毛料结果如何,可关系着她这一次的豪赌。

输了的话,接下来一年的时间估计都别想出门了。

赢的话,虽然也会挨罚,但却是她能接受的范围。最重要的是她渴望得到这笔金钱,自己有了钱,她就可以买下那心仪已久,早就想弄到手的汽车了。

……

第三更,还有一章,小羽吃点东西就会继续码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