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初到云南

七天之后。

陈无极亲自到机场来送李阳、

这七天是平洲大公盘的时间,同样是李阳与陈无极在一起的时间,云南那边催的太急,而李阳不走,霍斯先生也不走,可把云南那几名工作人员急坏了。

这种情况下,李阳自然不会为难这些人,等公盘结束,就答应前往昆明。

拜师之后,这几天李阳一直都和陈无极在一起,跟在陈无极的身边学习基础的玉雕常识,李阳有太极功的根底,手上又有昆吾刀,上手很快,简单的阴阳纹已经能雕刻出来。

不过想要学有所成,真正有一番成就,还需要艰苦的努力。

这点洪老倒是没有说错,玉雕需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锻炼,没有运气可言,李阳的特殊能力也能帮忙,但只能帮李阳细微的矫正,无法让李阳一步登天。

即使如此,李阳的进步也是飞快,让洪老和宋老他们都大肆的感叹。

几个人对陈无极更加的羡慕了,只看李阳的进步速度就知道他未来肯定有了不起的成就,哪怕李阳起步晚,但他一天顶别人十天,甚至更多时间的进步,足以弥补掉一切。

“李阳,我们走吧!”

王佳佳挽住李阳的胳膊,轻声的说道,他们已经进了机场,就要登机了,陈无极则在外面,此时估计已经上了车返回别墅。

“好!”

李阳轻轻点头,又回头看了看,脸上还带着点无奈。

这次去云南,是应邀参加云南举行的国际古文化展览节,不过他身边跟的人可不少。

除了刘刚他们之外,何珊珊与何杰都跟着,何杰是公盘当天下午到的平洲,没能赶上之前的宗师大会,为此还后悔不已,最后自己缠着李阳,总算见识了一次黑龙手镯。

看到黑龙手镯的神奇之后,何杰也大叫神奇,对陈无极表现的极为尊敬,看他的样子,根本猜不出他是京城来的公子哥。

何杰的身边,则是桑达拉,他本来就是来找李阳的,这次李阳要去云南,他索性也跟来了。

对他来说,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和李阳打好关系,只要在李阳的身边,他哪怕一年不回去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桑达拉的旁边,跟着的则是安文君。

这次的平洲大公盘,李阳中间也去凑了凑热闹,自己挑选了一批毛料,这些毛料都被他储存在了陈无极那里,以后解开之后获得的翡翠可以让他练手。

这些毛料,绝对是百分之百的赌涨。

如今的李阳也不需要担心别人会怀疑什么,他挑选的毛料全部赌涨大家最多是吃惊和感叹,不会有人怀疑什么,这就是实力的作用。

玉圣李阳,有这个实力。

安文君这次亲自跟来,就是想着用股份把李阳拴在安氏的战车上,在这期间她找机会和李阳提了一次,可惜李阳没有同意。

安氏的股份是很值钱,不过现在的李阳并不缺钱。

特别是桑达拉向他汇报了最近矿脉的收入,李阳手上更加的不缺钱了。

超大型矿脉刚刚开采没有一年,去除前期的投入,如今盈利还很少,今年预计盈利最多就是七八亿人民币。

不过这是前期,还是因为有大笔投入的缘故。

即使如此,七八亿人民币,李阳也能分两亿多的红利,想当初李阳一共投资也不过十来亿,第一年就分了两亿多,这已经是个很了不起的数字了。

况且第一年的投入大,之后的几年不需要那么那么大的投入,分红更加的可观。桑达拉简单的分析过,三年,三年之内李阳可以收回所有的成本,还能再多赚高达十几亿的利润。

这还只是头三年,这座矿脉可是能开采十年以上的,也就是说,只是矿脉的收入就让李阳能够获得上百多亿的纯利润。

一本万利,实实在在的一本万利。

这种情况下,李阳自然不在乎安氏那一点的股份,况且安氏给出的股份只是干股,不可转让不可套现,只有红利可分。

这也就是说,安氏现在看李阳还有利用价值,一旦李阳没了利用价值,这些股份能不能在他的手上还是个未知数。

这些安文君都非常的清楚,不过董事会的决定她无法改变。

能让董事会同意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拉拢李阳,对她来说已经很不容易,剩下的只能让她来继续努力,好在这次平洲公盘又有了大收获,让她有时间跑出来,跟在李阳的身边想办法做做工作。

所有人上了飞机,几个云南负责来接霍斯先生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他们都回头看了看李阳,这次他们不仅接到了霍斯先生,还把李阳一起接到了云南,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大功一件。有了李阳和霍斯先生在,他们这次的活动也能提高不少的影响,几个人的嘉奖是肯定少不了。

云南机场,出站口站着不少的人。

除了云南省文物局,云南省博物馆的人之外,还有好十来名国内有名望的专家。

白铭,毛老,蔡老师等人赫然都在。

这次的古文化展览节,他们都收到了邀请函,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国内著名的马老师也会来,马老师是国内第一家私人博物馆的创造者,在国内古玩界也有着极高的威望。

很多专家,其实都是马老师间接请来的。

白铭几个人就是这样,他们都提前好几天来到了昆明,借助这次国际古文化展览节,云南电视台特意开办了一期特别的节目,他们几个都是来录制节目的。

这期节目,给他们的润笔费可不低。

专家也是人,需要五谷杂粮,有这样赚钱的机会大家都不会放过,况且这次云南电视台真的很大方,比在央视拿的钱还要多,自然让大家满意。

“李老弟!”

白铭突然大家了一声,站在出站口的众人精神马上都集中了起来,出站口那里走出来了一行人,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李阳和霍斯先生。

两人正说说笑笑的向外走来。

霍斯先生第一次到云南,其实李阳也是,他以前乘坐专机飞往缅甸的时候在这里停下加过油,可李阳从没下过飞机,踏上云南的土地还是第一次。

“霍斯先生,李先生,您二位辛苦了!”

云南这边的接待人员快步走了过来,他们的速度比白铭还要快,李阳与霍斯先生刚出来,他们就站在了二人的面前。

这几个工作人员说的是汉语和英语双向语言,这还是一位工作人员灵机一动说出来的,他们也没想到李阳与霍斯先生会走在一起。

对这些工作人员来说,接人也是个要用心工作,他们要考虑的比白铭等人多的多。

“李老弟,我决定了,以后我就跟在你的身边,哪怕当个跟班也成,你别想赶我走!”

白铭则没管那么多,直接凑到李阳的身边,还很‘幽怨’的看着李阳。

陈无极成为宗师,并且收李阳为徒的事在全国都已经传开了,那时候白铭还在北京,本想直接去平洲找李阳,无奈和云南这边电视台约好了,只能先到这边来。

别的不说,陈无极那件宗师之作可是牵动着他们每个人的心。

跟着李阳,就是白铭也见过不少的神器,可是当今时代做出的国宝神器还从没有见过,陈无极那件黑龙手镯,早就被传上了天。

“行啊。你只要愿意跟着我不反对!”

李阳笑呵呵点了点头,白铭发酸的样子还挺有趣,白铭就是这样一个人,直爽,有什么表达什么,从不做什么掩饰。

“这是你说的,我真的不走了!”

白铭马上接了一句,直接跟在李阳的身后,一副跟定你的样子,让身边的几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先不说白铭拖家带口的,就是他那博物馆也让他放不了心。

其实白铭的博物馆并不赚钱,每年白铭还要额外去赚钱往里面倒贴,不过那是他的心血,是他的成果,他自己不愿意放弃。

博物馆若是赚钱的话,白铭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到处接活了。

正因为如此,让白铭在行业内有着很高的名望,称之为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很多老前辈也都佩服他,一个不赚钱的博物馆,想真正维持下去,绝对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

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证明,白铭开博物馆绝对不是为了钱。

他那博物馆的地段很好,有开发曾经商愿意出一千万让他搬走,他都没搬,白铭真想赚钱的话,把博物馆一卖,他的身价立刻可以翻上好几倍。

说到底,还是白铭心里放不下。

那博物馆只是展览瓷片,人气并不旺,但却是他的孩子,让他根本无法割舍。

“李先生,您好!”

一个微微发胖,笑起来很和蔼的男子走到李阳的面前,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马老师,您好!”

李阳微笑伸出手,白铭的博物馆不赚钱,纯粹是在坚持,不过眼前这人可不一样。

马老师是古玩界第一个开创私人博物馆的人,也是目前最成功的博物馆,都在北京,但白铭的博物馆根本没办法和人家相比。

不仅如此,马老师和国内众多博物馆也都有着极好的关系,很多博物馆都有他捐献的文物。

这是一位真正的收藏大家,也是位鉴定大家,国内一流专家,不过之前的交流会马老师因为在国外并没有参加。上次多伦多鉴宝大会他接受了邀请,同样有事不能去,和李阳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许多。

严格算起来,这其实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