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第九九七、九九八章 玉器厂【第三、第四更】

“亲爱的李,快来,来看看这幅画!”

刚走到酒店大厅,休息区那边霍斯先生就大声的向他挥着手,在霍斯先生的旁边还有十几个人,除了他带来的人之外,其余还有好几位一起来参加活动的专家。

马老师就在里面。

李阳是和白铭他们一起下来的,刚才他和霍斯先生联系之后,对方就让他马上到酒店大厅来,电话里面,李阳还听到了不少别人说话的声音。

这次的电话,霍斯说的是英文,没去说他那蹩脚的中文了。

几个人,一起向休息区走去,看到李阳过来,周围那些围着的人主动让开了位置。

“这是?”

面前休息区的桌子上,摆着一幅绢本古画,这是一幅水墨画,画的是观世音。

这幅画和普通的宗教佛像画不同,画的人物更贴近于现实,观音大士非常的和蔼,平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连花瓶。

面前的观世音,更像是普通的民间女子,若不是她脚下的麒麟兽非常的威武,根本让人看不出这是一位神仙。

在画的一角,还有着‘李伯时画’四字繁体书款,李阳,毛老他们仔细看过这画之后,脸上的神情都有些微动。

这是一副很好的李伯时作品,李阳悄悄打开特殊能力,的确是李伯时的真迹。

李伯时是北宋著名画家,尤擅白描,是当时白描画法的第一人,他也是古代一位有名的绘画大师,传世作品也不多。

这幅画,就淋漓尽致的体现了他白描绘画的功底,观世音那和蔼如凡的样子,是在别的画中所见不到的。

“这是马先生今天逛古玩城的收获,马先生的眼力,真让人佩服啊!”

霍斯先生在一旁慢慢的解释道,他今天上午也没有留在酒店,马老师特意陪着他去古玩城转了一圈。

霍斯先生与马老师也是旧时,霍斯先生在美国也有自己的博物馆,和马老师的博物馆有过互相的交流。

在古玩城,霍斯先生买了一些小东西,都是真品,但价值并不高,纯粹是留作纪念。

倒是马老师意外的遇到了这幅李伯时的真迹,他当时就毫不犹豫就买了下来,这幅画花了他二十万。

这个价格不算低,但和画真正的价值没办法相比。

这幅画,最低也在两百万以上。

特别是现在国内书画市场上,古画一直在回暖,放上一段时间的话,这幅画的价值有可能还会更高,甚至能超过李阳手上的汉代玉佩。

不管怎么看,马老师这二十万都是捡了个漏。

买了这幅画,马老师的心里也非常的高兴,很快和霍斯先生一起返回酒店。在回到大厅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几位朋友,这些朋友一听说马老师捡了漏,马上都要看一看,这才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没想到马老师也捡了个大漏,老祖宗们经常告诫说,不可骄傲自满,古人诚不可欺也!”

白铭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今天也捡了漏,本来很是沾沾自喜,想好好的炫耀一番。

可惜他先是在房间被李阳打击了一次,这到了大厅,又被马老师打击了下,这会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自傲的心情,留下的只是感叹。

白铭的话,也让周围几个人露出了疑惑,大家互相都认识,很快就追问了起来。

得知白铭和李阳今天都捡了漏,周围的人顿时都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他们。

一个人捡漏那还好说,那是运气好,两个人,三个人都捡了漏,还是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捡的漏,捡的都是超过百万的大漏,这就有些邪门了。

平时他们经常在一起参加各种活动,也从没有出现过在一个地方,同时有三人捡漏的事。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像看妖怪似的的看着他们三个人。

在他们的心里,还带着重重的感叹和嫉妒。

他们这些人,有很多是来了很多天的专家,之前也出去转悠过,到过李阳所去的很烂的古玩街,也去过马老师今天买下古画的古玩城那里。

甚至一些人去过盘龙寺,好好的上过香。

可他们都没李阳,白铭和马老师他们这样的好运气,别说大漏了,他们就是连小漏都没遇到几个,有几个人是买了一些东西,都能增值,但都是几千块钱的小玩意,增值的幅度也非常的有限,和李阳他们这样的百万大漏根本没得比。

“有人说好运气会传染,也不知道你们三个到底谁传染给谁了!”

有人感慨的说了一句,古玩界的前辈们也都相信运气,捡漏就需要运气,今天他们三个人的运气,的确让人嫉妒。

他的话,惹来周围很多人的赞同,大家都不自然的点着头。

“马老师,你们今天一定要请客,好好的请,咱们来了这么多人,就你们三收获最大了!”

又有人说了一句,这人和李阳不是太熟,但和马老师的关系很不错,他说话的时候还带着毫不掩饰的酸味。

这会别说是他,旁边那些工作人员心里也都有些发酸。

他们还在想着,最近昆明是不是连降大漏,他们是不是也出去碰碰运气,说不定也能遇到一次百万大漏。

对请客,李阳没有反对,直接爽快的答应了。

他本来就要请,多请几个人也没关系,大家毕竟都是认识的人,只是平时来往少一些,正好还可以加深加深感情。

他从何老那出师之后,未来就要靠他自己来闯了。

多和圈子内的人建立一些良好的关系,对他的未来没有坏处,哪怕此时他已经有了极高的威望。

本来李阳只订了一桌,不过吃饭的时候却来了四桌人。

桑达拉和安文君也都来了,他们对李阳低价买下的汉代玉佩没有任何的惊奇,倒是对今天上午有三个人都捡了大漏赶到很惊讶。

两人不是古玩界的人,但也知道捡漏的艰难。

这就好像,有三个不同的人一起参加某个活动,然后在同一时段,都解出了玻璃种翡翠一样,这样的机率小的几乎无法统计。

这样的事,在平洲公盘也没遇到到,上次李阳和邵玉强同时解出玻璃种已经是个记录了。

从这样的比较中,也足以看出这种巧合有多不容易发生,难怪有人直呼邪门了。

吃饭的时候,李阳三人都被众人灌了酒,白铭早早败下了场,被人抬着回了房间,马老师聪明一些,拒绝了很多能推掉的酒,不过最后也喝高了。

只有李阳一个人没事,反而让两个主动灌他的人自己败退,他的酒量也镇住了所有的专家,一些和他不太熟悉的专家,对李阳都有了极好的印象。

中国人,很多关系其实就是在酒桌上建立的。

午饭之后,上午有三位专家都捡了百万大漏的事迅速在这次参加活动的专家那里传开了,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直接后果就是下午有不少的专家都没留在酒店,全都跑出去了。

每个人都想出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也遇到这样的好运气,捡漏可不仅获得经济上的收益,对他们的名声也有着极大的帮助。

一流专家交流会,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检漏。

李阳下午没有去这些地方,而是和桑达拉一起去拜访了一个人。

昆明郊区,有一片很漂亮的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相传这里的别墅价格直逼广州,上海等一线城市。

具体价格普通老百姓不知道,但他们明白,这里的别墅他们一辈子都别想买得起。

昆明的气候非常的不错,这片别墅区又是昆明城最佳的位置,冬暖夏凉,价格想低也低不下来,车子开在那充满着春意的山道里,连李阳都有一种想要在这里买房子的冲动。

车子最后停在了一个带有明显古朴色彩的别墅前。

这栋别墅的建筑带有二三十年代的风格,虽然有些复古,但却没有那种特意的感觉,仿佛这栋房子就是从二三十年代传下来的一般。

那股历史的沧桑感非常的鲜明。

当然,从二十年代传下来根本不可能,因为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一大片荒地,没人会在这里建造这么好的房子,只能说建筑师做的很不错,都是建筑师的功劳。

“到了!”

桑达拉下了车,稍稍有些激动,今天他们要来拜访的是一位前辈,一个让桑达拉都要敬仰的前辈。

李阳的脸上也带着笑容,看着铁质大门,走到旁边按响了门铃。

下午陪他出来的除了王佳佳和赵奎、海东之外,只有桑达拉了,何杰中午喝的也不少,他可没有李阳那解酒的特殊能力,这会回房间休息去了。

至于何珊珊,同样被上午三人捡漏的事刺激了,下午又自己跑出去闲逛,看看能不能也遇到次大漏。

李阳劝她不听,只能让刘刚先跟着她,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自己这边有赵奎和海东就够了,他们下午是拜访,又不是到危险的地方去,加上还有暗中的赵永他们在,安全绝对没有问题。

刘刚一开始还不同意,最后还是李阳搬出老爷子来,才让他跟着何珊珊离开。

“李阳,你来了!”

按下门铃没多久,大门便打开了,穿着蓝色衬衫的翡翠王马老先生从里面走了出来,笑呵呵的看着李阳。

李阳这次来拜访的人,就是这位老前辈。他比李阳回来的还要早,早在平洲的时候,马老先生就对李阳提出过邀请,到昆明的话,一定到他这里来坐一坐。

“马老先生,您好!”

李阳微微低头,在赌石上他是赢过眼前这位前辈,但他是使用特殊能力赢来的,他真正的水平,和这位老前辈差的还很远。

况且这位前辈的品质,的确值得人敬佩。

“马老先生,打扰了!”

桑达拉恭敬的弯了弯身,因为立场的关系,翡翠王没帮桑顿家族赌过矿,不过双方的关系并不差,更不用说还有桌老这个链接的纽扣。

“桑达拉也来了,都先进来,我们里面聊!”

翡翠王大笑一声,招呼着李阳和桑达拉他们进去,周围的一些佣人则很奇怪的看着李阳和桑达拉。

翡翠王很多年都没有亲自到门口来接过人了,哪怕是市里的领导来,他也只是在客厅等着,今天来的这两个年轻人,竟然让他老人家亲自出来,这些佣人们心里都很惊讶。

李阳要来的事,只有翡翠王自己知道,并没有对这些人去说。

况且这些人也只是听过李阳的名字,对他和翡翠王之间的事不太了解。翡翠王家里的佣人们平时都在家里,对赌石上的事关注的并不多,翡翠王雇佣这些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不懂赌石的人。

他们听过李阳的名字,还是因为之前邵玉强多次来过,提起过的原因。

客厅内,翡翠王亲自冲泡咖啡,李阳到昆明的事,他昨天就知道了。

“李阳,尝一尝,这是正宗的牙买加蓝山咖啡,朋友从那边给我带来的!”

泡好咖啡,翡翠王直接端了过来,给李阳他们每人都倒了一杯,赵奎和海东都有,不过两人没喝,只是静静的站在李阳的身旁。

“谢谢,马老您平时的日子也很休闲啊!”

李阳接过咖啡,又四处打量了一番,翡翠王这栋别墅的环境非常不错,外面看起来很仿古,里面又带着一种很阳光的现代气味。

客厅的墙还是透明的钢化玻璃做的,从里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小花园,别有一番滋味。

“哈哈,老了,走不动了,在家也就只能收拾收拾自己的小窝!”

翡翠王大笑一声,显得很开心,这栋别墅也是他的一个骄傲,很多东西都是他亲自设计出来的,对他来说不比那些赌石上的成就差,特别是老了之后,他对这里的居住环境更为满意。

“爸,听说有客人来了!”

门外突然走进来了一个四十所岁样子的中年男子,进到客厅就大叫了一声,同时很疑惑也很好奇的看着李阳。

翡翠王眉头瞬间凝结在了一起,不过马上又舒展开了,他笑了笑,轻声道:“俊涛,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一位忘年交,李阳李小友!”

李阳?

进来的男子猛的愣了一下,死死的盯着李阳。

他是翡翠王的儿子,自然和那些佣人们不一样,李阳这个名字他可是听过不知道多少次。

不仅在翡翠王这里,在其他地方他也没少听过,他目前经营着几家玉器厂,也有自己的赌石仓库,是昆明比较大的一个玉器商人。

他也看过李阳和翡翠王对赌的视频,视频上的李阳不是很清楚,但和眼前的年轻人还是有着七八分的相似,能看出就是同一个人。

认出李阳之后,他的心里更吃惊了。

他是翡翠王的最小的儿子,在他的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哥哥一个在经营珠宝公司,另外一个则在国外,做的也是和玉石有关的生意。

有翡翠王这棵大树在,三个儿子现在的生活都很不错,可惜的是他们都没能在赌石上继承翡翠王的衣钵,不然的话翡翠王也不会收下邵玉强这个徒弟了。

“李阳,这是我不成器的小儿子马俊涛,目前做点小生意!”

翡翠王又说了一句,马俊涛这会也反应了过来,马上走过去和李阳热情的打着招呼。

他是刚刚从外面回家,正好听家里人说有客人来了。

本来他还没怎么在意,不过家里佣人对客人的介绍让他留了心,很年轻的人,还往翡翠王亲自在门口去接的人,这让他的心里有了些疑惑。

对自己的父亲他可是非常的了解,翡翠王是个性子很傲的人,一般的人,不能入他眼的人,根本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在这种疑惑之下,他忍不住好奇心,索性直接来到客厅看一下。

等父亲介绍过之后,他才明白为什么这个年轻的客人,会得到这么高的待遇了。

玉圣李阳,他怎么也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和父亲齐名的李阳,同时他对李阳的年轻,也是无比的感叹。

一个看起来像是大学刚毕业的人,竟然是赌赢了他的父亲,被称为赌石界第一人的那个天才,看他的年纪,这个天才之称还真是当之无愧。

马俊涛很自觉,和李阳打过招呼之后,便直接离开了。

他进来只是满足好奇心,不过知道来的客人是李阳之后,他的心里又有了别的想法。

背靠大树好乘凉,正因为有翡翠王在,他们兄弟几个的生意才会那么好,让他在昆明也有着极高的影响力。

但翡翠王的年纪毕竟大了,现在还能镇得住场面,等过几年,等他真老的不能动了,或者更严重一些,谁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生意场上向来如此,更何况他这些年的生意也得罪过不少的同行,不得不多想一些。

若是能拉上李阳这条线,那结果自然不同,李阳很年轻,年轻的有些可怕,只要有这层关系在,他在昆明同样是最大的玉器商,是别人不敢得罪的人。

至于怎么拉拢这层关系,还要靠他自己。

他的这些想法,其实翡翠王都知道,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小儿子是个精明的人,肯定会想到这些来。

对此翡翠王的心里有些无奈,但他更明白这是现实,长江后浪推前浪,未来势必是李阳的天下。

自家的子女以后和李阳有着良好的关系,也是他所想见到的。

所以他才会把儿子主动介绍给李阳,作为长辈,他同样要对自己的子孙后代着想,邵玉强在短时间内还是无法和李阳相抗争。

即使邵玉强真正成长起来,他也无法撼动李阳的地位,最多以后和李阳齐名罢了。

聊了半个多小时,翡翠王又带着李阳参观了他的别墅。

别墅的前面是花园,后面还有露天游泳池和葡萄园,夏天的时候,翡翠王最喜欢躺在葡萄树下纳凉看书,这里种出的葡萄也是绿色无污染,非常的美味。

这些东西,让李阳和王佳佳看的是羡慕不已。

他们甚至想着回到北京把高尔夫球场给拆了,也做成花园和葡萄园,不过也只是想想,想实现很难。

北京的天气,并不适合这样去做。

“家里看完了,要不要到外面去看看?”

重新回到客厅,翡翠王笑眯眯的对李阳说了一句。

“外面?”李阳稍稍一怔,疑惑的问道。

“对,俊涛在附近不远就有家玉器厂,一起去看看吧?”

翡翠王微笑点头,既然知道了儿子的用意,他自然会帮着儿子,由他出面邀请要比自己儿子去邀请好的多。

年纪大了,趁现在还能动,多为后世子孙铺铺路,是很多老人共有的想法。

哪怕是翡翠王这样的人,在这种事上也不能免俗。

马俊涛微微一愣,脸上马上露出了喜色,主动上前配合翡翠王邀请李阳,李阳和翡翠王一起到他的玉器厂,哪怕什么都不干只是走一圈,对他来说意义也是重大的。

“也好,那就麻烦您老人家和马先生了!”

李阳笑着答应了下来,他不知道翡翠王的目的是什么,但对翡翠王的主动邀请他是不会拒绝的,况且翡翠王家里的玉器厂,他也有些好奇。

云南有很多的玉器厂,不止昆明有,腾冲,大理等地都有。

玉器厂是集原料生意,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厂子,其实理解起来很简单,就是他们自己买来毛料,自己解开,自己加工成玉器再往外销售。

他们的销售并不是零售,有些是批发给珠宝公司,有些则被一些大商人直接买走。

玉器厂原料充足的情况下,也会卖出翡翠明料,不过所卖的大都是中低端明料,一些小型珠宝公司也会到他们这来采购这类原料。

至于那些高端毛料,在哪都是被争夺的资源,玉器厂自己也很缺少。

这些李阳很久以前就知道,但真正的玉器厂却还从没有见过。在加拿大的时候,李阳解出龙石种的那个地方是个很小的玉器厂,严格来说其实算不上,因为他们只提供原料。

李阳自己有车,马俊涛开着车在前面带路,翡翠王就在他的车上。

出门之前,他就给自己厂子里的人打了电话,让他们快速做准备,迎接贵客,李阳对他们来说,绝对是贵客中的贵客。

…………………………

二合一大章,更新有些晚了,请朋友们见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