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不看涨【第一更】

玉器厂不远,二十分钟之后便到了。

玉器厂的大门很气派,这是马俊涛三年前新开的厂子,他三十岁开始接手的玉器厂生意,当时还只有一个厂子,接手之后平均每四年就会扩充一个厂子出来。

如今这样的玉器厂,马俊涛的名下已经有了四家,今年翡翠行情涨的很厉害,让他又有扩充一家厂子的想法。

车子直接开进了厂。

里面的卫生被简单的打扫了一下,还有一些人站在旁边,他们都穿着整齐的工作制服。

这个厂子有员工三百多人,其中赌石师傅二十多人,这些赌石师傅有一大半都是马俊涛自己培养出来的。

马俊涛自己的赌石能力一般,没从自己父亲那学来多少东西,但他对其他人的教育却很不错,他在昆明有专门的赌石培训班。

一些厂子里表现好,又有天赋的员工,他都会送去专门培训,所以才能让他这里的赌石师傅那么旺盛。

除此之外,他四家玉器厂还有七位赌石专家,比安氏的赌石专家都要多。

这七人才是他的根本,能留住这七个人,翡翠王的影响力最大,其中有四个人就曾经跟着翡翠王学习过,严格来说就是翡翠王的徒弟。

对这些人,马俊涛一直都很客气。

厂子很大,有六间大仓库,现在仓库内都有不少的毛料,特别是中低端毛料,堆放的满满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库巴将军他们出来的毛料,他都有优先采购权。

这次平洲公盘,就有他送去的不少毛料,卖出了不错的好价钱。

马俊涛除了自己开采之后,有时候也会做一些毛料生意,毛料生意更稳定,对他来说基本上注定都是赚钱的。

“李先生,桑达拉先生,里面请!”

下了车,马俊涛就跑过来,邀请李阳他们进去,桑达拉的身份他也知道了,对他来说这又是一个惊喜,桑达拉可是桑顿家族的直系继承人,一样要打好关系。

桑顿家族和库巴将军不合,但那只局限于缅甸的家族竞争。

对他们生意人来说,只要能赚钱,没有什么敌人的说法。

翡翠王慢慢点了下头,这个厂子是新厂,开办也不过只有三年的时间,他还是第一次来,不过布局管理都很合理,马俊涛赌石不行,做生意倒是一把好手。

只看一眼,翡翠王就能知道这个厂子是在良性运作,对他来说这就够了。

至少孩子们没让他失望。

“李阳,一起看看吧,说实话这里我也是第一来!”

翡翠王笑呵呵的说了一句,马俊涛立刻又走到自己父亲的身边,想和李阳建立良好的关系,还要依靠翡翠王。

“好!”

李阳微笑点头,这个厂子很大,占地不小,在昆明能有这么大的地方也可以看出马俊涛的能耐。

对玉器厂李阳还真的很有兴趣,他在缅甸有矿脉股份,原料上不用担心,他自己又在学习玉雕,更是揭阳玉雕一代宗师陈无极的开山大弟子,这让他有了极好的人脉和威望。

只要他愿意,也能开一家不错的玉器厂,以他的人脉和实力,玉器厂肯定是会赚钱的。

这样以后他赌石储存下来的那些原料也都能极快的变为成品,赚取更多的利润,现在的他不缺钱,不过基金会那边缺,多赚些钱,就能多帮助几个孩子,让他们更加健康快乐的成长。

更何况,多赚点钱没人会反对,李阳有钱,可和顶级富豪相比差的还是太远。

现在,李阳纯粹是带着考察的眼光来参观的。

玉器厂很大,但并不乱,井然有序,马俊涛带着他们一块一块的参观,参观的过程中李阳还不断的询问一些关键的问题。

他们参观的时候,各个工作岗位上的员工还都在工作着,不过他们都偷偷在看着李阳与翡翠王。

偷看李阳的人最多,李阳的年纪比他们很多人都要小,让他们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是战胜了翡翠王,目前赌石界公认的第一人。

他们只是很难想象,并不是不相信。

缅甸大公盘之后,关于李阳的传闻实在太多太多,让他们不得不相信。李阳还曾经封杀过昆明一家玉器厂,而且那次的封杀还得到了翡翠王的支持,他们玉器厂的这些人对此更为清楚。

眼前这个年轻人,可是赌石界跺跺角,都要震三震的重要角色。

“啪啪啪啪!”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鞭炮声,李阳和翡翠王同时抬头,声音不大,看样子有些距离,绝对不是他们厂子里传来的。

马俊涛很机灵,马上走了过来,小声说道:“三年前这里形成了一个原料交易市场,是政府主办的,当时就迁来了好几个玉器厂,这个原料交易市场办的还很成功,现在在整个云南也小有名气,那里经常解石,遇到大涨,都会放鞭炮庆贺!”

马俊涛的解释很简单,也很明白。

这旁边有个赌石的市场,经常有人在这里解石,对解石的人来说,大涨的确是要好好庆祝的事,有很多市场都有放鞭炮的习俗。

事实上也是如此,这个市场经常有鞭炮声传来,玉器厂的人早就习惯了。

他们这里放鞭炮,并不是解出玻璃种才放,有一定的涨幅都会放,甚至有些人要个好彩头,买来的毛料能涨个一二十万都会放鞭炮庆贺。

这样一来,市场人气旺,生意好的时候,几乎天天都能听到一两次的鞭炮声。

玉器厂的人知道这些,不过李阳他们并不知道,翡翠王同样也不知道,这个玉器厂他都没来过,更别说这个市场了。

其实马俊涛之所以在这里开玉器厂,就是因为这个市场。

当初政府的人找过他,想让他带头迁个厂子过来,那时候的他正想开新厂子,一听说有各种优惠马上答应了下来,不迁旧厂,直接开新厂。

对他这样的支持,政府当然满意,提供土地,各种优惠马上都到位了,也让马俊涛的这个玉器厂成为这片最大的一家厂子。

“马老先生,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

李阳回过头,对翡翠王轻声问了一句,听到这鞭炮声,让他的心里有些痒痒,鞭炮的确是很容易激发人们兴致的东西,特别是赌涨之后的鞭炮声。

“好,一起去看看!”

翡翠王笑了笑,直接答应了下来,他的年纪大了,凑热闹的心没那么强,不过今天有李阳跟着,让他的心里也有些活跃,去看看也好。

他已经很多年,都没去过这样的赌石市场了,每年不是赌矿,就是参加缅甸大公盘这样的大盛事,小地方基本不去。

“我给你们带路!”

马俊涛立刻招了招了手,叫了几个员工过来,市场很近,他们不用开车,但叫上一些人跟着还是有必要的,这些人可以打打下手,还能客串客串保镖的工作。

去的人多,自然势就大了,让人不敢小看他们。

不过话说回来,翡翠王和玉圣同时到一个地方,恐怕也没人敢小看他们,两人站在一起,那影响力可不是一加一,那叫地震,除非有人发疯了。

不到十分钟,李阳他们便到了这个市场。

市场同样不小,里面横竖好几排,都是不小的商店,这些商店九成以上都是赌石玉器店,销售赌石,也销售成品的翡翠玉器。

这些玉器价格高低都有,低的可能几十几百,高的数万,甚至数十万的都有,这些玉器,也都是旁边玉器厂提供的,他们只做销售,不做加工。

鞭炮声是在市场解石区传来的,李阳他们到的时候,这里的鞭炮声早就停了,但人并没散去。

这里还有很多的人,至少三四十人,这些人都围在大棚下的公共解石机旁。

解石机是市场提供的,做生意的店主只要在这里卖东西就行了,有要解石的客人直接带着客人来,免费解石。

这点很方便,当然了,羊毛出在羊身上,市场高额的管理费把解石机的维护费用都包括在里面了。

马俊涛和这里的人很熟识,直接带着翡翠王和李阳进到了最里面,有些人不满,但看到市场管理方对马俊涛的殷勤状也就不出声了。

场面稍稍乱了下,不过好在李阳他们进来的人不多,很快又恢复了。

“白盐沙皮壳,有绺无莽,松花一般!”

李阳轻轻点了下头,刚才解涨的毛料解完了,现在时解的另外一块,他点评的全是普通的表现,中规中矩,没什么重点,这些一般的赌石玩家都能看出来。

“你说,这块毛料能不能赌涨,涨的话又能涨多少?”

翡翠王突然笑了笑,凑过身子,极小声的问了一句,进来的时候李阳带了他的大墨镜,翡翠王则带着一个遮阳帽,让周围的人都没看清楚他们。

李阳惊讶的抬头看了看他,沉吟了下,这才慢慢的说道:“这块毛料有三条明裂,不过还有一条暗的,明的也就算了,大绺的影响不大,但那条暗绺破坏力极大,还有,松花表现一般,这松花又和暗绺重叠,即使有翡翠,被破坏的可能性也极大,我不看涨!”

不看涨,这是李阳的看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