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第一零零一、一零零二章 太浪费了

轻轻叹了口气,李阳继续往前走去。

刚走了一步,他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惊讶的看了一眼。

他突然转身,朝着刚才来的方向快步走去,绕过去之后,又到了刚才走过的一条街道旁。

十分钟的限时马上就要到了,李阳来不及解释,直接走进旁边的店铺,指着一块灰皮壳的毛料就问道:“老板,这块多少钱?”

“五千!”

李阳带着那么多人,这么快的跑进来,又是来问毛料的价格,店里的老板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这是块无松花无蟒无绺的三无毛料,上面显得干干净净的,一点其他的痕迹都没有,毛料的一侧,还被擦出了一个小窗面,可惜窗面下面什么都没有,就是平淡的石层。

这样的毛料,价格并不高,五千可以说不便宜。

老板开这样的价钱,估计是给别人留下了还价的余地,赌石毛料并不是不能讲价的东西,相反,很多赌石玩家都喜欢讲价,能讲下价来,也是一种能耐和本事。

“五千,好!”

李阳马上点头,根本没有还价,五千块钱,直接买下了这块毛料,李阳掏钱包的时候,马俊涛已经帮忙去抱毛料去了。

在这里马俊涛没有抢着去为李阳付款,赌石因为其特殊性,向来谁买谁付钱,不是关系特别好的人,是不会一起赌石的。

马俊涛知道李阳不会在意这么多,但他也不想去招惹这个麻烦,有时候并不是什么事别人都喜欢你去抢着做。

“走!”

李阳身上的现金不少,五千块钱快速的点了出来,交给老板后便直接离开了,他们出去之后,那店老板还有些发傻,他没想到这笔生意这么快就成了。

五千块的毛料不算贵,但也是毛料,这块毛料的交易时间,可以说创造了他店里的一个记录。

不止是他店里,整个市场都创下了一个记录。

这毕竟是赌石毛料,赌石最重要的就是考究眼力和运气,看不好的根本没人买,不管价格多少,哪怕几百块钱一块的毛料,很多人买之前也都会仔细的去看一看,判断一下。

李阳买这块毛料的过程,就像口渴了跑来买瓶矿泉水似的,速度快的让人不敢相信,那店里的老板甚至怀疑,李阳是随手指的毛料,随意买走的。

看着李阳他们远离的背影,店老板又笑了笑,摔了摔手上的票子。

不管有什么疑惑,红闪闪的钞票在他的手上却是事实,这块毛料没人讲价,自然多赚一些,能多赚钱,老板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十分钟不到,李阳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另一边,翡翠王也抱着块毛料走了过来,这块毛料就是他选的冰种祖母绿,里面的翡翠不小,能做出好几幅镯子来,价值可不低。

翡翠王的身边还跟着桑达拉,桑达拉正想去和李阳说话,看到李阳手上那块毛料后马上愣了下,这块毛料出来后李阳就接了过来。

翡翠王选择的是一块开窗的半赌毛料,水翻沙皮壳,皮壳表层有表现很不错的丝形松花,虽说没有蟒,但这丝形松花也给毛料增加了不少的身价。

翡翠王的毛料,是三十五万买下的,同样没讲价钱。

反过来看李阳的毛料,灰皮壳,看起来灰溜溜的,毛料是圆形,抱在手上就像个灰球,一点都不起眼,毛料表面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表现,这样的毛料就像是丑小鸭,愿意去赌的人很少很少。

这样的毛料,看一眼就能猜出其中的价值,从缅甸出来的价格,恐怕也就一两千人民币。

桑达拉做的就是这个生意,对毛料的价格掌握的还是很清楚。

“马老,我们过去吧!”

李阳微笑看着翡翠王,他刚才敏锐的发现,翡翠王看他这块毛料的时候,眼里也闪过道惊色,这道神色一闪而逝,但被李阳给注意到了。

这说明,他对李阳选择的这块毛料同吃惊。

“好,李阳,你选的这块毛料,好像不一般啊!”

翡翠王点了点头,稍稍显得有些疑惑,最后还是把他的问题问了出来。

李阳没有看错,他看到这块毛料的时候确实很吃惊,这是一块他也看不透的毛料,他看不透,就不知道这块毛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等于是一无所知。

对别人来说,一块毛料看不透很正常,哪怕一些赌石专家也不敢说自己能看透。

但对翡翠王则不一样,以他的实力,不说每块毛料都能看透,但十块看出了七八块没什么问题,剩下的毛料也能猜出个百分之几十来,丰富的经验,渊源的学识,才是他一直赌涨的制胜秘籍。

面对一块完全摸不透头脑的毛料,翡翠王原本很有把握的心,这会也有些发虚。

“应该是吧,我就是有这种感觉才买下来的!”

李阳轻轻一笑,马俊涛倒是点了点头。

李阳走过的地方,又突然返回来买下这样一块毛料,恐怕也只能用感觉来解释,要说李阳对这块毛料有过观察,打死他也不相信,他可是一直都跟着李阳的。

赌石里面有时候感觉是很重要的,司马林就靠感觉赌赢过,一直都做这方面生意的马俊涛,更明白这一点。

既然这是一块连他父亲都说不一般的毛料,那还真有可能不一般,五千块买下来,肯定不会亏,这点马俊涛很是相信。

聚集在一起后,李阳就和翡翠王一起朝着解石区走去,解开毛料,才能对比这次输赢,对这次的结果,众人可都有着极大的好奇。

这虽是一次小小的比试,连正式的对赌都算不上,不过对比的人却是两个重要的人物,牵扯到他们两个的事,再小的事也会变成大事。

市场解石区一共有八台解石机,这会解石区的人不少,解石机大部分都被使用着。

在这解石的人,大部分都是外地人,这几年翡翠升值越来越快,喜欢赌石的人也是越来越多,眼下的时间正是昆明这边的旅游旺季,很多游客趁着旅游的时候,都会到这边来过过赌石的瘾。

这种规模不算太大,毛料价格也不算高的市场,就成为了大家最喜欢的地方。

据说,还有旅行社专门开辟了这个市场的路线,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他们生意的火爆了,有鞭炮声出现也就不值得奇怪。

那么多人来赌,总有赌涨的人出现。

八台解石机,此时有七台都在使用,马俊涛走出去,刚想去协调回一台解石机,就被翡翠王叫在了那里。

翡翠王名望很高,但他从不喜欢使用特权,既然别人用着,那就等别人用完再说。

“小李,不如你先解吧,你解完我再来!”

叫住儿子,翡翠王又对李阳说了一句,眼下时间是下午四点多,昆明这个时期天黑的比较晚,六点天才会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他们解完这两块毛料。

李阳笑着摇摇头:“马老,您是前辈,还是您先来吧!”

“那好,我先来,俊涛,你来给我帮忙!”

翡翠王看着李阳,突然大笑了一声,他没和李阳继续客气下去,争个先后并没有任何的意义,与其浪费时间,不如直接去解石好了。

马俊涛马上跑了过去,他赌石的能力一般,但解石这基础活还是很熟练的。

旁边的工作人员很快来帮他们把解石机通好电,在这个市场买来的毛料,都有免费在这解石的权利。

准备好之后,翡翠王直接将它那块毛料放在了解石板上。

没有画线,翡翠王就直接架起了切割机,看到他们这边有人解石,又有三四个凑热闹的人走了过来。

注意到翡翠王的动作,几个人还都指指点点的。

他们是在评价解石机上的毛料,猜测这块毛料的价值和能不能赌涨,平时这里有不少来凑热闹的人,最喜欢干的就是这种猜测的事了。

猜中了,显得自己多有本事,多有能耐,猜错了也没关系,赌石本就是变化莫测,猜不对很正常,谁也不敢说自己能一直都猜对。

这块水翻沙皮壳的毛料的确很不错,这几个在那猜测的大都在猜涨,也都对这块毛料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们都明白毛料的价值低不了。

这块毛料,本身的表现确实不错。

带上解石眼镜,翡翠王直接按下了切刀。

看着他下刀的位置,李阳默默的点了下头。

翡翠王下刀的地方并不是擦开的雾层,也不是中间,是另一边的一个棱角,翡翠王的和快毛料没有李阳那块那么平,上面有两个棱角。

他这一刀不仅切掉了棱角,还多切了好几寸,他下刀之后,立刻引来周围几个人的小声议论,很多人对这个位置都很不理解。

不过在李阳看来,他这一刀的位置正好,里面的翡翠本身就偏靠这个棱角一些,他这一刀直接切出了翡翠,还没伤到翡翠,这是最佳的下刀位置。

切刀的轰鸣声响了起来,一排八台解石机同时解石,市场内迎来了一个最热闹的小高潮,解石区内还有不少的人都在围观,没一会,李阳他们这边又来了几个人。

来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们看着翡翠王解石,也都在小声的议论着。

翡翠王的第一刀切的很块,几分钟后便切完了。

马俊涛去洗的切面,清水立刻让整个切面变的干净清楚,首先映入大家眼帘的,就是那一抹璀璨的绿色。

满绿,纯正的绿。

“涨了,涨了啊!”

“大涨,这样漂亮的颜色很少见啊!”

旁边的几个人顿时大叫了起来,跟着马俊涛过来的几名员工也都满是崇敬的看着翡翠王,他们在玉器厂平时就听过不少翡翠王的传闻,名家出手,果然是不同凡响。

“祖母绿,这是祖母绿,冰种祖母绿,我的老天,这块毛料得值多少钱啊!”

又有人大叫了一声,冰种祖母绿几个字似乎有着极大的魔力,其他七台解石机旁的人唰唰的往这边跑,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们这台解石机的周围就挤满了人。

几乎是瞬间,他们这边就成了围观人最多的解石场所。

另外正在解石的人都有些无奈,也怪不得别人,别说周围的观众了,就是他们自己听到有人解出冰种祖母绿也都想跟着来看看了。

玻璃种不常见,在这里一年也不一定能出一两次,平时能见到冰种祖母绿,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

翡翠王笑了笑,把帽子又往下拉了拉,一旁的马俊涛则在他的指挥下重新固定毛料。

这块毛料没让他失望,时间有限,他也没把握去找到更好的翡翠,能遇到这样一块,可以说运气已是很好了。

十分钟的时间,放在普通人那,一块毛料都看不完,他们却要在这么多毛料中选择出最好的,这个难度确实不小。

周围的议论声很杂,翡翠王没在意那么多,直接又按下了切刀。

这次的切割时间更短,没一会就切完了,这一刀同样切出了翡翠,周围变的更为轰动。

两个切面都切出了翡翠,眼下单单这块毛料的价值就上升到了千万之高,这两个切面可都不小,里面的翡翠稍微多一些就能做出镯子来,这样的高端翡翠目前最受市场的追捧。

毫不夸张的说,这样的翡翠做成的首饰,每个月的价格都不一样,节节攀升。

周围的吵闹没有影响到翡翠王,仔细看了一眼,他又重新下刀了。

刺耳的切割机声又响了起来,这声音丝毫没有影响到周围人的热情,大家都在猜测着这块毛料到底能涨多少,最终的价值又会是多少。

此时,很多人都认定了这就是一次大涨,超级大涨。

当然,也有少数心里阴暗的人,正在偷偷的诅咒着切跨,有些人天生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嫉妒心作祟,总想最好的东西应该属于自己,别人都不应该拥有。

可惜他们的诅咒没有丝毫的作用,这一刀继续切涨,三面露出翡翠的半赌毛料,价格又增加了不少。

连连切涨,让他们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外面看不见的人,都想办法搬椅子,站到制高点来看了。

而周围的七台解石机,这会人都变的少的可怜,只有实在挤不进去的人才留了下来,即使如此,他们还不时的往旁边看一眼,想听到里面最新的情况。

时间慢慢走过,二十多分钟后,翡翠王稍稍吐了口气,他的面前摆着块比两个拳头加在一起还要大很多的翡翠,冰种祖母绿,完整,漂亮,满绿色更散发着一股耀眼的光芒。

这样的翡翠明了,正适合做手镯,不废料的话做出七八副来都没问题。

单单这一点,就让这块翡翠的价值无限的飙升,比一般的玻璃种价值还要高。

所有的人都羡慕的看着这块翡翠,有些人的眼睛直接带着赤裸裸的嫉妒,他们恨不得解出这块翡翠的就是自己,一块翡翠,就可以完全改变他们的命运。

谁都明白,这块翡翠的价格绝对是个天价,最少也在五千万以上。

翡翠王抬起头,微笑看着李阳,翡翠的价格对他来说意义已经不大,他自己账户内的钱这辈子都花不完,即使卖了钱,对他来说也只是个数字。

“让一让,让一让!”

外面传来几道大喊声,市场管理局的人跑来了,听说这里有人解出了冰种祖母绿,他们急立刻带着照相机跑了过来。

一些有意义的大涨,他们都会留下影像纪念,这同时对以后来市场的人也是个激励,他们看到这么多人赌涨,忍不住就自己想尝试一番了。

而他们的尝试,大部分都是以失败告终。

这些失败的例子,市场管理局是从来不对外宣传的,赌石卖家,向来都是传好不传坏,这和彩票差不多。

我们平时去买彩票,墙上贴的永远都是谁谁在这里中了多少多少钱,没有写过谁谁在这里赔过多少钱。

管理局的人是这里的主人,别的人挤不进来,不过他们都挤进来了。

来的还是管理局的局长,他正好在这,就顺便跑来了,他本身也是个懂赌石的人,看到那块还摆在桌子上的翡翠明了之后,眼睛顿时变的明亮。

在他的眼里还闪过道贪婪,他知道这块翡翠的价值。

五千万以上啊,有了这笔钱,都可以在国外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可惜这不是他的,他也只能看看。

“这位老先生……马,马总您怎么也在?”

局长刚抬起头,就看到了翡翠王身旁的马俊涛,他是这个市场的负责人,和周围一些玉器厂的老板都认识。

周围这些玉器厂,就属马俊涛的厂子最大,也属他的生意最大。

另外他还知道,马俊涛是翡翠王的小儿子,有这层关系在,整个昆明,乃至整个赌石界的人都会卖他三分面子。

“我来有点事,张局,帮个忙,照片就别拍了!”

马俊涛轻轻点头,轻声说了一句,市场管理局的局长姓张,他们在一起吃过好几次饭,也算是熟人。

另外他对市场管理局的一些做法也了解,特别又看到他们带着单反相机,更明白他们想做什么。

不过他也了解自己的父亲,翡翠王有一点和李阳很相像,两人都不愿意留下自己的照片之类的影像,省得走到哪都被认出来,烦不胜烦。

“好,好,没问题,把相机收起来!”

张局马上叫了一声,马俊涛的面子他自然要给,不给的话,以马俊涛的影响力足以让他这个局长的位置都干不稳。

“小李,该你了!”

翡翠王微微一笑,直接把位置让了出来,李阳这次没有客气,马上走了过去,还从翡翠王的手里接过了解石眼镜。

“马,马!”

他的身边突然传来道叫声,这道叫声随即变的沉闷了下来,张局正瞪着大眼睛,捂着自己的嘴巴,惊骇的看着翡翠王。

翡翠王曾经出席过云南玉石协会的一些活动,那时候张局也参加过,见过翡翠王,对翡翠王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此时他一眼就认了出来,眼前这位老人就是那位已经神话了的传奇人物。

他刚想叫出马老先生的名字,就自己捂住了嘴巴,他不笨,翡翠王既然带着帽子,又没透漏身份,自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可不能去做那么讨嫌的事。

“张局,知道就行了,别说出来!”

马俊涛走到他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张局使劲的点着头,脸上还带着惊骇。

果然,真是这位老人家,难怪马俊涛不让他拍照,也难怪马俊涛这样的大老板会一起跟过来解石。

有这位老人家出现,那解出冰种祖母绿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即使他在这里解出玻璃种帝王绿这样的顶级翡翠,那也属于正常。

翡翠王笑着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和李阳小声的交流着。

张局的脸色变的更震惊了,翡翠王,那可是被无数人敬仰的前辈,眼前这个年轻人时谁,竟然让翡翠王这么和蔼的和他说话,甚至是平等的对待。

张局仔细看了几眼,又摇了下头。

一开始他还怀疑这是翡翠王的徒弟邵玉强,仔细看过之后发现不是,邵玉强他也见过,这个局长经常参加一些活动,是在广州的时候见过的邵玉强。

不是邵玉强,不会是翡翠王又收的徒弟吧?最近也没听说他老人家收徒弟的事?

张局又摇了下脑袋,现在他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想不明白索性不去想,有些事并不是知道的越多越好。

没有拍照,他也没走,知道翡翠王在这之后他就没有走的心思了。

他没走,身边的那几个下属也没走,大家都站在这里看着前面,让旁边一些人有不少的意见,他们几个进来的时候可是说过,拍完照就离开的。

李阳正在固定毛料,给他打下手的是桑达拉。

马俊涛又跑了过来,也跟着帮忙,李阳没有拒绝,多一个人能够更快一些,这会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天还没黑,但已经暗了下来。

固定好毛料,李阳和翡翠王一样都没画线,直接按下了切刀。

他这一刀选择的地点是灰色圆球四分之一的地方,看到这块灰不溜秋,毫不起眼的毛料,周围的议论声又都响了起来。

这次大家普遍性的对这块毛料不看好,有些人还都带着惋惜,刚解出几千万大涨的解石机用来解这样的毛料,实在是太浪费了点。

若是他们,肯定会选择自己最好,最有可能赌涨的毛料来解,好好的借借这股运气,争取也来次大涨。

………………

二合一,四更完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