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这不是普通的绿

“张,张局!”

张局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凑到他的耳边,很紧张,声音很小的叫了他一声。

这个人很年轻,只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是刚分到管理局不久的一个员工,大学毕业没多久,不过对赌石的了解不少,父母就是做毛料生意的。

像他这样懂赌石的年轻人,在局里面并不多。

“怎么了?”

张局眉头皱了皱,这个年轻人的父母和他有点关系,平时对这个年轻人也挺照顾,可惜这会他根本没心思搭理这个年轻人。

他正思量着怎么能让翡翠王记住自己,认识自己。

“正,正在解石的人,是李阳!”年轻人深深吸了口气,再次小声的说道。

“哦,原来是你认识的人?你同学吗?”

张局抬起头,很惊诧的问了一句,他这会根本没去想李阳两个字的意义,他还在想着李阳和翡翠王的关系,下属若是认识翡翠王身边的人,对他也有利。

年轻人拼命的摇着头,开玩笑,他倒是想和李阳是同学,可惜根本没这个机会,要有这样一个同学,那可是他的骄傲了。

“不是我的同学,他是李阳,玉圣李阳!”

“哦,玉……”

张局抬起头,刚想落下来,眼睛刹那间瞪直了,头也半仰在那里,整个人都呆立在那里。

过了一会,他才把头落下来,急急的转头,小声的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他是玉圣李阳,我见过他,这次去平洲,公盘开盘第一天,他拜了玉雕宗师陈无极为师,我就在现场,我看见过,真的是他!”

年轻人这会也不紧张了,不结巴了,慢慢的说了出来。

他父母做的就是毛料生意,这次平洲大公盘也参加了,因为那边需要人帮忙,他请假也跟了过去,公盘进行四天之后才回来。

公盘第一天他去的很早,无聊就站在了广场上,等待着开幕式。

正因为如此,他才看到了手持黑龙手镯的李阳,也见到了翡翠王,刚才李阳换眼镜的时候,被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之后张局和马俊涛所说的话他也听到了,不过那个时候他完全处于震惊之中,一时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之后,他才马上过来提醒自家领导,另外解石的年轻人也不简单,是和翡翠王齐名的玉圣。

玉圣李阳,翡翠王。

张局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名字,玉圣和翡翠王竟然在一起,还都在他的地盘上,这让他很不敢相信,同时内心又无比的激动。

他知道手下这年轻人的性格,没有把握,他是绝对不会这样对自己说的。

再加上他刚才的疑惑,此时他已经相信了下属的话,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玉圣李阳。

南王北圣,赌石界最顶级的两位大师,此时都出现在他这一个小小的市场,这消息要是传出去的话,他们这个市场会立刻火爆起来。

市场火了,就等于是他的成绩,未来想提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他的心又变的无比的火热,可惜一看到马俊涛,一盆凉水又浇到了他的脑门上,马俊涛不准他拍照,更不想他泄露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份。

不泄露他们的身份,那这两位大师来和没来,根本没什么区别了。

他的心里又开始有了懊恼和怨恨,只是翡翠王自己,他还可以保持保密,借助这样的机会拉好关系。可翡翠王和李阳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那影响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带来的诱惑足以吸引他去冒险了。

他的脸上有些阴沉不定,又有些犹豫。

他还在思考,计算,怎么做,才能不得罪马俊涛,又能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不想在一个小市场内困一辈子,能提升的话,未来还有很好的前途。

“哗啦!”

他还没想好,李阳这一刀已就完了,周围的人都凑过去了脑袋。

这是一块不起眼的灰皮壳毛料,还被开了窗,窗面也是石层,可以说很多人都对这样的毛料不抱有希望,不过这解石机却是刚刚解出了五千万的超级大涨,他们又希望能看到一次赌涨的过程。

这个时候,周围人的心情可是很矛盾的。

“跨了啊!”

“就知道,不该拿这样的毛料来解,纯粹是浪费!”

“就是啊,太可惜了!”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议论声,桑达拉洗净的切面,露出的还是石层,看到石层周围的观众都在摇头,为解石机惋惜。

喜欢赌石的人有时候真的很迷信,对身边任何一点都有着无比的在意,解石机,天气,甚至一根水管有时候都会去在意。

翡翠王眉头皱动了下,马俊涛正在看着他,脸上也露出丝惊讶。

翡翠王此时的神色有些凝重,他可是很少见父亲这个样子,马俊涛是生意人,平时很会看人,对自己的父亲更是了解。

翡翠王出现这个神情,证明有什么被他看重的东西出现了。

“爸,这块毛料是不是能赌涨?”

马俊涛小声的在翡翠王那问了一句,他也有好奇心,很想知道这块灰不溜秋不起眼的毛料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我现在还拿不准,不过肯定是一块变异毛料,有可能还带有变异翡翠!”

翡翠王摇了下头,脸色变的更凝重了。

“变异毛料,变异翡翠!”马俊涛诧异的张开了嘴,他是玉器厂的老板,自然知道这两个名词是什么概念。

“你就没注意,这石层是什么颜色?”

翡翠王看了儿子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三个儿子,竟然没一个能继承自己衣钵的,让他确实有些灰心。

不过好在他收下了一个好徒弟,对邵玉强他非常的看好,认为邵玉强有朝一日能达到自己的高度。

不过李阳的横空出世也让他很是意外,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实力,连他都不得不佩服。

“颜色?”

马俊涛疑惑的看了看重新固定好的毛料,眼珠子顿时又瞪大了一些。

他刚才只看到切出石层,和大部分人都有一样的想法,没切出翡翠,还是石层就有可能跨了,却没注意到,切出的石层是淡黄色,和皮壳的颜色有了很大的改变。

虽说石层的颜色和皮壳不一定完全相同,但完全改变了颜色,还是很不正常的。

变异毛料,这个想法立刻出现在马俊涛的心里。

此时周围有不少的叹息声,还有很多人在嘘李阳,一些人还在痛心疾首,这解石的机会应该让给他们才对,即使解不出大涨,也能有个小涨,至少不会跨。

对周围的一切,李阳根本没有在意,他直接把砂轮拿了过来。

见李阳这个动作,周围变的更愤然了,切跨了,竟然还用砂轮来擦石,这不纯粹是浪费时间吗。

不一会,周围的人就走了一半。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现实,他们来看是想看大涨的,大涨的刺激每个人都喜欢,看到赌跨,他们只会觉得晦气,自然会离开。

人少了,声音也小了许多,张局的眉头却皱的更紧了。

他还没做出决定,或者说根本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做出个双赢的方法来,既能让大家知道玉圣和翡翠王同在他这个市场解石,又不让马俊涛生气。

“唰唰!”

擦石声起来了,李阳擦的是刚切出来的黄色石层切面,看到李阳的动作,周围又走了好几个人,他们认为李阳是在纯粹浪费时间,留下来看他解石,自己也是浪费时间。

周围人慢慢变的越来越散,最后除了他们自己人之外,只剩下了十几个观众。

这十几个人之中,还有一直没有离开的张局他们四个管理局的人。

换成别人解石,这会估计心里会很懊恼,也有些丧气,但这些绝对不会影响到李阳,他是早就知道这块毛料里面情况的人,自然不会被外界所影响。

翡翠王突然向前走了一步,直接站在了李阳的身后。

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李阳正在不断的摩擦着石层切面,桑达拉则拿着水管,站在那不停的浇水。

马俊涛也凑了过来,张局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往前走了一步。

他们的位置,切面上的一切看的更清楚了。

“绿,绿!”

桑达拉突然叫了一声,他靠的最近,石层下刚显出一层绿意,他就叫出声来,声音中还带着一点激动。

李阳没有任何的压力,但他周围的人却都有不少的压力。

特别是桑达拉,这次李阳和翡翠王不是正式的对比,但也是一次两人之间的较量,李阳若是能继续赢翡翠王,那他的声望还会继续增加,继续保持赌石界第一人的称号。

若是他输了,名声肯定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一些人甚至会把上次的对赌当成他的侥幸,而如今李阳的一切,可和他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愿意看到李阳对比输掉,刚才李阳切跨的时候,他心都快跳了出来,更是感觉有座山压着他似的,如今见到了绿意,也是他最为开心,开心的失声大叫。

“真的有绿!”

马俊涛抬头带着惊色,翡翠王眼中却猛的闪过道精光,带和一股骇然。

“这不是普通的绿!”

翡翠王小声说了一句,这会,李阳擦出的那点绿意露出的更多,也更加的明显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