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第一零零七、一零零八章 翡翠的新品种

众人此时都看着摆在桌子上的这块翡翠,他们心里的感觉和刚才完全是两个样子。

之前,只是觉得这块翡翠还不错,有一定的价值,现在所有的人在看面前翡翠的时候,眼神都不一样了,他们都是一种看宝贝的神情。

不提别的,就这触之冰冷的特点就足以称得上是宝贝。

再加上那凄美的爱情故事,和千古一翠的噱头,这块翡翠的价值在众人的心中无限提升,这会已经没人敢给他估价了。

“即使在一千年之前,这也是件宝贝!”

桑达拉轻声说了一句,众人都认同的点了点头,只看这天然的心形,以及那股冰冷的感觉,在千年前也的确是件了不得的宝贝。

事实上也是如此,当年那颗冰心玉洁出世之后,引起过很大的轰动,还引来了很多达观贵族的争夺,后来据说流落到了海外,具体结果现在就没人知道了。

当年出世的那块翡翠,还有过一个名字,万年冰心玉。

“桑达拉说的对,一千多年前这就是宝贝,一千年后,更是无价之宝,这次我输了!”

翡翠王慢慢说了一句,众人都抬起头,全都看向了他。

输了,翡翠王主动认输了。

对这个结果大家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从他们感觉到那股冰冷,知道了这块翡翠的不凡之后,他们就明白这场对比的结果。

翡翠王解出的冰种祖母绿再好,也无法和这拥有着‘千古一翠’之称的冰心玉洁相对比,两者之间,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马老先生,咱们这次不是对赌,没什么输赢可说!”

李阳摇头笑了笑,得到这样一块宝贝,一块有如此故事的宝贝他已经很满足了,真没怎么在意这次的输赢。

马俊涛招了招手,让服务员上菜,翡翠王只是笑着,并没和李阳去争论输赢。

输赢对他来说其实并不重要,他现在只是享受这个竞争的过程,不过对李阳这次解出了千年难得一遇的冰心玉洁,他的心里是真的很是嫉妒。

千古一翠,那可不是纯粹凭借实力和运气就能得到的宝贝。

这样的宝贝需要莫大的机缘才能遇的到,一个普通的市场,还是他邀请李阳来到的这个地方,李阳竟然遇到了这千年不遇的奇宝。在他的眼里,这就是李阳的机缘,他也开始相信陈无极的话,无论是赌石还是玉雕,李阳的未来都有着常人不可想象的成就。

这样的机缘,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马老先生,您一开始是怎么就猜出这就是冰心玉洁的呢?”

王佳佳抬起头,看着翡翠王小声的问了一句,她对赌石不怎么懂,但这个问题却问到了点子上,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全都看向翡翠王。

大家可都还记得,这块翡翠还没解出来,翡翠王就已经说出了名字。

翡翠王微微一笑,慢慢说道:“冰心玉洁,是从古至今的一个传说,而且是在缅甸一个古老部族中的传说,很巧的是,我年轻的时候再这个部族中生活过。在那个部族里面有位德高望重的长老,长老的学问很高,一辈子都在研究翡翠玉石,懂的很多,我之所以生活在那,就是想在这位长老的身上学习一些经验!”

“原来如此,怪不得!”

桑达拉点了下头,缅甸是还存在一些传承很久的部落,主要是他们那里太原始了,有些部落就是生活在山里面,和外界几乎是断绝联系,这样的部落反而存活的时间更长一些。

“千古一翠,是那位长老的说法,他每次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都很兴奋,他根据部族传承下来的资料和口述,分析出这是一块冰冷的天然翡翠,这样的翡翠应该是存在的,只不过形成的原因太过苛刻!”

“那位长老,曾经还费过很长的时间去探索,去寻找,希望能找到一块和历史传说相同的冰心玉洁,他相信这样的翡翠既然能产生,肯定还会有!”

说到这里,翡翠王又看了一眼李阳,眼中的羡慕更盛了。

“可惜他的愿望没能实现,一直到去世,都没能找到这样的翡翠,我还记得,最后一次去看他,他已经老的不能动了,还在对我说着冰心玉洁的事。他告诉我,冰心玉洁其实就是十分罕见的变异翡翠,严格来说应该叫做冰翡翠,是亿万年来翡翠演化的特殊产物,是超过三千万年以上的寒冰被翡翠原石包裹,一起形成的变异品种!”

李阳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听到最后,他的脸色也有些肃然。

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前辈,终其一生都相信自己的执着,只是他所寻找的东西实在太难了,最终没能如愿。

“那位老人家去世之后,我也曾经研究过一段时间,和老桌我们一起还寻找过,在一些历史可能出现寒冰的的地方寻找,可惜最终都是失败,老桌为此还不太相信我的话!”

翡翠王自嘲的摇了下头,仿佛又回到了过去,他和桌老一起翻山越岭,想要找到一块冰翡翠,一块真正的冰心玉洁。

那个部族,桌老并没去过,所以信念不像翡翠王那么坚定,一直到今天,桌老都是对冰翡翠的传言似信非信的。

这种翡翠,别说现实中见了,理论上都很难推敲出来。

“爸,您和那位老人家没有错,冰心玉洁真的存在,李先生让它重现人间了!”

马俊涛走到自己的父亲的身边,提起过去的事,翡翠王似乎有些伤感,他在那个部族生活了两年,那个长老对他就像亲子女一样,让他很是感动。

寻找冰翡翠,也可以说是那位老人家毕生的心愿,如今这个心愿,终于在别人的身上实现了,翡翠王相信,九泉之下的他也可以安心了。

翡翠王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欣慰,道:“你说的没错,冰翡翠重现人间,意义很大,这将翡翠的种类又扩大了一个领域,翡翠的世界,将真正的增加一个品种!”

增加一个品种,大家又都看向了李阳,眼中都带着浓浓的羡慕。

冰翡翠,的确是可以增加这样一个品种,还是顶级的品种,不过最重要的是,这类翡翠在以后书中记载介绍的时候,都会加上李阳的名字。

某年某月,玉圣李阳解出了罕见的冰心玉洁,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才正式有了冰翡翠的说法,这可是名传千古的好事。

对真正成功的人来说,他们所追求的就是这些,这是一种精神层次上的追求。

人生百年,做出很多想要的东西之后,剩下的也就是想留个名了,对很多国人来说,能够把自己的名字永远的流传下去,那是很高尚,很崇高的事情。

古人想要封侯拜相,想要有开疆扩土之功,不就是想在史书上为自己留个名吗?

中国还有句俗话说的好,不能流芳百世,那就遗臭万年,这也表明了国人的一种心态,我无法造福于民,无法让大家都记住我,那就所想让大家都恨我,也要将我的名字一直流传下去,让大家记住我。

这是一种极端变态的心理,但这种心理却表明了国人对名的重视。

李阳这么年轻,才二十六岁,就已经能被写入教科书,记入史册,尽管只是个偏类,不能让所有的人记住,但也足够他自豪的了。

至少未来的赌石界,无论什么时候,提起冰翡翠这顶级的品种,都会记得李阳。

这也是翡翠王对李阳嫉妒和羡慕的一个原因,他不在乎名利是没错,但这种可以流芳百世的机会,他也想要。

翡翠王如此,大家也是如此,这一件事传出去后,基本也能彻底确定李阳的地位。

从此以后,没人会在说李阳能赢翡翠王只是侥幸了,各方面李阳都已经超过了翡翠王,成为赌石界真正的领头羊。

“张局长,这次的事情,你们要好好的记下来,最好给这块翡翠多拍几张照片!”

翡翠王又转过头来,看着市场管理局的张局长,这块毛料是在市场买的,又是在那里解出来的,这种光荣的事,理应带上他们。

马俊涛眼睛变的火辣辣的,对张局更是满心嫉妒,恨不得李阳就是在他那玉器厂解出的这块冰翡翠。

冰翡翠的消息一旦传出去,对解出翡翠地点的地方有多大的影响完全可以想象的到。

“好,好,我马上拍,马上拍!”

张局有些发愣,又有些不敢相信似的,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一地步,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比他想象的要好的多,完美的多。

冰翡翠的事情宣扬出去,冰心玉洁被大家得知之后,他们的市场铁定会迎来一个喷发期,而且有可能还是长久不衰的喷发期。

这个喷发到底有高,他现在还不敢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将拥有上升的资本,用不了多久,他的级别就能再升上一格了。

他身边的年轻人,则手忙脚乱的去拍照,李阳还特意让赵奎把翡翠带到一旁,让他拍个够。

李阳也明白,这块翡翠不能隐瞒,他对整个赌石界,整个玉石界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已经不是李阳能够独自隐瞒的东西了。

饭菜全都上齐了,马俊涛急忙招呼着大家吃饭。

这顿饭是市场管理局来招待的,不过马俊涛倒像个主人,一直热情的招待着大家。其实这顿饭他更乐意来做东,好和李阳多加深下关系。

趁自家老爷子还在,和李阳建立个良好的关系,这层关系若是深的话,能保证他们未来好几十年的地位不会被改变。

若是邵玉强再学有所成,他们马家就算翡翠王离开了,依然是赌石界最重要的家族,依然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李阳,我有一个请求!”

等大家吃的差不多了,翡翠王才慢慢的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他的眼中还带着股思念和渴望。

“马老,您是不是想带这块翡翠,去祭奠那位长老?”

李阳放下筷子,直接问道,其实大家都能猜到,翡翠王这个时候请求李阳,肯定和刚解出的这块冰翡翠有关。

和这块翡翠有关系,又让翡翠王他老人家这么上心的,恐怕也只有这件事了。

“对,不过我希望你也能一起跟过去,一起去看看!”

翡翠王微笑点头,李阳轻轻抬起头,又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翡翠王若开口的话,他会答应把翡翠借出去,这块翡翠价值是很高,但翡翠王的信誉更高,足以得到李阳的信任。

更何况,李阳也不是第一次和翡翠王打交道了,他对这位老人家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只是他没想到,翡翠王竟然也要让他去,把东西借出去简单,他跟着过去就不容易了,他最近的行程可是安排的满满的,根本没这个时间。

“马老先生,这个,我最近恐怕没这个时间!”

李阳有些为难,还是出言拒绝了翡翠王,他最近是真的没时间,眼前云南的展览会,还有北京白铭博物馆的小型展览,都是他近期要筹办的事。这些忙完之后,他还要去王佳佳的家里确定结婚的日子。

等婚期定下来后,他就要为结婚做准备了,这可是他的终身大事,李阳不想给自己,给王佳佳留下什么遗憾。

“没关系,等你有时间了我们再去!”翡翠王摇了下头,脸上依然带着笑容。

他邀请李阳,并不是因为害怕李阳不放心,他更看重的是李阳这个人。

他希望能带着李阳,到自己的恩师坟前上上香,让他老人家见见这位赌石界的奇葩,赌石界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

翡翠王他相信,这是他对老人家最好的回报,九泉之下,老人家知道他的心愿被这样一个人实现之后,肯定会非常的开心。

这是一种老人的思想,李阳还不能理解,翡翠王若是在年轻几十岁,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正是这样的想法,才让他提出这个要求。

“李先生,马老先生若是不急的话,您可以有空的时候再去,顺便到我们矿区再看一看,我们的矿脉现在运作很好!”

桑达拉趁机发出了邀请,把李阳请过去,哪怕李阳不赌矿他都是大功一件,这对他来说可是个极好的机会。

听了桑达拉的话,李阳不在犹豫,点了点头:“马老,您看这样行吗?”

“没问题!”翡翠王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对了,马老先生,您说的这位老人家,他所在的部落叫什么?”

桑达拉又追问了一句,李阳要去的地方,他要提前打听一下,好确保李阳的安全,缅甸一些原始部落里面可是有着极大的危险性。

如今的李阳,不仅在中国是个重要的人物,在缅甸亦是同样。

李阳这么年轻,只要他们能一直保持和李阳的关系在,不夸张的说,他们在未来五十年的时间内都不用在为矿脉发愁了,李阳赌矿只赌了一次,但已经征服了所有的人。

翡翠王抬头一笑,似乎又有些回忆,轻轻的,慢慢的说道:“那个部族,叫戛多!”

李阳:……

桑达拉:……

所有的人:……

戛多部落,他们没记错的话,这就是翡翠王刚才故事中的那个部落,若故事是真的话,那也就是说这个部落至少已经传承了千年,是真正的古老部落。

难怪那里会流传这样的故事,对冰心玉洁又是那么的了解,恐怕这个世界上,有可能只有那里在流传这个故事。

如果没人打扰他们的话,或许他们会永远的流传下去,部落的传承能力是非常强大的。

晚饭之后,李阳便直接离开了,酒店还有很多人等着他,吃饭的时候,何珊珊就打了五六个电话来催他们,就是何杰也打了两个。

马俊涛没有挽留李阳,但留下了李阳的联系方式,李阳也留下了他的联系方法。

如果以后想开玉器厂的话,找马俊涛合作对李阳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张局也兴奋的离开了酒店,这顿饭花了近一万块钱,不过他们市场的办公经费不少,这点钱还是能拿出来的。

相对比这次的收获,这点钱又什么都算不上了。

他已经构思好了,冰翡翠这件事一定要好好的炒上一次,炒的越火越好,炒的越火,他们市场的未来就会更好。

最难得的是,这次的炒作翡翠王和李阳都不反对,相反,他们还很支持,翡翠种类真正意义上的增加了,对整个玉石界都是一件大事。

有了这两人的支持,他相信这次肯定是一次大火。

另外,增加翡翠种类,不仅在玉石界引起渲染大波,对矿物学的影响也不小。

这种天然散发冰冷的翡翠,会让很多矿物学家疯狂,也会让很多的人不相信,站出来质疑,甚至会引发一次学术的争执讨论。

这些,暂时和李阳没什么关系。

半个多小时后,李阳他们才回到酒店,这会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酒店大厅的人并不多,吃过晚饭的人不是回房休息,就是出去到广场上散步溜达去了。

“嗡嗡!”

李阳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看着号码,他的嘴角带出一丝的无奈。

电话是何珊珊打来的,他今天接何珊珊的电话已经有八次了,王佳佳那边更多,都十几次了,这丫头催命似的再催他们。

“我们已经到酒店大厅了,你到底什么事这么急?”

“回来了,那你们快点上来,我就在你们房间呢,快点啊!”

何珊珊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说完不等李阳反应就直接挂了电话,李阳轻轻摇了下头,拉着王佳佳的手,直接向电梯走去。

三分钟后,李阳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进房间,他就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前面,酒店是云南这边提供的,是间高级套房,有客厅和两间卧室,其中一间是李阳和王佳佳住,另外一间则是刘刚的。

此时,客厅的地上堆着一堆的东西,铜佛,铁块,瓷碗,大罐都有,甚至还有很多破损的东西,看起来就像个垃圾场似的。

“李阳,你回来了,快进来!”

何珊珊正站在客厅内,见到李阳眼睛一亮,跑过来就拉着李阳往里面走,刘刚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则是一副委屈和无奈的样子。

他今天一直都陪着何珊珊呢。

“李阳,你快看看,我买的这些东西怎么样?”

何珊珊兴致显得很高,看着地上那一堆破烂,李阳则有些哭笑不得,指着那些东西,直接问道:“你一下午,就去买这些破玩意去了?”

“什么叫破玩意,这可都是宝贝,我都是仔细选过,又观察过那些卖主才买下来的!”

李阳这么一说,何珊珊的小嘴立刻翘了起来,很不满意的叫道。

“李阳,你回来了!”

房间内又走进了一个人,何杰穿着身白色的休闲装进来了,他的脸上也带着点无奈。

何珊珊这些东西买回来之后,立刻拉着他去看了,何杰当时的反应和李阳差不多。

何杰是不懂鉴定,可看到这么多的东西,他就明白何珊珊这次是凶多吉少,因为这样的事情他前不久也经历过,为了给老爷子准备寿礼,他可是砸了不少的冤枉钱。

何杰不懂鉴定,但其他的事比何珊珊明白的多。

何珊珊没等来李阳,本想请白铭他们过来帮忙鉴定下,被何杰给拦住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自己买一堆破烂已经够丢人的了,再找比人来鉴定,那会更丢人。

不仅自己丢人,到时候还会丢李阳与老爷子的脸,这问题就严重了。

何珊珊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代表李阳与老爷子的人,做什么事都不能鲁莽。

不过从这点上,也能看出何杰很不看好她。

对何杰的劝告,何珊珊听了进去,她自己也明白,万一买到假的东西,传出去的话肯定有大影响,就耐着性子在酒店里等李阳。

对此何杰也满意,还特意打了两个电话帮她催催李阳,这样的话,即使这些东西全部都有问题,都是假的,这事也不会传到外面去,丑也就遮住了。

听完何杰的解释,李阳再次摇了下头,并且怜悯的看了何珊珊一眼。

这些东西,他刚才看了一眼,至少他这一眼中没看出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有很多,都带着明显的做旧痕迹,简单来说,都是很普通的现代仿制品。

还有几件,整个就是艺术品,连做旧都没有,这样的东西,竟然也被何珊珊给买回来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