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一大堆的宝贝

“李阳,你先看看这个碗,很漂亮的!”

何珊珊显得很高兴,门关上后,马上拿起了一个青花小碗递给李阳,这个青花小碗样式的确很美观,碗底还带着‘大清嘉庆年制’六字楷书款。

青花为鸳鸯纹饰,小碗不大,看起来非常的艳丽。

李阳接过碗,在手上掂了掂,随即摇了下头。

“李阳,你倒是说话啊,这碗到底怎么样啊?”

见李阳不说话,何珊珊又急急的问了一句,就这个小碗,花了她一万块钱,是她比较看重的宝贝之一,不然也不会上来就拿给李阳。

“咳咳!”

李阳捂了捂嘴,一旁的王佳佳也焦急的看着他,王佳佳也希望自己的小姐妹,能买到真正的好宝贝。

不过是不是宝贝她们说了不算,还要听李阳的,李阳在这方便是权威。

“这个碗呢,倒没什么做旧的痕迹……”

“哇!”

李阳话没说完,何珊珊就先兴奋的叫了一声,又急急的说道:“那这个就是真的了?能值多少钱?”

“你先听我说完,虽然没有做旧的痕迹,但我能猜到这碗是从哪来的!”

李阳急忙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北京颐和园,后海等地前几年都从景德镇订购了一批这种仿古小碗,其实就是他们饭店内使用的,我估摸着,有可能是谁在那吃了饭,感觉有些贵了,心里不情愿,出来的时候就带偷偷带上了这么一个吃饭的碗,这不是假的,但你不能根据年款,就判断它是个老物件!”

李阳一口气说完,何珊珊完全傻愣在了那里,王佳佳也瞪大了眼睛,何杰则捂着嘴巴,强忍着笑意。

“李阳,你的意思是,这就是平常使用的东西!”过了一会,何珊珊才慢慢的问道。

“没错,这上面还有个‘颐’字的标志,我想可能是颐和园丢的,你若是给他们送回去,他们估计会免费给你盛碗汤喝,这碗价格可不低,每个都要一百多块呢!”

李阳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何珊珊嘴巴张的更大了。

“噗嗤!”

何杰猛的笑出声来,笑出来之后他就一发不可收拾,捂着肚子在那大笑,这第一个碗,搞了半天竟然是人家饭店吃饭的碗,这比何杰当初自己打眼的故事还要可笑。

他买的那些东西,不管怎么说都有作伪的痕迹,这碗可是一点都没有。

整个就是一现代工艺品,做工不错,放个几百年也会成为古董,但现在肯定不是,因为这碗出窑的时间不超过五年。

何杰一笑,李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碗他还真见过,很多仿古饭店其实都在使用,不过一般的饭店用的都是批发来的,很便宜的碗,用这种真正手工绘制仿古碗的地方并不多。

算起来,也就北京最多,加上暗记,李阳基本能判断这是颐和园那边饭店使用的。

一个碗,不管怎么说也值一百多块钱,给人家送回去,要晚汤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何珊珊得能开得了这个口才行。

几个人都在笑着,王佳佳也转过脸,偷偷的捂着嘴,何珊珊把人家吃饭的碗买回来当成了古董,这个脸可真的丢大了。

何珊珊看着他们,脸色是青一阵白一阵的,这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不到两分钟,她把这青花小碗丢在了一旁,又抱过来旁边的一个青花大罐,指着大罐对李阳说道:“那个不管了,李阳,你在看看这个!”

“这件?”

李阳轻轻抚摸了一下,又微笑摇了摇头:“这是元青花的造型……”

“元青花!”

刚说到这,何珊珊的眼睛就亮了,老爷子尤喜元青花,这点她可是知道的,自然也知道元青花的价值。

李阳摆了摆手,道:“你听我说完,这是元青花的造型没错,但形状怪异,釉色发涩,胎质呆板,青花颜色较暗,明显有现代化学颜料的成分,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元青花!”

说到这里,李阳又摇了下头,他的意思很明显了,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罐子,是根据元青花仿制的,还仿制的很不到位。

何珊珊的脸色立刻拉了下来,何杰心里则笑的更厉害了,不过没表现出来。

当初他受过的那些教训,这会何珊珊都尝试了,也算是一对难兄难妹。

不过他们可不敢对外宣称自己的身份,老爷子是古玩界的名人,要是被人知道他的孙子孙女连连打眼,古玩界的人指不定会怎么想呢。

即使表面不显现出来,心里肯定也会有别的想法。

“这一件呢,这可是古琴啊!”

何珊珊还不死心,又抱着一把琴交给了李阳,这把琴保存还算完整,黒木所制,看起来带着点古香古色,很像是个老物件。

“这把琴!”

李阳把大罐推到一旁,接过这把琴,又摇了下头。

“怎么,这把琴也不对吗?”

何珊珊紧张的问道,她还显得有些紧张,这把琴其实是她最看好的一件宝贝,足足花了她十万块钱,从一家古玩店买回来的。

她可是把这琴当成了最好的宝贝,一开始都没敢去拿给李阳看,现在见到李阳摇头,她的心顿时哇凉哇凉的。

李阳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则显得有些哭笑不得,轻声道:“姗姗,我问你,你什么时候见过八弦古琴呢?”

“八弦古琴?”

何珊珊微微一愣,急忙低头去看那张古琴。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这张琴上,还真的是八弦,看到这里,不用李阳解释,何珊珊的心里就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姗姗,古琴一般都是七弦或者九弦,也有十弦,但是没有八弦的,懂点常识的人,都不会犯这个错误。还有这木头,是加了颜料染黑的,不是古朴的那种颜色,另外这琴弦也不对,纯粹是现代金属物!”

李阳叹了口气,这琴在他的眼里,那就是假的不能在假的东西了。

“哈哈!”

何杰再次大笑起来,这次笑的比刚才还要夸张,赔点钱倒无所谓,可看到何珊珊去买一些比他当初打眼还要过分的东西,他就忍不住想笑。

何珊珊脸色铁青,狠狠的瞪着何杰,连续几件东西,被她当做好宝贝的东西都得到了李阳无情的批判,这会她的心里也不好受。

这些东西,可花了她不少的钱,今天一下午,她就狂花出去六十万的巨款,六十万,对她来说的确是笔巨款了。

若不是之前在平洲赚了五百万,她根本就没这个钱。

想到六十万就这样打了水漂,她的心里就痛的直发酸,这古琴是她在一家古玩店买来的。这会她的心里都开始思量着,是不是找几个人,把这家古玩店给封了,把老板整破产。

不用怀疑,她有这个实力,不用动家里的力量,找几个以前的朋友,随便委托一下就行,很多人巴不得帮她做这些事呢。

“笑,笑死你!”

何珊珊对着何杰翘了翘鼻子,又在那一堆东西里面翻腾了起来,没几下,又拿出了一个弥勒佛的雕刻品,东西不大,看起来很不错。

找人整那古玩店,也只是何珊珊一时不忿的想法罢了。

这种事她不可能去做,身份放在那呢,真做的话,别人肯定会进行调查,到时候她打眼买到赝品的事就会传出去,不仅她丢人,老爷子也会脸上无光。

这样的事,她还分得清轻重。

李阳接过这件东西,难得的点了下头:“这件还不错,是件牛角雕刻的弥勒佛,雕刻的也不错,可惜不是件老物件!”

“牛角,不是犀牛角吗?”

何珊珊猛的惊叫了一声,这件东西,她可是按照犀牛角的价格去买的,还是当做老东西收下来的,听了李阳的鉴定,她甚至想去撞墙。

“大姐,牛角和犀牛角的差距老大了好不好,犀角有明显的鱼籽纹,就在表面上,你看这里,光秃秃的,哪里有一点鱼籽纹的样子!”

李阳哭笑不得的摇了下头,牛角其实和犀牛角的差距很大,懂点的人都很容易分辨出来,估计这东西只能唬住何珊珊这样什么都不懂的人。

另外,牛角和犀角,价格上也差了老大一截,猜都不用猜,这件东西何珊珊肯定又打了眼。

“好,我知道了!”

何珊珊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几件买来的价值最高的宝贝都被李阳判了死刑,她这会想死的心都有了。

六十万那,对他们家来说什么都算不上,但对她个人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了。

她在外留学这几年,也只不过花了这么点钱而已,现在倒好,一时贪心,一下子全赔出去了。

李阳微笑摇摇头,随手翻弄起这一堆的破烂玩意起来。

对何珊珊来说,有这样一个教训也好,以免她老想着去捡大漏,一夜致富。

当初何杰虽然不是想着致富,但目的也是检漏,因此打了不少的眼,买了不少冤枉东西,特别是买的那件假的不能在假的圣旨,还得到老爷子一顿臭骂。

不过那也怪不得别人,谁让他买了东西,献宝似的的跑去让老爷子看,没给他板子就已经很不错了。李阳若是拿这样的东西回来,铁定要挨板子的,还是几天不能下床的板子。

“咦!”

李阳眼睛突然微微一亮,从这堆东西下面拔出一把青铜剑来,仔细的打量着整个剑身。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