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聚宝盆

聊了一会,李阳索性又打了一遍拳,最后和马老师一起返回了酒店。

餐厅内,早就聚集了很多前来参加展览会的专家,众多专家们还都议论着昨天捡漏的事情,不过大家此时所说的不是四漏,而是五漏。

何珊珊这丫头,一大早就把自己买到吴王夫差剑的事告诉了白铭他们。

很快,这个消息便在专家群里进行了快速的传播。

当然了,这丫头没把她买了一堆破烂的事说出来,她知道怎么避重就轻。

何珊珊不是专家,但却是跟着李阳一起来的人,也算是自己人,他捡漏的吴王夫差剑,可以说是昨天捡漏价值最高的一件宝贝了。

一时间,大家议论的焦点都变成了她。

“李老弟,你回来的正好,真是吴王夫差剑?”

李阳刚进餐厅,白铭就凑了过来,急急的问道,一旁的马老师听的云里雾里的,但脸上也带着惊讶。

吴王夫差剑,只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件宝贝的分量。

李阳微微一怔,又注意到一旁得意洋洋的何珊珊,以及满脸无奈的何杰,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最后点了下头。

指望着这丫头保密,基本不可能。

说起来,这次的捡漏,可是这丫头一辈子中了不起的几件大事之一,她恨不得全世界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呢。

“真是啊,那把剑在哪呢?”蔡老师也跟了过来,见李阳点头,忍不住跟着问了一句。

李阳微笑道:“剑在我这,回头我拿给大家看!”

“白老师,吴王夫差剑是怎么回事?”

马老师则悄悄的把白铭拉到一旁,小声的问了一句,这件事是何珊珊下楼吃早餐之后才传出去的,马老师刚才一直和李阳在一起,真的不知道。

白铭马上变的很有精神,拉着马老师到一旁桌子那坐下来,详细的给他解释了一遍。

他的解释,让何珊珊都目瞪口呆,他解说的比何珊珊说的生动多了,不愧是专业人士,好像捡漏的时候他就在旁边似的。

得到李阳的承诺,几个人都安下了心来,这会是早餐时间,心里再急,也不好就这么上去看宝贝。

有了李阳的承认,何珊珊这个大漏立刻传的更加的响亮。

一天五次漏,昆明几乎瞬间就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聚宝盆,很多人都带着羡慕和妒忌,本来想留在酒店休息的少数人,这会也都想着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自己也遇到漏。

连什么都不懂的何珊珊都能捡到漏,对他们的刺激可想而知。

吃饭的时候,李阳也知道了秦老捡漏的详细情况。

秦老是重庆的那位老前辈,为李阳修复过神龙神虎砚,李阳在加拿大收获的麒麟金星砚也是秦老修复的,对他老人家来说,能亲手修复这两方烟台是件莫大的骄傲。

同时,在他的心里还有着无比的痛心。

神龙神虎砚是损坏了,但却没有缺损,麒麟金星砚缺损的东西却是永远都补不回来,当初第一眼见到麒麟金星砚的时候,秦老心痛的直掉泪。

其实,秦老的这次捡漏并不是他自己,而是他是孙女。

孙女自从在李阳那里受了刺激,真心喜爱上收藏之后,把以前追星的习惯全都抛掉了。

她学的时间不长,水平有限,不过看东西的时候却非常的仔细,有着常人所没有的直觉,这次捡漏的宝贝,就是她先发现的。

还有,这次请来的佛像,已经不是她的第一次,在重庆她就有过两次捡漏的经历,都是不小的漏,这几次的捡漏,可把秦老乐坏了。

现在的秦老,就好像焕发了第二春,无论到哪都带着孙女,每次介绍孙女的时候,脸上还都带着骄傲。

秦老和李阳也算是老熟人了,早餐之后简单的聊了几句,秦老就带着自己的孙女随意的溜达。他的年纪毕竟大了,心里有着很多的担心,他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尽最大的能力为孙女去铺路,帮助她成长。

白铭,毛老和蔡老师三个人,吃过早餐就一直跟着李阳,看着他们眼中的渴望就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还有马老师,他这次也跟了过来。

他对何珊珊买到的那把吴王夫差剑同样有着很大的兴趣。

几个人回到了楼上,更多的专家吃完早餐都是离开了酒店,他们也要在这个城市好好的转一转,看看能不能自己也捡到了个大漏。

“真是吴王夫差剑!”

看到古剑,蔡老师的眼睛就亮了,忍不住的走过去,上下仔细的打量着,又接着说道:“这剑比夫差矛好多了,恐怕也仅仅次于那越王剑!”

他所说的越王剑,就是那越王勾践剑,现在是湖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历经两千多年的历史,剑身没有任何的锈迹,而且依然的锋利。

这把剑,也是中华古文明辉煌的一个见证。

内行看门道,李阳吧剑小心的放在了桌子上,让他们一一的欣赏。

这把剑不如湛卢剑那么锋利,可以做到削铁如泥,但也非同儿戏,不小心割伤人是很容易的,这毕竟是古时候诸侯王的武器。

蔡老师第一个拿起了古剑,不断的赞叹着。

白铭,毛老以及马老师都一一的看过,马老师的眼中还带着浓浓的羡慕,这把剑比他博物馆很多的青铜器都要好,他的内心也像收藏这样一把好剑。

古剑看的时间不长,看完白铭他们就告辞了。

马老师稍稍犹豫了下,最后也跟着离开,白铭和马老昨天都捡了漏,心里很满足,可毛老和蔡老师急啊。

特别是他们亲眼看到这吴王夫差剑之后,更是坐不住了。

连何珊珊这样不懂的小女孩都能检漏,他们怎么说也是个专家,出去碰碰运气总比留在酒店里强。

出去转转,说不定有遇到大漏的可能,留在酒店内,天上就算掉馅饼也砸不到他们的脑袋上。

很多专家就是抱有这样的思想才急急的离开酒店,都是想着出去撞大运。

“李阳,今天没事,不如我们也出去走走吧?”

等他们离开之后,何杰才走过来小声的说了一句,在他的眼里,也带着点渴望。

李阳微微一怔,看着何杰,脸上很快又露出了笑容,倒是何杰让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何杰可是有过捡大漏的经历,他有钱,一般的漏所获得的财富不会让他心动,不过捡到大漏的那个过程,那个心情却让他特别的怀念。

买到好宝贝,买到让别人羡慕的宝贝,那种骄傲的感觉,是花再多的钱都得不到的。

这会,连何杰都心动了,也想跑出去碰碰运气。

“好,我把桑达拉也叫上,一起出去好好玩一天!”

李阳微笑点着头,他没想那么多,也没怎么去想捡漏,有特殊能力的他更明白,捡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真的很需要运气和机缘。

多叫一个人,何杰没有意见,这个人还是李阳的合作伙伴,何杰更不会有意见了。

二十分钟后,所有的人又都在酒店大厅里聚集在了一起。

现在连展览会组织方的工作人员都在惊讶,今天,一位专家都没有留在酒店内,全都跑出去了。

李阳他们聚集在一起后,身边又多出了一个人。

除了桑达拉之外,安文君也跟来了,她本来就和李阳一起来的云南,不过她来除了和李阳联络感情,继续劝说李阳接受他们公司股份之外,还有发展这边公司业务的任务。

云南和缅甸交界,一直以来都是翡翠行业的重地,安文君所做的工作就是多联系那些玉器厂,争取多要一些原料,实在不行,成品的翡翠首饰也要批发采购。

无论如何,都要保证他们珠宝公司的货源充足,不至于断货损失客源。

她是正好要出门,遇到了桑达拉,知道他要陪同李阳一起出去,临时改变了行程,这些玉器厂加在一起,在她的心里也没有李阳重要。

人一多,原来的车子就不够了,李阳又从酒店租用了两辆汽车。

安文君自己有车,一行人四辆车,一起离开了酒店。

“李阳,我们去云端公园吧?”

何杰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之后便对李阳说了一句,李阳点了下头,开车的刘刚立刻搜索这个地方,然后朝着这个地方驶去。

这里是何杰打电话给一个朋友,那朋友给他介绍的地方。

云南地处西南边陲,是一个拥有着很多少数民族的省份,因为地理位置和历史原因,这里的古文化没有中原地区那么繁华,也不像中原地区有着沉厚的积淀。

不过这里的文物古迹并不少,也因为偏远,这里的古玩市场有有欠发达,很多收藏爱好者的水平也有限,才让这里依然保持着一股淳朴,能有那么多老东西好东西出现。

还有一点,战乱时期,全国有很多富商逃到这边来避过难,虽然这些人最后大都走了,但有一些东西却留了下来,然后一直在这流传着。

李阳怀疑,他买的汉玉,以及何珊珊买到的夫差剑,都是那个时候流落在这里的。

所以,眼力好的话,在这里捡漏要比其他地方更容易一些,这也是昨天为什么能出现连续五次大漏的原因之一。

除了何珊珊纯粹是运气之外,其他几位,可都是靠着高明的眼力才获得的宝贝,秦老的孙女发现了宝贝,不过最终拍板的还是秦老本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