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第一零一五、一零一六章 哥窑瓷器

李阳眼中带着点惊讶,脚下不自然的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这件宝贝的身上,一共有十三层光圈,按照一个光圈六十年来推算,这是七百八十年前的东西,实实在在的老物件。

按照这个时间来计算,这件宝贝是南宋中后期的产物。

李阳走着的时候,还在立体画面中不断的打量着这件瓷器,心里默默的点着头。

李阳往前走,桑达拉他们也都跟了过去,感觉到身后跟着的人,李阳眼角稍稍跳了下,随即走到了路边的一家古玩店内。

他所看到的那件东西就是摆在古玩店内的宝贝,不过并不是这家古玩店。

在里面随意的看了一会,李阳又转进了另外一家店里,这两家店里的东西都很普通,没什么能入眼的东西。

他之所以在这里浪费点时间,纯粹是不想那么显眼。

这是件很不错的宝贝,直接奔过去就买,多少会引起身边人的怀疑,李阳现在可不是自己一个人,多走几家店,这种怀疑就不会存在了。

十几分钟后,李阳慢慢走进了特殊能力下所发现的那家店。

这是家不大的古玩店,只有四十多个平方,里面东西的摆放不算整齐,让人感觉稍稍有些凌乱。

这是一家很普通的古玩店铺。

“几位老板,想要点什么?”

店里只有两个伙计和一个老板,李阳他们几个一进来,那老板就跑了过来亲自接待,经常干生意的人,看人方面都有自己的眼力。

至少李阳他们几个人,看起来都像是大顾客。

李阳笑了笑,没有说话,直接走到了厅内正中央的位置,看着对面博古架上的一个小碗似的的东西,李阳走过去,桑达拉和安文君他们也都跟了过来。

见李阳看这件宝贝,店老板的眉头紧了紧,还是跟着走了过来。

“老板,这是清代仿哥窑的水盂,虽是清仿,但仿的非常逼真,也非常的好!”

店老板轻声介绍道,听到他说清仿两个字,李阳的嘴角不自然的扬起一丝笑意。正宗南宋后期的哥窑瓷器,竟然被当成了清仿,难怪这件瓷器会出现在这样的小店里。

十三层光圈,已经不折不扣的表明了,这绝对不是件清代的东西。

那个时候,努尔哈赤的老祖宗估计都还没出生呢。

“东西可以拿来让我看看吗?”

李阳嘴角带着淡笑,轻声的问道,店老板稍稍犹豫,还是很小心的把宝贝拿了下来,交给了李阳。

东西拿在手上,带有一种清凉感,李阳轻轻的点了下头,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上手之后,李阳更可以确定,这不是什么清仿,是真正正宗的哥窑瓷器,之所以被当成了清仿,和这上面残留的一些现隐法痕迹有关。

这件瓷器,被人用现隐法掩饰过,后来被人去除了掩饰。

可惜去除的方法不正确,上面残留了很多痕迹,以至于被人当成了清仿,残留的那些部分,确实带有一点清仿的特征。

还有,这店老板水平也有限,若是白铭,毛老或者马老师那样的一流专家,看到这件瓷器的话肯定会有所怀疑,从而继续鉴定,绝对能发现其中的问题。

毕竟这上面的现隐法毕竟已经被破坏了,想发现其中的问题并不难。

这个时候,李阳对大家把昆明和云南称为聚宝盆也开始有些认同。这里的确是个没有被开发的处女地,或者说,是没有被一流专家们开发的处女地,有一些极其隐藏的宝贝存在。

“这个,多少钱?”

摸了一会,李阳抬起头,微笑对那店主问道,店主稍稍一愣,脸上又带着点犹豫。

这件水盂其实是他的镇店之宝,平时吸引人用的,所以李阳一开始看中这件东西的时候,他才会有那样的表现。

不过对他们这种小店来说,并没什么非卖品之说,价格只要合适,他们肯定会卖。

“老板,您眼力真好,我也不瞒您,这是我们店里最好的宝贝,您要是想要,最少也要这个数!”

店老板想了一会,才伸出一个手来,把五个手指头在李阳的面前晃了晃。

“五十万?”

李阳轻声反问了一句,店老板没吭声,静静的站在那里,这的确是他心目中的价格。

五十万,一件好点的清仿哥窑的确值这个价,目前清仿的哥窑瓷器的价值也不低,这主要还要归功于乾隆皇帝。

乾隆喜爱收藏,特别喜欢哥窑瓷器,尤爱哥窑瓷器那种开片的样子,对哥窑的‘金丝铁线’更是赞不绝口。

因为他的喜爱,景德镇就特意烧制了一批仿哥窑瓷器,这些瓷器做的都很不错,价值自然也不低,目前的市场价在二十万到上百万之间。

眼下这件,就是被当成了这类仿制的哥窑瓷器。

见李阳低头,那店主也不说话,这宝贝卖不卖他本身就有些犹豫,不过五十万的价格确实不低,这只是件很普通的水盂。

水盂,又称水注,也叫砚滴,是给砚池添水的文房用具,有文房第五宝的美称。

水盂是实用器,同时也是观赏器,瓷器,木器,玉器都有,文人雅士们总喜欢把自己使用的东西做的更风雅一些。

去年李阳的拍卖公司就拍出过一件清中期官窑青花水盂,成交价是一百八十万,可以说很不错了。

李阳抬起头,和店主简单的讨价还价,便把东西买了下来。

在古玩圈子里,哪怕看东西看的再准,对宝贝再喜欢,都不要一下子让人看出你想买这件东西,否则很有可能出现别的变故。

宝贝没有成交之前,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李阳这么做只是避免这类事情发生。

五十万,直接刷卡,签字付款成功之后,这件真正的哥窑瓷器就落入了李阳的手里,看着面前的水盂,李阳心情大好,嘴角的笑意也更浓了。

他的手上已经有了汝窑笔洗,去多伦多的时候,他又赢来了一件钧窑双耳尊,加上手上这件哥窑水盂,宋代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所出的瓷器,他手上已经有了三件代表作,凑齐五大名窑,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当初,泰国的孔家父女想从李阳手里买走夜光杯,就曾将要拿宋代五大名窑的瓷器加现金来交换,最终李阳没有同意。

等李阳他们离开,那店主看着架子上的空位,自己也笑了笑。

五十万对这件水盂来说价格不算低,有了这五十万,他能买回一件更好的青花瓷,比用这水盂做镇店之宝更好。

当然了,他若是知道这件水盂并不是清仿,而是正宗哥窑瓷器的话,恐怕就不会这么去想,后悔的会去撞墙。

“李先生,这都裂成这个样子了,也值钱吗?”

出了古玩店,桑达拉很小声的问了一句,其实这个问题他之前就想问,只不过在店里没好意思问出来罢了。

李阳猛的愣在了那,何杰与安文君也都张大了嘴巴。

过了一会,几个人都笑了起来,何杰笑的最夸张,都捂肚子蹲在了那,就是高风几个人也都带着笑意。

桑达拉被他们笑的莫名其妙,满脸的疑惑。

他的汉语说的再好,毕竟不是中国人,特别是对中国的古文化不了解,把哥窑美丽的开片,竟然当成了裂纹。

“桑达拉,这瓷器上有裂确实是一种缺陷,但也不是绝对,有一种美叫做缺陷美,你知道吗?”

“缺陷美,你的意思是,这是正常的?”

桑达拉瞪大了眼睛,他对哥窑瓷器不了解,但人并不笨,李阳这么一解释他虽然没全部明白,可也知道了个大概。这会桑达拉的脸也变的通红,他终于明白何杰他们为什么会笑,现在的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错,就是这样!”

李阳笑笑,又接着说道:“本来瓷片开裂,是一种不好的表现,表示这件瓷器烧坏了,出现在其他的窑口里,这样的瓷器一般都会直接损坏,重新烧造,但有一种瓷器不同,它的瓷片是故意开裂的,这就是哥窑瓷器!”

李阳所说的这些,何杰与安文君都知道一些,哥窑瓷器名气很大,哪怕不懂收藏的人,多少都了解一些。

恐怕也只有桑达拉这个外国人不知道了,把这种裂当成了翡翠的裂。

翡翠出现裂的话,那可是极大的损失。

李阳提了提手上的箱子,轻声说道:“这种裂纹,里面还有一个故事,相传宋代龙泉有个叫章存根的人,是一位著名的瓷艺工人,他有两个儿子,分别叫章生一和章生二!”

桑达拉,何杰还有安文君都停在了那里,站那听李阳说起这个故事。

“章存根擅长烧制青瓷,两个儿子从小都跟着他学艺,水平也都很高,等章存根去世之后,两兄弟便分家了,各开一家窑厂,分别烧制瓷器。老大很聪明,水平本来就比老二好一些,又善于学习钻研,最后烧制出了著名的‘紫口铁足’青瓷,得到了皇帝的赏识,皇帝还特意命令他烧制这样的瓷器!”

“老二水平不如老大,而且心眼很小,见老大这么受宠就心生妒忌,在老大不注意的时候把粘土扔进了老大烧瓷的釉缸内,这一窑瓷出来之后,所有的瓷器表面的青釉都裂开了,裂纹很多,丑不可言!”

“老大欲哭无泪,皇帝那边等着他的贡品,如期交不上的话就要全家砍头,他的老婆女儿得知之后,也跟着他一起哭,女儿心疼父亲,边哭边给他倒茶,结果一不小心,把一壶茶都洒在了老大面前的瓷器上!”

顿了下,李阳接着说道:“老大平时喜欢喝浓茶,女儿泡的就是浓茶,这一壶浓茶泼落在刚出窑的瓷器上之后,整个瓷器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本来丑陋的裂纹都变成了茶色线条,老大当场就呆在了那里,愣愣的看着眼前瓷器的变化!”

“女儿知道自己闯了祸,急忙擦干净被浓茶泼上的瓷器,这些瓷器洗净之后,再没有了原本开裂难看的样子,每个开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和谐!”

李阳说着,一旁的赵奎急忙递给了他一瓶水,可惜只是普通的矿泉水,不是浓茶。

喝了几口水,李阳继续说道:“老大发现了瓷器的这些变化后,急忙又进行研究,这些浓茶所产生的变化就是哥窑著名的‘金丝铁线’。青瓷虽然开了片,但开片开的非常好,后来这些瓷器进贡给了皇帝,又得到了皇帝的欣赏,这些瓷器,因为是哥哥的窑口烧出来的,又被称作哥哥窑,简称哥窑!”

“哥窑的名字是这么来的啊?”

何杰抬起头,惊讶的叫了一声,他知道哥窑瓷器,毕竟也研究过一段收藏,买过不少打眼的赝品,其中哥窑瓷器他就买过。

不过他还从不知道,哥窑有这么一个故事,名字是这么来的。

“这只是传说故事,具体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现在对哥窑窑口还没有统一的认识,暂时还不好说!”

李阳微笑摇摇头,每个窑口都有故事,甚至每种瓷器也都有他们的故事,这些故事有些是真,有些是假,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就算是李阳也不好说。

这些,恐怕也只有当时的人知道了。

“可惜了,你这是仿制品,要是真正的哥窑就好了!”

何杰又叹了口气,还摇了下头,这件东西店主之前就介绍过,清朝的仿制品,此时除了李阳之外,还没人知道这是一件真正的哥窑瓷器。

李阳笑了笑,也没解释,径自向前走去。

这边的市场不算大,转了一会,差不多就全部转完了,一些店铺李阳根本没进,何杰问过那三彩马之后也没了兴趣,只在旁边跟着看,再没有主动说过什么话。

倒是桑达拉还时不时的问一些问题,李阳都给解答了。

上午时间快过去的时候,李阳他们转完了这一片的市场,结果和李阳猜测的差不多。

地摊上,安文君买下的笔架山算是最好的一个漏,其他在没什么值得入眼的东西了,古玩店铺内倒是有一些价值一二十万的宝贝,但都是摆样子的,不可能低价买下来。

对这类东西,李阳的兴趣也不是特别的大,他自己的古玩店就有,没必要到这来买。

再说了,这类东西真想要的话他可以去荣宝斋采购,那里更多更全。

他可是荣宝斋的名誉顾问,有最优惠的七折卡在,荣宝斋的东西打上七折的话,价格就不算贵了。

“这俩丫头跑哪去了?”

转了一上午,都没有看到何珊珊和王佳佳,何杰的眉头不禁皱了皱。

“没事,有刘刚和海东跟着不会出问题!”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何杰想了下,也跟着点了下头,这两个人可都是特种兵,身上还都有武器,有他们跟着,在这里确实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走过一片繁华热闹的工艺品区,李阳他们几个人又到了东街口的古玩市场,这里没有地摊,都是店铺,很多都有着气派的招牌。

这些店铺,营业面积大都在一百平以上,二三百平甚至两三层楼一起的大店铺都有,西街口是古玩市场的平民区的话,这里更像是贵族区。

店铺大,东西自然也多,好宝贝也不少。

到了这边何杰,安文君等人都有了兴趣,连桑达拉也对一些少数民族的古玩起了兴趣,还买下了两件。

这些店铺都不小,大点的几乎都能比上李阳北京的古玩店了,不过这里的好东西无法和北京相比,这些店铺是有些真东西,但价格都不低,而且赝品比北京的古玩店还要多。

这边的专家懂的少,相应的赝品就会多一些,不管是店主自己故意,还是收到了赝品,赝品很多却是个事实的存在。

有利必有弊,对此李阳指是感叹,倒没有特别的在意。

“李阳!”

刚出一家古玩店,李阳正准备给王佳佳他们打电话去吃午餐,就听到不远处有个叫声,顺着声音看过去,正有四个人往他这边走。

走在中间的,是一位老人,老人显得很高兴,也很兴奋。

他的胳膊被一个小女孩挽着,小女孩看起来比李阳还要小,这两人李阳并不陌生,是重庆的秦老和他的孙女,昨天一样捡了漏的人。

另外两人,则是重庆的两位专家,是这次来参加活动的,李阳见过他们,但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秦老,您好,今天有什么收获吗?”

李阳转身走过去,秦老还是他今天遇到的第一位专家,今天所有来参加活动的专家可都跑出去了,这里又是著名的古玩城,遇到他们并不意外。

“没什么收获,你们呢?”

秦老哈哈笑了一声,说完,眼睛自然的落在了李阳的身后,紧跟着李阳的赵奎的手上提着个盒子,一看就知道是今天刚买的东西。

“我们,还不错吧!”

李阳嘴角又荡起了浓浓的笑意,那件哥窑瓷器收获却是不小,比昨天那块汉玉可要强多了,这也是李阳自己买到的第一件哥窑瓷器,他的心情是相当不错。

“哦,能不能让我们也看看?”

听李阳这么一说,秦老的眼睛猛的一亮,对李阳买的东西,就是他也有着很大的好奇。

李阳捡漏的名声,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

“没问题,不过时间不早了,秦老还没吃饭吧,不如我们边吃边看?”

李阳微笑点头,这次秦老没有拒绝,他们也是逛了一上午,正准备找地方吃饭,结果出去的时候遇到了李阳。

东街口除了高档的古玩店之外,还有一片商业中心,就一家比较大的高档饭店。

几个人直接去了饭店,何杰还给何珊珊打了个电话,让他们也过来吃饭。

不过何珊珊并没来,她这一上午又买了不少的东西,听何杰说这边还有别的人,就先回了酒店,她买的那些东西自己可没什么把握,在没让李阳帮忙鉴定之前,她可不想让别人看到。

其实她自己也明白,她买的那些东西,肯定有不少的假的。

假的多,但只要由一件是真的就行了,能捡一个大漏,就足以弥补这些假货带来的损失,这才是何珊珊心里真正的想法,她还想着像昨天一样,继续捡个大漏呢。

“李阳,东西可以给我们看看了吗?”

在包间内刚坐下,秦老就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李阳微笑点头,还让安文君把她的买的宝贝拿了出来,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小漏。

笔架山的包装比较简单,很快打开了,看到笔架山,秦老和他身边的人都微微点头。

清中期的笔架山,算不上特别好的东西,但也值个几万块钱,有收藏价值,喜爱文房用具的人在书房摆上一件,很是不错。

这件东西大家只是简单的看了看,并没有特别的在意,秦老他们的目光又都集中在了李阳的手上。

慢慢的,李阳把那哥窑水盂拿了出来,只看了一眼,秦老的眼睛就直了。

“你们干什么,我不卖你们还想明抢啊!”

秦老刚站起身来,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噪杂声,还有一个人的大吼,声音很大,连李阳他们都听到了。

“咱们可签了合同,别说什么抢,这有白纸黑字就是证据,给你一万就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惹火了我们,你只有那一千多块钱!”

外面又传来一阵声音,这次的声音同样不小,紧接着又有人愤怒的吼叫声和争吵声。

“高风,你去看看!”

何杰皱了皱眉头,低声对身边的保镖队长说了一句,高风点了下头,起身向外走去。

他们的吵闹声可不止惊动李阳这一桌人,附近好几个包间都有人走出来看热闹,高风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几个人在过道中间拉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还抱着一个包,拼命的挣扎。

出去看了一会,高风便回来了,外面的事和他们无关,酒店的保安也都过来了,用不了多久这争执就会消失。

高风刚想说话,坐在那的李阳,猛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他转过头,张着嘴巴看着门外,外面的人若是能看穿墙壁的话,一定会发现,此时李阳站在那里,直直所注视的地方。就是外面那中年男子手里的包上。

…………

二合一大章,今天先两更,小羽欠着的都会记得,请大家放心,肯定会有爆发补上,这几天临近年关,事情很多,请朋友们多多谅解好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