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夹层密信

“李阳,你怎么了?”

何杰马上转过身来,很是关切的问了一句,李阳的样子显得很吃惊,又像是很意外。

“没什么,我突然间想起了个事!”

李阳轻轻摇头,慢慢的坐了下来,不过他的心里还在翻腾着波涛巨浪。

李阳是个年轻人,同样有好奇心,刚才外面吵的很凶,李阳听到不少他们争吵事所说的话,似乎是在为一件宝贝有争执。

可惜何杰提前把高风派了出去,他也不好意思亲自出去打听情况。

不能出去,可不代表李阳没有办法,特殊能力直接展开,外面的一切都出现在了立体画面之中。在外面的过道里,这会正站着五六个男子,正中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紧紧的抱着一个包。

立体画面打开之后,这个包顿时成为了李阳最注意的东西。

包里面,是一本行书字帖,字写的很不错,有一定的水平,这本字帖是件老东西,明代早期,有几百年的历史,,字帖的署名为陆文轩。

陆文轩在《云南省志》中有记载,明宣德七年调任云南按察使,三年后返京,还做过大理寺少卿。

他在云南的三年时间,据说是走过云南很多地方,调查民间疾苦,帮助了不少的百姓,所留的名声很好。

《云南省志》中也提到过,他有一手漂亮的行书,写的字很大气。那三十多岁中年男子拿的正是他的字帖,挺厚的一本,是他自己精心写下来的,纸张书本都不错,赫本字帖还是有一定价值的。

可惜此人名气不大,不然这些东西的价值还会更高。

《云南省志》李阳没看过,根本不知道陆文轩这个人物,他之所以吃惊,甚至失态的站了起来,是因为字帖中有夹层,夹层中藏着三封隐藏很深的密信。

这三封密信从字迹来看出自两个人,其中一个和字帖相同,是陆文轩自己写下来的,这样的密信有两封。

另外一封,则是别人写给他的,这封密信的笔记李阳更熟悉,青木未央从日本带飞他的那份记载有隋侯至宝的手札,所书写的笔迹就和这封完全相同。

而这一封,也是直接称呼他为陆明。

陆明,字文轩,云南曲靖人,李阳若是看过《云南省志》的话,就不会那么疑惑了,陆文轩和陆明,其实就是一个人。

“杰哥,不如我们出去看看吧?”

李阳抬起头,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他这会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但心跳的速度还是有些快。

主要是那三封密信的内容太惊人了,比那份密信手札的内容还要惊人。李阳不知道这些密信为什么会隐藏在字帖的夹层内,不过这些内容若是真的话,那肯定会掀起一股轩然大波。

“出去?”

何杰惊讶的张开嘴,李阳先是莫名的站起来,现在又要跑出去,让何杰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不过何杰还是站了起来,与李阳一起离开了包间。

另一边,李阳站起来的时候,秦老只是看了李阳一眼,继续打量着那件水盂。

对他来说,这哥窑水盂的吸引力,可比李阳大多了。

他身边的那两位重庆来的专家,脸上则带着点疑惑,他们的名气和实力都比不过秦老,此时只是看出这件很像清仿哥窑的瓷器有问题,问题在哪却说不出来。

“眼镜!”

秦老突然伸出手,坐在他旁边的小孙女急忙拿出一副老花镜来,带上眼睛,秦老把水盂拿到面前,仔细的观察着。

边观察,他还边点头。

以秦老的眼力,已经看出这件瓷器是真正的哥窑,上面残留的现隐法掩饰也被他看了出来。

“爷爷,这水盂有问题?”

秦老身边的孙女小声的问了一句,她问话的时候眉毛还翘了翘,她还看不出现隐法的痕迹,更看不出这是真正的哥窑瓷器,可爷爷的反应让她感觉到了不一般。

“没,怎么会有问题,这可是真正的哥窑啊!”

秦老重重的感叹了一声,安文君本就一直注意着秦老,听他这么一说,眼睛顿时瞪大了。

她可记得非常清楚,这件瓷器李阳是按照仿制品收回来的,怎么到了秦老这里,就变成了真正的哥窑了?

“秦老,您的意思是,这不是仿制品?”

安文君小心的问了一句,若不是李阳正好出去,她也不好意思去问这个问题,可这个问题不问清楚,她的心就像猫爪一样的痒痒。

桑达拉也回过头来,眼中带着惊讶。

他是外国人,不懂收藏,也不知道宋代五大名窑是哪些,可他知道仿制品和真品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仿哥窑,和真正的哥窑,肯定不是同一个概念。

“你是不是把它当成了清仿?”秦老微笑抬起头,又摘下了眼镜,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他问的是你,并不是你们,足以看出他对李阳还是非常的有信心。

如今的李阳,就是秦老也不敢说自己比他强,世界顶级专家,哪怕是秦老自己也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号。

安文君脸色微微一红,轻轻摇了下头:“没有,我不懂这些,只是买的时候店主说是清仿哥窑,李顾问就按照清仿买了下来,我一直也认识这就是清朝的仿制品!”

秦老微微一怔,急急的问道:“你是说,李阳是以清仿的价格买下来的?”

他的小孙女也愣了一下,同样吃惊的看着安文君。

她现在可比安文君懂的多多了,这件瓷器,若是真正的哥窑,那按照清仿去买的话,绝对是捡漏了,还是一个超级大漏。

“是!”安文君慢慢点了下头。

“他多少钱买的?”

这次问话的是秦老的孙女,昨天的捡漏可是她最骄傲的一件事,哪怕昨天李阳同样捡漏了价值两百万以上的汉玉,可她从并觉得自己会比李阳差。

今天,她继续出来逛古玩市场,未尝没有再次捡次漏的心思,至少这次的活动上,要比过李阳,年轻人都有着争强好胜的心。

“五十万!”

“五十万?”

秦老的孙女脸上微微有些呆滞,五十万,买下一件真正的哥窑瓷器,那绝对是个超级白菜价,秦老这会也抬起头,看了看门外,眼中带着点羡慕。

“秦小姐,冒昧的问下,这件瓷器是真正哥窑的话,能值多少钱?”

安文君犹豫了一会,也看了看门外,见李阳还没回来,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声的问了一句。

她倒不是觊觎这件宝贝,只是纯粹想知道,李阳在这次的买卖中到底能赚多少钱。

“哈哈!”

秦老突然笑了一声,秦老的孙女也不禁莞尔,她抿了抿嘴,轻声道:“我叫秦佳如,您不用那么客气,直接叫我佳如好了,这件瓷器若是真正哥窑的话,我估计在两千万左右吧!”

“没错,宋代五大名窑瓷器,完整器就没有一件低于千万,全都是有价无市,这件瓷器若是伤拍卖的话,有可能拍出更高的价格来!”

秦老笑呵呵的补充了一句,秦佳如稍稍一愣,又自己摇了下头。

两千万,是她给的估价,很认同的价格,这等于李阳捡了一个两千万的超级大漏,相对比两千万这个数字,五十万的购买价真的算不了什么。

上拍卖的话,拍出的手续费都比这个购买价高多了。

两千万,也像一座山似的直接把她压垮了,这样的大漏她想都不敢去想,能捡到百万以上的大漏已经是极大的运气,这种千万级的大漏,很多专家终生都没有遇到过。

至于过亿的顶级大漏,那就不能纯粹的靠运气,没有莫大的机缘,根本不可能得到。

李阳捡到了这件价值两千万的哥窑水盂,也让秦佳如彻底没了去和李阳竞争的心,单凭捡漏来说,李阳这运气还真的无人能比。

秦老身边的两位专家,这会都凑过来了身子。

他们眼中还都带着疑惑,这件哥窑瓷器在他们的眼里还是有着很多清仿的特征,若不是说这件瓷器是真正哥窑的人是秦老,他们都要出言询问了。

秦老在重庆古玩圈子里,那是绝对的泰山北斗,受所有人的敬仰,他说的话根本没人会去怀疑。

李阳还没回来,秦老继续欣赏着这件难得一见的哥窑瓷器。

没有李阳的允许,他是不会去去除上面现隐法所残留的痕迹,带着这些掩饰来欣赏,又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关于现隐法秦老并没有讲给秦佳如,孙女的实力还没达到,这个时候给她讲这么高级的东西,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拔苗助长,在任何行业都是一种忌讳。

现隐法,那可是一流专家们才懂的一种掩饰方法,还不是所有的专家都能看出来。

有很多专家,终其一生也没有见过现隐法掩饰的宝贝,即使李阳,见过那么多的东西,用特殊能力筛选过无数的宝贝,也不过见过两件半罢了,这两件半,全都是极其罕见的宝贝。

第一件是那宣德炉,真炉世界都没几件,先不用说了。

第二件是唐代的瑞兽葡萄纹镜,存世中最大的一块,保存的也是最完整,新加坡来的两老为此出到了三千万的高价,李阳最后都没卖。

终于那半件,则就是眼前这哥窑水盂了,水盂上的现隐法被去除了一半,只能算是半套现隐法,算不得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