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再临缅甸

院子里面还有很多人,其中一些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这些人正小声的交流着,见李阳他们进来马上都闭上了嘴巴,等李阳他们进屋之后才重新开始议论。

他们是瓦成各医院最优秀的医生,这栋房子的医护条件,比瓦成所有的医院都要好。

高伯直接带着他们进了里面的房间。

房间很大,不过里面的人并不多,除了两名一直在的医生外,只有桑顿将军寥寥几人,桑顿将军面色有些凄苦,也带着一股悲伤。

他的面前,就是一张床,床上正躺着一位老人。

“大伯!”

桑达拉急忙走到桑顿将军的旁边,桑顿将军回头看了看他,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翡翠王直接走到了床头,那边的医生回头看了一眼,见桑顿将军没有说话,也就没有多问。

李阳则走到了另一边,床上躺着的这位老人他很熟悉,是一位很乐观,很开朗的老人,此时就算是躺在床上,嘴角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

看着床上闭着眼睛的老人,李阳鼻子有些发酸,急忙又回过了头。

“桑顿将军,怎么会这样?”

“心肌梗塞加心力衰竭,很严重,卓老平时心脏有些毛病,没想到这次会这么厉害!”

桑顿将军艰难的说了几句,有几句话他没说出口,医生说,卓老不一定能坚持到明天早上了,可以提前做一些准备。

李阳又回过头来,看着床上那张熟悉的面孔,心中升起一股哀伤。

生老病死,是任何人不可避免的规律,卓老七十多岁,年纪不算小了,加上以前又曾经有过重创,身体本身就比不过其他的人。

只是这样的消息来的太快,太突然,让李阳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桑达拉,高伯的脸色都变的更难看了,就是王佳佳也眼圈通红,上次来的时候这还是一位乐观向上,无比开朗的老人,这次再见,却躺在了床上,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一夜。

“阿郎……”

另一边,翡翠王突然说了一声,卓老的名字叫卓郎,很久没人叫过他这个名字了,即使翡翠王,平时见到他的时候也都是叫老卓。

阿郎,是他们年轻时候的称呼。

翡翠王轻声的说着,他的眼角还噙着泪水,他和卓老认识了差不多五十多年,这份感情是所有人无法相比的。

若不是当年的那次意外,现在翡翠界或许不是南王北圣,而是双雄争霸。

卓老当年就有不次于翡翠王的实力,共同进步下,卓老还有着更高,更好的发展,他要回到国内,所获得的成就和名声,绝对不次于翡翠王。

甚至有可能还要更强一些,当年翡翠王不止一次的承认过,卓老的综合实力,比他还要强一些。

翡翠王的声音,更让房间内充斥着一种哀伤,卓老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除了嘴角那淡淡的笑意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反应。

卓老这会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李阳,卓老犯病前,还在说着你,他说你是他见过最有天赋的人!”

说到这里,桑顿将军顿了一下,看了看翡翠王,翡翠王依然低着头,看着床上的卓老,嘴里嘟噜着大家都听不懂的话。

“他说,你的天赋比翡翠王还要强,上次你和翡翠王的对赌,没进行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赢的人肯定是你,你是真正的天才,他还说,未来,将属于你一个人的!”

桑顿将军慢慢的数着,这其实就是他和卓老下午所聊的内容,不知道是不是卓老自己也有了预感,他下午说了很多。

他说李阳和翡翠王没对赌之前,他就已经猜到了两人必有一战,翡翠王的性子他知道,最好着人去比试了,李阳赢过他,翡翠王肯定会主动挑战李阳。

最后的一切,也都在他的猜测之中,他全都猜对了。

整个下午,他都和桑顿将军在一起,晚上还准备一起吃饭,就是吃饭前所发生的意外。

若不是卓老一直都在庄园内,那结果有可能更糟。

李阳慢慢又回过了头,卓老对他的评价很高,这点他早就知道,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高,未来属于他一个人,那意味着将没人能在和他相比。

这已经是极高的评价了。

这话若是别人所说,有可能会被当成一个笑话,但是出自卓老的口中,没人会怀疑,卓老平时就是个很严肃的人,从来没说过什么大话。

李阳的眼圈慢慢变红了,旁边的意料器械不断的闪动着,每项数据都极低,全都到了警戒线。

说起来,这是李阳第二次到缅甸来,也是上次离别后,再一次见到卓老。

只是他也没想到,再次的见面竟然是这样的场合,他的脑中似乎还有着卓老那爽快的笑声,以及慢慢给他讲解那些赌矿经验的场景。

还有两人第一次的对赌,卓老笑呵呵的邀请他来,虽然最后赢的人是李阳,但卓老没有一点的沮丧,反而还带着浓浓的欣慰。

李阳至今还记得,卓老那时候对他所说的悄悄话。

卓老毕竟是个残疾人,赌石可以,赌矿就不行了,眼睛看不见,他可以去摸赌石,但无法去摸出一个矿脉来,真正能赌矿的人,只有李阳。

他希望李阳能好好的赌涨一个矿脉,让桑顿家族摆脱危机。

卓老那时候就说了,他不是桑顿家族的人,但这个家族对他有恩,对他最好,在关键时刻他帮不上忙,心里则有着一股愧疚。

至今李阳都记得,他说出这些话时候的欢愉,以及把他所知道的,一切有关赌矿的事都告诉了李阳,这一切,他只是希望李阳能让这个家族渡过这次的危急。

他那时候就说了,他相信李阳,李阳不会让他失望。

事后,卓老虽然没有再见李阳,但他多次在其他场合表示了对李阳的看重和赞赏,李阳能够赌涨矿脉,在他的眼里不是偶然,那是必然。

回忆着这一切,李阳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其实李阳自己心里也明白,卓老对他如此,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能帮助桑达拉的家族,若只是如此,他只要把赌矿的心得说出来就行,没必要把所有的经验都传授给自己。

仪器突然有些变化,两个医生急忙上前,李阳和翡翠王都退了一步。

两个医生忙碌了一会,又打了强心针,总算又恢复了正常,不过卓老并没有醒来,依然是躺在床上。

卓老最终能不能有清醒的时间,就连医生也不敢保证。

这一次,卓老的病情实在太严重了,若不是这里本就准备过全城最好的医疗条件,加上医生来的及时,卓老都不一定能撑到现在。

两名医生忙碌了会,最后又悄悄松了口气。

桑顿将军看看他们,他们只是摇摇头,他们只是医生,并不是神仙,有的病能治,有的病却无能为力,眼下这个病,就是他们让他们无能为力的一种。

翡翠王又走了过去,轻轻抓起卓老的一只手,他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留了下来,边哭边说着一些话,这些话说的什么,李阳并没有听清楚。

这只是老人对朋友的诉说,只要他们自己明白就行了。

马俊涛站在他的身后,这次他也跟来了,翡翠王一个人来他不放心,这件事和平时不同,老人很忌讳心情遭受很大的波动。

翡翠王,也有七十多岁了。

李阳慢慢的走到另一边,伸出手来,轻轻抓住卓老另一只满是皱纹,但并不干枯的手。

卓老是急性病,不像一些老人到最后枯瘦如柴的样子,他的手指头还带着厚厚的茧子,这是他长期抚摸毛料形成的。

卓老失明之后能够重新站起来,靠的不只是听力和感觉,同样有他无数次的努力,因为眼睛看不见,他更注重用手,被他亲手抚摸过的毛料,比李阳用特殊能力观察过的毛料还要多的多。

李阳的特殊能力,可是观察过两次大公盘,加在一起足足有数十万块毛料,亲手抚摸过数十万块毛料,那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一个数字。

握着卓老的这只手,李阳的眼泪也流了下来,一旁的桑达拉等人,这会也都捂着脸,这个消息对他们任何人来说都非常的意外。

桑顿将军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一旁。

十几分钟后,仪器在一次响了起来,这次李阳他们都被请到了外面,又有一些医生跑了进来,半个多小时后,他们才被允许重新进到里面去。

看着医生那沉重的表情,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桑顿将军已经开始吩咐人准备灵堂,卓老一生无儿无女,他一直都生活在自己家族内,为卓老准备后事,尽最后力量的也只能是他们。

当年,卓老已经有了不低的名气,在遭受意外之后,是桑顿将军的父亲把他收留下来的,并且一直给予足够的尊重。

后来卓老再次站起来,打出名气之后,为桑顿家族也帮了不少的忙,别的不说,单单靠赌石,卓老就为桑顿将军他们的家族赚取了很多的利润,卓老自己不需要用钱,也看不到,他赌出的翡翠,基本都是家族内的。

就冲这一点,这丧事桑顿将军也该去办。

…………

第二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