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玻璃种帝王绿

有人急忙到上面送了把椅子,卓老坐在了椅子那,高伯则拿起他的第一块毛料,在解石机上固定着。

翡翠王对着李阳笑了笑,同样开始固定自己的毛料,他们两人的确是事先商量好了,把自己最没把握的毛料和对方最有把握的毛料来进行搭配,配合出最佳组合来挑战李阳。

两位顶级专家,还用这种方式来搭配,李阳感觉很是无语。

不过这也符合翡翠王的性格,李阳相信,这一点肯定是翡翠王先提出来的,他绝对是一位为了胜利可以放弃面子的人。

李阳看了看自己的三块毛料,眉头稍稍跳动了下,对着刘刚指了指下面第二块毛料。

翡翠王和卓老毛料的排列顺序,他是刚刚才弄清楚的,之前他们两个可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毛料,同样,李阳的毛料也没让他们两个发现。

“这是我的,这是我的,李阳解的是从我那买的毛料!”

外面的人群之中,有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突然疯狂的吼叫着,他是缅甸瓦成的一个中型毛料商人,薄有资产,这次李阳就在他那里买过一块毛料。

看着兴奋的他,周围有些认识他的人都有些羡慕。

这块毛料李阳若是解出个大涨,又赌赢了翡翠王与卓老的联手,这家伙可就出名了,他只要把这件事宣扬出去,生意马上就会好起来。

想不好都难,赌石的人有很多都迷信,认为这是家有运气的店铺。

除了他之外,在远处同样有个人喜不自禁,翡翠王所拿出的毛料就是他的,不过两人的祈祷并不相同,一个希望翡翠王能赢,另外一个则希望李阳获胜。

三块毛料,同时开始解了起来。

大厅内的三百人,有一些开始小声的议论,同时见证三位顶尖大师共同对赌,哪怕他们的身份在高,这会都有一股说不出的骄傲。

全世界能亲眼看到这场盛世的,只有三百人。

“滋滋!”

高伯解的位置相应来说简单一些,他第一刀切的是皮壳,速度也快,没一会就到了底,发现高伯这边的情况,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里。

“哗啦!”

不到一分钟,高伯这一刀便切完了,旁边已经准备好了水,他自己清洗好切面,脸上慢慢露出一丝笑容。

切出的是雾层,不过是很薄的雾层,不用电筒,只用肉眼就能看到下面那淡淡的翠意。

这股绿很正,也很艳,绝对是大涨的苗头。

大厅内基本都是懂赌石的人,哪怕是白铭他们几个,也对翡翠有一定的了解,此时都感觉到了一点不妙。

特别是大厅众人的议论,都在猜测着这是块什么颜色的翡翠,有说祖母绿,有说苹果绿,也有说满色的帝王绿。

无论是什么,表现都不差。

外面,懂的人同样不少,卓老是华人,可他一直生活在缅甸,早已是缅甸国籍了。看到卓老第一刀的表现不错,很多人都开心的大叫着,特别是一些认识卓老,或者得到过卓老帮助的人,叫的更疯狂。

“哗啦!”

几分钟后,翡翠王第二个把毛料切开,他这一刀位置稍微深一些,直接切出了翡翠。

洗净的切面,展示着很葱翠的艳阳绿,这是块冰种艳阳绿翡翠毛料,翡翠不小,这一刀绝对是赌涨了,不过到底能不能笑到最后还是个未知数。

翡翠王和卓老的毛料都切完了第一刀,所有的人注意力又都集中在了李阳的身上。

说起来,李阳这边的表现才是大家最好奇的,小小年纪以一敌二,还是同时对阵两位顶尖大师,这样的荣誉绝对是前无古人,说不定还是后无来者。

几分钟后,李阳这一刀终于切完了。

所有的人脑袋都忍不住翘了翘,随着刘刚洗净切面,周围再次变的一片哗然。

李阳这一刀,和卓老那边一样,出现的是雾层,这片雾层下面同样肉眼可见淡淡的翠意,同样是一副大涨的好兆头。

甚至两个切面,猛一看去都差不多。

未知的东西总是会引起大家的好奇,两人切出的切面那么像,让周围不少人都忍不住的对比起来,到底谁能更胜一筹。

这一会,翡翠王反而被大家忽视了。

马俊涛抬头看看自己的父亲,台下很近,下面很多人说的是都是汉语,即使说缅甸语他们也都能听得懂。翡翠王自己就在缅甸生活过不少时间,他自己就能说出非常流利的标准缅甸语来。

翡翠王倒没注意儿子在看他,他一直都在观察卓老和李阳的毛料。

没一会,他的嘴角渐渐扬起了一分,李阳和卓老的毛料第一刀的结果看起来很相似,不过他已经看出了其中的不同。

这一轮,他们获胜的可能性很高了。

“爸!”

见父亲神色稍稍不对,马俊涛忍不住轻声叫了下,他们这边这会都没人关注了,翡翠王却还笑的那么诡异,让他非常的担心。

“没事,继续解石!”

翡翠王回了下头,又摇摇头,他这块毛料本就是最没把握的一块,这一轮即使当个配角也无所谓,事实上他这第一轮就是打算当配角的。

只要卓老能赢了李阳就行,那就等于他也获得了胜利。

里面如此,外面同样如此,此时大部分人都在关注李阳与卓老,翡翠王的毛料已经切出了翡翠,赌涨是肯定的,但比起旁边两人来就显得稍稍逊色一些。

“帝王绿,帝王绿!”

外面的大屏幕下,有个人突然放声嘶嚎了一声,他的眼神很不错,高伯刚刚擦出来的切面,就已经被他看到了。

随后,屏幕下有不少人都跟着叫了起来,叫的非常激动。

“真是帝王绿!”

桑顿将军猛的站起来,脸上还带着震惊和狂喜。

这块毛料他知道,卓老说过可能会出顶级翡翠,还要找个黄道吉日解了它,当初桑顿将军不是不相信卓老,总感觉有些虚幻。

顶级翡翠,哪是那么容易判断的,即使翡翠王和李阳,也从没敢说过这样的话。

所以当初他只是认为这是块表现很好的毛料,能解涨,但对顶级翡翠的说法并没有完全相信。

此时,他突然感觉到,这块毛料出顶级翡翠的可能性还真不小,眼下能看到的地方,水头很足,很有可能就是玻璃种。

确定了帝王绿,不止桑顿将军激动,其他的人也是激动无比。

库巴还回头看了眼桑顿,眼中带着浓浓的嫉妒。

有了卓老这样的顶尖大师,桑顿又找出个李阳来,好像什么好事都跑到了他那一样。

这还不止,卓老只能赌石,不能赌矿,而李阳常年在中国,有时间才会来这里赌矿,这样卓老和李阳连引发矛盾的机会都没有,反而会配合的更好,焉能不能让他嫉妒。

别说他了,就是和桑顿将军火的卡隆沙,也对桑顿有着浓浓的羡慕。

当然,两人的心情绝对是相反和不同的。

高伯擦出来的翡翠越来越多,下面和外面的人则都更加的激动。

一分多钟后,玻璃种的喊叫声再次响了起来,外面已经变成了沸腾的海洋。

顶尖专家,不愧是顶尖专家的对赌,这一轮上就见到了顶级翡翠,让众多早早赶来,或者远处赶来的人都大呼不虚此行。

亲眼见到这样的翡翠出世,哪怕再累等的再久,那也是值得的。

外面的人都已经如此,大厅内可想而知了。

里面有一些缅甸本地的赌石或者赌矿专家,他们的水平不如翡翠王和李阳,但也有一定的名气,这次其实有部分人还是带着不服气的心情来的。

不过他们见到这玻璃种帝王绿出现后,这种心情都淡了许多。

这样的顶级翡翠,哪怕是他们,也不是每个人都解出来过,能亲眼见到这样的翡翠诞生,就是他们的心情同样是无比的激动。

他们之中,也有少数人曾经亲手解出过这样的顶级翡翠。

不过这些解出顶级翡翠的专家,都把此事当成了一生最大的骄傲,无论翡翠是不是属于自己,照片都会高高悬挂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仿佛害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高伯擦着面前的翡翠,心中同样有着激动。

卓老没有说错,这的确是一块出顶级翡翠的料子,而他自己,也为亲手解出这样的翡翠而骄傲,自豪。

顶级翡翠,高伯其实不是第一次解出来了,但每次遇到这样的场合,内心的激动都是在所难免,这也是正常。

“祖母绿,不是帝王绿啊!”

又有人突然叫了一声,台下的人顺着他的目光往前看去,这才发现,李阳擦着的毛料一样把翡翠擦了出来。

第一刀切出雾层之后,李阳和卓老选择的都是擦石。

不过卓老擦出的是帝王绿,李阳擦出的是祖母绿,两种颜色看似差不多,却有着很大的差别。

“冰种,是冰种!”

外面的大屏幕那,也开始有人大叫,李阳擦出的翡翠渐渐显形,冰种祖母绿,很不错的表现,绝对的大涨,不过很多人的心里都有着惋惜。

冰种祖母绿,和玻璃种帝王绿一比,那就像国王和大臣一样,很难相比了。

除非卓老的顶级翡翠只有这一个切面,解出的翡翠很少,否则李阳必输无疑。毕竟他们两个多解的毛料相差不是太大,卓老能解出小块的翡翠,也一样能够获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