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擅长创造奇迹

“卓老,这次是玻璃种瓜皮绿!”

高伯回过头,恭敬的说了一句,他代表的是卓老,这一刀也等于是卓老的成绩。

卓老微笑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他的眼睛虽然看不见,挑选毛料的速度要比李阳和翡翠王慢的多,不过他也有自己的优势,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地利。

他在这个市场的时间足足有几十年,对里面的一切都非常的熟悉,知道哪里的上等毛料更多一些,哪些地方根本不用去看。

别小看这个优势,整个市场就这么多毛料,他早点找到好的毛料,早点拿到手上,就等于占据了先手,如果运气好能拿到市场最好的一块毛料,几乎是得到了胜利的保障。

玻璃种翡翠,就算是瓦成这个最大的交易市场平时也不多见,高伯如此激动也是可以理解,此时外面的人则是更加的疯狂。

外面大屏幕下,还有个人像得了羊癫疯似的大喊大叫。

他疯狂的表现并没得到周围人的鄙视,反而有很多人都羡慕的看着他,卓老解开的这块玻璃种毛料,就是在他的店铺内买走的。

这轮对赌若是卓老获胜的话,他这个店铺也会跟着扬名。

“安部长?”屏幕下方,张鹰回过头,脸上还有些担心。

“没事,你和李顾问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应该了解他这个人!”

安文君轻笑着摇了下头,她的心中对李阳也有些担心,这议论对赌输的话,对李阳的名气不会有什么影响,但他的无敌战绩却要被打破了。

张鹰回过头来,继续注视着打屏幕,心里却轻轻叹了口气。

他是和李阳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可惜他对李阳并没有多少的了解,之前李阳只是个实习员工,还是个表现一般的员工,根本不可能得到他的注意。

后来李阳好运救下了一个重要的人,才被他重视,并且转正提拔,那时候的他也不过是想利用李阳的这层关系罢了。

再后来,李阳开始在赌石上展现他的能力,不过张鹰依然没有重视,反而还担心李阳会陷进入,还好好的劝过他。

不过结果更让他没有想到,李阳不仅没有陷进去,反而在这一行里做出了让他不敢想象的成绩,现在的李阳,已经成为了让他都要仰望的存在。

这个时候,他对李阳只能说是更加的不了解,甚至还不如安文君。

可惜这些话他根本不敢说出来。

“哗啦!”

翡翠王的毛料第二个切开,李阳选的是擦石,速度最慢,这会还在擦着皮层,看不出有擦涨的表现。

“红翡,是红翡!”

“高冰种,葡萄红,又是大涨啊!”

“切面的翡翠很多,能出好多副镯子,这要解好了可是个天价!”

切面刚洗净,台下就有人就大声的叫了起来,外面大屏幕下,叫喊声也是此起彼伏,不过没有刚才卓老解出的玻璃种那么激烈。

其实严格说起来,翡翠王解出的这块翡翠其价值不一定次于卓老的玻璃种,翡翠的价值要综合计算,只是大家刚见了块顶级翡翠,又见了块玻璃种,这会都没那么惊讶了。

但这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次大涨,让很多人都在感叹,顶级专家就是不一样,大涨如此的简单,不像他们很多人,遇到一次都会烧香拜佛,高兴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卓老和翡翠王的毛料都已经切开,表现很不错,压力全都集中在了李阳的身上。

一些下注李阳赢的人,这会已经愁眉不展,特别是下了重注的人,绝望的都想哭了。

这次下注,下李阳能赢的人也不少,李阳从出道之后,身上的传奇色彩比翡翠王还要厉害,特别是他先赢卓老,后赢翡翠王之后,更让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赌石界第一人。

而卓老和翡翠王都输给过李阳,也成为他们下注李阳的一个原因。

毕竟都是手下败将,李阳这次继续获胜的可能性很高。

台下最靠近台上第一桌前,桑达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其实和安文君的想法差不多,这次的对赌,李阳只要能赢一轮就是胜利。

面对两位顶尖大师,能赢上一轮就足以证明自己的实力了。

可现在,桑达拉已经没有那么大的信心,这一轮再输掉的话,下一轮能赢的可能性也不大。

翡翠王和卓老可是进行了最佳配合,前两轮翡翠王都没用出自己的最好毛料,他最好的那块是留做压轴来用。

第三轮,等于李阳要面对准备最为充分的翡翠王。

翡翠王这几十年的赫赫名声,那可不是吹出来的,也可以说,第三轮的竞争丝毫不会低于前两轮,这种情况让桑达拉很是担心。

一轮都不能赢的话,那势必对李阳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会他开始有些后悔同样这样的赌局了。

万一李阳受到打击一蹶不振,损失最大的绝对是他们。

“那是什么?”

桑达拉后面有桌人突然小声说了一句,还伸手指了指,桑达拉马上收起心神,抬头看着台上。

他后面那桌人,所指的是李阳解石的方向,李阳擦了这么久,皮层终于被擦开了,里面并没有雾层,反而露出了一抹淡淡的黄色。

“黄翡?”

桑达拉瞪大了眼睛,李阳擦出的窗面越来越清晰,他已经可以看出,李阳擦出来的不仅是黄翡,那是黄翡中仅次于至尊黄的柠檬黄。

柠檬黄同样是高级翡翠,李阳这等于是擦涨了,不过大家对之前的看法并没有改变多少。

柠檬黄是好,可惜卓老的玻璃种和翡翠王的高冰种葡萄红都不差,葡萄红和柠檬黄可都属于同一层次的表现。

大厅内,场外,有不少人都发现了李阳擦出的柠檬黄。

很多人再次小声议论着,擦石很慢,远不如一刀切带给人那种直爽的快感,况且很多人都知道,擦涨不叫涨,擦出来的东西很容易再次产生变化。

“不对,这是玻璃种!”

桑达拉突然叫了一声,他没有站起来,不过脸上满是骇然和惊喜,李阳擦出颜色之后他就一直在观察着李阳,想知道李阳解出的是一块什么样的翡翠。

李阳擦出的越多,翡翠就越明显,他是第一个看出翡翠品质的人。

“玻璃种?”

“真是玻璃种,真的是玻璃种!”

大厅内,接二连三的传来惊叹声,窗面上的翡翠越来越显眼,看出翡翠品质的人也越来越多。

高伯猛的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不远处的李阳,他前面的翡翠王也抬起了头。

他们都在台上,距离最近,高伯也看出来了,李阳所擦出的翡翠的确是玻璃种,他又看看了手下正在解的毛料,心里突然有一点无奈的感觉。

他高兴的似乎有些早,他甚至忘记了,李阳本身可就是个擅长创造奇迹的家伙。

这一轮,先在结局还真不好说。

他是玻璃种没错,但只是普通的瓜皮绿,在颜色上比较吃亏,李阳的不仅是高级颜色,还是件难得的黄翡,又能增加不少的价码。

哪怕李阳解出的翡翠比他的小一些,最终也有可能是李阳获胜。

“爸?”马俊涛也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

这会他的心里更不好受,翡翠王的高冰种葡萄红是很不错,可惜另外两人都解出了玻璃种,无形中又让翡翠王落后了一点。

连续两轮都这样,让马俊涛有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只是擦涨了,不用着急!”

翡翠王仔细的看了几眼李阳解石机上的毛料,又笑呵呵的摇了下头,不在管身边的人,低头继续解着自己面前的毛料。

马俊涛脸上的肌肉则不自然的颤动了下。

他可不像翡翠王那样毫不在意,这一场对赌若是卓老继续赢了李阳,或者李阳赢了卓老,他们一事无成只当绿叶的话,事后对翡翠王肯定有着极大的影响。

对翡翠王有影响,等于对他也有影响。

“哗啦!”

高伯的第二刀终于切完了,他这一次是沿着切面的皮层切的,第一刀切出翡翠后,下面下刀就容易了很多。

大厅内,外面很多人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高伯这边。

这一轮大家解出的翡翠品质都很好,此时还不是妄言胜负的时候,无论大厅还是外面,都有不少的行家,大家都在等,等最终把翡翠全部解出来,那时候才能明白这一轮的胜利者到底是谁。

“这,这是?”

洗净切面,高伯的眼睛猛的一紧,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毛料,这一刀依然切出了玻璃种翡翠,但却出现了意外。

切面上,能够很清晰的看到一条裂,非常的扎眼。

“怎么会这样?”

“这是暗绺,这块毛料有暗绺啊!”

“太可惜了,这出不了镯子,只能做些挂坠和佩饰了!”

大厅,外面几乎同一时间响起了一片哗然,翡翠的大小没变,依然有很多,可这条裂却犹如绝世美女脸上的刀疤,让整块翡翠的价值立刻下降了很多。

有这条裂,翡翠不可能在做出镯子来了,一块能做手镯,和不能做手镯的翡翠明料价格相差可是很大的。

况且,这条裂还要影响整块翡翠的计划,甚至要浪费掉一些料,这样整块翡翠的价值就会变的更低了。

…………

年关将至,事情更多,又有些小感冒,这章的更新有些晚了,还请朋友们见谅,下面还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