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提前出了局

高伯这一刀,其实严格来说算不得跨。

这一刀依然切出了翡翠,而且是很高级的玻璃种翡翠,哪怕做不成手镯,做成别的首饰一样很有价值,这块毛料卓老买下来的价格并不高,单以价值而论,这块毛料依然再涨,还是大涨。

可惜的是,这是在擂台上,并不是单纯的解石。

卓老的这块玻璃种翡翠出现了裂,让他本来就不多的优势直接降到了最低点,这会看好李阳的人也变的越来越多。

大屏幕下方,张鹰的脸上带着些惊喜。

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从一开始的不利,变成现在李阳成为这一轮最大可能的获胜者也只是这几分钟的事。

变化的速度,让张鹰都感觉有些接受不了。

大厅内,白铭,霍斯先生等人也都露出了笑容,他们不是玉石界的人,但都是李阳的朋友,此时他们的内心自然希望李阳能够获胜。

周围的一切,仿佛没有影响到李阳。

李阳轻轻吐了口气,把擦好的毛料重新固定,然后架起切刀,他准备下刀切石了。

擦开的窗面不小,露出的翡翠也不少,足有巴掌那么大,目前来看是一个很不错的兆头,下面能一直顺利的话,这一轮李阳获胜的可能性很高。

外面,买李阳赢的那些人,表情全都由阴转晴,一些人还咧着嘴大笑。

“哗啦!”

马俊涛急忙上前洗净切面,翡翠王的第二刀切完了,他抬头看了看李阳,又回头看了看卓老,重新固定毛料,继续往下解。

这一会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卓老和李阳吸引走,注意他的人并不多。

对此,就是库巴将军也是非常的感慨。

若是平时,翡翠王一个人单独出现,无论在哪都会引来轰动,成为所有人的焦点,可惜今天不止一位翡翠王,还有两位不次于他的顶尖大师,几个人在一起,让翡翠王单人的影响力减少了许多。

李阳与卓老这两轮的表现确实都很好,翡翠王的表现也不差,只是比起他们两人来说稍逊一筹,才最终出现他被冷落的事情。

解石的时候,翡翠王被冷落,这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却真的发生在眼前,不过也只有这种场合才有可能,这样的场合,日后也是不可复制的。

卓老已经知道翡翠出现了变故,对此很是无奈。

他只能说是运气不好,遇到了暗绺,暗绺隐藏在皮壳之下,他就算看得见也不一定会发现,这类破坏隐藏的太深了。

不过他也没有特别的在意,出现意外是他倒霉,但也不一定是李阳好运,这次和李阳对赌的不是他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位翡翠王在。

高伯继续解着面前的毛料,卓老不在意,他却不能不在意。

这一会,高伯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那么好的开局毁在他的手里,让他心里很不好受,他刚才可是真的以为这次可以双杀李阳,取得这次的对赌的胜利呢。

玻璃种翡翠出现变故,让很多人都感觉惋惜,不过对赌还在继续,大家最关心的还是最终的结果。

七八分钟后,李阳这一刀终于切完,几乎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翘了翘脖子。

李阳这一刀的位置很怪,没有直接选择沿着开窗的皮层往下切,而是选择了另一边,这样切很有可能会伤到里面的翡翠。

不过对李阳的选择并没有人多说什么。

台上的这几个人可都是顶尖大师,属于高人的行列,高人做事本就让人琢磨不透,说不定这才是最好的解石方法。

“哗啦!”

随着毛料被分开,周围再次响起一片轰鸣声,比刚才高伯切出裂还要轰动,无数人大声的喧哗,让别人根本听不清他们说的是什么。

白铭,霍斯先生也都是愕然的表情。

就是桑顿和桑达拉两人,此时也是瞪着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和台上。

李阳这次切开的切面上,露出来的赫然是一排不规则的碎玉,他这一刀比卓老还要惨,高伯拿一刀不算跨的话,他这一刀则是实实在在的跨掉了。

“怎么会这样?”

“擦涨不叫涨,连玉圣也躲不过这条真理啊!”

“这场对赌要提前结束了!”

纷纷闹闹的议论声再次响了起来,两位顶尖大师,连续出现意外,一次还比一次狠,让众人的精神都提高了几分。

这就是赌石,哪怕像李阳他们这样的顶尖大师,也不可能一直顺利下去。

不过这也是赌石的魅力,没人能把握住,不到最后大家都不会知道结果,让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对未知的好奇。

当然,这是他们不知道李阳有特殊能力的缘故,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不这么想了,李阳早就知道这块毛料内部的情况。

马俊涛呆呆的看着李阳刚切出来的切面,脸上的肌肉又不自然的跳了几下。

他的眼中还隐藏着一股狂喜,卓老那出了裂,李阳切跨了,此时他们的高冰种葡萄红反而成了最好的表现,而且很有可能赢得这一轮的对赌。

他们赢的话,等于李阳提前输了,翡翠王再也不是刚才一直陪衬的绿叶。

同时,也能把翡翠王的影响力重新提升起来。

明白这些,发现这点的可不止马俊涛一个人,大厅内,外面有很多人也都注意到了这点,此时大家才开始认真关注翡翠王,关注那块高冰种葡萄红。

“怎么会这样,李老弟运气也太衰了吧!”

白铭翘了翘嘴巴,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刚刚好转,几乎就要拿下这轮对赌的胜利,却又出现了这样的惊天转变,让人刚提起的希望又消失了。

马老师轻轻摇了下头,赌石和古玩鉴定不同,这会他们都没有发言权。

“哗啦!”

翡翠王的第三刀切完了,依然再涨,涨势很不错,这块高冰种葡萄红比刚才解的那块表现要好多了,其价值至少在六千万以上,这还是现在的价。

继续涨下去,能解出最大的翡翠出来,价格还会上涨。

“爸,这轮该我们赢了!”

看着面前毛料非常好的表现,马俊涛第一次露出笑容,很小声的问了一句。

李阳和卓老都出现了意外,那这轮他们获胜的可能性确实很高,在马俊涛的心里,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毕竟他们的毛料已经解了差不多一半,表现依然是极佳。

“现在还不好说,一会在看吧!”

翡翠王轻叹口气,还往李阳那边看了看,李阳又重新固定好毛料,正在下刀,刚才跨了的那一刀好像对李阳没有任何的影响。

马俊涛的笑容瞬间僵硬在了那里,这么明显的优势,翡翠王竟然没有必胜的心。

他回头看了看正在切石的李阳,心里猛然有一个念头:难不成,李阳还能再次翻盘不成?

时间慢慢走过,高伯再次切完了这一刀。

这一刀的切面上又露出了翡翠,可惜裂也多了一条,整块毛料的价值反而下降了一点。

随即,翡翠王也停在了那里。

大家对翡翠王的议论这会也变的多了起来,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翡翠王这边的时候,大家才发现,翡翠王所解的这块毛料,除了皮壳几乎都是翡翠。

这样的话,这里面能解出的翡翠就会有很多,高冰种葡萄红同样是高端翡翠,可遇不可求,这完全是一次超级大涨。

这让很多人心里再次感叹,任何一位顶尖大师不容忽视。

“哗!”

这种想法大家没维持多久,又爆发出一阵喧闹声。

李阳这一刀也切完了,他切的位置最短,虽然切的晚,但速度并不慢,紧跟着两人,切面被刘刚清洗干净,大家是看到这个新的切面之后才爆发喧哗的。

切面上,玻璃种柠檬黄的翡翠竟然又露了出来。

看着切开的痕迹,以及翡翠的分布,一些有经验的人慢慢看了出来,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的确出现了破坏,但破坏力并不大,只是破坏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翡翠是完好的。

而李阳解石的顺序,却是最正确的,先擦掉皮层,保护里面的翡翠,再切出碎玉,随后再露出里面的翡翠。

如果一切如同他们猜测的话,那只能说明,李阳这个人的实力太强了,强到可怕的地步,他已经能判断出毛料中翡翠的确切走势。

“爸,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这块毛料并没有完全跨掉?”

马俊涛突然回过头,惊讶的问着翡翠王,他又想起了刚才翡翠王所说的话,大家都认为他们能赢的时候,只有翡翠王自己还拿不准,知道李阳有翻盘的能力。

“那些碎玉,并不是完全破坏的碎玉层表现,他那块料也不带有完跨的样子!”

翡翠王轻轻点了下头,这一点他的确事先就看了出来,可他对李阳能这么精确的判断出里面翡翠的走势,同样有着佩服。

这点,就是他也做不到,他甚至感觉,李阳还在进步中。

不过李阳重新切出翡翠,不代表他就获得了这一轮的胜利,他这块毛料浪费了不少的料,解出的翡翠不可能太大了。

只要他解出翡翠的价值比不过翡翠王,这轮输的人还是他,至于卓老的那块玻璃种翡翠,大家下意识的没放进来对比。

卓老的翡翠在这议论,等于提前出了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