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明白了什么?

休息了二十分钟,三位顶尖大师才同时走上台。

这一次李阳没有打断翡翠王的休息,第三轮才是最关键的一轮,无论是李阳还是翡翠王,都会全力以赴。

“开始了!”

外面,张鹰的心又提了起来,刚才那一轮让他的心脏也是不停的上下翻滚,最终的结果让他有些意外,但却是欣喜的。

不管怎么说,李阳都赢了一轮,哪怕第三轮输了,也不会对他的名声有任何的影响。

同时面对两位顶尖大师,能赢一轮就已经是值得骄傲的成绩,无论大厅内,还是外面,没有一个人敢拍着胸脯说能同时赌赢两位顶尖大师。

即使全世界,恐怕也没人再敢说这样的话了,陈冲老人年轻的时候或许能做到,可他现在的年纪大了。

“开始了!”

安文君点了下头,她的心里也稍稍有些激动,李阳刚才那轮最终获胜也出乎了她的意料。

说着同样话的人还有不少,大家都紧张的看着大屏幕,生怕错过一点精彩。

大厅内的人这个时候甚至忘记了自己手上拿的东西,注意力全都在台上的三位大师那里,就是霍斯先生他们也都被完全吸引住了。

这可是顶尖大师的对赌,任何行业顶尖大师所做的事,都值得期待和重视。

“滋滋!”

翡翠王第一个下刀,他的毛料最小,只有十来公斤重,这次翡翠王选择的下刀地点是边缘的皮层,很稳妥的下刀方式。

高伯是第二个,他的毛料有十五六公斤的重量,带窗面的黑乌沙皮壳毛料,窗面有绿,颜色很不错,具体什么翡翠还看不出来。

两人下刀的时候,李阳还在固定毛料。

看到李阳这块毛料,大厅内和外面都有不少人又叫出声来,李阳这块毛料最大,足足有五十多公斤,五十多公斤,那就是一百多斤的重量,比王佳佳还要重。

这也是今天最大块的毛料,那个放在推车内都凸起的毛料。

这块毛料是长方形,得乃卡皮壳,皮壳表现不错,有蟒纹和松花,可惜裂缝也多,严格来说是中等偏上的毛料。

这样的毛料价值也不低,又是这么大的块头,足足花了李阳八百万。

不过八百万并不算高,若是放入公盘,无论是平洲还是缅甸,这样的毛料都有可能拍到上千万,店主还算实在,没有因为买毛料的人是李阳而故意涨价。

五十多公斤的毛料,李阳和刘刚一起费了些劲才固定好。

固定好之后,李阳这才按下切刀,他这次切石的位置是正中间。

选择正中间切石是一些赌石爱好者喜欢做的,从中间开,里面有什么一目了然,不过这个方式也有个很大的缺点,容易让翡翠不完整。

不完整的翡翠,总会掉一些价值。

三台解石机一起开动,噪音很大,大厅内的人是可以近距离,亲眼看到三位大师解石,但同样他们要承受这股噪音。

三人解石的时候,下面的人则在热烈的猜测着,每个人说话的声音必须很大,身边的人才能听到。

大家都在猜测,这一轮最终获胜的人会是谁。

这个时候大家不在清一色的看好翡翠王和卓老的联合,经过上一轮的表现,大家对李阳也是彻底的折服。不过翡翠王和卓老也不是好应付的人,卓老若不是出现了意外,上一轮一样对李阳有着很大的威胁。

最大的威胁还是翡翠王,很多人都知道,翡翠王和卓老进行完美配合,这最后一块毛料,才是他最看好,最有信心的一块。

“我说,赢的人还是李阳!”

“我也这么认为,李阳这块毛料可是带蜞蟒,还带有松花,这是有色的表现啊!”

场外,几个人站在那里小声的议论着,他们的话音刚落,马上有人站出来反驳他们。

“不,我认为翡翠王能赢,李阳的毛料表现是很好,但只有有色的表现,你们在看看翡翠王的毛料,那可是莫格叠老场的白盐沙皮壳毛料,莫格叠老场口的特点你们忘了吗?那里的白盐沙皮壳毛料,可是极容易出玻璃种等极品翡翠!”

这人刚说完,又有人站出来支持他:“没错,翡翠王的毛料上面也有很不错的松花,我也看好翡翠王!”

一伙人,两种不同的意见,很快争执了起来。

这样的争执在其他地方也有,有看好李阳,也有看好翡翠王,还有一些人对卓老继续有信心,三人的毛料表现都不错,也让他们的都有自己的依据,自己的理由。

不管是谁,这会都说服不了对方,不过他们也没想着一定说服对方,他们享受的就是这种竞争的乐趣。

那些下了重注的人除外,他们只想着自己下注的人能赢,这样他们才能赚取更多的赌资。

“安部长,您怎么看?”

听着周围人不断的争论,张鹰忍不住对身边的安文君问了一句,他在赌石上的实力,还不如安文君。

他之所以能当上安文君的副手,一是他有了足够的资历,二就是和李阳的关系。

安文君现在对李阳的重视,现在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

“从毛料的表现来说,各有千秋!”

安文君轻声回了一句,想了下,又继续说道:“不过我有种感觉,李顾问获胜的可能性很高,他有可能会再给我们一次惊喜!”

“惊喜?”

张鹰惊讶的张开了嘴,愣愣的看着安文君,其实他自己并没多看好李阳了,面对两位顶尖大师,想要胜利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安文君点了下头,没在说话。

她的心里现在很复杂,一方面,她是真心希望李阳能获得这次对赌的胜利,那样的他将会真正彻底的盖过翡翠王,站在一个比翡翠王更高一点的位置上。

不过获得这样成就的李阳也更让她难以拉拢,李阳的成就越高,她想拉拢李阳的压力也就越大。

“哗啦!”

不管别人的议论如何,台上的毛料都在切割,第一块毛料终于切完了。

首先切开毛料的人是翡翠王,他的毛料最小,切的又是边缘,只用了几分钟便切完了,不像李阳,锯刀的齿轮才刚刚下去。

“哗!”

马俊涛快速泼了一盆水,分开的切面立刻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一瞬间,众人的眼睛都稍稍呆滞了一下,切面上没有露出翡翠,只是露出了雾层,但不是白雾层,而是很差劲的黑雾层。

黑雾爱跑皮,翡翠都能跑走,这是公认的常识,被大家非常的看不好,给予希望的翡翠王,第一刀竟然就切跨了,着实是个意外。

加上之前李阳和卓老都遇到过意外,今天这三位顶尖大师算是都有了相同的命运。

愣过之后,大厅内的众人才喧闹起来,外面更是如同油锅一般的沸腾,很多之前看好翡翠王的人还忍不住嚎啕大叫,控制不住自己的失望和伤心。

对这些,翡翠王根本没在意,蹲下头来,仔细的观察着刚切出的切面。

“不对,这不是黑雾,这是灰雾!”

“是,这是颜色较深的灰雾!”

大厅内,有两位比较有名的赌石大师都站出来发了话,很多人又都急忙仔细去看,皮壳下露出来的,确实是灰雾。

只不过灰雾的颜色比较深,看起来像是黑雾。

“白盐沙皮壳,怎么会有灰雾?”

有人惊诧的问了一句,他没问具体的人,只是说着心中的疑问,和他一样有这个问题的还有不少人。

灰雾,是黑乌沙皮壳毛料的特有表现,一般来说,黑乌沙皮壳里面都有可能带一点灰雾,在接近表层的地方。

带灰雾的毛料,容易开窗的时候被误认为黑雾,或者掩盖住里面的翡翠,往往都被估价估低了,等切开后,内部没有受到灰雾的影响,很容易出现种好色俱全的好翡翠,也就是容易大涨。

这些,很多有一定水平的赌石专家都知道。

不过在白盐沙皮壳的毛料上,见到黑乌沙皮壳才有的灰雾,让这些赌石专家们都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这就好像,一个白种人,偏偏脸上的皮肤是黑色的,给人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大厅内有人看出来着是灰雾,外面也有,外面有一些真正有实力的高手,因为进不到里面去,留在外面观看这场对赌。

很快,灰雾的消息也在外面传开了,让更多的人心里都带着疑惑。

“我明白了!”

桑达拉突然叫了一声,他的声音不小,大厅内很多的人都把目光对准了他,就是库巴他们也是一样。

“你明白了什么?”

桑顿将军眉头稍稍跳了下,轻声问了一句,桑达拉的水平他知道,比自己是强一些,但也强的有限,说他知道这么多人都不知道的东西,他还真有些怀疑。

桑达拉看着叔叔,慢慢的说道:“这,这会不会是一块变异赌石毛料?”

变异赌石毛料?

一时间,所有的专家都愣在了那里,桑达拉说的这点,还真有很大的可能,似乎也能合理的解释过去。

………………………………

今天两章,明天三十,提前祝大家除夕快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