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三块毛料,三块玻璃种

“三公子说的没错,这应该就是一块变异赌石毛料!”

桑达拉身后一桌有个老人点了下头,桑顿将军脸色马上缓和了许多。

这个老人是缅甸本地一位著名的赌石专家,也是一位知名赌矿专家,在李阳没来之前曾经帮助桑顿将军以及库巴将军都赌过矿,成绩还不错,成功赌出过不少的矿脉来。

他是一个自由人,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只是拿钱做事。虽然他的水平比不过李阳和翡翠王这样的顶级大师,但也是大师级的专家,有一定的实力,一直都很受大家的尊重。

他的话,等于让大家认同了桑达拉的说法。

变异赌石毛料,是种很罕见的毛料,而且这类毛料大部分都是皮壳变异。

这一次,竟然是雾层变异,还是非常诡异的变异。白盐沙皮壳毛料带出黑乌沙皮壳才有的灰雾层,就好像两个牛马不相及的东西融合在了一起。

其实,李阳之前也解过雾层变异的毛料,不过那次都没这次给人的感觉深刻。

白色的东西,解出黑色东西才有的物质,怎么都让人感觉不现实。

“若是灰雾的话,那影响应该不大吧?”

又有人突然说了一句,大家都稍稍愣了下,随即很多人都跟着点头。

黑乌沙皮壳的灰雾对毛料的影响并不大,不像真正的黑雾那样有很大的危害,若是这样来看的话,翡翠王这一刀还算可以。

即使没切出翡翠,跨的也不多。

大厅里面猜出了变异赌石毛料,外面此时也已经传开了,聪明人哪里都有,外面数千人在,有一些人和桑达拉一样也想到了这个东西。

变异赌石毛料,比变异翡翠更难得一见,又是翡翠王解出来的,这会外面的人都激动的大叫着,期待着这块毛料的表现。

看着这块变异毛料,安文君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些,带着淡淡的笑意。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见李阳,手上就拿着一块变异赌石毛料,那是她考验李阳的工具,不过那块毛料是皮壳变异,不是雾层变异。

现在想想,也挺后悔,那个时候李阳就已经表现出顶级大师的天赋,把变异毛料判断的很正确,可惜她因为心中没有现在这样的重视,只签了一个顾问合同。

那个时候,若是真猜测到李阳能有今天的成就,付出再多的代价也要把李阳绑在安氏的战车上。

翡翠王观察了一会雾层,马上又重新固定毛料,准备下刀。

“哗啦!”

旁边卓老的毛料第一刀也切完了,大家的注意力马上又都集中在了这边,对卓老的毛料大家同样有着很大的期待。

台上的这三位,可都是顶尖大师,他们解的任何一块毛料都不能轻视。

“有绿!”

“是墨绿!”

高伯这一刀正好切出了翡翠的边缘,不过还带着点皮层,但这不影响大家看到翡翠的颜色。

墨绿,是颜色偏黑的一种绿,这种绿容易有杂色,有杂色的话价值就不高了。

但也不是绝对,纯净的墨绿,没有杂色的墨绿则是很不错的一个表现,也是一种高级颜色,很受市场的喜爱。

高伯松开毛料,仔细的看了会,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他的距离近,通过观察,里面的颜色还算纯净,没有发现什么杂色,翡翠的透明度也很高,这应该又是一块大涨的料子。

高伯自己猜测,这至少是一块能出冰种翡翠的毛料,若是颜色纯净些,价值绝对很高,他这块毛料可有十几公斤重呢,不算小。

他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卓老,卓老只是微笑着点了下头,随即吩咐他继续擦石,先擦出翡翠,再继续下刀切割。

已经确定能出翡翠了,擦石是最稳妥的方法。

高伯点着头,身上的干劲更足了,抬头看了一眼李阳,马上重新固定毛料,架上砂轮,准备擦出里面的翡翠来。

李阳那边,锯刀才下去一半,大块毛料的解石速度的确很慢,哪怕李阳的手法再高明,此时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他的特殊能力,可无法帮助锯刀更快的切割毛料。

时间慢慢走过,台上的三位顶尖大师依然在解着毛料,星空下露天站着的数千人,还在吵吵闹闹的议论着。

这一会,又有不少来晚的人到了这里,这次对赌安排的时间实在太急,让一些人拼命的赶,也无法准时赶到。

这些后来的人,都向前面的人打听之前的对赌结果。

第一轮的顶级翡翠,第二轮的惊心动魄,卓老和玉圣已经每人胜了一局,让这些后来的人顿时都无比的懊恼,后悔错过了这些精彩。

眼下的第三轮,最后的一轮,也让他们更加的重视,眼睛都不眨的盯着大屏幕。

同时,这些对赌的结果也通过电话等方式传遍全世界。

有些地方的人是实在来不了,就不断的打电话询问,现在几个高级翡翠论坛,以及翡翠商务群中也都在聊着这次的对赌。

李阳以一敌二,同时和两位顶尖大师对赌的事情,已经影响了整个赌石界。

缅甸矿区北部,一个矿洞外的仓库边,有个年轻人正擦着汗。

他的旁边,很多人都蹲在那里,收听着什么,这次李阳与两位顶尖大师同台对赌,就是他们这些矿区的人也都知道了,可惜他们都没有机会去现场亲眼看一看。

“变异翡翠毛料,翡翠王解的那块毛料是变异的啊!”

“变异毛料容易出变异翡翠,我看这一轮翡翠王获胜的可能性很高!”

“我也同意!”

周围的议论,让那年轻人稍稍顿了下,他抬起头,四处打量了下,随即挥了挥手。

不远处,马上走过来一个年轻人,低声在他的耳边说着一些话。

这个年轻人,就是隐藏了身份来到矿区工作的邵玉强,他已经在矿区工作了半年,从最初的挖矿工,到现在的选料工。

他周围的这些工友,都不知道他有那么显赫的身份。

不过库巴将军还有邵家的人都不可能真这样把他丢在这,周围还是有一些一直关注他,保护他的人,这些人不经过他的允许,是不准靠近他的。

很快,李阳和翡翠王他们在瓦成所发生的事就被邵玉强所知道,那人简单叙述之后,邵玉强则抬起头,往瓦成的方向看了看。

他这两天一直在仓库选料,根本没注意这些,若不是这会出来休息,恐怕他连这个消息都不会知道。

“以一敌二了吗?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

邵玉强的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如今追上李阳,超越李阳已经是他全部的动力。这段时间在矿区他感觉进步很快,但他也明白,现在的他能称得上大师,但绝对不是顶级大师,他还有段路要走。

“玻璃种,竟然是玻璃种!”

邵玉强刚想离开,身子又猛的一顿,旁边的几个人都在那大叫,这是瓦成传来的最新消息。

邵玉强犹豫了一下,最后也混在人群里,听着从瓦成传来的这些消息。

玻璃种,今天三位大师对赌的第四块玻璃种翡翠出来了,这次解出玻璃种翡翠的依然是卓老,四块玻璃种,他一个人就占了三块。

这次对赌,每个人只有三块毛料,三块全出玻璃种,无论是大厅,还是外面都彻底的沸腾了起来,这三块玻璃种不是翡翠王解出来的,也不是李阳解出来的,而是卓老,双目失明的卓老。

这更让大家激动,毕竟在很多缅甸人的心里,卓老是他们的代表。

大厅内有很多的人更是直接站起身来,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大声的叫着。

台上,高伯看着刚刚擦出来的玻璃种窗面,脸上同样带着呆滞,三块毛料,三块玻璃种,这会就是他自己也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面前的玻璃种,还是纯净的墨绿色,这不仅仅是大涨,还是一次超级大涨。

翡翠王和李阳同时回过头,翡翠王轻轻摇了下头,李阳的嘴角则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块毛料的结果,李阳可是早就知道了。

而翡翠王则是感叹卓老的运气不错,卓老的毛料他知道,只是这块毛料他和卓老都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出玻璃种,甚至他们的把握不足一成。

他们之前,更看好的是冰种,或者冰糯种。

卓老的这块毛料,根据他们两个共同的经验,出冰种的可能性在七成之上,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出玻璃种,只是希望小一些。

所以卓老才把这块毛料放在了最后,来陪衬翡翠王,自己做绿叶。

只是他们两个都没想到,这次两人都看走了眼,那最小的几率出现了,真的解出了玻璃种。

这个结果却是让他们满意的,就是翡翠王自己也很无语,只能说卓老的运气非常的好,绿色没做成,还得继续当鲜花。

在赌石上,翡翠王和卓老,也不敢说自己完全能看透,能有七成的把握,他们就敢去赌了。

七成,在其他赌石专家的心里,已经是不可想象的数字。

当然,他们若是知道李阳能看出十成的话,估计会被吓晕过去,这个秘密,是李阳最大的秘密,永远都不会说出去。

“桌,卓老,玻璃种,又是玻璃种!”

呆滞的高伯总算反应了过来,急忙走到卓老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其实他不说卓老早就知道了,大厅内那些人的大喊他可都听的清清楚楚。

…………

外面有些吵,到处都是鞭炮声,还有一章,不过稍晚一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