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老当益壮(龙年第一更)

擂台上。

李阳把切开的两块毛料分开,一块暂时放在一边,另一块则重新开始固定,准备再次下刀了。

他之前的这块毛料很大,此时分成了两半,分开的小块毛料都要比卓老和翡翠王所选的毛料大的多,这一小块,就有近三十公斤的重量。

固定好毛料,李阳直接按下了切刀,这次他没有从中间开始切,是在毛料的一角斜着下的刀,让人感觉很古怪。

这个位置,只会把毛料切乱,正常情况下解石的人都不会选择这个位置。

擂台上的三个人,此时最兴奋的还是高伯。

他的解石速度也是最快,李阳和翡翠王甚至都没解出翡翠,他已经把毛料解开了小半,用不了多久,他里面的翡翠就能全部解出来。

玻璃种墨绿,还是最纯净的墨绿,只要他解出够分量的翡翠,这次卓老获胜的可能性很大很大。

“滋滋!”

擂台上,此时全是解石机的声音,翡翠王和刚才一样,沿着灰雾层在新皮壳上下了刀,这一刀切完,他这块毛料有大半的皮壳都被切下来。

他下刀的方式,同样很古怪,不解毛料,只切皮壳,让大家很不理解。

“应该快出了!”

翡翠矿区,邵玉强自己拿着只铅笔,不停的在纸上画着什么,画完之后,他自己点了下头,还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他身后还站着一个人,听他说了这句话,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马上看清楚了纸上所画的内容。

邵玉强画的是几块毛料的图形,画的非常的像,这些毛料都是半赌毛料,一共有三块。这个人若是在擂台现场,或者外面的大屏幕下,就会发现,邵玉强所画的这三块毛料和擂台上正在解的非常的相像。

这些,是邵玉强根据传来的资料,自己绘画出来的。

翡翠王若是此时看到这幅画的话,肯定会非常的开心,邵玉强的进步真的很大,没来矿区之前,邵玉强绝对做不出这些来。

“哗啦!”

翡翠王这一刀终于切完了,马俊涛再次上前洗净切面,连续两刀都没出翡翠,还是很诡异的灰雾,让他的心里不由的有些担心。

在赌石上,他对翡翠王的信心还不如邵玉强。

“这,这是?”

洗净切面,马俊涛马上叫了一声,翡翠王这是第三刀,切的也是皮层,这一刀之后,下面终于有了改变,不在是刚才表现不佳的变异灰雾层。

这一刀切的算是比较厚,厚厚的皮壳没用,直接被丢在了一旁,毛料的切面上,则露出一个比巴掌大点圆形的红色。

“葡萄红!”

翡翠王没有说话,下面已经有人帮他喊出了答案,其实马俊涛也看出了颜色,他只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葡萄红,刚才翡翠王解出的可就是葡萄红的颜色。

也就是说,今天翡翠王解出了两块红翡,还都是颜色很正,很艳丽的满红,虽然没达到极品血美人那种至纯无杂色的地步,但也是红色中仅次于极品的高端表现了。

葡萄红,本身就是能和祖母绿相比的高级颜色。

翡翠王微微点了下头,他的笑容越来越开,这块毛料没让他失望,和他估算的差不多,虽然有些变异,但一样能解出高级翡翠来。

这么大一块,出手镯的可能性很高,可惜现在还看不出翡翠的品质,不知道能不能比得过卓老的翡翠。

马俊涛急忙拿着手电筒,在切面上照了照。

强光带出一片鲜红,非常的漂亮,通过亮光来看,里面的翡翠水头很足,透明度很高,最少也能到冰。

这几乎可以肯定里面是块高端翡翠了,这一刀,等于是切涨了,还是次大涨。

“爸!”

马俊涛欣喜的抬起头,今天他可承受了不少的压力,对他来说,这样的压力还是第一次。

以往他不是没有跟着翡翠王解过毛料,很多年以前,他甚至经常打下手帮着父亲,和别人进行过很多次对赌。

不过那时候的感觉和现在完全不同。

那时候的对手是厉害,但都没办法和翡翠王相比,每次翡翠王都能获胜,很多次翡翠王一开局就能拥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那个时候,马俊涛只有一个感觉,获胜很容易。

这这次不同,这次的对手也不同,台上的另外两人,可都是不次于翡翠王的存在,同样的顶尖大师。

特别是翡翠王开局不利,第一轮,第二轮都输给了李阳,让他的压力更大,加上第三轮开局又两刀切跨,他的心里别提有多压抑了,总是担心翡翠王这次会解跨,还是次大跨。

这是他之前从没有过的感受,可这次却是那么的强烈。

这会,这些压力终于可以释放出一些了,哪怕还是冰种葡萄红,总是解涨了,不用有赌跨的担心。

翡翠王架起砂轮,直接选择了擦石。

颜色露了出来,但翡翠还没有完全解出来,外面还带有一层薄薄的灰雾层,几下就能擦掉。

这个位置,也能看出翡翠王精湛的刀工和超强的实力,没给翡翠造成一点的浪费,也没耽误什么时间,一点薄层,几下就能擦开。

“唰唰!”

翡翠王解出红翡之后,大家的注意力就又都集中在了这边,大家都还记得,上一轮翡翠王就是解出了这样的翡翠,还差点赢了李阳。

不过大家这次对翡翠王的期待并不大。

卓老的玻璃种这一回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而且解出来的还不小,现在来看,过亿已经没什么问题,翡翠王和李阳想赢卓老,真的很难了。

“玻璃种,是玻璃种!”

马俊涛突然失声尖叫了起来,翡翠王擦石的时候他一直在拿着水管,也是最近距离能观察到翡翠的人。

从翡翠王架起砂轮的那一刻起,他的心脏就不断噗通噗通的在跳,刚才看不出品质,只能看出个大概,猜出是冰种以上的翡翠。

冰种以上,可不止冰种,还有更好的玻璃种,翡翠王擦石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不断的在祈祷,祈祷能解出玻璃种翡翠来。

毕竟刚才的表现,也是有很大可能出玻璃种的。

刚祈祷了没多久,他的眼睛就瞪大了,雾层真的很薄,几下就擦开了,他清晰的看到了里面翡翠的品质,真的是晶莹透明,无比漂亮的玻璃种翡翠。

“大惊小怪!”

翡翠王突然轻声斥责了一句,马俊涛立刻变的满脸通红,使劲的点着头。

他脸色通红不是因为被训斥,而是因为激动,玻璃种葡萄红,这和冰种葡萄红绝对是两种概念,这块毛料解出的翡翠面积不小,只要能解出足够的翡翠,这轮获胜的基本上就是他的父亲了。

能赢这样翡翠的,只有顶级翡翠了,那种可遇不可求的顶级翡翠,马俊涛可没怎么去想。

“玻璃种,葡萄红!”

大厅内,外面,这一瞬间也都沸腾了起来,翡翠王看着无比激动的儿子,又轻笑摇了下头。

他的内心同样激动,同样很开心,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刚刚大家还不对翡翠王有期待,这会则又完全改变了态度,翡翠王一下子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新的获胜热门。

“我就知道,翡翠王不会让我们失望,太厉害了!”

大屏幕下,有个人狠狠的挥了挥自己的拳头,似乎在发泄着什么。

“哈哈,太棒了,翡翠王终于要赢一轮了,我也不至于血本无归了!”

听这人说的话,就知道他是个赌徒,还是下了翡翠王重注的赌徒,桑达拉开的赌盘,可不止下三大轮的输赢,还具体到了每个人,每块毛料。

下的越细,越难的,赔率也就越高,这人估计下了翡翠王的偏门,所以这会才那么兴奋。

“五块玻璃种了,这些顶级大师真不是人!”

张鹰则很感叹的说了一句,安文君没回话,但跟着点了下头。

五块玻璃种,在平洲大公盘都不一定能出现,在这里却出现了,对这几位顶尖大师,安文君除了敬仰和羡慕,还有着深深的渴望。

她渴望能把这些专家都请到公司去,这三位顶尖专家都帮安氏的话,安氏的未来将会更加的稳固,别说全国第一,整个东南亚第一安文君也有着绝对的把握。

甚至,能做到世界顶尖前茅,成为世界最著名的珠宝公司。

当然,这些她只是想象而已,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第一卓老不会离开缅甸,也不会受雇去给别的公司打工,只要卓老不愿意,在缅甸就没人能强迫他。

翡翠王,那更不可能,以翡翠王和邵家的关系,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站出来帮安氏。

李阳倒是有着极大的可能,可惜她当初错了一步,只签了顾问合同,这个合同注定李阳不可能像公司那些赌石专家一样只为他们安氏服务了。

这个合同,也是让安文君至今都后悔的一件事。

“玻璃种葡萄红,师傅老当益壮啊!”

矿区,邵玉强微笑的在纸上又不断的画弄着,他所画的三块毛料,有一块正在变形,里面画出了一点很鲜艳的红色。

邵玉强把翡翠王所解的毛料,发生的变化都跟着画了出来,这幅画若是此时能拿到擂台现场,肯定能引起轰动,可惜邵玉强这里现在根本没人看的明白。

…………

龙年第一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