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这是变异翡翠

“不对!”

邵玉强猛的站了起来,把他身后的那人吓了一跳。

邵玉强死死的盯着他画的那张图,确切来说,他的眼睛盯的是红颜色的那块毛料图形。

红颜色是解出的葡萄红,在这片葡萄红切面的末梢上,还有一条丝形蟒纹,下面则是变异的灰雾层,白盐沙皮壳的毛料,丝形蟒纹的边缘,有很大出绿的可能。

只是出绿的可能,绝对不是出红翡。

而眼下,这块毛料出的却是红翡,很不符合常规。邵玉强站起来之后,眉头就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旁边的那人则紧张的看着他,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变异,这是变异翡翠!”

邵玉强眼睛微微一亮,自己在那呢喃着,手中的笔还在不断的拨弄着,只是随意的在一角划动着,并没有在那三块成型的毛料上作画。

“三公子,您说变异翡翠是什么意思?”

旁边那人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是邵氏家族的人,这次邵玉强来矿区他也被分配来了,是以前就跟着邵玉强的人。

邵玉强微笑着摇了下头,又看了看面前的图画,轻声道:“变异翡翠,意思就是,不应该只是目前的表现!”

说完,他还看了一眼旁边的通话器,这会还没有最新的报告传过来,不过他相信,翡翠王的这块毛料,不只是眼下这些表现。

擂台现场,这会已经是火热一片。

继卓老的玻璃种之后,翡翠王又解出了玻璃种葡萄红,一下子盖过了卓老,成为现在擂台上最火热的人,这第五块玻璃种的出现,也让大厅内和外面的气氛激烈的爆发了起来。

九块毛料,出了五块玻璃种,这个比例不是简单的高而已,而是相当的恐怖。

即使卓老有块毛料是自备,哪也是八块毛料出了四块玻璃种翡翠,其余的还都是高端翡翠,这个比例让很多人都疯狂了起来。

这次来观看擂台对赌的人,还有很多是外地来的赌石爱好者,甚至有些就是中国境内来的人。

这些人看完对赌之后,第二天全都到市场大肆采购毛料,特别是卓老,李阳和翡翠王三人曾经光顾的那几家店。

几家店一天的生意,就快比得上平时一个月的了,加上后续又有不少人赶来,让这几家店老板每天都是带着笑容睡觉,心里乐翻了天。

桑顿,卡隆沙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翡翠王不愧是翡翠王,居然又逆转了局面,卓老之前的风头一下子都被翡翠王抢走了。

而李阳,这会更是被大家遗忘在一角,根本没人再去关注他,这些人很现实,谁解石更精彩,他们就关注谁,更愿意去看谁。

此时还没到最后,不过桑顿和卡隆沙两位将军都明白,这场对赌无论结局如何,对翡翠王的名声将不会再有丝毫的影响。

这轮翡翠王如果赢了的话,还能再次提高他的名气。

对翡翠王来说,再次提升名气已经很难了,这次若不是有两位同级高手出现,他们又做出了极其精彩的解石过程,也不会有这样提升名气的机会。

对这个结果,桑顿和卡隆沙只能去接受,顶级专家,没一个是简单的。

时间慢慢走过。

台上,翡翠王已经完成了擦石,把整块玻璃种葡萄红的翡翠切面都擦了出来,随即直接架起了切刀。

翡翠王这次没有沿着出翠的地方继续下刀,依然顺着刚才的地方,往下切着皮壳。

看他的样子,好像要把皮壳全部切下来似的。

他的举动,又引来一片哗然,不过这次没人质疑他,大家都在猜测着翡翠王这么做的用意,这可是翡翠王在解石,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意义。

翡翠王解出这块玻璃种葡萄红之后,彻底的镇住了现场所有的人,解石的人若换成别的人,这会恐怕已经只一片质疑了。

除了卓老第一块玻璃种帝王绿之外,翡翠王解出的玻璃种葡萄红,是今天其他毛料最好中最好的表现了。

“这样切,就对了,师傅他老人家早就看明白了这块毛料!”

另一边,矿区内邵玉强接到现场传来的最新消息后,马上拿笔在纸上画了起来,画完之后,他的嘴角又带起一股淡淡的笑容。

他的身后,那个随从则满脸的茫然,根本不知道邵玉强说的是什么。

大厅内,三台解石机再次一起响了起来。

刺耳的声音没能盖过大家疯狂的的议论声,每个坐在下面的人都显得极为兴奋,也都十分的庆幸。

他们庆幸自己赶上了这次对赌,亲眼见证了这场盛世。

这场盛世,丝毫不次于李阳和翡翠王在缅甸公盘最后时刻的那场精彩对赌,那一次还只是两位顶尖大师,这次可是三位。

三位顶尖大师,现在赌石界中还活跃的顶尖大师,也只有这三个人,他们三个聚集在一个擂台上,本身就是件极其不容易的事。

也许,这将是一场无法复制的经典。

“哗啦!”

高伯这一刀终于切完了,他的心里又有些无奈。

上一轮,正要赢的时候,结果自己的翡翠突然出了问题,直接出了局。

这一轮,又是一个极佳的开局,一个有大希望获胜的开局,可惜翡翠王的玻璃种彻底改变了这一切,他虽然没有解跨,但压过翡翠王,获得胜利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尽管翡翠王获得胜利,一样是他们赢,可再高伯的心里总有一些遗憾。

或许,他在遗憾卓老没有双杀李阳的机会,这场对赌,若是两轮都是卓老获胜,那该多好啊,至少卓老也算是报了仇,彻底的报了仇。

翡翠王那边,马俊涛的心里则和高伯正好相反。

他迫切希望翡翠王能赢一次,卓老曾经输给过李阳,翡翠王亦是同样。

赢回这一次,整轮对赌也彻底的赢了李阳,加上解出了品质极高的翡翠,那对翡翠王之前对赌输了的影响将会彻底的挽回。

虽然在国内不在是原来一家独霸的局面,但任何人也不会再敢小看翡翠王。

当初翡翠王在缅甸公盘输给李阳之后,北方赌石界的人可有不少人大放厥词,疯狂的贬低翡翠王,这种现象在李阳没有出现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同样,这次翡翠王赢了李阳之后,他们也不敢在继续这样乱说话了。

高伯重新架起了切割机,准备切最后一刀。

他的毛料比翡翠王大,但比较好解,估计这一次他又是第一个解完翡翠的人,第一个解完,却要看着别人解出的翡翠慢慢超越自己,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三台解石机的声音再次同时响了起来,大家已经开始估算卓老这块翡翠的价值了。

这一刀之后,卓老的翡翠已经明了,剩下的只是一些没有切掉的碎石层,砂轮就能擦掉,用不了多少时间。

卓老解出的翡翠相对比整块毛料来说不算特别大,不过却能做出镯子,而且不止一副,严格来利用的话,能做出好几副来。

这样毛料的价值就大大增加了,绝对比刚才有裂的玻璃种瓜皮绿要强的多。

“一亿五千万!”有人小声的说了一句。

“没那么高,我感觉一亿三千万差不多了!”有人站出来反驳了一句。

“不可能,现在翡翠市场一天一个价,特别是这样的高端翡翠,向来有价无市,我说一亿五千万是最低!”

先前说话的人马上摇头,他说的话也有道理,别说玻璃种,就是冰种和冰糯种这类翡翠市场现在也是有价无市,各大珠宝公司都挥舞着钞票进行疯狂的收购。

一出来,就会被抬高到一个天价上。

这也是为什么翡翠市场的价格节节攀升,一直没有掉下来的原因,市场供不应求,价格自然掉不下来,除非货源能跟上,那样价格才会控制住,或者说下降。

货源跟上,看看缅甸现在的情况,懂行的人都会摇头。

市场不断在扩大,货源却不断减少,这才是翡翠高价的根本原因。

缅甸五大家族的货源早就枯竭,这次若不是李阳给桑顿将军赌出一座超大型矿脉,桑顿家族都快给逼走了。

多出一座超大型矿脉,只是缓解了部分压力,并没有改变现实,除非缅甸五大家族,外加政府每家都拥有一座超大型矿脉,才能跟上目前市场的需求。

可惜,这一点根本不可能,哪怕是拥有着特殊能力的李阳也不敢这么说,高端翡翠市场只能继续走高。

两个人还在争论着,类似两人的争论,在大厅和外面比比皆是。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家谁也劝服不了谁,依然在那争吵着,很多人其实都在享受这个争论的过程。

至于身边的人能不能接受自己的说法,其实并不重要。

翡翠的价值最终是多少,是市场说了算,他们说的再多,都是没用的。

“哗啦!”

“哗哗!”

连续两个声音,翡翠王和李阳这一刀几乎同时落下,马俊涛急忙上前洗净切面,他们的毛料小,收拾起来就比李阳那边简单一点。

“这,这是什么?”

台下,有个桌子上的人猛然站了起来,伸出手指指着翡翠王刚切出的窗面,骇然的叫道,台上还端着水盆的马俊涛,这会也完全愣在了那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