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唯一的遗憾

“这是什么?”

又有人大声的问道,不同的是,这次问话的人在外面,是外面大屏幕下的一个人。

此时,很多人心里都有着相同的疑惑,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紧紧的盯着翡翠王刚切开的切面上。

切面有翡翠,翡翠王这一刀并没有切跨,而且翡翠很漂亮,依然是纯净透明的玻璃种,只是颜色发生了改变。

原本葡萄红的鲜艳,这会竟然变成了尊贵的明黄色,眼前的黄色大家并不陌生,刚刚李阳就解出来过,柠檬黄。

玻璃种柠檬黄,翡翠王这一刀,原本的玻璃种葡萄红,一下子变成了柠檬黄,这突然的改变,让很多人脑袋都没转过来弯。

这个变化,也让更多人都愣在了那里,一时间都没能接受。

“变异翡翠!”

过了一小会,桑达拉才愣愣的叫了一句,他的话,立刻把身边的人都叫醒了。

葡萄红和柠檬黄诡异的连接在了一起,这只能用变异翡翠来解释了,这不仅是变异翡翠,还是非常罕见的双色变异翡翠,两种高端颜色,十分完美的搭配在了一起。

“这是变异毛料,变异毛料出变异翡翠的可能性很高,我们之前就该想到了!”

桑顿将军微微叹了口气,他看着翡翠王也有些羡慕。

变异翡翠,还是玻璃种变异,加上这么完美的颜色搭配,这块翡翠的价值又增加了不少,卓老想要获胜的可能性变的更低。

而李阳,桑顿将军又看了眼李阳那边的解石机,轻轻摇了下头。

李阳这一刀快解完了,可要说李阳能解出比变异双色翡翠更好的玻璃种翡翠,哪怕是桑顿将军自己都没有什么信心。

翡翠王趴在切面上吹了几口气,脸上的笑容变的更为灿烂。

高伯把最新的情况详细解释给了卓老,卓老只是微笑,并没有说话。

这块毛料可是翡翠王精心挑选,留做压箱底的,最终的结果没让他们失望,变异双色翡翠,又是葡萄红和柠檬黄这样的高级颜色,这块翡翠,也只比顶级翡翠差那么一点。

“三公子,三公子,翡翠王解的毛料出现了变化,他老人家解出了块变异翡翠,有新的颜色出现了,是……”

缅甸矿区,通话机内很快传来一阵急切的叫声,听着通话机里面人详细的描述,邵玉强嘴角则高高的扬了起来。

他身后的那名随从,显得稍稍有些迷茫,不过很快,他就瞪着大眼睛僵立在那里,变异翡翠,刚才邵玉强不就说过了这个词?

随从满脸骇然的看着邵玉强,眼中又带着浓浓的敬佩。

不愧是少爷,不愧是翡翠王的徒弟,只是听着转述,自己画了一些图,就能判断出翡翠王所解的翡翠是变异的,这份能力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三公子,您是不是刚才,刚才就猜到了有这样的变化?”

随从很小声,又很小心的问了一句,这一会,他总算明白刚才邵玉强为什么说那些话,为什么有那样的表现了。

邵玉强微笑抬起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他又拿起画笔,在毛料上补充绘画着,红色的下方他又画出了一片黄,然后慢慢的盯着旁边最后一块皮壳,眉头悄悄的凝结在了一起。

随从没有得到答案,但也没敢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守在邵玉强的身旁。

“双色变异翡翠,这翡翠王的运气还真好,李顾问,这下真的麻烦了!”

张鹰苦笑着,转身对安文君说了一句,李阳的形式本就不妙,翡翠王的毛料又解出了价值这么高的翡翠,哪怕张鹰知道李阳很厉害,这会也没了信心。

“我相信他!”

安文君缓缓的摇了摇头,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其实也有些迷茫,她也不知道,自己坚持相信的李阳,最终能不能翻盘。

白铭,蔡老师,马老师以及霍斯先生,这会也都是愁眉苦脸的。

这样的翡翠,连他们都很心动,这会他们对李阳的信心也没那么足了,白铭甚至想说,李阳要还能赢的话,那太阳肯定会从西边出来。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今天翡翠王和卓老的表现实在都是太强了。

台上,马俊涛表现的更加激动,更加兴奋。

他欢快的帮助翡翠王重新固定毛料,这会他终于体验到了刚才高伯的感受,爽快,兴奋,有劲,他恨不得直接代替自己的父亲去解石。

固定好毛料之后,翡翠王再次下刀。

这一次,翡翠王依然是沿着皮层往下切,前面几刀,只切皮层,把一块毛料的皮层全部切完,这样的解石方式非常的罕见,甚至很多人都从没见过。

换成别人,肯定会遭来无数的抨击,此时解石的翡翠王却没人抨击,反而都在赞扬。

不过任何人解出这样的双色变异翡翠,恐怕都会得到赞扬,此时大家对这种解石方式都很好奇,有些人的心里甚至雀雀欲试。

随后,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有些赌石爱好者也是用这种方式来解石,可惜他们没有翡翠王这样的实力,四不像的解石,最终只落下了一个笑柄。

“哗啦!”

李阳这一刀终于切完了,他的毛料最大,哪怕是小块都比翡翠王和卓老两人的毛料加在一起大,慢一些也正常。

毛料分开,大家这才想又起了他,急忙又都往他这看去。

李阳第一刀虽然切跨,但他毕竟是顶级大师,翡翠王已经给大家表演了一次精彩的解石过程,众人也都期待着,期待着李阳给他们一个惊喜。

“哗!”

刘刚洗净了切面,李阳这一刀最后的结果也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白雾,干净的白色雾层,李阳切出了雾层,等于离翡翠很近了,这一刀应该说是切涨了,可惜没有直接切出翡翠,让大家多少有些遗憾。

这样的涨,已经不吸引大家,众人只想看到更精彩的翡翠出现。

所有人的目光,又都从李阳身上离开,鲜花和绿色,大家更喜欢看美丽的鲜花,而绿叶根本没人去关注。

此时,李阳很悲催的步了翡翠王的后尘,也成了一次绿叶。

别的人没有关注他,不过有一个人始终在注意着他,这个人就是李阳的竞争对手,翡翠王。

看到切面上露出的雾层,翡翠王眼中带着点惊讶,又默默的点了下头,他已经看出了点问题,他的眼光,可不是周围那些人所能相比的。

“滋滋!”

擂台上又开始三台解石机共同切石的声音,这个时候的噪音最大,也最枯燥。

台下的众人,趁这个机会都在小声的交流着,他们在聊着这几块翡翠该怎么做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也有人在讨论这次对赌事件,对整个赌石界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这样的对赌,带来的影响可是巨大的,三位顶尖大师,每一个都是跺跺脚就能震三震的关键人物,他们在一起对赌,那引来的可是真正的地震。

具体会是什么影响,此时的他们还讨论不出来。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这次对赌带来的影响一定是健康向上的,三位顶尖大师的表现,可以说征服了每一个人。

唯一的遗憾,就是玉圣李阳最后时刻好像没怎么发挥,让对他抱有期待的人都有些失望。

时间慢慢走过。

“哗啦!”

高伯最后一刀首先切完了,和大家猜测的差不多,这一刀的结果很好。

整块翡翠都露了出来,高伯换上砂轮,做最后的清洁工作,清洁完翡翠身上的残留石层,这块翡翠就可以作为明料摆放在那了。

这个时刻,也是高伯最愉快的。

尽管最终他们被翡翠王反超,可他解出来的毕竟是玻璃种翡翠,今晚的对赌,他也是唯一一个解出了三块玻璃种翡翠的人。

这样骄傲的成绩,足够让他自豪很久了。

不过最大的骄傲还是卓老,人家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很多人都在议论着,这是不是卓老的后福,连续三块玻璃种,这样的成绩已经足以傲视天下了。

还有人说,卓老不止连续三块玻璃种,他若愿意的话,甚至能打破这个记录,连续四块,甚至五块,六块玻璃种出现。

当然,这只是一些人一厢情愿的想法。

连续解出六块玻璃种,哪怕是李阳,想做到这点也不容易,除非李阳一直积攒原料,发现玻璃种毛料就先留下来,到时候一起来解,才有可能创造这样的记录。

除此之外,哪怕在缅甸大公盘上,李阳都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

缅甸大公盘是有很多玻璃种翡翠出现,但竞争的人更多,高竞争压力下,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把所有的玻璃种毛料都买下来,能竞购到自己中意的那些就已经很不错了。

“哗啦!”

翡翠王的最后一刀也终于切完了,他这一刀切的面积最小,所以速度也就最快。

马俊涛欢快的分开皮壳,清晰了切面。

切面刚洗净,他就又愣在了那里,连手上空着的水盆掉在了地上也不知道,他的眼中除了骇然,还是骇然。

哪怕他跟着翡翠王解出过不少的高端翡翠,这会也被彻底的惊在了那里。

而台下,外面,此时更显得安静,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一种不敢置信的神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