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第一零五八、一零五九章 震古烁今,天下第一帖

《兰亭集序》,很有可能就是这幅卷轴。

之所以说是可能,是因为李阳并没有完全确定,这是一幅书法作品没错,而且内容也和兰亭序几近相似,可这篇书法,却是不完整的。

在立体画面之下,李阳已经看到了这篇卷轴内所有的内容。

里面的字卷在了一起,看起来有些吃力,李阳是在立体下进行了还原分析,才看清了整篇的内容。

这篇书法,一共三百多个字,这些字中间有很多空隙,让这篇‘兰亭序’读起来很不顺。

这些空隙的地方,正好是一个字的空间,像是被人故意挖掉了一样。

这才是李阳感觉不完整的地方,一个不完整的兰亭序,李阳反而不希望这是真品。

若是,就是仿的很好的作品损坏了,仅仅是让人有些心疼,可这‘天下第一行书’坏了的话,恐怕整个国内书法界的人都会痛哭流涕。

这样的作品,属于全中华的财富。

赵奎和海东把棺材盖小心的放在一边,他们的脚下还有一些水槽,里面流淌着一层灰灰的东西,马良已经做过鉴定,里面这些液体是水银。

这个大理皇帝,估计也想在自己的墓葬内建造一条水银河,可惜他的方法有些不对,这些水银这么多年有了改变。

马良经过鉴定,这些水银目前的毒性都很强,绝对不能徒手碰到,让大家都要小心一些。

刘刚正在看着李阳,桑达拉也是同样,犹豫了一下,李阳慢慢朝着水晶棺走去。

不管这幅‘兰亭序’是真是假,总得打开看一看。

“李哥,我帮你拿出来吧?”

赵奎突然说了一句,他还伸出手指,指着水晶棺内的那幅卷轴,陆明字帖内的密信内容它们都见过,知道李阳所说的是什么。

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哪怕是对古玩丝毫不懂的人,也都听说过这件神作,上千年没有了消息的宝贝,第一个亲手拿起来那可是个骄傲。

刚才刘刚就是第一个接触到隋侯珠,让赵奎的心里很是痒痒,这次急忙主动跳了出来。

李阳稍稍犹豫了下,最后才轻轻点了下头,说道:“小心一些,拿出来就行,别急着打开!”

书法作品不同于其他东西,放置了那么多年,取出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容易损坏。

“是!”

赵奎兴奋的点了下头,又得意的对旁边的海东笑了笑,这才带上干净的白手套,小心的到棺材里面去拿那副卷轴。

白手套,是他们之前进山之前就准备好的,之前刘刚取隋侯珠的时候,也带着手套。

赵奎小心的把卷轴捧起来,这个过程李阳一直在特殊能力下观察着,见赵奎把整件卷轴都拿出来之后,他才默默的点了下头。

这幅书法卷轴,装裱材料和普通卷轴并不相同,放置了这么多年,还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赵奎只要不粗暴用力,是不会损伤卷轴的。

不过这一点,也让李阳的心往下一沉,这样特殊的材质是李阳从没有见过,甚至辨认不出到底是什么材料。

现在的李阳可不是刚出道的时候,他去过故宫好几次,在故宫内就用特殊能力观察过不少的收藏品,又到过很多地方的博物馆,哪怕没有仔细看,扫过一眼的东西已经有很多很多。

也可以说,他看过真品宝贝的数量,是其他一些专家都比不上的。

现在李阳分辨不出材料,但却能感觉到,这是极佳的上等材质,这只能说明这幅作品的不简单,是真品的可能性很大。

一想起真品被损坏了,李阳的心跳就忍不住加快,隐隐刺痛。

“李哥!”

赵奎可不知道这些,他正兴奋着呢,双手捧着卷轴,直接走到了李阳的身边。

海东和李二则羡慕的看了眼赵奎,他们都知道这幅卷轴的意义,只有后来的马良两人不太明白,眼中有些疑惑。

“李先生,这是?”

桑达拉小声的问了一句,棺材内有不少宝贝,金银玉器都有,周围更有很多陪葬品,这些东西李阳他们几个都不去看,反而都关注起一个不起眼的卷轴,桑达拉早就有了好奇。

现在卷轴已经到了李阳的手边,他就忍不住问了一下。

“这可能是一件对我们中华文明都很重要的宝贝!”

李阳抚摸着卷轴,轻轻叹了口气,他的心里有种预感,这幅‘兰亭序’,极有可能就是真的。

若它是真品,还是书圣王羲之第一次写的那份,绝对是件无法挽回的损失,让世人无比心痛的损失。

桑达拉轻轻的点着头,李阳解释的不详细,但已经点名了这件宝贝的重要性。

这对他来说就够了,是什么并不重要,桑达拉对中华的古文化了解有限,他毕竟是个外国人,有很多东西不了解。

不过李阳若是说出名字来他也知道,王羲之的《兰亭序》,那是全世界都知名的至宝。

“李哥,要不要打开看一看?”

刘刚又说了一句,这次被赵奎抢了先,让他有些遗憾,但更多却是对这份书法卷轴的期待。

天下第一行书书法,甚至是天下第一书发帖,书圣王羲之最得意的作品,书圣可是一代宗师,比现在李阳玉圣的名头要响的多。

这是书圣最好的作品,那肯定是件宗师之作,不止刘刚,赵永他们的心里也都有着一份期待。

“先等一等!”

李阳轻轻摆了摆手,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刘刚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赵奎,赵永他们也都凑了过来,有些担心的看着李阳。

立体画面之下,卷轴缺的那些字,现在是那么的明显,这些没有字的地方,就像一把把大锤,不断的锤击着李阳的心脏啊。

心痛啊,这样的至宝竟然损坏了,李阳不知道是谁干的,知道的话,他现在敢把刘刚手里的枪直接抢下来,然后一枪毙了他。

李阳还算年轻,进入古玩圈子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两年,他都感到这么心痛了,真不知道何老他们看到这幅字之后,又会是什么反应。

李阳现在甚至有一种想法,这幅字隐瞒下来,干脆不带回去了。

可这种想法随即被李阳抛到一边,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老爷子肯定会问刘刚,哪怕是李阳事先交代,刘刚都不可能在这事上隐瞒老爷子。

刘刚毕竟是何老的警卫员,问而不答,故意隐瞒,那是严重犯纪律的行为。

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

这点和赵永他们就有些不一样,赵永他们都已经退伍了,是李阳私人雇佣的保镖,可以毫无障碍的保守任何秘密。

“李哥,你怎么了?”

刘刚小声问了一句,也不提打开卷轴的事了,一旁的桑达拉也是满脸担心。

此时的李阳脸色真的很难看,而且很苍白,看起来很吓人,赵永心里都开始思量着,是不是先把李阳带出这深深的地底墓穴。

“我没事!”

李阳摇摇头,还在抚摸着面前的卷轴,眼中又有一丝的悲伤。

立体画面依然开着,他仔细观察着那缺字的几个地方,之前他已经发现了这些,但从没像现在这样,看的那么仔细。

“不对!”

李阳心里猛的叫了一声,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

这次的观察,让李阳发现了之前一直忽略的问题。

这些缺口上,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还有一些淡淡的痕迹,之前李阳还以为是字被挖走后的残留痕迹,可这次仔细看之后李阳才发现,并不是这样。

这些痕迹,并不像是损坏留下的,更像是自然产生的。

之前,李阳一直想着宝物损坏了该怎么办,根本就没仔细去看到底是怎么损坏的,那时候的他,压根就没这个心情。

现在仔细看了,才让他发现问题。

发现这点,也让李阳的心跳砰砰跳了起来,没有损坏的痕迹,那说明这幅字很有可能并没有问题,若是这样,那对李阳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了。

这也让李阳的心里稍稍升起了一丝希望。

这种希望还是有的,他之前看的,毕竟都是在特殊能力之下,特殊能力比肉眼看的更直观,也更清楚,但却不是万能,有些东西就看不到。

比如隋侯珠的白光,又好像湛卢剑上面的铭文,还有吴道子水中画的样子。

特别是水中画,说不定这幅字也和那画一样,特殊情况下才会显现,这给了李阳一个希望,一个极大的希望。

“打开它,不过我自己来开!”

李阳突然说了一句,这次他不在是抚摸卷轴的表面,而是直接接过了整幅卷轴。

他的手上,同样带着白手套。

刘刚他们都有些疑惑,李阳的态度变的有些快,快的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对李阳的要求没有任何人反对,刘刚只是有些惋惜,第一个打开这‘天下第一行书’的人不是他了。

李阳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手,又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才果断的把整张画卷打开。

赵奎和海东把水晶棺的盖子架了起来,用来临时来放这幅字,反正这水晶棺内也没有死人,众人站在这里也没有一点的心理负担。

随着整幅字打开,李阳的眼睛越变越亮,嘴巴也是越张越大。

在李阳的眼中,出现了一股浓浓的惊喜。

“这,这是什么?”

桑达拉的嘴巴张的更大,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样子,比刚才见到隋侯珠的时候还要夸张。

其他人比他好不到哪去,桑达拉的那些士兵们全是一副呆滞的样子,哪怕是赵永,这会也失神的愣在了那里。

卷轴打开了,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这的确是兰亭序,开篇便是几个荡气回肠的几个字,哪怕是根本不认识中国古字的那些桑达拉家族士兵,也都感受到了这些字中带出的霸气。

不过对他们来说,最让他们震撼的并不是这几个字。

而是字里行间,隐隐带着金色的一种怪字,这样的怪字有很多,每个还都不一样,这些士兵几乎下意识的都看到了第一个怪字。

其实,这个字并不怪,是他们不认得罢了。

刘刚,赵永,赵奎几个人也全都在看着面前的这幅字,他们看的也是桑达拉家族士兵们认为很怪的那个字。

这个字,是‘之’。

第一个‘之’,在开篇十一个字的时候出现的,这个‘之’字最上面的一点特别的有力,光彩也最是鲜艳,看着这个字,他们仿佛都置身于一片溪水河流之旁,周围有美丽的惊色,他们正握着酒杯,侃侃而谈。

不用任何人来翻译,不用别人来讲解,这些不认识中国古字的士兵,都似乎理解了前面几句话的意思。

而且,每个人的理解各不相同,他们能想象的出来,但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大家都瞪着第一个‘之’字在看,每个人都体会着那种震撼人心的不同。

刘刚,赵永他们和这些士兵的感觉又不一样。

这个字,他们都认得,而且是很清楚的认得,不止这个字,之前的几个字他们也大都认得,懂得里面的意思。

他们的感受,比这些士兵们更深刻。

这个‘之’字,好像正牵引着他们,翱翔在一片云雾之间,他们的脚下是一条条的黑龙,这些黑龙,赫然就是这三段话的另外的那些字。

是那些字的一笔一划,变换而来的。

黑龙只是出现了一会,他们又感受到了一种不同,他们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头上,不在是墓穴的顶子,而变成了璀璨的天空。

天空中群星荟萃,圆圆的明月,当空而照。

赵永突然咬了下舌头,他们失神的时间太长了,远远高于刚才见到隋侯珠的时候,赵永清醒后,马上警惕的看了下四周。

刚才所有的人都沉浸在面前的书法之中,若是有人进来的话,他们这些人也就完了。

赵永醒了之后,随后刘刚,赵奎他们也都清醒了过来,每个人的脸上还都折惊骇,其实他们失神的时间并不长,前后也不过一分多钟,但就这点时间,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不可原谅的失误了。

赵永低下头,拳头紧紧的攥着,他强烈忍住心中的欲望,不敢抬头往上看。

他怕自己看了之后,又会出现刚才的那种情况。

赵永突然向外走去,走出好几米,他心中那股强烈的欲望总算减轻了一些,这也让他稍稍出了口气,站在远处,小心的警戒着。

海东也学着他,走到了一边,刘刚犹豫了一下,最后苦笑着摇了下头,就站在李阳的身边。

刘刚也不敢随意的去看这幅书法作品了。

不过他的心里还在回味着刚才的那股震撼,第一次,这是刘刚第一次完全感受到书法的魅力,哪怕他对书法一点都不懂,也实实在在的体会在了这幅作品中那磅礴的意境。

天下书法第一帖,当之无愧。

他这还只是看了前面的十几个字,后面的字他是实在不敢往下去看,要看的话也不能在这里,换个环境,换个地方才行。

李阳也在看着书法,他的心中,更多的是惊喜。

他看的也是第一个‘之’字,他的感受和所有的人又有些不同,这个‘之’字,像是活了一般,李阳不仅感受到了当空明月,似乎还闻到了一股美酒的芳香。

这个字,正是他之前在特殊能力下看不到的一个地方。

这也是被李阳误认为是损坏的地方,立体画面之下,真的没有看到这个‘之’字,而此时在大家的面前,这个字表现的也和其他字很不一样。

李阳比赵永醒的还要早一些,他已经明白,这幅字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他是关心则乱,犯了个杞人忧天的傻事。

立体画面是看不到的那些,但不代表着就是缺损,这些反而正是书法字帖真正的内涵所在。

被之前李阳认为‘缺损处’的地方,一共有二十一处,这二十一处地方出现了二十一个字,每个字,都是‘之’。

桑达拉也醒了过来,可他没忍住,又往下继续看了下去。

哪怕是不懂的字,他也顺着往下读,马上,他看到了第二个‘之’字。

这个字,让他停顿了一下,眼睛似乎有些迷离,嘴角还悄悄的上扬,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桑达拉感觉到,自己正在喝酒,正在一处凉亭下喝酒,他的身边还有几个人,不过这几个人很模糊,一会像人,一会又像是几个中国的古字。

李阳也在往下看,他和桑达拉不同,李阳还能控制住自己,真正的在体会,欣赏这幅书法的神奇之处。

则桑达拉纯粹是看那金色的‘之’字,感受着里面的意境,桑达拉身后的士兵也是同样,他们没能像赵永那样控制住自己,正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下去看。

“贵越群品,古今莫二!”

李阳嘴里很轻的说了一句,他说的这句话,周围没有一个人听到,大家都被眼前这幅书法作品给迷住了。

李阳心里也在感叹着,难怪古人就敢说这是古今无人能比的天下第一书法贴,仅仅看一眼就无法自拔,这样的字帖,绝对是无法复制的神品。

是比巅峰之作更好的作品,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人间。

也难怪王羲之自己后来再写,也写不出原件的‘兰亭序’了,只能把这幅字当做最心爱的宝贝收藏着,并且当成了传家宝一直传下去。

最后,这幅字更是被李世民用欺骗的手段给弄到了手。

此时李阳也总算明白,怎么说李世明也算是个开明的皇帝,却连一幅字的诱惑都挡不住,见到这样的字,任何一个皇帝恐怕都会像李世民一样。

王家的人能保存好几代,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幅字,据说李世民还要和他一起陪葬,后来被人盗走,落入了武则天的手里。

而武则天也做了一个和李世民相同的决定,这幅字,哪怕是她死了,也要一起带到地下去,不能流落到他人的手里。

不过武则天肯定没能如愿,估计任何见过这幅字的人,都不忍它常年埋于地下。

可惜这种事最后还是发生了,大理皇帝段智祥不知道怎么得到了这件神品之作,也有了和李世明还有武则天同样的想法,陪着自己殉葬。

他和那两位皇帝不同,他提前就准备好了墓穴,最终真的将这幅字带入了地下。

这幅字所处的位置,是棺材的脑袋旁,是贴身的位置,从这点也可以看出,这位大理皇帝对这幅字的喜爱程度,这件墓穴那么多的陪葬品,这是唯一进入棺材的卷轴。

段智祥是幸运的,他得到了这幅千古绝字,可他也是倒霉的。

他提前把宝贝放入了棺材,最终自己却没能睡进去,还让这幅字在棺材内白白的躺了近千年。

这一切,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命运的安排。

这幅字,也算和李阳有缘,最终在李阳的手上重新出世。

李阳深吸一口气,继续往下看,他仔细的看着每一个字,这幅书发帖的每个字,都给人种震撼的感觉,绝对不是立体画面下所能感受到的。

立体画面下,书法上的墨都能看透分析透,那种感觉就大打折扣了。

一个个字看过去,李阳似乎也回到了一千多年前,回到了那片欢乐的地方,一群人,在小溪边拿着酒杯,曲水流觞。

慢慢的读下去,李阳终于看到了第三个‘之’,看到这个字,李阳的心神猛的一震。

这个字,带出一股让人想象不到的磅礴大气,在这个字下,每个人都感觉自己是无比的渺小,自己就像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可怜的四处飘荡着。

桑达拉这会也在看这个字,他的感受比李阳还要深,经常勾心斗角,又为了发展家族心神劳累的他,身体甚至都有些发抖。

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一丝冷汗,若不是强行控制,恐怕就要夺路而逃了。

过了一会,桑达拉才擦了擦汗,继续往下去看,他看到了第四个‘之’字和第五个‘之’字。

这两个字,不像之前给他那么震撼,但却让他升起了一股悲伤。

他身后的那些士兵,有一些脸上也开始展现悲伤之色,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想的东西,感受到的东西也不同,但此时的心情却都完全一样。

这些,全是一幅书法作品带来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