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功德一件

最后一个醒来的人,是林伯文。

他张着嘴巴,呆呆的,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字帖,他是林家重要的直系子弟,也是重点培养的人,见过的好东西自然不少。

可没有一件东西,能让他如此的震惊,哪怕是刚才的隋侯珠,都没让他这么失态过。

只看一眼,就能完全吸引住你的字帖,实在让他无法想象。

他回头看了看周围的所有人,此时大家都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卷轴,甚至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就怕眨眼的时候错过了什么。

他重新回过神来,转过身,开始仔细的看整幅字帖。

林郎喜爱收藏,是加拿大著名的收藏家,在全世界也有一定的影响力,林伯文受他的熏陶,对收藏说不上爱好,但也懂得一点。

书法,字画,他见过不少名家作品,可那些和眼前这幅一比,就好像变成了幼儿园的东西,根本没有可比性。

林伯文从第一个字开始看,每个字,都看的极为仔细。

甚至每一个笔画,都让他有着新的感觉,一代宗师王羲之的宗师之作,天下第一的书法行文,怎么体会,都不感觉厌腻。

大家都在看着,客厅内没人在说话。

刘刚与何老其他的警卫员互相看了一眼,微微带出一点笑容,那些警卫员也都向后退了几步,不敢往字帖上去看。

对他们的感受,刘刚非常的理解,他可是早就经历过了。

赵永,赵奎几人也都站在那里,他们的身份和这些警卫员不同,但他们的实力绝对不次于这些警卫员,他们都是特种部队走出来的精英。

时间慢慢走过。

十几分钟后,何老发出了一声长叹,二十一个‘之’字,带出二十一种不同的意境,这幅字,是真正的《兰亭序》。

难怪古人对这篇字帖会那么的推崇,所有的记载中,都把这幅字推崇为天下第一,无论正史还是野史,都把能想到的赞美之词用在它的身上。

这幅字,再多的赞美也不为过。

两分钟后,李阳抬起头,悄悄吐了口浊气。

他再次欣赏了一遍,这次看这幅字,和在底下墓穴看的时候感觉又不一样,多看一次,又多有一次的体会。

何老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回过头,再次欣赏起面前这幅字帖来。

这样的字帖,看一遍是远远不够的,就是何老,看过一遍之后也不满足,接着看第二遍。

李阳轻笑摇了下头,慢慢走到一旁,让刘刚他们搬来几把椅子。

老爷子年纪大了,黄院长,霍斯先生的年纪也都不小了,哪怕是毛老和蔡老师他们也都有六十来岁了,站一会没事,一直站着的话,他们的身体吃不消。

几张椅子搬过来,让大家都坐着欣赏。

老爷子第一个坐在了椅子上,黄院长还站在那里,在他没有完全没欣赏完过来之前,李阳不会去打扰他,这会谁打扰他,他会骂娘。

又过了几分钟,黄院长才完全欣赏完一遍字帖,看到最后一个‘之’字,他心里的那股震撼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趁这个机会,李阳急忙请他坐了下来。

黄院长没说什么,也没说道谢的话,只是复杂的看了李阳一眼,又接着回过头,继续欣赏着这幅字帖。

他与何老一样,都没有看够。

众人慢慢都看完了第一遍,每个人都体会着自己的感受,大家对这天下第一帖,已经是心服口服,他们正在享受一种从没有过的体验。

哪怕是对中国古字不太了解的霍斯先生,这会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他心里还不断的在庆幸,等李阳等对了,这趟中国也来准了,这样的好宝贝,能带出如此之高意境的书法作品,简直就是闻所闻问,绝对的神迹。

中华文明,真的很让人敬佩。

白铭,毛老他们更不用说了,坐下来后,每个人马上又仔细的往贴文上去看,《兰亭序》,这可是《兰亭序》,这么好的字,真难以想象是一个人写出来的。

一代宗师,王羲之,这会大家对他有了更高的敬仰。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老爷子才闭上眼睛,慢慢的喝着茶。

他还在回味着整幅字帖的意境,二十一个‘之’字,带出了二十一种意境,但这种意境也不是固定不变的,这样一来,整幅字的变化更多,更大。

在里面,好像有让你体会不完的东西一般。

普通的字画,能有一种意境意境很不容易,能有两种,三种的,那都是顶级大师的作品了,像眼前这幅,带出二十多种,又可以分散出上百,甚至上千种不同的感悟,那已非人力可为。

也只有真正的宗师之作,才有可能达到这样的高度。

黄院长也停了下来,端起了他的茶杯。

这幅字,百看不厌,但他的身体吃不消,体会、感悟的过程很消耗心神,这会他必须休息一会,何老就是因为这点停下来的。

慢慢的,大家都停了下来,李阳则小心的先把卷轴收了起来。

这幅字摆在这里,大家想休息也休息不安生。

李阳收字的时候,黄院长则抬起了手,最后又颓然的放了下去,他不想让李阳收的这么早,可他也明白,他现在没精力继续欣赏了。

不自量力的往下看,只会伤了自己的身子。

只伤了自己也就算了,这里不止他自己,还有其他的几个人,这幅字摆着的话,大家肯定还会强行去看,对大家都不好,李阳收起来,也是对大家负责。

所以,他才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兰亭序》啊,这份千古神作,终于重现人间了!”

毛老突然重重的感慨了一声,他也在庆幸,这次若不是白铭坚持,他们说不定就跟着马老师先回了云南,那就要和这幅字擦肩而过。

这样的宝贝,无论在谁的手里都要妥善的保管,谁晓得下次见到它会是什么时候。

再说了,这样的字,能回国最先看到,也是一种骄傲。

“没错,李阳,你把《兰亭序》和隋侯珠都找了回来,这可是极大的功德!”

黄院长点了下头,喝了点水,这会感觉好多了,不过今天想继续看字恐怕不容易,最快也得等晚上。

“没错,千秋万代的大功德!”

白铭点了下头,跟着说了一句。

把这样的宝贝找回来,的确是功德一件,这样的宝贝就不应该一直掩埋在地下,把它拿出来,以后让那些书法大师来欣赏的话,还能对他们起到很好的启发作用。

说不定,未来还能再出一位书法宗师。

当然,宗师不是那么容易的,有可能几十年内就会出现,也有可能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都出不了一位。

不过多让大家欣赏,能提高他们的水平是真的,这样的神作,对书法大师的启发更多,更大。

“时间有些晚了,准备下,我们一会吃点东西!”

何老慢慢的说了一句,下飞机,回别墅,再欣赏了这么多的宝贝,这会时间也临近晚餐时间,厨房有人专门做饭,一会大家可以直接在这里吃饭。

黄院长,霍斯先生,包括林郎他们都没有拒绝。

没一会,餐桌便准备好了,今晚黄院长不会走,继续留在何老这里居住,而白铭他们也会住进李阳的别墅,李阳那边的房子很大,一直空着,再来点人也能住下。

“李阳,你那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还没吃饭,黄院长突然又问了个问题,他的话,也让大家都看向了李阳。

箱子,飞机上卸下来那么多的大箱子大家都看到了,这些箱子,林郎之前还误以为装的是毛料,现在想想,很有可能不是。

李阳微微一怔,随即笑道:“都是从墓**带出来的一些东西,比不过隋侯珠和《兰亭序》!”

黄院长也愣了下,随即笑骂道:“比不过隋侯珠和《兰亭序》?你把这两件至宝当成什么了?就是秦始皇的墓,也没有这么多的顶级宝贝,大理国王能收藏到这两件宝贝,已经很不容易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李阳这话有些贪心的意思,中国也没有那么多能和这两件宝贝相比的重宝了,能得到这两件,已经是莫大的机缘。

李阳也笑了笑,他本就是故意这么说,活跃气氛。

晚餐吃的很开心,老爷子也多吃了两碗饭,饭后大家又欣赏了一会李阳带回来的其他宝贝,随后各自回房休息。

这些宝贝自然比不过那两件至宝,但也是很不错的东西,价值都不低。

有几件,都有上千万的价值,黄院长一直在说李阳这次发了,一定让李阳请客,白铭他们也跟着起哄,直到李阳答应下来,才算罢休。

其实请大家好好的吃一顿,用不了多少钱,哪怕在北京,找最贵的饭店,李阳也能轻松的做到,大家不过是发泄下心中的妒忌之情,故意这么说的。

看李阳得到这么多的宝贝,要说心里没想法,那肯定是骗人的,哪怕是白铭也都有点,这只是一种人之常情。

对这些东西,黄院长最是无奈,这些宝贝,是李阳从国外带回来的,这就已经是大功一件。

若是国内的,他可以毫不客气的向李阳讨厌,按照国内的规定,地下出土的宝贝,可都属于国家所有,何老也无法阻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