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家里的博古架

“谢我就不用了,你可以提前做做准备!”

李阳再次笑道,以白铭的性子,他能再次主动提出这个要求,足以看出他心中的焦急和此时的渴望。

白铭创办的是瓷器标本博物馆,说白了,就是瓷片。

这样的博物馆在吸引力上就比不过别人,又是私人性质,运作的更难,无法和马老师那早已成名的博物馆相比。

但有了这次的展览则不同,李阳的几件宝贝往那一摆,就能把人气给吸引过来,等于给博物馆做了个火爆的活广告。

这份影响力,可以持续很长的时间。

“你放心,我保证准备的妥妥当当!”

白铭马上拍着胸脯保证,李阳既然说是这几天,那就肯定是这几天了,他还真要提前做准备。

毛老突然说道:“你的保证,我怎么都感觉不靠谱呢?”

大家都微微一愣,全都看向了毛老。

很快,所有人都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们的反应都不慢,这是毛老故意打趣白铭,还别说,就白铭那急性子,真给人种不靠谱的感觉。

“老毛,你别看不起人,我现在就做准备!”

白铭脸胀的通红,大声的叫道,边叫边掏出手机来,拨出去了一个号码。

白铭刚收的徒弟萧岩,现在就在博物馆,这次去云南白铭没带着他,主要是他基础太差,目前是补基础的时候,不适合参加大型活动。

基础打牢固了,再来参加这些活动也不迟。

不过萧岩是个很灵活的人,让他先在北京做展览的准备倒是不错,电话一接通,白铭就把这事给吩咐了下去。

见白铭一本正经的在安排,大家笑的更厉害了。

白铭就是这样一个人,受不得激,一激就跳,对付白铭,这招最好使。

打完电话,白铭也回过了劲来,明白了自己是上了毛老的当,可惜为时已晚,他已经成为了大家的笑料,但让博物馆提前做准备,倒不是什么坏事。

提前做好了准备,展览会办的更成功。

看着白铭,李阳笑的也很开心,不过他心里却在暗暗的做着一个决定,这一次,一定送白铭个最成功的展览。

晚饭之前,黄院长就离开了明阳,他本来工作就忙,这次到明阳纯粹是来看老朋友,若不是李阳带着至宝回来,他昨天就离开了。

不过晚饭的时候又多了一个人。

马俊涛匆忙的跑来了,接到李阳的电话,他立刻开始订机票,昆明没有直接到明阳的飞机,他是先到郑州,然后直接坐出租车来的明阳。

一天的时间,总算让他赶到了。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翡翠王的儿子,现在对合作的事这么重视,让李阳也很是感动,吃过晚饭,几个人就开始合计玉器厂的事。

在这方面,马俊涛不愧是个行家,他根据李阳提供的资料,开始计算在揭阳开办玉器厂预期的费用。对他来说,玉器厂开在哪倒无所谓,如今昆明市场渐渐饱和,能打开揭阳的市场,还是件好事。

总体预算,大概需要两亿五千万的资金,这其中包括地皮,厂房各个方面的建设,全套的工具,工人和师傅的招聘,以及首批库存的毛料。

其中毛料方面,就占了相当不少的份额,玉器厂不能没有毛料,若不是李阳和马俊涛他们的关系比较硬,估计预算甚至有可能到三亿。

在揭阳,一家大型玉器厂确实需要这个数的投资。

当然,这只是预期,预期的费用都会多一些,实际运作中有可能用不到这么多的钱。毕竟这也算是个大型项目,政府那边怎么都会给些优惠,现在全国各地招商引资的政策都很不错。

确定了资金,剩下的则是细节。

这方面林郎完全交给了林伯文来处理,也算是对林伯文的一个锻炼。

因为林郎的身份,这家玉器厂还可以作为中外合资企业,又能争取到一些优惠,马俊涛是把能想到的都用上了,尽量早点把这个玉器厂开出来。

这不仅是林郎和李阳之间的纽带,也是他和李阳建立关系的桥梁。

一天之后,小细节就敲定的差不多了,李阳懂的不多,林郎只投资,除了玉雕大师之外什么都不管,而马俊涛有着丰富的经验,基本上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这种情况下,办事效率自然是快。

资金的筹集速度更快,李阳刚多了三个亿的进账,拿出一亿多来完全没问题,林郎只需要暂时拿出两千五百万就行,这笔钱对他来说就是毛毛雨。

马俊涛也是个不缺钱的主,他的那份早就准备好了,资金还没到位,他就先跑到了揭阳,去考察最合适的地点,算是个先锋官,他也是个急性子。

李阳不担心他在揭阳会遇到什么麻烦,毕竟翡翠王也是个金字招牌,他是翡翠王的儿子,很多事情都能吃的开。

忙完这些,李阳则带着王佳佳回了栗城。

回到明阳已经有两天的时间,还没去见父母,让李阳有一种愧疚感,若不是马俊涛突然来到这里,他们一起商量着玉器厂的事,李阳第二天就会返回栗城。

和李阳一起回去的,少不了王佳佳,另外还有赵奎和海东,赵永还像以前一样隐藏在暗中,做着一些赵奎他们无法做到的事情。

白铭,蔡老师都回了北京,白铭是回去亲自在博物馆准备,蔡老师则有些自己的私事。

霍斯先生,毛老留了下来,他们与何老探讨着一些话题,何老不经常出国,与霍斯先生只是认识,交情并不深,这次正好可以好好的交流一下。

对何老渊博的知识,霍斯先生很是佩服,而对霍斯先生一些独特的见解,何老也是钦佩不已,让何老开阔了不少的见解。

听着他们的交谈,毛老的收获更大。

林郎去了广州,玉雕大师的事需要他亲自来操办,邀请这样的大师并不容易,林伯文则留在了明阳,做着玉器厂的后勤工作。

出资最多,股份最多的李阳,反而成了最清闲的一个,反正对林郎和马俊涛他都很相信,索性不问事。

这让王佳佳都很是感慨,李阳这样的甩手掌柜当的真舒服,连自己的古玩店,平时都不怎么问事,只管赚钱。

****

“爸,大哥,你们都在家呢!”

回到栗城,刚进家,就看到李成和李军山两个人正在院子里忙活着什么,李阳急忙走了过去。

“阳阳回来了,先到屋里去,我们先洗洗手!”

李军山抬起头,高兴的说了一句,李阳回明阳的事他们并不清楚,还以为儿子在外地正忙着呢,李阳自从出名之后,回家的次数真是越来越少。

“你们这是?”

李阳这才发现,老爸和大哥正在清理一个很大的博古架,这博古架还有些年头,是清末民初时期的东西,不过材质普通,在李阳的眼里只是普通的老物件。

李成裂开嘴笑了笑,指着那博古架说道:“我前两天去郑州出差,没事就往古玩城转了转,见到这个东西很喜欢,就买了下来,你回来的正好,这东西怎么样?我没打眼吧,我可是请专家帮过忙的!”

“是个老物件,多少钱买的?”

李阳走近看了看,博古架为黑色,保存还算完整,有一定的价值。

“两万,不是赝品就行,证明我买对了!”

李阳的话让李成明显松了口气,很是得意的说了一句,看来在他的心里,他请的那所谓的专家,远没有自己弟弟的话可信。

“还不错!”

李阳笑着点点头,清末民初的博古架,这么大个最少也得两万,这件保存完整,价值还能更高一些,李成没有买亏。

看来在自己的影响下,家里的人也都有了改变,放在往日,李成是绝对不可能花这么多钱去买这样一件东西。

“没错就好,我寻思着,这东西放家里,你给老爸的那些古董正好放上去,咱家里也古香古色一点,很有气氛!”

李成再次笑了起来,他买这件东西,就没想着自己,再说了,他住的是商品房,家里也放不下这么大个的博古架。

“好,那我在往家里添点老物件,摆满这博古架!”

李阳也笑着说道,添点东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问题,既然有了博古架,上面就要摆着一些真正的老物件。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的老家,不能太寒颤是不,现在他可是行内的国际知名顶尖大师。

“添什么啊,别添了,就这么点,我整天都心惊胆颤的了,生怕招了小偷!”

老妈走厨房走了出来,刚才她正忙,李阳回来之后马上收拾了下去洗手,正好听到他们兄弟俩的对话。

李阳嘿嘿笑了一声,道:“妈,没事,到时候我找人把家里的门窗都换下,安全不会有问题,大不了,请几个保镖回来!”

其实放些东西在家的确没有什么问题,李阳买下的安保公司,附近是24小时有人监视保护,一般的小偷别想躲过他们。

只是这些事家里人不知道,李阳也不敢说出来,只能开玩笑似的先提一提,省的以后他们知道了接受不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