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县官不如现管

“陈老!”

马俊涛老老实实的坐在一位穿着白色练功服老人的面前,比在他自己老子面前还要老实。

面前这位老人,以前在名气上可就丝毫不次于他的老子,而现在,更是玉石界唯一的宗师,其影响力已经超过他的父亲翡翠王。

马俊涛面前的这位老人,是陈无极。

慢慢的,马俊涛把他的来意说了出来,来到揭阳,无论是因为自己的父亲,还是因为李阳的关系,他都应该上门来拜访。

只是拜访,马俊涛并没有想要找陈无极帮什么。

开办玉器厂一切的问题,他都能解决,早在一年多前,他就认识了一个揭阳招商局的人,像他们这样的大投资,揭阳本地是肯定是欢迎的。

他来见陈无极,纯粹就是探望。

“陈老,不打扰您了,我先告辞!”

坐了一会,马俊涛便起身告辞,陈无极也没过多的挽留,马俊涛来揭阳不是来玩的,还有很多正事要做。

陈无极亲自把马俊涛送出门,看着马俊涛的车子远离。

直到车子再也看不见,陈无极的嘴角才慢慢的扬起一丝笑意,这股笑意一会就变的很浓。

李阳要在揭阳开玉器厂,这对他来说也是个好消息,李阳在这里有一份产业也不错,更适合跟着他来学习玉雕。

对李阳,陈无极没像别的师傅那样,管理的很严格,必须时常跟在自己的身边。

陈无极对李阳是放任发展,陈无极很明白,李阳这种天分是不能束缚,越束缚反而效果越差,任随李阳自己进步,说不定会有他所想象不到的结果。

这就好像在太极拳上一样,当初他要是把李阳一直留在身边,说不定李阳现在的太极拳依然在初级上锻炼。

离开陈无极的家,马俊涛也重重的舒了口气。

宗师不愧是宗师,在陈无极身上感受到的压力,比自己父亲还要厉害,李阳开玉器厂不会麻烦陈无极,这点马俊涛也知道,所以他就没在陈无极那里多逗留。

收起心神,马俊涛坐在车上打开了面前的资料,上面是几处地皮,他一有来投资的意思,那招商局的人马上就帮他运作了起来。

几个亿的投资,做好了,也是他们的政绩。

…………

“好了,抬进去吧!”

栗城县老家,在李阳和刘刚还有海东他们共同的帮忙下,博古架很快清理个干净。

王佳佳则去了厨房,帮着老妈干活,李阳回家了,原来准备的饭菜肯定不够,何爱玲正欢喜的从冰箱里拿出别的东西,大展身手好好做一桌丰盛的午餐。

博古架很大,李阳家的房子也不小,客厅一边正好摆下,放进去之后,还显得很融洽。

这让李军山又夸赞了李成几句,说他有眼光,李成笑的嘴巴都没合拢。

在李阳和李成共同的劝说下,李军山总算把上次从北京带回来的那几件古董都拿出来摆在了上面,虽然没有摆满,但也多增添了不少的古香气息。

这些古董,一直都被李军山他们锁着,生怕出了什么问题。

李阳则是不断的打量着整个客厅,心里悄悄的计算着。

只增加一个博古架,屋子里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想要真正带出古朴气息,还需要重新装饰一下。

重新装饰不是装修,费不了多大的劲,这方面李阳自己不行,回头在郑州找家合适的公司就能做到,也花不了多少钱,李阳相信,现在的父母不会在反对这样的事。

倒是门窗李阳真打算换掉,换的更安全一些,这样就需要真正的专业人士,赵永他们几个就行,他们做的,比一般安保公司做的还要好。

这个想法,李阳之前其实就有过,一直没时间,这次回来正好一起做了。

午餐很丰盛,方淑琴和小顺顺也都回来了,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顿饭,特别是李军山与何爱玲,老两口的脸上都多增添了不少的笑容。

孩子的成就很高,能经常回来吃顿饭,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老人对子女根本没有什么要求,他们想要的,其实就是这些简单的事,常回家来坐坐就行。

“哥,学校的生意怎么样?”

吃过饭,一家人坐在客厅内闲聊,李阳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生意很好,咱们学校现在有两千多学生了,效益非常的可观,不过又增加了几栋宿舍楼和校舍,赚的钱并没有留下来多少!”

李成马上说道,先致力于发展,是他和李军山共同的意见。李阳说是有学校的股份,其实从来没有问过事,而且他们也都明白李阳现在的身价,渐渐也不在这件事情上坚持了。

不过李阳问了,李成还是马上解释了一下。

李阳则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多发展是好的,相信学校在你和老爸的手里,一定会越办越好!”

这所学校,还是老宅子下挖出的鼻烟壶换来的。

那个鼻烟壶,是李阳第一次拥有的巨款,不过即使没有鼻烟壶,李阳也能赚出足够的钱,来开发这处老宅子。

“这个你就尽管放心吧!”

李成大笑着说了一句,他的脸上还透露着一股自信,别的不行,办学校绝对是他的强项,这所学校短短几年就发展这么大,大都是他的功劳。

李军山老两口看着聊天的两兄弟,脸上再次露出一种满足。

两个儿子,现在都很有出息,他们这一辈子也活值了,如今小儿子也快结婚,等小儿子结了婚,有了孩子,他们是真的再没有什么牵挂了。

那个时候,他们就能真真正正的好好享享清福,他们这样的生活,已经是很多老朋友所羡慕了。

“爸爸,这是什么?”

小顺顺突然跑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张烫金的红色请帖,请帖很漂亮,也很豪华。

“这是请帖,你来念念上面的字!”

李成把小顺顺搂在怀里,笑呵呵的说道,李成现在的生活和几年前也有了极大的改变,如今的他,再也不用出门的时候发愁找谁去借车了。

“什么有请,什么,李成……”

小顺顺翻开请帖,认真的念了起来,李成夫妇都是教师,小顺顺认的字比学校里其他的同学都多,不过也无法认完这请帖上所有的字。

毕竟他的年龄太小了。

“王卓?”

王佳佳的眉头突然跳动了下,这份请帖里出现了两个非常熟悉的名字,王卓,陈丹,她还记得,前天在安氏珠宝遇到的那对年轻人,就叫这个名字。

他们还邀请过李阳,只不过没有发请帖。

“王卓,是教育局的常务副局长,很年轻,上头有人,陈丹是一中的老师,和你嫂子原来是同事,他们结婚,就给我们发了请帖!”

王佳佳小声说的话被李成听到了,马上笑着解释了下,李成倒没想那么多。

如今的李成,也是栗城县的风云人物,学校的资产早就超过了千万,教育局副局长结婚,他肯定会收到邀请。

“原来是个副局长!”

王佳佳轻轻点了下头,难怪这个年轻人那么傲气,在底下小县城,这么年轻做到副局长并不容易,更不用说是教育局这样的好单位,还是个常务。

李成马上接道:“是啊,听说他父亲现在是别县的县高官,他叔叔还是海外华侨,很有钱,家庭好,官二代,又有钱,爬的就快一些!”

李成刚说完,突然又闭上了嘴巴,瞪着大眼睛,有些担心的看着王佳佳。

官二代,说起官二代王佳佳比这个王卓更厉害,王卓那当县高官的父亲,在王佳佳老爸的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

别说王佳佳的老爸,就是她叔叔,现在也是明阳市的一把手,这个家庭关系李成他们早就知道,不过谁也没有对外去说过。

李军山和李成的性子,都不是那么高调的人。

王佳佳到没有在意,又想起了那个主动和李阳打招呼的女孩,问道:“那个陈丹呢,她是不是也有什么背景?”

“陈丹是陈县长的闺女,听说他们早就认识,还是同学,大学期间就谈过恋爱!”

李成稍稍吐了口气,王佳佳没在意就好,陈丹的家庭背景确实也不简单,陈县长是栗城县的副县长,主抓教育这一块,李成也和他打过交道。

一个县高官,一个副县长,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大哥,他们的婚礼你们去不去?”

李阳突然问了一句,陈丹既然对他发出过邀请,这个婚礼他就算不去,也得把礼金带过去,这是家乡的习俗。

李成要去的话,正好委托他带去,这场婚礼他就不用参加了。

“去,怎么能不去,一个副县长,一个教育局副局长,不去还不得给咱小鞋穿啊!”

李成轻轻摇了下头,他和王卓的关系并不熟,可这种事是避免不了的,不仅要去,还要包个大红包,谁让人家是现管。

县官还不如现管呢,这也算是国内的一种常情吧。

“那正好,去的话……”

“李阳,我们也一起去吧!”

李阳刚想说帮他带礼金的事,王佳佳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笑呵呵的说了一句,李阳惊愕的看着王佳佳,最后点了下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