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不是一般的马蜂窝

“还能是哪个王书记,当然是市委王书记!”

卢一清脸上的笑容淡下来一些,直直的看着王强,他还以为王强故意装给他看。

刚才,他可是亲眼看见王佳佳和李阳是和王强他们打了招呼后才离开的,一般的人,哪会让王家的人这么重视,三个重要的男性成员都出来了。

就是他,出门的时候也只不过是王强自己送他出去的。

“市委王书记!”

王强猛的一愣,他的心跳瞬间加快,市委姓王的书记只有一个人,能被卢一清这么重视的也只有一个人,这会他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王卓的脸色则微微有些发白,他并不笨,刚才他是没反应过来,此时他已经能想到卢一清说的是谁,若真是这样的话,这次麻烦可大了。

“卢,卢主任,您所说的,是不是刚才出去的那几个年轻人?”

王强强带着笑容,很小心的又问了一句,王卓也紧张的看着卢一清,他非常希望卢一清说不是,而是另外的人。

“怎么,他们不是你儿子的同学吗?”

卢一清皱了皱眉,他也感觉到一丝不对,看王强的样子,并不是像是再装。

“轰!”

王强的脑袋里只感觉猛一爆炸,卢一清下面所说的话,他已经没能听进去了。

王卓的脸色彻底白了,他的祈祷没能如愿,卢一清说的还真是刚才的那几个人,那几个和他们有着冲突,已经可以说是翻脸的人。

连王卓也没想到,这几个人不仅有黑龙手镯这样的至宝,竟然还和市高官有关系。

这任的明阳市高官,那可是极其强势的人,很有背景,当市长的时候权利就很大,别看他是正科级的教育局副局长,也别看他老子是县高官,得罪了王书记,一样没好果子吃。

哪怕王强在省里的关系,都不可能保得住他们。

王永芳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他不像王强父子已经乱了方寸,但他的心里也不好受,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大的后台。

“小卓,你那个同学叫什么名字?”

王永芳突然问了一句,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李阳和王佳佳的名字,那是因为他心中根本就没看得起这两个人,压根就没兴趣去知道他们的名字。

可现在不一样,王佳佳拿出了黑龙手镯,如今他们又有那么厚的官场背景,已经足以引起王永芳的重视了。

“我,我不知道!”

王卓脸色苍白,想了一会,才茫然的回了一句。

陈丹介绍过李阳,可那时候他一直都在注意王佳佳,根本没去在意李阳,陈丹说的话,他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那是你同学,你竟然不知道?”

王强突然叫了一声,声音还有些尖利,他现在的心中只有惶恐,他突然间有一股明悟,他感受到了以前那些小人物得罪他们的心情,很不好受。

可惜,以前的他对那些小人物向来都没有任何的感觉,敢得罪他们的人,都得到了惨痛的教训。

“不是叔叔,我们只是在一个学校,他,他和陈丹才是一个班,陈丹知道,我马上问!”

王卓立刻摇头,慌乱的摸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陈丹没在这,正和几个小姐妹们在一起。

卢一清静静的看着他们,没在说话。

本来他还以为王强又多了一层深厚的关系,不过现在来看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好像还更糟,若真是他猜测的那样,他会第一时间和王强他们撇开关系。

官场上就是这样,站队比做出成绩还要重要,他们若是真得罪了市高官的亲人,特别又是这个亲人,卢一清绝对不能再和他们有任何的瓜葛。

电话很快打完,还在酒店另一个房间的陈丹的表情显得很是奇怪,最后自己摇了下头,轻轻的合上了电话。

王卓竟然主动打电话询问李阳的名字,而且声音还有些发颤,若不是身边还有好多好朋友子啊,她都想跑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叔叔,我问过了,那个男的叫李阳!”

“李阳?”

王永芳的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这个名字他很熟悉,猛然,他的眼睛瞪的圆圆的,脱口叫道:“玉圣李阳,原来是他!”

“永芳,什么玉圣李阳?”

王强也顾不得卢一清就在身边,急急的问了一句,他这会完全乱了方寸。

王永芳的嘴角带着一丝苦涩,他既然喜欢收藏,对李阳的名字自然不陌生,也知道一些这个神奇年轻人的经历。

而且,他也知道李阳和陈无极的关系,开山大弟子,那李阳他们的身上有黑龙手镯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陈无极选在宗师大会上收下李阳,足以看出他对李阳的重视。

这样一来,之前的一切也都有了解释。

人家的确没有说一句大话,李阳的‘很不错’三个字,已是很高的评价了。

人家手上的宝贝,只是王永芳所了解的就有很多件,已经传遍全球的神奇长生碗,名扬加拿大的湛卢剑,鱼肠剑和天丛云剑。

这任何一件,都比他手上的这些收藏品要好的多。

除此之外,李阳的手上还有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为国家所有,也一直都是国家的人在保管,不过在名义上却一直属于李阳,李阳还没进行正式的捐献。

而且在这个时间里,玉玺在私人的手上,比放在国家那里方便很多,至少全国展览起来更容易,能让更多的人欣赏到这件代表国家的宝贝,让国人更团结。

王永芳慢慢的,把李阳的身份解释了出来。

他是有钱,可在这个圈子内他比起李阳来就什么都不是了,而且李阳的财富也不比他少多少,李阳在缅甸拥有一座超大型翡翠矿脉的事,如今大部分人都知道。

就拿一座矿脉,每年都能为李阳带来好几亿美金的收入。

十年之后,李阳所积攒的财富神识能高于他,他大伯为他留下来的全部资产,也就是三十亿美金。

不过这些钱只是大部分在他的手里,并不是全部,他在澳大利亚的那两个姐姐这么多年积攒的势力可不小,他的优势只是在法律上多了一层遗嘱,其他都处于劣势。

如今他那两个姐姐一直虎视眈眈的,还在联合着那里的本地富豪和官绅对他进行打压,在那边他是很不保险。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急着抽取资金,往国内进行投资了,这其实就是在转移财产。

王强,王卓以及卢一清他们越听越惊讶。

特别是王卓,他没有想到李阳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历,更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同学之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大人物。

其实李阳是栗城人的事,王卓之前就知道,只是李阳的影像很少出现,他对这类的事关注也不多,就没有联想在一起。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自己到底是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王书记,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卢一清突然摆了摆手,也不等王强有所反应,自己转身就离开,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的确有宝贝出现,可惜对这个宝贝他不在有任何的想法。

王卓也的确是王书记侄女婿的同学,但并非他想象的那样,不但没有很好的关系,还已经翻脸结仇,现在的他自然不会在这里多留。

人就是这么的现实,王强看着卢一清的背影苦笑着摇了下头。

“大哥,我想起了一件事,可能很重要!”

王永芳的脸色又是一变,慢慢变的有些凝重,他不是鉴定家,但却是各大拍卖公司的熟客,以前他的大伯在的时候,他就没少出面,帮大伯拍下一些重要的艺术品。

因此他和圈子内一些比较有名望的人关系不错,对李阳这个神奇的年轻人,知道的也多一些。

“什么事,你快说?”

王强微微一愣,急急的叫了一声,此时的他还以为有了什么转机。

王永芳慢慢说道:“李阳本来没什么名声,不过天赋却非常的高,一次偶然的机会被何老收入门下,成了何老的衣钵弟子,才渐渐在收藏界闯出名声来!”

“这有什么?”

王强显得有些茫然,李阳成名史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不明白自己弟弟这个时候为什么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王永芳摇了下头,顿了下,继续道:“这是没什么,关键是这位何老的身份,我知道他,国内收藏界的顶尖人物,国际上都有着很高的名誉,但这不是重点,您应该知道他,共和国在收藏上有这么高成就,姓何的人只有一个,当年他可是决策人之一!”

王强愣在了那里,王永芳说的这么直白了,他不可能听不明白。

他的脸色渐渐越变越白,比王卓还要发白,他明白卢一清为什么一开始是那样的态度,后来马上直接离开了。

这次捅的不是一般的马蜂窝,他也开始明白这两个年轻人的身份,只是越明白,心里越发慌,甚至带着绝望。

王永芳看着王强,他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其实有句话他没说,翻开这些不谈,就是李阳自己的能量也不小。无论是在国外和国内,李阳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一样是得罪不起的人物,只是背景关系的光圈太大,让大家都忽略了这一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