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第一零八四、一零八五章 确定婚期

老爷子微笑不语,看来今天的效果不错。

之所以提点下黄院长,也是为了防患于未然,故宫这几年的管理上确实稍有疏松,老爷子虽然地位崇高,但毕竟不是故宫的人,也不好去说什么。

借助这次机会,让黄院长多注意下工作上的问题,也是好事。

当然,这并不是否定黄院长的工作能力,这些年故宫的发展一直都很不错,黄院长功不可没,不能因为一点瑕疵,就遮掩他的功劳。

“行,这就是我的警钟,这件瓷器留在明阳没有任何问题,毕竟是明阳起出来的文物!”

过了一会,黄院长才抬起头,他的眼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抱怨,变的很是透亮。

老爷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黄院长能想通,对故宫,乃至对整个收藏界都是一件好事。

“何老,不过我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黄院长突然又说了一句。

老爷子微微一愣,马上问道:“要求,什么要求?”

“这次掉包案,还剩下的那两件没找回的宝贝,我希望李阳能去找一找,那两件找回来之后,我也不会追要,一起留在明阳博物馆!”

老爷子眉头皱了下,随即摇着头,道:“碰到这一件纯粹是运气,那两件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让他怎么找?”

这些宝贝若在国内,那还好说,可这些宝贝都已经确定,是流落到了国外。

在国外去找两件宝贝,无异于大海捞针,哪怕公开出现你也不一定能发现,毕竟这是一次没有公开的掉包案,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那可不一样,李阳的运气一向不错,我相信他!”

黄院长嘿嘿笑了一声,他这倒不是违心的话,对李阳的运气,他是真的很相信。

隋侯珠,《兰亭序》这样的至宝都能找回来,很难想象,还有什么宝贝是李阳找不到的。

“那行,回头我把这事告诉他!”

老爷子稍微想了下,最后笑呵呵的点了下头,只是让李阳去找,并不是死任务,答应下来也没什么,况且老爷子也有种感觉,交给李阳,说不定真的能把这些宝贝找回来。

远在北京的李阳,丝毫不知道两位老人又私下给了他一个任务。

此时的他正在家里招待着朋友,今天来的人可不少,白铭,蔡老师都来了,还有荣宝斋的唐春明和方老也来了。

除了他们之外,柳老和周老等几位北京的老前辈也都在,这些人大都是李阳的熟人。

他们出现在这,和白铭有着很大的关系。

白铭这个大嘴巴,从明阳回来之后就把隋侯珠和《兰亭序》吹的天花乱转,一听说这两件至宝重新现世,这些人哪还坐的住,有急性子的都想跑到明阳去找李阳了。

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忍住了,明阳还有何老在,不适合随意的去打扰。

这不李阳刚回到北京,这些人就全找上门来了。

李阳回来的消息,也是白铭泄露出去的,李阳回来之前给白铭打过电话,那时候他正好在荣宝斋,柳老也在,想保密都没保住。

“小李,真的是《兰亭序》吗?”

在客厅内,还没坐下,方老就急忙问了一句,他和之前黄院长的表现差不多。

方老最喜欢字画,隋侯珠和其他的宝贝也都不错,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兰亭序》这天下第一帖,这幅贴文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方老,您别急,我马上把东西拿出来!”

李阳微笑点了下头,这《兰亭序》,方老即使不来他也会拿去让他看的,方老也曾经帮过李阳不少的忙,李阳又知道方老的爱好,这样的神作肯定要拿给方老欣赏欣赏。

“好,好!”

方老显得有些激动,站在那里,也没坐下,来回不断的走动着。

陈磊,刘振华则在一旁好奇的看着这几位老前辈,李灿和周文他们倒是和几位老前辈都打着招呼,丝毫不敢怠慢。

特别是对柳老,李灿表现的很是谦虚,这可是柳俊的亲爷爷,而柳俊也是他的好哥们,现在还在替他工作,支撑着公司。

《兰亭序》已经被李阳带回了别墅,还没放在宝库内,拿回来倒也简单,没一会,刘刚就把卷轴拿了出来。

收拾好桌子,李阳很快把这幅字打开,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李阳已经多次见过这幅字帖,现在只是欣赏和感叹,已没有什么惊讶,白铭和霍斯先生他们也都见过几次,也没有了第一次的震撼。

方老,柳老,还有荣宝斋的唐春明他们,这会则齐齐的愣在了那里,眼中全是惊骇。

李灿,周文和刘振华几个人,眼睛也全都瞪的圆圆的,无论懂不懂书法的人,现在都被眼前这幅字给吸引住了。

就是何珊珊也傻傻的站在那里,眼中不断的冒着金光。

刘刚站在一旁,看着这些人的反应,又轻笑着摇了下头。

这才是正常的反应,任何人,第一眼见到这神奇的字都会被惊住,从没有过例外。

欣赏了一遍,李阳便坐在一旁闭目休息,让他们在那仔细的欣赏着,李阳明白,没有一定的时间,他们是不会欣赏完的。

趁着这个时间,李阳则吩咐家里的厨师多准备些好点的食物,来了这么多客人,今天李阳没打算下馆子,在家里直接招待了。

家里的厨师水平不错,做的菜比在酒店吃还要好吃。

一个多小时后,唐春明是第一个恢复正常的专家,他闭着眼睛,坐在沙发上,还不断的回忆着刚才所看到的一切。

此时,哪怕是回忆,都是一种享受。

唐春明毕竟是荣宝斋的总经理,是高层管理人员,和方老,柳老这样纯粹搞学问的不同,他对这类东西的抵抗力也就稍微强一些。

又过了半小时,柳老和周老也学着唐春明那样,躺在椅子上,细细的回味着。

十分钟之后,方老才坐下来,轻轻的喘着气,他看的时间最长,也最为伤神,这会已经有些累了。

“天下第一贴,不愧是天下第一啊!”

过了一会,周老才重重的感叹了一句,所有见过这幅字的人,都有着和他一样的感受,这天下第一当之无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王羲之,是真正的书圣。

“没错,这件宝贝能重新现世,李阳,你这可是大功德!”

方老睁开了眼睛,他的脸上有些疲惫,但更多的是兴奋,这幅字的意义有多大,他最为清楚,这幅字,也展现了中华又一神奇的文明成果。

“方老,您过奖了,时候不早了,我这准备好了晚餐,大家一起留下吃饭吧!”

李阳笑着摇摇头,他们是中午到的,下午白铭他们就来了,这会也正好是晚饭的时间。

所有的人都没有拒绝,特别是唐春明和方老他们,《兰亭序》已经见了,但隋侯珠还没看到,另外还有传闻中的子冈幻玉牌,李阳手上有很多宝贝都让他们期待。

看着李阳,唐春明又露出一股浓浓的羡慕。

从第一次见到李阳开始,这个神奇的年轻人总是带给他们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如今,就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李阳绝对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他的出现,是整个中国收藏界的福音,也为收藏界注入了新的活力。

单单这些失传的至宝重新找回来,李阳的功劳就足以载入史册。

晚上喝的酒不多,晚饭之后,李阳便把隋侯珠拿了出来,关灯之后,隋侯珠那柔和的白光让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种程度的夜明珠,哪怕是柳老他们也从未听说过,更不用说见过了。

在隋侯珠之后,李阳又拿出了子冈幻玉牌。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的神奇和豪迈,再次镇住了唐春明他们,若是刚才他们只是羡慕,那这会则是赤裸裸的嫉妒了。

看着这一件又一件的至宝出现,要说他们不眼红那绝对是骗人的。

荣宝斋有自己的博物馆,里面有很多珍贵的收藏,甚至有小故宫的称号,可他们一样没有这么多的顶尖国宝。

若以这些顶尖国宝来论,现在就是故宫也比不过李阳。

唐春明复杂的看了李阳一眼,随后摇了摇头,他这会可体会到了黄院长的感受,这么多的好东西,就是他,也非常渴望拥有那么一两件。

宝贝展示后,方老他们便起身告辞。

李阳这次带回来的干将莫邪两把神剑并没有拿出来,白铭那的展览,李阳这次是打算高规则举办,自然要留点压箱底。

在那个时候出现了大家都没见过的宝贝,才会更有意义。

李阳不知道,他展示这些宝贝的时候,霍斯先生一直都在偷偷的观察着他。

越观察,霍斯先生嘴角的笑意也就越浓。

李阳展示这些宝贝的时候,不管是表情还是眼神,都没有一点倨傲的神情,十分的自然,仿佛他展示的不是这顶尖的国宝神器,而是普通的收藏品。

这样的心态,出现在李阳只有二十多岁这样的年轻人身上可就十分的难得了,霍斯先生对李阳的评价越来越高,而对李阳这个人也更加的好奇。

……………………

书房内,白铭正站在那一件一件的看李阳摆在这里的普通收藏品。

李阳书房的摆设,和老爷子那差不多,有很多装点门面的收藏品,不过这些东西大都是李阳自己淘来的,欣赏的同时,还能回忆一些乐趣。

其中有几件,还是白铭陪着李阳,在香港的时候一起买下来的。

看到这些熟悉的东西,白铭的眼中不自然的又流露出一股佩服,他可是非常的清楚,这些东西,都是李阳以很低的价格买下的,几乎个个都是捡漏获得的宝贝。

虽说不是大漏,但能买到这么多的漏,已是很不容易的事。

“白大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李阳回到了书房,今晚白铭没走,他还要和李阳商议展览最后的事宜。

“没有,没有,霍斯先生他们都安顿好了吗?”

白铭马上摆摆手,家里今天客人多,李阳要和白铭商议展览的事,必须先把其他的客人都安顿好。

此时霍斯先生,毛老还有李灿他们都在花园旁的游泳池旁聊天。

现在正是七月之初,晚饭之后,坐在游泳池旁呼吸着清爽的空气,感受着清凉的晚风,别有一番滋味。

陈磊,李培更是换上了泳衣,跳进泳池游泳,这里有很强的日光灯,游泳池周围和白天差不多,泳池的水也不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他们都在外面,正在休息!”

李阳拉着白铭坐了下来,坐在沙发上,白铭又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李阳。

“你这是怎么了?”李阳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是,李老弟,我有个小小的请求,还希望你能答应!”

白铭立刻摇了下头,不等李阳回答,他继续说道:“这次的展览,《兰亭序》能不能也一起出现在展览上,有这幅字帖在,展览的品味和影响都能提升好大一截!”

说完,白铭又直直的瞪着李阳,眼中全是渴望。

李阳哑然一笑,轻轻摇了下头,白铭慢慢张开了嘴巴,神情迅速的落寞下来,整张脸只剩下了一个表情,那就是失望。

“你不说,我也会把《兰亭序》带过去,而且这次的展览不止是《兰亭序》!”

李阳笑着说了一句,白铭又抬起头,满脸的惊讶,他的神情也迅速的变了回来,现在则全是惊喜,变脸之快,连李阳都很是佩服。

“你的意思是,除了《兰亭序》,还有其他的宝贝要展览?”白铭又急急的问了一句。

“对!”李阳点头。

白铭显得有些焦急,再次问道:“有没有隋侯珠?”

“有!”

白铭微微一愣,显得更惊喜了:“子冈幻玉牌呢?”

“也有!”

“长生碗?”白铭愣愣的看着李阳,下意识的问道。

“除了长生碗,还有湛卢、鱼肠、承影、干将莫邪五把神剑,外加成套的仙音瓶,一共十套顶尖神器进行展览!”

李阳微笑着,他每说一件,白铭的嘴巴就张大了一分,最后嘴巴大的都快能把拳头塞进去了。

十套顶尖国宝神器,这是个什么概念,故宫一次也拿不出这么多来,这么多神器出现,不用他之前说的那些大话,知道消息的人,绝对会主动上门来。

不来的,肯定会后悔。

拿出十套顶尖的神器来进行展览,也是李阳和老爷子商量的结果,这次是李阳第一次公开展览,虽说用的是白铭的博物馆,但东西都是他的。

这也是李阳的一次自我展现。

这样的话,东西肯定不能太少,一定要有镇得住场面的宝贝在,但拿出的东西也不能太多,李阳不可能吧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他还要自己开博物馆呢。

开博物馆的事,其实李阳早就有了想法,不过一直都忙,收藏品又不多,这个想法也就一直搁浅在那里,等时机成熟之后,李阳肯定会把这个博物馆建立起来。

这次的展览,算是一个小小的尝试。

除了这十套顶尖国宝神器之外,李阳手上很多其他的宝贝也会出现在展览上,比如香港买来的万历大缸,云南淘来的哥窑水盂,南京遇到的毛瓷等等。

除此之外,加拿大赢回来的很多宝贝也会公开拿出来。

而那元青花鬼谷子下山,也会第一次公开展现在国人的面前,这件宝贝在李阳的手上,知道的人已经有很多,但很多人都还没亲眼见到过。

这么多的宝贝,足以支撑起一次展览,白铭的博物馆本就不算太大。

“好,好,太好了,李老弟,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白铭很激动,真的很激动,他以为这次展览李阳只会拿出一些普通的收藏品,这些顶尖神器能有一两件就已经很不错了,可没想到一下子就有十套。

十套啊,整整十套神器,他白铭也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省的别人老说他的博物馆,就展览一些瓷片。

全中国,甚至全世界,能拿出这么多顶尖国宝的人都不多。

看着激动的白铭,李阳又轻轻摇了下头,传国玉玺目前他只是名义上所有,并不是真的属于自己,不然,李阳就把传国玉玺也拿到展览现场来。

东西确定好之后,下面则是展览的时间和日期,白铭很心急,巴不得明天就开始展览,但这显然不可能,这么多至宝出现在白铭的博物馆里,李阳要对那里的安全设施改造一番。

安保问题,一点都马虎不得。

改造的时间大概需要三天,临时展览不需要太多的改变,这些交给赵永他们就行。

改造之后,展览就完全没问题了,最后李阳和白铭确定好,正式展览的日期定在五天之后,展览的时间也是五天,五天里,每天开放八小时的参观时间。

而第一天,主要招待圈子里的同行,不对外开放,真正算起来,展览的时间是四天。

确定好这一切之后,白铭欢喜的离开了,他完全能想象得到,五天之后,那些同行在他博物馆内震惊和羡慕的神情,而那四天的展览,将会把博物馆的名气提升到一个顶点。

一个他想象不到的顶点。

当然,他也十分的清楚,带给他这一切的都是李阳,对李阳,白铭心里有着绝对的感激,但他不会说出来,这也是白铭的性格。

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李阳带着几个兄弟,在北京好好的转了一圈。

霍斯先生也在跟着,这一天没人说古玩,也没人说收藏,大家都放开心怀,好好的放松玩了一天。

不过最让李阳担心的事也发生了,何珊珊把兰博基尼开了出去,逼的李阳不得已把刘刚派出去好好的看着这丫头,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李阳心里还在想着,要尽快把这件事处理掉,不然迟早是个大麻烦。

玩了两天之后,刘振华先离开了北京,他是政府公务员,无法长期在外回去工作,不过他们也重新约定好,过几个月后,到时候在明阳重新相聚。

如今他们恢复了联系,尽管没在一起,每年想聚聚并不难。

李灿,李培和周文也都返回了公司,这些天柳俊打了不少电话来,李灿他们再不回去,恐怕柳俊就要跑来抓人了。

李灿他们也和李阳约好了,等展览那一天,肯定会过来捧场。

毛老也离开了,他一样有自己很多事,无法在李阳这里长期居住,同样,在展览那天他也会去,他和白铭的关系很好,又是李阳的收藏品展览,这个场无论如何都要捧。

离开了这么多人,别墅也冷清了许多。

现在这里只剩下陈磊和霍斯先生,霍斯先生自从到了中国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始终跟着李阳,哪怕美国那边的催促,也从没有理会过。

时间过的很快,白铭的博物馆已经被赵永他们改造完毕,李阳所准备的东西,也开始要摆放了。

在准备展览的这几天里,李阳和王佳佳也没闲着,王佳佳的家里肯定要去,回北京了不去丈母娘那,回头就瞪着挨骂吧。

这次回家,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商量婚期。

如果婚期可以定下的话,李军山老两口会再到北京来,这一次,则是商量关于结婚所有的事情。

李阳老家在明阳栗城,按照家乡的习俗,是要在老家举办婚礼的,不过王佳佳的家庭背景很特殊,北京肯定也要办婚礼,这中间怎么协调,都要提前准备好。

经过商量,婚期最终订在了元旦,国庆时间有些紧,都不太好安排。

婚期确定之后,李阳和王佳佳的关系又进了一步,王佳佳脸上的笑容又增添了不少,再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她就要披上婚纱,正式成为李阳的新娘。

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也到了正式展览的日子。

这次的展览,白铭是无比的重视,白铭年纪不大,不过在圈子里人脉挺旺,他给很多同行发出去了邀请函,足足发了三百多张,邀请他们第一天来参观展览。

白铭估计,这三百多张邀请函,至少得来一半的人,这并不是说他面子大,这次展览的宝贝毕竟是李阳的收藏品,哪怕之前没有透漏过展览什么,也有着足够的吸引力。

更何况,白铭之前还说了不少的大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