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四个展台

展台完全升了起来。

最前面所有的专家都感觉到一股柔和的白光淡淡的浮现,玻璃罩内静静的悬放着一枚白色的珠子,珠子的周身,不断流动着玉脂般的荧光。

“隋侯宝珠!”

王会长脱口叫道,见多识广的王会长,第一个猜到了这件宝贝的名字,这一点,就是黄院长他们也都很是佩服。

“真的是隋侯珠,隋珠和璧,如今这一对宝贝全部重新现世了,这可是极大的好兆头!”

唐春明慢慢的说了一句,说完他的脸上还带着点复杂,这样的宝贝重新现世的确让人鼓舞,可这样的宝贝他们荣宝斋没有一件,也从没有展览过。

这一会,唐春明也开始思量着,是不是能找李阳借些宝贝,也让荣宝斋举办一次成功庞大的展览。

荣宝斋的条件,绝对比白铭这的博物馆要强的多。

只走过了两个展区,唐春明就对白铭有了嫉妒之心,两个展区,四件顶尖国宝神器,比他们荣宝斋的收藏品还要好。

“隋侯珠,真的很漂亮!”

马老师重重的感叹了一声,他身边的王钢则不断的跟着点头,每次见到李阳,他都会有新的惊喜。

前面的众位专家站在隋侯珠这,暂时停下了脚步。

后面的玉器区,瓷器区现在大概有两百多人正在欣赏,更多的人,还都被拦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前面不断传来最新的消息,也让这些在外面等着的人更加的心急。

仙音瓶的存在早就有很多人知道,在李阳他们离开瓷器区不久,后面就有人揭开了音乐的来历。

很多人,也都停留在了那里。

现在也可以说,仙音瓶那里滞留的人最多,当然,这里面也有长生碗的功劳,大家欣赏着长生碗里面翩翩起舞的仙子,听着那悦耳的‘将军令’,别有一番滋味。

可惜他们乐意,后面的人却不乐意了,每次前面的人离开,都是被后面的人极度催促,心不甘情不愿的走的。

这些走的人,心里还暗暗的想着,展览有五天的时间,一定要每天都跑过来看一看。

“老毛,您能不能在催一催啊,别让他们老在前面停着!”

门口,一位来自上海的鉴定大师正对毛老苦着脸,前面每传一个消息,他们的心就好像被猫抓了下一样,现在展览都开始了一个多小时,他们还挤在外面,实在不甘心。

“我会的,老徐,你别急,别急啊!”

毛老的脸色比他更苦,他很后悔答应白铭帮着在这守门,今天来的,最次的也是地方上有名的专家,很多人本来就是旧识。

认识的人多了,说话就随意了一些,毛老这会早就是苦不堪言。

可惜他还要在这顶着,不顶住的话,只会让里面更混乱,一旦出现乱子,这次的展览铁定失败,临时关闭恐怕都是小事。

要是让里面的宝贝出现什么意外,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最前面,白铭带着王会长他们继续往前走去。

他们往前走的越多,后面的压力也能缓解一点,在他们前面是杂项区。

杂项区不大,宝贝数量也不多,相比玉器区还要少。

这次所展览的,都是李阳的收藏品,李阳毕竟踏入收藏界没有多长时间,能有这么多好的收藏品,已经很不容易了。

杂项区是个盘型的舞台装,外面是一排圆形的展台,圆形展台上方的罩子,同时升了起来。

站在圆形展台外面,大家都仔细的看着里面的东西,每看到一件,都忍不住的点下头。

杂项区的东西数量确实不多,李阳把和珅的那块田黄书镇,以及荣宝斋买回来的十二生肖机关盒都凑了过来,当然,机关盒内的钥匙已经取走了。

东西不多,但价值都不低,很多都是罕见的宝贝,有几个专家,看着里面的凤凰琴都不愿意走了,这几位,都是喜爱古琴的人。

对他们来说,这件宝贝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大家转了一圈,便都停了下来,白铭笑着摆了摆手,圆形展台的中心,又升起一块地方。

这次升起来的直接是玻璃罩,没有外面那一层遮挡视线的罩子,玻璃罩内,是一对古朴的木质灯架,此时灯架内正燃烧着蜡烛,缓缓的转动着。

灯架刚一升起来,周围的人就惊愕的发现,他们仿佛置身在一片若隐若现的海市蜃楼之中。

“月影灯?”

王会长轻轻说了一声,他带着询问的口气,但眼神却无比的坚定。

这对灯架,的确是月影灯,李阳最早在荣宝斋捡的漏,展厅的光线有些亮,不然那效果会更加的神奇,更让大家满意。

先是看到十二生肖机关盒,现在又看到这月影灯,唐春明的脸色别提有多精彩。

这两件,本来都是他们荣宝斋的宝贝,结果却被他们放走了,让他们失去了这样的宝贝。

这月影灯,还是他亲眼看着李阳买走,收都收回来,在李阳买走这对灯之后,唐春明还后悔了好长时间。

月影灯出现后,杂项区所有的宝贝也都展现了出来。

大家继续往前走,后面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总算让门口的毛老他们稍稍喘了口气。

不过博物馆内的赵永等人却是更加的紧张,进来的人太多,他们必须死死的盯住每一个地方,不能让任何一件宝贝出现意外。

此时他们的工作量变的更大。

“这前面,是青铜器展区!”

白铭伸出手,指了指前面,这个展区里面,可有好几件顶尖国宝,是国宝神器最多的一个地方,除了那几件顶尖国宝之外,其他的收藏品,也都价值不菲。

白铭第一个走到展区的前面,这片展区便正式启动了。

四个展台上的罩子同时升起,慢慢露出了里面的宝贝。

最先露出的是一个铜镜,静静的竖放在那里,铜镜的样子非常的漂亮,上面的兽纹活灵活现,整个铜镜也是保存的十分完整。

唐代瑞兽葡萄纹镜,也是这类镜子中最大,最完整的一个,第一个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第二个玻璃罩内的东西也显现了出来,这是一把没有剑鞘的青铜剑,剑身明亮,还嵌有绿松石等宝石。

“吴王夫差剑!”

黄院长瞪了瞪眼睛,还回头看了一眼李阳。

之前的瑞兽葡萄纹镜他早就见过,可这吴王夫差剑却是第一次,他还不知道,李阳又淘到了这样一件好东西。

李阳嘿嘿笑了一声,这吴王夫差剑,知道的人并不多,这是何珊珊捡漏买回来的宝贝,又卖到了李阳的手里,这次干脆也拿出来做了展览。

“宣德炉,是真的宣德炉!”

有位专家突然小声叫了一句,第三个玻璃罩内的宝贝已经显现了出来,三足,黄铜色带着古朴气息的铜炉静静的端坐在里面。

这铜炉已是大开门的好炉,能在最前面,启动展览区的专家都是有着很高身份的人,大家都能看出来,这宣德炉,就是真正的宣德本朝那批的炉子。

柳老,周老还互相看了一眼,两人也有些感慨。

这个炉子,可是他们亲眼看着出世的,还是李阳在上海古玩城,当成清仿炉子买回来的,哪怕是他们,没仔细看的时候也没认出来。

这是个被现隐法掩饰住的宝贝,是他们和李阳一起去除的现隐法,最终让铜炉恢复了历史的面貌。

“宣德炉,李阳连宣德炉都有啊!”

故宫的一位专家又重重的叹了口气,人比人能气死人,李阳是故宫的专家,他也是,可他手上的收藏品,和李阳比起来就差的太远了。

他所有的藏品加在一起,都没眼前展示的这几件价值高,更不同提之前的那些展台了。

此时展览出来的所有宝贝,全部估价的话,没有百亿也差不了多少,这绝对是个让人恐怖的数字。

“这是,周公鼎?”

第四个玻璃罩也打开了,有位收藏协会的理事疑惑的问了一句,柳老,周老则使劲的点了下头,去加拿大参加鉴宝大会的专家们,一眼都认出了这个鼎。

四足的方鼎,带有很多的铭文,的确是那著名的周公鼎。

这只鼎本来被韩国人给偷走了,后来韩国的朴原生偷偷把鼎给卖了,随后又输给了李阳,最后随着李阳一起回到了国内。

这只鼎并没有公开出世,也没在文物局报备,回到国内也算不得出土文物,所以能一直保存在李阳的手里。

四件青铜器展现出来,每个见到它们的人都发出不同的感慨。

不管哪个专家,也不管是不是喜欢青铜器的,见到这四件了不得的宝贝都有一种满足感,白铭说的一点也没错,他今天的确没让大家后悔。

这么多的宝贝,看的真是很过瘾。

四件青铜器之后,又是一块展区,这次展现的依然是青铜器,从商周到汉代都有,不过代表性没有刚才那四件强,但价值都不低。

这片展区走过去,就到了青铜器展区的最后一块,这一块和之前又有不同,这里有四个长方形,大小几乎相等的展台,看到这四个展台,就是黄院长的眼睛里也露出一股渴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