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千古第一陵

不止苏涛,王佳佳的眼睛也瞪大了。

两个人,都直直的看着李阳,随后又回头看了眼那不起眼的短剑,每个人的脸上,还都有着一股不敢置信的神色。

实在让人不能相信,这竟然是那把名剑。

苏涛的嘴唇突然又哆嗦了一下,抬头看着李阳,艰难的问道:“老板,真的是它?”

若不是说话的是李阳,苏涛恐怕会直接反驳了,即使如此,他此时心里还是很难相信李阳刚才的话。

李阳轻轻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则变的更盛了。

王佳佳的眉头突然跳了下:“不对,你说过,这把剑是秦末汉初的时候形成的,可我记得,太阿神剑是神匠欧冶子,与他的宗师女婿干将一起铸造,并不是秦末汉初才诞生的?”

苏涛也猛的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李阳。

刚才李阳说出的名字,就是太阿。

太阿神剑,同样是十大名剑之一,排名在第四位,仅次于赤霄剑,不过十大名剑的排名在现在来说已经不重要,任何一件,都是顶尖神器。

“你说的没错,这把剑,严格来说,现在已经不能再叫太阿了!”

李阳轻叹口气,继续说道:“这里面牵扯到一桩野史秘闻,我可以说给你们听,但我要你们保密,必须保密!”

李阳说话的时候,看的是苏涛,王佳佳那边他自然不会担心,这句话,主要也是对苏涛说的。

“老板您放心,您说过的话,我发誓,绝对不会告诉第二个人!”

苏涛马上举起了手,庄重的说道,苏涛也算跟了李阳很长时间的人了,对这个下属,李阳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苏涛有能力,而且有情义,最重要的一点,这把剑是因为他才落在自己手里的,李阳并不想在这个秘密上瞒着他。

王佳佳忽闪着可爱的眼睛,一直在看李阳。

任何人都有好奇心,王佳佳也不例外,这可是十大名剑之一的太阿剑,要说王佳佳的心里不急,那绝对是骗人。

苏涛亦是同样,此时两人都眼巴巴的看着李阳。

“这把剑,应该说是太阿剑的三分之一,此剑现在的名字叫奔月!”

李阳淡淡的说道,王佳佳和苏涛的脸上,又都露出一丝的迷茫。

“奔月?”

王佳佳轻轻念出这把剑真正的名字,这个名字很好听,可她还是不明白这和太阿剑有什么关系。

“刚才佳佳说的没错,太阿是欧冶子和干将一起铸出的神剑,是春秋末期楚王的镇国之宝,不过当时最强大的国家并不是楚国,而是晋国,为了这把剑,楚国和晋国进行了一场大战,最终楚国打败了晋国的入侵!”

李阳慢慢的说着,王佳佳和苏涛都点了下头。

这件关于太阿剑的传闻两人都听说过,正因为如此,他们刚才才对李阳的话很是疑惑,毕竟李阳刚才说了,这把剑,是秦末汉初才成型的。

“晋国没能如愿,不过后来的秦国如愿以偿了,始皇帝嬴政统一天下,各诸侯国丰厚的收藏全部落入了他的手里,包括这把太阿剑!”

“是的,太阿剑曾经是始皇帝的佩剑!”苏涛跟着点头,这点他也知道。

王佳佳则想起了隋侯珠与和氏璧,当时落入秦始皇手中的宝贝确实不少,太阿剑能成为秦始皇的佩剑,足以看出其珍贵。

“始皇帝死后,太阿剑和很多宝贝都跟着埋入了始皇地宫,后来楚汉相争,楚霸王项羽挖出了始皇地宫,把里面很多的宝贝都带了出来。相传,项羽用三十万人,拉了三天都没把地宫内的宝贝拉完,这一点,在郦道元的《水经注》的渭水段也有记载!”

“三十万人,还拉了三天,那么多?”

王佳佳张大了嘴巴,三十万人,别说拉三天了,就是一人拿一件,那就是三十万件东西,能埋入始皇陵的宝贝,肯定差不了,当时有那么多的宝贝吗?

李阳笑了笑,再次说道:“《水经注》本身就引用了不少传闻,里面的话不能完全相信,不过楚霸王烧了阿房宫,又挖了始皇地宫,两千多年来一直都有传闻,正史,野史都有过记载!”

“应该是这样,东西没那么多,但项羽真的可能找到了始皇地宫!”

苏涛跟着说了一句,中国历史悠久,正史记载的内容就有些不可全信,更不用说野史了。

苏涛说的这点也不是没有可能,那时候,项羽才是中国势力最大的人,至于汉高祖刘邦,曾经被项羽追的没地方去,甚至要冒着危险去参加鸿门宴。

“现在来看,真的有可能!”

李阳又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古剑,眼中不自然的闪过道精光。

“野史记载,项羽后来在兵败之前,又重新封锁了始皇地宫,并且把始皇地宫的机关地图画在了羊皮卷上,请了当时著名的铸剑大师欧也公将太阿剑一分为三,地图也被分成三份,藏在了这三把剑之中!”

王佳佳,苏涛彻底都愣在了那里。

此时他们总算知道李阳为什么说这把剑是太阿了,又为什么是在秦末汉初时期成型的。

不过最让他们吃惊的,还是这件野史秘闻,始皇地宫,那可是始皇陵啊,千古第一神秘的陵墓,至今考古界都没有找到的庞大宝藏。

这把剑,竟然和始皇陵有关,难怪李阳一开始那么慎重,还要让他们保密。

真牵扯道始皇陵,那可是震惊世界的大新闻,不保密的话,不仅李阳会有很多麻烦,就是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这三把剑,后来给他们起的名字就是逐日,奔月和追星,这把剑,我猜测就是其中的奔月剑!”

李阳最后又说了一句。

他说的是猜测,其实他自己心里明白,这就是太阿所分的三八剑之一的奔月,不仅里面隐藏着奔月剑的篆字铭文,在剑身内部,还折叠着一张古朴的羊皮卷。

这就是那张始皇地宫的地图。

实实在在的地图,李阳在特殊能力下已经看到了这张图,可惜只有三分之一,并不能标示出始皇陵真正的位置。

“老板,感谢您的信任,您放心,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会永远的烂在我的肚子里!”

苏涛突然举起手,庄重的说道。

他感谢李阳的信任,不过他也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说出去,李阳会有麻烦,但真正最麻烦的还是他自己。

毕竟这只是一个传闻,哪怕传闻是真的,这也只是一把剑,一份地图。

李阳有强大的背景,这点他早就明白一些,可他只是个普通老百姓,真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永无宁日的是他,而不是李阳。

别人不会相信他的话,恐怕会怀疑他见过这份地图,遇到一些有想法的人,那才是他真正的麻烦。

“我相信你!”

李阳微微一笑,说出这件秘闻之前,他就有过这方面的考虑,苏涛聪明的话,就不会去乱说话。

简单的四个字,又让苏涛的脸上露出了感动,这把剑留对了,李阳才是最适合保管的人。

先不说这把剑的来历,如果真有那份地图的话,也不是他所能拥有的东西,带上这样一份三分之一的地图,对他来说,是祸而不是福。

“李哥,东西都买回来了!”

刘刚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会的功夫,他已经把李阳要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

可惜他出去的时间有些长,没听到这个精彩的故事。

不过也没关系,这样的事李阳能告诉苏涛,肯定不会瞒着他,有了这一份地图,李阳的心里也生出了找出完整地图的想法。

甚至要重聚三把剑,恢复太阿神剑。

那位分开太阿剑的欧冶公,就是欧冶子的后世子孙,当初强分太阿的时候,就保留了恢复太阿的办法,估计他也不忍心自己祖先铸造出的神剑就这样被完全损坏。

恢复的方法,就镶刻在剑身内部,不过要聚齐这日月星三把剑之后,才能做到。

“好!”

李阳接过刘刚手里的袋子,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都拿了出来。

这把剑,只是被人在上面加了一层铜壳,如今铜壳已经生锈发黑,很容易就可以除掉。

这和套隐法还不一样,套隐法能让你看不出东西带有任何的掩饰,完美的和原本的东西融合在了一起,没有特定的方法,根本分不开。

几分钟后,外面那层带绣的黑色铜壳就被李阳取了下来。

下面露出了更短、更软的剑身,剑身不在是那不起眼的铜黑色,而是带着一股迷人的青银色,神剑就是神剑,两千多年来,依然保持着原本的样子。

此时,苏涛和王佳佳他们也终于明白,这把剑为什么那么短了,这本来就只是一把剑的三分之一,怎么可能长的了。

“奔月,真是奔月!”

苏涛突然指着剑身上的铭文叫了一声,这道铭文并不是在剑身上刻出来,而是镶嵌上去的,不过镶嵌的相当严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李阳估计,这是欧也公为了日后太阿剑的复原所做的准备,剑身损坏严重的话,太阿剑即使复原,也不会再是原来的那把神剑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